第185章 这就是父亲!

作者:风凌天下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一书封神 天域苍穹 大主宰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星河大帝 宝鉴 绝世唐门 武极天下 斗罗大陆 神印王座 天珠变 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
    叶笑茫然摇头:“当年的事?您说的……具体是哪一方面的事情?”

    “是关于你母亲的事情。”叶南天的声音中俨然多了几许焦灼。

    叶南天真心害pà 儿子知dào 那件事的始末过程。

    有些事情,自己一个人去面对,去做就好了。

    儿子若是一直如以往一般的纨绔也无所谓,起码不会被那件事情牵连而丢了性命。

    然而现如今,儿子竟是这般的出色,更是一个心高气傲到极点的人若是知dào 真相,又怎么能忍受自己的母亲被长期的囚禁?

    但,琼花天宫却是何等所在?青云天域公认的几大巨无霸之一,岂是等闲?

    莫说自己出身的叶氏家族不敢管这件事,就算肯帮zhù 自己,集合全部实力,却也万万不是人家的对手!

    若是叶笑也被卷进这件事之中,叶南天就真的无奈了。

    “我母亲的事情?”叶笑茫然摇头:“这事我全然不知,你们从来没有对我说过,我怎么能知dào 呢。”

    叶南天静静地看了他半晌,终于确定叶笑是真的不知dào ,这才放下心,松了口气,道:“笑笑……关于你母亲以及为父的所有事情,你统统都不要管,你当下要做的只有一样,就是努力让你自己变强!”

    他的心中莫名的想起了儿子的那一句话:青云天域?我的目标没有这样浅薄……

    “我知dào 。”叶笑静静地说道:“我更知dào ,我现如今的这点实力,委实是不够资格知dào 更多的事情……但,我想……当我够资格的时候,我一定要知dào 真相,参与进去!母亲是您的妻子,却也是我的母亲!”

    叶南天扭过头看着窗外,声音异常沙哑的回答道:“只要你有了那样的资格,你就会知dào !”

    “那需yào 什么样的修为,才有那样的资格?”叶笑沉声问道。

    “臻至道元境!”叶南天口中沉重地吐出这几个字:“甚至只得道元初阶都不行,须得有道元五品以上才可……”

    说罢,叶南天深深地叹了口气。

    道元境,那是何等可望而不可即的遥远境界!

    自己这些年几乎是拼了命的战斗修liàn ,磨砺心境,如今也不过晋升至梦元境五品而已!

    梦元境五品,到道元境一品,看起来只有五级差距,但是,每一级……都是好几座大山的差距啊!

    或者应该说,从梦元境五品,到道元境一品,甚至更高层次,才是真zhèng 的……一步一重天!

    叶南天刻意地将达标修为提升到了道元境五品,目的自然是打算让自己的儿子无限期押后知dào 这件事,总之越晚越好。

    因为……叶南天自问,自己当真再也损失不起又一个亲人的离别了……

    “道元境五品么?”叶笑目光飘忽,嘴角轻轻的笑了笑。

    这个标准,貌似……也不怎么难以达到呢?

    “对了,差点忘了说一件大事,前几天您回来的那会,我师父说他曾经暗中观察过您。”叶笑故yì 做出突然想起的样子:“我几乎忘记了…这件事。”

    “什么事?”叶南天好奇的问道。

    对于叶笑师傅拥有暗中观察自己,而不被自己察觉的实力,叶南天丝毫也不表示怀疑,不过区区半年多的时间,就把自己原本纨绔之极的儿子,调教至如今的程度,岂是等闲之辈能为,叶南天甚至怀疑,叶笑的师傅,极可能是道元境五品以上的超级强者,同时还要是一位,攀上丹道顶峰的绝代宗师,错非如此,岂能给出这么多的绝品灵丹!

    而叶笑的师傅实力越强,无论是对于叶笑,乃至于对自己,都绝对不会是坏事!

    事实上,在今次战事最终,很大机会要正面对上翻云覆雨楼势力,乃至婉秀白公子,叶笑的神mì 师傅,正是叶南天早已算定的一张底牌,当然这张底牌只为叶笑预留,为确保叶笑安危预留!

    “是这样……师父在见过你之后,说,你父亲之前可能受过一定程度的暗伤,若不能消去暗伤,终此一生,是不可能突pò 梦元境六品境界的。”叶笑字斟字酌的说道。

    以笑君主的眼力,阅历、经验,只要叶南天在他面前不是刻意伪装,想要看穿这一点,倒也并非是什么太的事情。

    别看叶笑与叶天南目前的实力差距,可谓差天共地,但说到眼力见识阅历,却得倒过来计算!

    叶南天才一听这句话,顿时“呼”的一声站了起来,两眼猛地瞪大了,满眼尽是惊诧之意。

    对于这句话,叶南天毫不怀疑!

    叶南天本就对叶笑的神mì 师傅十分推崇,评价极高,现在再加上这句话,更加刻意推断出其真实修为水准。

    若是只局限于寒阳大陆,相信整个寒阳大陆,断断没有人能够说出来这一句话!

    寒阳大陆的土著甚至不知dào 天元境界之上究竟是什么境界,乃至还有几层境界,梦元境、道元境什么的,连传说中都没有。

    叶笑转述其师的这番话,简单直接,却是直指问题根源所在。虽然没有说明暗伤的具体状况乃至解决之道,却已经令叶南天震骇莫名。

    只是暗地里的片刻观察,就能洞悉自己身负暗伤的事实,说来似是容易,但要真实做到,叶南天清楚地知dào 有多难!

    除非那人本身修为是到了天人感应层次的道元境,而且还得是高阶层次,否则绝对不会看出来自己身体的端倪!

    因为当初对自己下手的,可是琼花天宫的第九护法,道元境八品高手!

    若非叶笑之师有接近第九护法的实力,绝难办到!

    “你师父真的这么说?”叶南天心中掀起来滔天的愤nù !

    自己这些年很顺利地一路恢复原本修为,甚至更进一步,晋升至梦元境五品境界;却又就此停留在了这里,竟是再也没有半点进步!

    不管自己怎么拼命努力,都是无济于事!

    原来真相竟是如此!

    自己的身体,早早就已经被人下了阴手暗算!

    那自己就算是将自己练残了,练废了,练死了,也是永远不可能再有突pò 的!

    怪不得对方当初会给自己那样的一个条件,让自己永远抱着一个希望;但又万万想不到,那个希望就永远只能是一个希望,可望而不可即,因为自己是绝对达不到的。

    “只要你能突pò 道元境,就可以让你们破镜重圆!”

    当初的承诺,尤自在耳边回响,在此之前,向来便是自己奋斗的无尽动力!

    但,今时今日再想起这句话,却是如此的讽刺!

    这分明是将我在当做傻子一般的玩弄,想要玩弄我一世人啊!

    叶南天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脸色铁青,显然心情不佳到了极点。

    只是在他抬头看到叶笑关切的眼神,心底却又如被猛地泼了一盆冷水。

    不管自己如何愤nù ,这件事的始末……决不能让笑笑知dào !

    至少现下不能告sù 他

    否则……他会疯的!

    就算是他始终无力去做,始终苟且偷生,那也是在儿子身上背上了一个永远的枷锁!

    “是的,前些年与人交战,被对方下了阴手,原本以为早好利索了,没想到犹有余患。”叶南天吸了一口气,勉力将心中憋屈得如同要爆zhà 一般的愤nù 强行压了下去,用轻描淡写的口气说道:“你这位师傅还真是厉害,竟然连这一点也能看得出来。”

    叶笑看着父亲的脸色,轻声说道:“对方是谁?”

    “那人已经被我杀了,当时对方以死相拼,最终结果却是以命换伤,否则如何伤得到我。”叶南天微笑:“恩仇了了,死者已矣,再提无益。”

    叶笑沉默的点点头。

    叶南天以为叶笑相信了自己的说法,却不知正如叶南天此刻心中惊涛骇浪一样,叶笑心中此刻也是巨浪滔天!

    叶笑拥有远比常人更加敏锐的直觉,此刻的他,完全能够清晰地感觉得出来,此刻叶南天的心中是何等的压抑与愤nù 。

    但他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不给儿子增加心理负担,却是自己一个人硬生生的吞下了所有苦水!

    随口编制出一件陈年旧事,轻描淡写地说给儿子,打消儿子的为父报仇之心。

    因为,他知dào 敌人的强dà ,他不想让儿子出事!

    “原来这就是父亲!”

    “原来这就是父爱!”

    叶笑心中震动莫名。

    这一刻,心中如同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刹那间尽是一片酸涩的感动。

    这竟是前所未有的特异感受!

    很温馨,很舒服,很愉悦,还很……总之,就是很好受的感觉!

    但叶笑也适时地忍住了心中的特异波动,低下头说道:“我师父还提到,这几瓶药,可以缓解一下你目前的状况,虽然还不能药到病除,总有相当的助益,然后,我求我师父,为你留下了一篇功法。”

    “功法?!”叶南天眼中精光闪烁,口气中隐隐然有些激动:“什么功法?”

    以叶南天在这段时间里对叶笑师傅的侧面了解,早已认定他的这位师父定然是青云天域一位惊天动地的超级人物!这样的人物若是留下什么功法……

    绝不会是寻常的大路货!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