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吹!使劲的吹!

作者:风凌天下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一书封神 天域苍穹 大主宰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星河大帝 宝鉴 绝世唐门 武极天下 斗罗大陆 神印王座 天珠变 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
    “你是什么人?”叶笑被人掐住了脖子,命悬敌手,索性不再反抗,而是平静的问道。

    既然事情已经坏到了不能再坏的地步,那么,恐惧绝望都无济于事。

    还是先平静下来再做打算,既然敌人没有当场即时杀死自己,那么,自己就未必没有机会,与之周旋。

    暗中的敌人一双眼睛诧异的闪了一下,缓缓问道:“你这一身功法,如斯驳杂,跟谁学的?”

    叶笑哼了一声,傲然道:“你这话问得奇怪,我是将军府公子,我的功法自然是跟我爹学的!”

    那人嗯了一声,声音似乎有些古怪,道:“你爹……叶南天竟有这么厉害?”

    叶笑冷笑:“那是当然,家父名动寒阳,傲视宇内,我修行之功法何须外求?”

    那人道:“这话说得倒是挺有道理。”

    暗影中的声音似是沉吟了一下,叶笑明显感觉到,本来已经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赫然更加漆黑了起来。

    原来此人竟是一位领域高手!

    叶笑心中顿时醒悟。

    怪不得。

    以自己的眼力见识,原本不管是如何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但只要一运功,眼前就是一片光明坦荡,什么事情,都瞒不过自己眼睛!

    但刚才战斗过程中的,却是完全的什么都看不到!

    纵然交手时间如何短暂,也不该如此!

    分明就是敌人在暗中控zhì ,早已掌控了这片空间,那自己输得倒也不算冤枉。

    这是双方绝对实力差距相差得太过悬殊,非战之罪!

    一想到这里,叶笑的脸色却是更加的难看了几分。

    敌人实力越是强dà ,自己今夜越是凶多吉少。

    实力太过悬殊,已经真zhèng 最要命的问题!

    “可是据我所知,叶南天本身只怕还没有这样的本事,能够调教出你这一身技艺。”暗中那人说道:“起码,叶南天所学决计没有这般驳杂,嘿嘿……黄金手,九阴寒气,天涯迷踪……这可都是不传之秘、罕世奇学!”

    叶笑闻言不禁松了一口气。

    暗中这家伙虽然修为不低,却还是有些不大识货,见识有限,也就只认出来黄金手,而极寒之气与天涯笑步都没有认出来个中真相,而是认作了九阴寒气与天涯迷踪之流,见识也就能算是一般般,不过尔尔……

    叶笑冷哼一声道:“井底之蛙,本少爷今天就教你个乖,让你长些见识,这些手段本就是我们叶氏家族的不传之秘!”

    暗中那人似乎是呛了一下,道:“什么?你说你这些手段乃是叶氏家族的不传之秘?”

    叶笑冷笑道:“谅你这宵小之辈也不知dào 我们叶氏家族的厉害!我们叶氏家族,乃是青云天域第一家族!青云天域你听说过么?呵呵呵……谅你也不知dào 青云天域什么所在,井底之蛙,焉知天地之大?”

    暗中那人终于忍不住咳嗽一声,道:“叶氏家族,果真如此厉害?”

    意思是:我咋不知dào 呢?

    叶笑淡淡道:“所以我才说你是井底之蛙,难道还说错你了,我劝你,若是聪明的,赶紧老老实实退走,否则,一旦我家族高手前来,你纵然有些修为,那也是不足为恃,不堪一击!”

    他的口音中充满了自信,充满了一种俯瞰天下,君临域内的霸气!

    那是一种超乎寻常的底气。

    全然没有命悬敌手的些微胆怯!

    仿佛那什么叶氏家族的人就在自己身边,一声号令就来了,随时可以反转局势……

    那人似乎动心了,沉默了下来。

    房间中一阵静寂。

    叶笑稍顿片刻,便又轻声道:“识时务者是为俊杰,只要阁下将我宋叔放了,然后退出这里,本公子可以保证既往不咎!虽然本公子此刻性命就在你手中,但我身上,却有灵魂锁链限制,一旦我身亡,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你都逃不脱我叶氏家族九天十地的追杀!所以,你不能杀我,杀我即等同自杀!阁下,修liàn 这么多年,才有了这等身手,徒然招惹不可匹敌之强仇,等于半途夭折,大家都是修liàn 中人,修途艰辛,凡事做得太尽,前路只会早尽!”

    暗中那人又是咳嗽一声,道:“你口中的那个宋绝,若是我已经杀了,他已经做了你的替死鬼!却又如何?”

    叶笑双目中顿时寒光电闪,慢慢的说道:“那么,我便多给你一句忠告,那就是……立即杀了我吧;如此你还能赚个垫背的,因为不管如何,你与我们都已经是不死不休,此仇注定无解!”

    这句话出来,对面突然变得一片寂静。

    良久良久,那人才喃喃说道:“宋绝,虽然是你父亲的结拜兄弟,但对叶家,尤其对你来说,不过就是一个管家而已。你何必如此?定要两败俱伤,纵然叶家另有强者能取我性命,但你就能逃得一死么?”

    叶笑冷哼一声,讥诮的说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似你这种薄情寡义的人,恐怕永远也不会明白,什么是男人!”

    “说的好!”

    暗中那人本来有些郁闷的声音,听了这句话之后,突然脱口称赞。

    随即森然道:“那你的意思是……你的这位管家叔叔,你是要力保的了?死亦无悔?”

    叶笑冷冷道:“废话连篇!若是宋叔当真死了,你也命不久矣!”

    那人沉默了一下,轻声道:“叶家……叶家,原来叶家竟如此的厉害,我真zhèng 是不知dào ……”声音中,竟已颇有几分怅然唏嘘的意味。

    叶笑轻声道:“还是那句话,修liàn 不易,生命更是值得珍惜,既然你年纪轻轻就有了如此身手,怎地也不应该这么轻贱自己生命,还是听我一句劝,从此你我恩怨两消,你继xù 亡命天涯,我继xù 富贵荣华,彼此互不相干,各得其所?”

    他慢慢说道:“你既然今日在这里,在没有见到我之前,是不会杀死我宋叔的。”

    暗中那人轻轻笑了起来。

    听着笑声,似乎心情很是愉悦,紧接着,握住自己脖颈的手也慢慢的松开了,那声音清越,欣慰说道:“不错,不愧是你老子的儿子!”

    房中似乎响起了一声‘啪’的轻微声音。

    然后叶笑就发xiàn 了,自己貌似能能够看得到东西了。

    换言之,对方已经解开了空间封锁!

    触目所及,却见面前有个高大挺拔,面目俊朗的中年男子正自负手而立,温和地望着自己,似乎在看一件稀罕万分的瑰宝一般。

    这个人,面白无须,身材魁梧,但却又给人一种修长玉立、挺拔若松的那种感觉,面容俊朗,一派温文尔雅,同时却又给人一种威严肃穆的感受;此刻的他满脸笑容,但却给人一种不是从内心彻底开心的微妙感觉。

    他就那么负手站在这里,但给叶笑的感觉却像是一座巍峨高山,完全不可撼动。更像是身后站着百万军马,在静静地等候他一声号令!

    这样的感觉,就算是在同样有军神之称的华阳王身上,都没有感受过。

    叶笑甚至不需yào 原本的记忆来证明,瞬间便知dào 了面前这个人到底是谁!

    叶南天!

    自己这个肉身的生身父亲!

    然后……

    某君主根本不用作伪的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哑口无言,半晌无语,真zhèng 的没话说了。

    感情自己吹了半天牛逼,居然是对着自己老爹吹的……

    另一边,宋绝万二分欣慰地望看着他,眸子中竟稍显湿润。

    刚才黑暗之中,叶笑仓促被制,身陷绝境;可说根本不知dào 敌人是谁,死关临头,但在那种情况下,依然将自己放在了最重yào 的位置,甚至为了自己不惜与敌人决裂求死!

    这可是绝对做不得一点虚假的。

    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就算叶笑妥协,无论是叶南天或者是宋绝也说不出什么,忍一时之辱,保有用之身,有性命,才能谈到将来日后,可是叶笑仍是选择全面决裂,死亦不悔!

    虽然貌似多少有点那啥,却是更显得弥足珍贵!

    在这一刻,宋绝当真有一种不枉我对你这小家伙如此好的认知!这一辈子有这样的一个子侄,纵然真个死了,那也是不枉了。

    “好了,别傻愣着了,坐下说话吧。”叶南天点点头,纵然是对着久违的儿子,却仍是控zhì 着心中的剧烈波动,保持了一副严父的形象。

    纵然之前为了他心急如焚!

    纵然之前为了他万里奔波冲杀!

    纵然之前为了他几乎付出了自己的一生。

    纵然之前为了听到他的噩耗几乎心碎欲绝痛哭失声。

    但此刻亲眼见到他安然无恙,别的那些却也就都不用说了。

    安然无恙,便已经足够。

    至于我……所做的那一切,为人父者,本就是天经地义!

    没什么可说的。

    只是从这一刻看来,叶笑根本看不出,就是眼前这位看起来这么淡漠的父亲,只因为听说了自己的“噩耗”,在五天之中奔波冲杀两万多里,霹雳雷霆一般冲将回来!

    父亲为儿子做什么事情,需yào 说么?

    不需yào 的!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