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高手太监

作者:风凌天下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一书封神 天域苍穹 大主宰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星河大帝 宝鉴 绝世唐门 武极天下 斗罗大陆 神印王座 天珠变 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
    当然,也有人在心中幸灾乐祸:陛下又在忽悠这帮傻丘八去为他卖命了……

    但,他们自己心里同时还清楚另一件事:就算陛下不去忽悠,这帮将军还是会去卖命的!但陛下今天来了,两者之间的效果却是绝对不一样的!

    不管如何,但经过今日之后,在华阳王已经打造成了铁板一块的百战雄师基础上,那一股绝对的忠诚之意,必然会再上一个台阶,臻至另一个高度!

    还有就是,这帮人除了是华阳王的最忠诚部下之外,还是辰皇帝国皇帝陛下的死忠兵士,只要这两者不出现冲突,这两重身份便不会有分歧!

    这点,无疑很重yào ,也很关键!

    ……

    喝到后来,华阳王的家人亦出来敬酒,她们的出现,令到场中气氛再次掀起了一个新的高潮。

    只是在这时候,却还伴生了一个小插曲。

    皇帝陛下看着出来为众人祝酒的苏夜月,信口问了一句:“这是夜月丫头吧,长这么大了……定国,这丫头许了人家没有?”

    华阳王笑道:“陛下怎地忘记了,臣下早已经与叶南天结成了儿女亲家。”

    皇帝陛下随口“嗯”了一声,随即便又与众将继xù 狂欢去了。

    但就是这么的一句话,却让叶笑感觉到,隐隐然有什么地方不妥不对劲的味道。但,苏定国一句儿女亲家,却也是将所有的后患一概抹平!

    这位帝国军神看起来粗豪没有心机,似乎是喝醉了,但实jì 上,可是机灵得很啊。

    又闹了一会,皇帝便与华阳王两人去了书房说些私密话。

    叶笑却注意到,那位老太监却留在了大厅里,他并没有参与众将之间的狂欢,而是独自一人坐在一边的角落里,自斟自饮,貌似酒量还真不错的样子。

    四周喧嚣的景象,几乎让每个人的血液也在瞬间燃烧沸腾,唯有他却是在一边冷眼旁观,脸上尽是一片淡然。

    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能说出来‘陛下,我要高潮了……’这样的话?

    本就是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事情!

    然而这样本不该发生的事情既然发生,必然存zài 着什么不得已的缘由!

    叶笑摆脱了苏夜月的纠缠,悄然来到那个太监身边。

    “这位公公,一人独酌未免寂寞,更难得尽兴,叶笑前来与公公共饮一杯。”叶笑醉态可鞠的举起手中的酒坛子。

    那个太监缓缓抬头,有些浑浊的眸子注视着叶笑年轻的脸,怪异的笑了笑,道:“叶大将军的儿子,京城三少之首……好,相见即是有缘,我就与你喝一杯。”

    他的声音,并没有像一般的太监一样那样娘娘腔,只是稍微的有些阴柔,隐隐然,似乎还保留着一份属于男儿的阳刚之气。

    叶笑借着酒醉的醉态,上下仔细打量着他。

    这个太监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一个老人。身形佝偻,头发已然有些斑白,这些无不彰显他的年纪真的已经不小了!

    但,一旦靠近了他,近距离仔细观察他的时候却会发xiàn ,这个人其实一点都不老。

    他脸上的肌肤很光滑,很细腻。眸子中流溢的神彩,虽然乍看上去很是浑浊,但,仔细察觉,却能够清晰感觉到眼底深处的那份锋锐。

    叶笑试着用自身精神探测这家伙的深浅,却发xiàn ,自己浑然没有任何所得!

    如果不是那太监此刻活生生的存zài 于眼前,单从神识辨别所得,眼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生命存zài 迹象!

    反馈回来眼前没有生命迹象的信息,无疑是天大的怪事!

    而能造成这个结果的唯一解释理由就只有,这个太监身负修为,而且修为极其之高,大大超出了叶笑神识所能检测的范畴!

    得出这个认知之后,下一个问题也就随之而来了——

    这么个天天陪在皇帝身边,如同一个低贱的奴才一般不起眼,被呼来喝去的存zài ,在绝大多数人眼中只怕就是一个跑腿的工具;乍看起来浑身上下毫无出奇之处的太监,骨子里居然是一位绝世高手?

    “敢问公公贵姓?”叶笑喝着酒,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着。

    “有劳公子动问,洒家姓王。”王太监淡淡的笑着,神情一如既往的谦恭。

    “王公公,请再喝一杯。”叶笑又将一坛酒送了过去。

    “叶公子真是太客气。”王太监这一次却是摆摆手拒绝了:“洒家委实是不能再喝,酒量不行。”

    叶笑装着喝醉了的样子,一把抓住王太监的手:“再喝一杯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王太监仍是连连推辞,很是坚决的继xù 推辞。

    叶笑再没有勉强,随手松开他,哈哈笑道:“今天难得可以尽情一醉,怎地还这般推三阻四的,罢了,我去找别人喝去。”

    说罢便转身而走,扬长而去。

    那王姓太监望着叶笑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亮光,竟是犀利至极,心中泛起几许疑惑:“我所修行的泯然大法……足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让人忽视,甚至是不存于此界……为何,这位叶公子却能从人群中一下子找到了我?而且还来跟我喝酒?只是因为眼力过人么?”

    叶笑在转身的那一瞬,眼中同样也有一抹亮光闪过。

    他心中已经有了数。

    刚才拉住王太监的手。接触虽暂,就已经清晰地感受到了那条手臂所深蕴的力量,表面上看起来的肌肉松弛,但……一旦需yào ,便会立即产生爆zhà 一般的恐怖巨力。

    此外,皮肤的韧性更是惊人。

    这种情况,已经可以让叶笑大致推测出来这位王太监的真实实力。

    这个太监……就算是最低限度的评估,也只怕要比太子府中那个关正文的修为更高,或者应该说是要高得多,几乎没有可比性!

    这位王太监,应该就是辰皇帝国皇帝陛下的最后保命手段,同时也是最最安全的保镖。因为……他最起码也是一位天元宗师高手!

    而且还是天元境界巅峰高手!

    基本已经达到了这个世界修者的最巅峰!

    除了不能作为参考的变态古今龙之外,叶笑目前所见识过的寒阳大陆高手,无论关正文、宁碧落,较之这个太监都要逊色那么一筹两筹,甚至那高深莫测的天上之秀,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仍是要落后于此人!

    厅中的众多丘八兀自在吆五喝六的喝酒,王太监仍旧在冷眼旁观;皇帝陛下和华阳王两人去了书房密探。而苏夜月则拉上叶笑出了大厅。

    去到了后院、后花园。

    “我说,你没喝多吧?”小丫头有些忧愁的望着某君主。

    “怎么可能!”叶笑一挥手:“就凭我的酒量……”

    “完了,我娘说,越是说自己没喝多,越是说自己酒量好的人,九成都是已经喝多的了!”小丫头扁着嘴说道。

    “呵呵……王妃这话说的虽有道理,但多少也还是有点以偏概全,再说了,不还剩下那一成呢,我也许就是那剩下的一成呢!”被鄙视的叶笑连忙解释。

    “那更惨,因为剩下的那一成,全都是喝得不能再多的那种了!”小丫头又道

    被连环打击的叶笑急赤白脸的反驳道:“也不是那么绝对吧,我真没喝多,一共就喝了那么一点点酒,我就被你拉出来了,怎么会喝多呢,我的酒量可是好得很呢……”

    “好了好了,我信你没喝多了,别再吹了……”苏夜月明显有些兴致不高。沉默地在花丛中走了一圈,这才低声道:“不知dào 怎么地……这一次爹爹出征,我总有些心神不宁,以往爹爹也没少出征,我从前却不曾有这种感觉……”

    叶笑安慰道:“放心放心,一定不会有事情发生的的。”

    苏夜月皱着秀眉:“我是说真的,以往爹爹出征的那些时候,我就从来没有异样的感觉,就好像只是平常出门……转眼就会回来了那样。但是这一次,我的感觉不同,完全不同。”

    她顿了顿,道:“还有母亲,自从那晚上从梦中吓醒,也是接连好几天心神不安了……”

    叶笑听到此言,心中终于微微的沉了一下。

    这种现象,果然是不大正常啊。

    难道这一次出征,当真会有意wài 发生么?

    苏夜月与王妃两人都是将军家庭的女子,不说别的,只说送华阳王出征,这一生也不知dào 经lì 过多少次,但,以前从未恐慌,偏偏这一次就心神不安?

    这能说明什么?又意味着什么?

    单纯的杞人忧天?庸人自扰么?

    不,绝不!

    叶笑一直都相信一件事,那就是:一个人,对于自己的至亲是否出什么事情,确实是存zài 着一种奇特的预感的,这种预感很难用言语文字形容,却最是真实不虚。

    更关键的是,这种感觉,往往十有八九都会灵验!

    现在面对着苏夜月这样的反常情绪,更让叶笑感觉有些沉沉的。

    “这些话,我却又不敢跟人说……连母亲都不敢说。”苏夜月祈求的看着叶笑:“笑笑,你说……这次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呢?”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