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光明磊落的无耻一次!

作者:风凌天下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一书封神 天域苍穹 大主宰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星河大帝 宝鉴 绝世唐门 武极天下 斗罗大陆 神印王座 天珠变 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
    看着叶笑公子手里面提着的一兜子黄瓜,葡萄,苹果,太子府众人顿时呆若木鸡!

    这……

    你他么以为这是普通百姓街坊邻居串门子呢?就这么三文钱的东西,你拎着到堂堂的太子府做见面礼??

    居然还要太子殿下……笑纳?

    笑你个头啊纳!

    太子殿下只感觉自己的脸上的肌肉有些僵,有心想要摆出一个笑容,居然楞是摆不出来,勉力扯了扯嘴角,道:“叶公子请进。”

    “太子殿下这句话可就见外了。”叶公子爽朗地大笑着,一点也不拿自己当外人,貌似很随意地将水果往一边的侍卫怀里一塞,道:“去,给太子殿下收起来,这可是好东西……”

    侍卫嘴歪眼斜,几乎傻在了那里,看着怀中一兜子水果,只觉得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只听叶笑已经转回头,对太子殿下谈笑风生,哈哈大笑的说道:“我既然都已经来了,那肯定是要进去的……哈哈,不知dào 太子殿下准bèi 了什么好酒……”

    一边说,一边毫不客气的抬脚就进了门,道:“俗话说得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家乃是这世上最富有的所在,什么好酒,什么好菜,什么山珍海味飞禽走兽据说都是多得很,我昨天一听说太子殿下要请客,从昨天中午开始,就再没吃饭……就是打算留着肚子等这一顿的到来呢,所谓天从人愿,哈哈哈……今日老子我……额,本公子也要大饱口福!”

    某人徐徐迈步,貌似走近了才看到太子妃的存zài ,却是即时为之惊艳,吸了一口冷气,一双眼睛,定定的盯在太子妃的俏脸上,口中啧啧称赞:“这就是太子妃吧……呵呵,叶笑这厢有礼了;太子殿下真的是好福气,早就听说太子妃乃是咱们京城的第一美女,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见面更胜闻名……真漂亮呵呵真美……呵呵呵太子殿下艳福不浅……”

    一边说,一边眼睛在太子妃脸上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一副色眯眯的样子,似乎是看到了美女,一身骨头都轻了三两……

    看完了脸,我看胸,看完了胸,我往下看,往下一直看到脚,然后再从下往上看……

    叶公子这一刻的做派,直接就是到了青楼挑姑娘……就只差没说一句:“脱光了我仔细的看看。”了,如果多了这句话,那才算是完满呢!

    当然,叶公子两世处男,这种话是说不出来滴……能够装出这么色眯眯轻佻的样子,对他来说已经很不容易。

    太子妃见状不禁柳眉皱起,终于忍不住,有些厌恶地冷冷说道:“叶公子,请自重。”

    太子的脸上此时也露出来不悦的神色。

    这个叶笑,怎么就这么的不知轻重呢?

    太子妃是什么人,如何能是你可以随意亵渎的存zài ?!

    叶笑丝毫不以为意,朗声哈哈大笑,信口道:“太子殿下诚意请我前来,咱们就是一家人,太子妃,嘿嘿……你长得真漂亮……”看着太子妃的脖子,心中却想:这么细的脖子,两根手指一扭也就断了吧?……

    旁边的一干太子府侍卫们,闻言也都人人脸上浮现出怒色,杀意横生。

    这混蛋,我们四个同伴就因为他一个人,三个人当场身死,一个人至今仍是不知下落;如今,这货来到了太子府,居然胆敢这般的调戏太子妃?这也太目中无人,肆无忌惮了吧?!

    真真是胆大包天不知死活。

    “叶公子。”一个三缕长髯的中年人阴沉的看着叶笑:“此乃太子府地界,还请公子放尊重些。”

    叶笑竟仍是不以为意,施施然地转过头来,哈哈一笑:“么事,么事,请,请,诸位请进,千万不要客气。”口中说着诸位请进,自己却当仁不让,当先一步毫不客气地进去了。

    门口几个人,太子太子妃以及太子的几个心腹,智囊每个人都是一脸的无语,满心的郁闷。

    众人都是见多识广之辈,何尝没有见过无耻的,但却真zhèng 没见过能够将无耻进行得这么光明正大的货色……

    这种无耻,已经接近光明磊落啦。

    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人,能人背后有能人,无耻之上更无耻!

    “不知天高地厚之辈,无耻无知之徒。”中年人摇摇头,一脸的不屑与之共处。

    众人亦是纷纷叹息点头,均是感觉,今晚上这么大阵仗被叫来陪这么一个纨绔,实在是大跌身价的事情,真不知dào 太子殿下怎么想的……

    把我们这一众贤士与这叶笑搅在一起,简直是阳春白雪围着一摊大便……

    实在是煞风景之至!

    唯有众人中年龄最大的一名老者反应与众有别,紧紧皱着眉头,轻轻地叹息一声,沉吟思索;心中却隐隐生出一种感觉:这个叶公子,只怕非是无知,也非是无耻……

    而是一种,极端有把握,没有将所有人看在眼里,那种无法无天绝对掌控的肆无忌惮!

    而这个想法却只是他一个人的感觉,眼下,却是不宜说出来的。

    只能闷在肚子里:“小心驶得万年船,还需yào 再观察一下……叶笑凭什么敢这么狂?”

    说吧,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所有人终于落座;在这个时候,却又突然发生了一件事。

    叶笑看了看给自己安排的座位,却又站了起来。对主宾位的一人说道:“请问您是?”

    “此乃太子殿下首席智囊,名震天下的关正文老先生。”旁边,那中年人寒着脸开口解说道。

    “呃呃,久仰久仰……请问说话的这位,你是?”叶笑从善如流,即时转移目标。

    “我叫孟子孝,乃一无名小卒,想必叶公子也没有听说过。”中年人孟子孝淡淡的说道。

    说起孟子孝,却是辰皇帝国出名的大才子,有道是三元天下有,世间六首无,此君却是曾连中五元之人,唯有在最终殿试一考上,未合国君心意,与状元之位失之交臂,仅得榜眼,此人固然才华横溢,心胸却显狭窄,素来睚眦必报,不为皇帝所喜,是以并未入朝为官。却被太子招揽来这里。但此人的名头,着实不小;

    至于他说叶公子想必没有听说过的说法,不过是一种自抬身价的自谦,骨子里的肆意却是“我就不信你当真没听说过”。

    没想到叶笑闻言点点头,道:“确实没有听说过……自诩无名小卒,倒是颇有自知之明,呵呵……”

    “你!……”孟子孝顿时只感觉心头一堵,怒目圆睁。

    我只是自谦……哪想到会迎来这么一句毫不客气的话?

    “敢问你是……”叶笑不理已经气得满脸紫胀的孟子孝,已经在又转头询问另一人。

    如此将席间七八个人尽都问了一遍之后,叶笑终于说道:“这倒是奇怪了……今天太子爷请我来,我似乎才是此席的唯一客人,你们都是太子府的人,怎地却都坐在上面?让我坐在最下面?太子殿下就是这么礼贤下士的吗?殊不可解,不可思议!”

    叶大少连连摇头。似乎对太子殿下的手腕智计为人处世很是不满yì ,大有一种‘此非明君,不值得我报效……’这种嗟叹。

    这句话说出来,在场所有人当真都恨不得将他按住狂揍到死!

    礼贤下士?就你?

    殊不可解,不可思议?

    哪里不可解,哪里不可思议了?!

    但,就明面上,这家伙说的貌似也还是有其道理的:你们都是自己人,这里一共就我一个人是客人,而且还是被你们请来的,让我坐下面,这不合适吧?

    叶笑理直气壮的“正当”说法,显然已经引起了太子府中人的公愤,一干手下人怒火满盈,太子本人也为之气结。

    身为礼贤下士的太子殿下,宴请贤人、能人本就是常事了,而这种事早已形成了一种惯例,之前请客了那么多次,却又有几次是按照真zhèng 宾主关系来排座位?

    在座的这些人,确实是太子府所属不错,但其本身,尽都一方翘楚,一地名士,岂是寻常人物。往昔纵然与会者是朝中的王公大臣也都如此排座次,可谓是一种不成文的隐性规则,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居然一来就挑出了毛病。

    可是,话却又不能明说,因为叶笑现在挑的道理,貌似是正理来着,强辩却是辩不明的,只有更尴尬的份!

    面对叶笑的挑理,众人尽都怒目而视,却又无人开口,局面陷入冷场状态之中。

    众人不说话,却不意味某人不会继xù 不说话——

    “没诚意啊没诚意,真心的没诚意。”叶笑摇头晃脑,叹息连连:“怎么说我也是太子殿下诚邀之人,天纵奇才,文韬武略,兵书战阵,经天纬地之才,定国安邦之……之身……居然连起码的礼遇也得不到?这算什么说法!”

    众人恼怒叶笑无礼之余,却齐齐纳闷,刚才的那下停顿是什么情况?心思一转之际,已然恍然——这家伙说到定国安邦之……的时候,竟是忘记了下一个字是什么,只好说“之身”来凑数!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