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五观堂】(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通元仅仅率领两名僧人走过五明桥,龙宣恩的玉辇被人直接抬到了前方广场,五百名羽林军分列两旁,一百名御前侍卫分成两排护卫在玉辇旁边。所有马匹车辆全都被留在了广场之外,走过五明桥就要拾阶而上,为了表示对天龙寺的敬意,马匹和五百名羽林军全都在山下驻禁,不会随同皇上一起上山。

    玉辇在五明桥前缓缓落下,一名小太监来到玉辇前跪下,里面有人掀开了珠帘,龙宣恩从车里颤巍巍走了出来,踏在那小太监的背上,在两名太监的搀扶下,脚终于落在了实处。龙宣恩抬起头眯起双目看了看前方的天龙寺,月色如水,笼罩在这座规模宏大的庙宇群之上更显得神mì

    莫测。

    通元走过五明桥,两名僧人驻足不前,他一个人迎向龙宣恩,从队列之间缓步来到玉辇前方,双手合什恭敬道:“天龙寺通元参见陛下!”

    胡小天在一旁看着这位天龙寺的方丈,通元年约四旬,胡须漆黑,国字面庞,相貌刚正,从面相上来看此人并没有高僧应有的慈眉善目,反而带着一种金刚罗汉般刚猛的威仪,让人不敢轻易接近。

    龙宣恩微笑道:“通元大师好!朕和你有日子没见过面了。”

    通元道:“看到陛下龙体安康,小僧不胜欣慰。”

    龙宣恩道:“朕此前已经让人过来跟你说过了,从今日起,朕要在这天龙寺内斋戒诵经一月,不知大师是否为朕安排妥当?”

    通元道:“已经安排妥当,选定了西山普贤院作为陛下的清修之所。”

    龙宣恩点了点头道:“很好,朕这次要打扰你们的清净了。”

    通元道:“陛下亲临让敝寺蓬荜生辉。天龙寺上下早已翘首企盼。”

    胡小天听到这里不禁有些想笑,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看来也不尽然,他敢保证通元这番话说得全都是违心之言,龙宣恩来到天龙寺摆出这么大的阵仗,而且这个月他在天龙寺清修。普通的香客断然是没机会上山了,据说通往天龙寺的各大路口全都被羽林军封闭,包裹整个珞珈山周围也都遍布皇室的警戒兵马。在这样的状况下,只怕天龙寺的和尚也不安心。

    龙宣恩道:“通元大师千万不要顾忌朕的身份,若是觉得朕有什么地方给你们造成了不便只管直说,客随主便,在这里你们才是主人。”

    通元恭敬道:“陛下深明大义,小僧替全寺僧众谢过了。”

    龙宣恩道:“其实你不说朕也知dào

    ,这五百羽林军是不会随同朕一起上山的。他们就驻扎在山下,平时没什么事情不会影响到你们僧众的正常活动。”

    通元双手合什道:“多谢陛下!”

    龙宣恩又道:“这一百名御前侍卫,要随同朕一起上山,对于他们,朕也有考lǜ

    ,毕竟身穿官府携带兵器出入佛门圣地有对佛祖不敬之嫌,也为了避免尽量惊扰僧众,朕准bèi

    让他们全都剃去发须。穿上僧袍随朕在山上斋戒一月,通元大师以为如何?”

    通元听龙宣恩这样说当然求之不得。毕竟天龙寺乃是佛门净地,寺内单单僧人就有两万多名,知dào

    大康皇上前来天龙寺斋戒诵经的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如果这一百名御前侍卫全都跟着过去,穿着官服带着刀枪四处招摇,肯定会让僧众们惶恐不安。龙宣恩提出的这个办法的确为寺院方面考lǜ

    ,通元恭敬道:“多谢陛下体恤僧众。”

    胡小天耳朵最灵,听到这里已经暗叫晦气,本以为跟过来是关一个月禁闭,却想不到居然连头发都要剃掉。他姥姥的,这可不是现代社会,头发剃光了几个星期就能恢复如初,好不容易才留出了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皇上一声令下,这得花多少工夫才能重新长出来。

    齐大内也支楞着耳朵听龙宣恩和通元的对话,不过他的听力显然比胡小天差上不少,听得模模糊糊。

    胡小天用胳膊肘捣了捣他,低声道:“要当和尚了,你丫提前也不跟我说一声。”

    齐大内一头雾水望着胡小天道:“统领大人?什么要当和尚?卑职……真不知dào

    啊!”

    胡小天冷笑道:“你就跟我装吧,皇上已经决定了,让咱们这些人全都剃度出家!”

    “啊?”齐大内大惊失色,他是真不知dào

    。

    胡小天也是故yì

    危言耸听,老皇帝只是说让他们剃头,可没说要让他们出家。

    齐大内被吓得不轻,这件事他根本没听说,如果皇上让他们出家,金口玉言,以后只怕就要留在这天龙寺回不去了,此前慕容展也没跟他说这件事,怎么到了天龙寺居然变数这么大?

    龙宣恩已经在通元的陪同下进入天龙寺,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到来,一是龙宣恩找人算过,这个时间不至于冒犯佛祖,二也是为了尽量不引起天龙寺僧众的注意。

    胡小天带着那百余名御前侍卫也跟着走入了天龙寺,齐大内本来以为胡小天是故yì

    跟他开玩笑,可没多久他们就被领到了净身坛,当然这种净身和宫里的净身完全不同,一名小太监过来向胡小天传达了皇帝的命令,让他们这帮侍卫全都在净身坛沐浴更衣,顺便把头发胡子全都给剃了。

    胡小天转达命令的时候就使了个坏,没说只是让他们剃头沐浴,而是告sù

    这帮侍卫,皇上让他们在天龙寺出家,把一帮侍卫弄得心惊肉跳,可是圣命不可违,一个个只有服从的份儿。

    没多久就看到两名僧人带着剃刀走了进来,这六人是负责为他们剃头的。

    胡小天知dào

    被剃成光头难以避免,索性第一个走了过去以身作则,心中琢磨着天龙寺派来的剃头僧人还是少了一些,这上百号御前侍卫,才来了两名僧人,岂不是要一直剃到天亮。

    胡小天方才坐好。那僧人微笑道:“施主不要晃动,很快就好。”说话的时候已经扬起了剃刀,但见刀光霍霍,随着他手中剃刀上下翻飞,胡小天的头发簌簌而落,能够感觉到锋利的剃刀贴着头皮不停刮动。绝对不超过半分钟,胡小天的满头乌发已经被刮了个干干净净,顶着一个秃瓢油光锃亮。

    “好了!”

    胡小天闻言伸出手去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感觉光滑油润一根杂发都没有剩下,心中不由得暗暗惊叹,好快的刀,天龙寺果然卧虎藏龙,连这剃头僧人都不是寻常人物。

    看到胡小天突然就变成了一个秃头和尚,那帮侍卫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胡小天瞪了他们一眼道:“笑什么笑?惊扰了皇上你们担待得起吗?赶紧的都把头发给我光了!”一帮侍卫排着整齐的队列开始剃头。

    胡小天在热水池中泡了个澡。然后换上一身灰色僧袍,活脱脱变成了一个英俊的小和尚,再看一旁齐大内也顶着秃头,穿着僧袍走了过来,哭丧着脸向胡小天道:“统领大人,皇上该不是真要咱们剃度出家吧?”

    胡小天白眼一翻:“统领大人还在皇城里呆着呢,我是副手。”

    齐大内被胡小天噎得无言以对,知dào

    已经得罪了这位上司。不过他也不怕,胡小天的副统领职位只不过是个摆设。在他们这帮侍卫中根本没有任何的号召力更谈不上什么影响力。

    远处一个小太监朝这边走了过来,胡小天远远就看到是尹筝,他主动迎了上去。

    尹筝本以为胡小天是天龙寺的和尚,走到近前方才发xiàn

    是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发笑的时候捏了个兰花指还将嘴巴掩住了半边。若是个女人这动作叫妩媚,可他偏偏是个太监,这动作就有些恶心了。

    胡小天忍着恶心道:“尹公公,皇上有什么吩咐?”

    尹筝道:“我当是谁,原来是胡大人!”目光不由得在胡小天能够反射出月光的脑门上多看了两眼。

    胡小天苦笑道:“你我兄弟还用得上这般称呼?”

    尹筝道:“我还以为大哥荣升之后忘了兄弟呢。”

    胡小天道:“你我兄弟相识于微时。有道是苟富贵勿相忘,我什么时候也忘不了你这位兄弟啊。”

    尹筝的表情显得有些感动,胡小天却知dào

    这厮绝不简单,能够在两任皇上身边都混成贴身伺候的太监,尹筝必有其不同寻常之处,绝非是单靠溜须拍马就能够做到的,这厮在宫中定有背景,自己这次稀里糊涂地被弄到了天龙寺,对皇上的意图知之甚少,想要得到内幕消息只能从尹筝这边着手。

    尹筝道:“有大哥这句话,小弟就算是为你赴汤蹈火也甘心情愿。”

    胡小天看了看周围,发xiàn

    远处齐大内始终都在观望,低声向尹筝道:“此地并非叙旧之处,等以后有机会再说。”

    尹筝点了点头道:“陛下已经先行前往普贤院,你们将人分成三部分,二十前往五观堂,负责陛下的三餐膳食,五十人负责通往西山的各个路口的警戒,剩下三十人随同陛下进入普贤院。”

    胡小天连连点头:“那我陪陛下过去。“

    尹筝道:“陛下点了齐大内的名字。”

    胡小天道:“我呢?”

    尹筝道:“陛下让你去负责五观堂那边的事情。”

    看到有不少书友纠结于章鱼是否用凌晨更新的办法来重复计算更新,这样的事情大可不必纠结,章鱼的人品不屑于做这种事,这个月以来的更新量已经证明,保底两更的基础上每天都有加更,除非章鱼喊出更新换票,其他时间段是正常更新,今天虽然没有达到理想票数,章鱼依然送上四更,可能章鱼爆fā

    习惯了,诸君已经不把章鱼的四章当成爆fā

    了,心中有些失落,章鱼的工作性质决定,写作只能在下午和晚上,已经竭尽全力,还望大家能够多多体谅,如有月票能够多一份支持,如果这样的努力还不能换来月票,章鱼也唯有望票兴叹了。(未完待续……)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