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挥手自兹去】(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澳门网上博彩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婉儿道:“就要走了,我家小姐让我过来给大人送件东西。”

    胡小天点了点头。

    婉儿将一卷画轴递给了胡小天道:“小姐说此前送给大人的礼物可能大人都没看就丢掉了,所以又让我送来一幅,还让大人一定要记得,这次千万不可以再弄丢了。”

    胡小天微笑道:“放心吧,帮我转告霍姑娘,绝不会弄丢。”接过画轴。

    婉儿又道:“我家小姐还让我问问公子,你此前说过的一年之约还算不算数?”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算,当然算数!”

    婉儿笑道:“我家小姐说了,虽然算数,可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了,青云那么远,一时半会儿也赶不过去,不如重新约个时间换个地方。”

    胡小天双目生光道:“霍姑娘要去哪里?”

    婉儿道:“明年七月初七,还去烟水阁。”

    胡小天道:“何时?”

    婉儿笑道:“那就看缘分造化了!”她转身走了,背身向胡小天挥了挥手。

    胡小天展开手中画卷,借着灯光望去,却见上方绘制着一位年轻公子的画像,看神态看眉眼像极了自己,原来霍小如送给自己的居然是他的一幅画像,画卷之上还配有一阕古词——一误相思不得见,满城烟雨人独看,且轻叹缘薄浅,只作惘缠绵,二误转身几擦肩。回首却隔蓬山远,南北雁,情字笺,望青天,三误相逢不相看,夜雨巴山渡楼船。西窗前。梦无眠,残烛共谁剪,四误相识终恨晚,委地乱红飞满天。岁经年,杨柳岸,赋江寒。五分缘。也不过一半

    若聚若散。六幺弹,离人心上弦,无语泪干,七字言,咏半生执念,月挂中天。八骨伞,驻足临江畔,看尽千帆。九曲廊腰缦回转,十年叹。花落旧庭前,误几番,遍寻苍峦皆不见。别亦难,冷却金樽凋朱颜。

    胡小天手握画卷,心中怅然若失,霍小如已经在词中将对自己的眷恋和思念完全表达出来,柔情刻骨,虽然伊人远去。可是音容笑貌却萦绕在他的心头,难以忘怀。

    人活在世上。就要面临种种离别,离别之时,多数时候都会心生伤感。可胡小天今次非但没有离愁,反而有种逃脱牢笼的感觉,其实他也明白,从大雍返回大康。只是从一个牢笼走向另外一个牢笼,真zhèng

    属于自己的自由或许只是在路上的时候。

    大雍皇帝最终还是没有亲自前来祭奠,理由极其荒诞可笑,说是听了某位姓顾的道士的劝告,真zhèng

    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淑妃和长公主全都亲来祭奠。加上想要攀附皇族的权贵们,场面倒也算得上热闹。

    长公主薛灵君瞅了个空子将胡小天叫到身边,轻声道:“小天兄弟,你还欠我一件事情没做呢。”

    胡小天这才想起自己答yīng

    为她做重睑术却因为这段时间事情层出不穷而一直没有兑现,歉然道:“实在是对不起君姐了,不如小天晚走几日,为姐姐做完手术再走。”

    薛灵君格格笑道:“这段时间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其实父母生了我这个样子,乃是上天注定的事情,没必要将之改变。”

    胡小天心说你想通最好,我也省却了麻烦,恭维道:“其实姐姐的样子已经是美得冒泡,做重睑术之后未必如你现在好kàn

    ,应该是画蛇添足的事情。”

    薛灵君道:“无论怎样你都欠我一个人情,说不定等将来有一天,我会让你偿还呢。”

    胡小天笑道:“君姐无论任何时候需yào

    小弟,只管招呼一声,小天一定第一时间赶赴姐姐身边,还上这个人情。”

    薛灵君道:“你这张嘴巴实在是太甜了,以后不知要祸害多少单纯善良的女孩子。”说完方才意识到胡小天是个太监。

    胡小天苦笑道:“小弟虽然有这个贼心,也有这个贼胆,可是没这个贼本事,君姐还是不要取笑我了。”

    薛灵君掩住樱唇媚眼生波,娇滴滴道:“人家居然忘了这件事,怪我怪我。”

    胡小天道:“君姐以后若是有功夫可以来康都转转,江南风光想必不会让你失望。”

    薛灵君道:“或许真有可能呢。”她正色道:“皇上准了你的要求,大雍送上的二十箱陪葬品走水路运往大康,会派专人护送前往,你不想引人注目,带着公主的骨灰轻车简行,也不失为一个避免麻烦的好办法。”

    胡小天道:“君姐替我谢过陛下。”

    薛灵君道:“你打算何时出发?我送你出城。”

    胡小天笑道:“既然不想引人注目,也就不需yào

    隆重的送行,君姐的心意我领了,等祭奠的仪式过后,我悄然离开就是。”

    薛灵君点了点头。

    此时董天将过来替七皇子薛道铭传话,却是他要胡小天去一趟,有话要当面交代他。

    虽然薛道铭在起宸宫灵堂内呆足了七日,可是他和胡小天之间并无太多的交流,他是出于不屑,胡小天对他却是充满戒心,所以尽量避免和他做过多的接触。

    前往灵堂的路上,董天将道:“胡老弟打算何时离开?要不要我派人护送?”

    胡小天心中一惊,董天将很可能已经有了杀人灭口的打算,自己对他还需多加提防才对,宗唐那边已经做过提醒,不过宗唐并不认为董天将会对他下手。胡小天道:“不用了,我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明天辰时离开。”

    董天将点了点头道:“也好!”

    薛道铭这些日子的确憔悴了不少,接连几日没有安寝,双目都布满了血丝,脸上充满了悲伤之色。看到胡小天进来,他点了点头道:“胡小天,听说你要单独护送骨灰离去?”

    胡小天恭敬道:“启禀皇子殿下,小天也是为了公主骨灰的平安,轻车简行,越是普通越好,才不会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薛道铭道:“这一路之上山高水长,你千万要小心,务必要将公主的骨灰平安送返大康,让她早日入土为安。”说到这里,他的眼睛居然有些湿润了。

    胡小天心说这货算是废了,这辈子都要因为安平公主的死自责不已,想想夕颜的手段还真是够歹毒,用这种办法折磨薛道铭一生一世。胡小天道:“皇子殿下尽管放心,小天就算牺牲自己的性命也会保护公主的骨灰平安抵达康都。”

    薛道铭点了点头,从腰间抽出了佩剑。

    胡小天被他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心说老子好像没招惹过你,你丫居然要对我动手?却见薛道铭拉过他自己的一缕头发,剑锋掠过,将一缕头发割了下来,递给胡小天道:“我无法亲自护送公主的骨灰返回大康,这缕头发你帮我带回去,等到公主下葬的时候和她的骨灰埋在一起。”

    胡小天心中暗笑,这货还真是一个情种,真要是对安平公主一往情深,为什么不以死殉情?割一缕头发这也算?演戏罢了!胡小天并没有将心中的鄙视表露出来,装出感动万分的样子,收下了那缕头发,感动道:“公主若是泉下有知,必然会被七皇子殿下的一片深情所感动,若有来世肯定还会和殿下相聚。”

    薛道铭望着骨灰坛,目光不觉痴了。

    胡小天趁着离去前的空隙,按照记忆画了一幅紫鹃的素描画像,可谓是形神兼备,他将这幅画作为礼物送给了薛道铭,这货绝对是居心叵测,既然你薛道铭都被夕颜坑成了这个样子,完完全全代入了情种的角色,老子不妨再帮忙推上一把,这就叫落井下石,让你睹物思人,每天看到这张画像都无法自拔。

    薛道铭看到画像涕泪直下,对胡小天千恩万谢,浑然没有察觉自己被这厮给坑了一把。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胡小天虽然对外宣称明日辰时离开,可是当天黄昏他就和霍胜男两人悄然离开了起宸宫,行囊早已准bèi

    好,最为贵重的东西就是那盒骨灰,胡小天寻找了一个木匣子将骨灰塞入其中,轻装上阵,尽量减轻行囊的份量。

    离开雍都的南门,胡小天转身回望,确信没有人尾随他们前来,这才松了口气。转向一旁,看到霍胜男凝望雍都的方向,双眸之中流露出难以割舍的眷恋。

    “舍不得离开?”

    霍胜男唇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我现在还有其他选择吗?”心中纵有不舍,现实残酷无情,逼迫她不得不离开雍都,离开这片生养她的土地,她的内心中充满迷惘,不知未来将去向何方?

    胡小天道:“想开点,如果不是这次的事情,你还没有机会饱览中原的大好河山呢。”

    霍胜男道:“我也曾经想过有一天去康都看看,不过那时想得是率兵打进去!”她说完扬鞭策马,黑色骏马仰首发出一声嘶鸣,撒开四蹄沿着官道向南方奔去。

    胡小天哈哈大笑,在小灰的臀部一拍,小灰江昂江昂怪叫了一声,追风逐电般追赶上去。

    加更第一章(未完待续……)

    澳门网上博彩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