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不正常】(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胡小天还想说什么,外面已经传来铁铮的声音:“胡大人,王爷请您下去。”

    胡小天心中暗骂,这才刚刚见面,怎么就催老子下去,至少也等我把话说完,可薛胜景既然已经发话,他也不好在这里继xù

    逗留,离去之前,安慰霍小如道:“你不用害pà

    ,万事都有我在。”

    霍小如向他挤了挤眼睛,想要传递给他不用担心的意思,可胡小天显然没有领会她的意思,转身出门而去。

    薛胜景现在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好了,对于男欢女爱之事他早已见怪不怪,可是今次却是发生在他女儿的身上,更让他几欲抓狂得是,刚刚胡小天竟然亲吻了自己的女儿,女儿居然还叫了他一声相公,居然叫这个太监相公!薛胜景的内心中有一团火在燃烧,烧得他坐立不宁,所以他才当机立断马上就将胡小天叫了出来,完全忘记了自己让胡小天去见霍小如的初衷。

    望着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胡小天,薛胜景一脸的冷笑,额头上的青筋全都暴出来了,当爹的感觉算不上太爽,难怪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看着别的爹娘为儿女的婚事操碎了心,薛胜景此前还认为那些父母纯粹是自寻烦恼,可现在他算是真真zhèng

    正体会到了,女儿找了个太监!想到这件事,他的肺都要气炸了,哪还会对胡小天有什么好脸色。

    胡小天看到薛胜景脸色不善,就知dào

    这厮肯定刚刚偷看了自己和霍小如见面的全过程,既然敢做当然不怕他看,胡小天亲吻霍小如,目的就是要引起薛胜景的好奇心,从而好提出要求。胡小天虽然聪明。但是他就算敲破脑壳也想不到薛胜景和霍小如之间的关系,故yì

    叹了口气道:“大哥,为何叫得这么急?兄弟还没有来得及问谁是背后的主使呢。”

    薛胜景呵呵冷笑了一声道:“我看不必问了,她嘴硬的很,问她也不会说。”

    胡小天道:“那也未必,我和霍小如还算是有些交情的。只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未必她不会说出实情。”

    “什么交情?”薛胜景咄咄逼人地问道。

    胡小天道:“此事说来话长。”

    薛胜景端起茶盏,手微微有些发抖,强行压制住心中的怒气,关心则乱,天下任何一个父亲看到女儿和一个不男不女的太监亲嘴都会生气,薛胜景好不容易才控zhì

    住自己的情绪,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道:“兄弟说来听听……”叫兄弟的时候。薛胜景恨不能反手抽自己一个嘴巴子,天下间哪有这种兄弟?居然搞我女儿!

    胡小天道:“不瞒大哥,其实我和霍小如在康都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段情。”

    “我就知dào

    !”薛胜景是咬着牙根说出的这番话,心里的火苗子是蹭蹭往上冒啊。

    胡小天也意识到薛胜景的神情不对,他笑了笑道:“大哥若是不想听就算了,权且当我没说过。”

    薛胜景硬生生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兄弟你说,你说,不过……你不是个太监吗?”

    胡小天缓缓站起身来。双手负在身后,脚步沉重地走向窗前。望着窗外潇潇春雨,长叹了一口气道:“没有人生来就是太监,大哥,我入宫之前也是个完完整整的男人!”

    薛胜景望着胡小天的背影,双目如箭,早已将胡小天射了个千疮万孔:“你是说……”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不错。我还没有入宫之前,我和霍小如就已经相识,我仰慕她的绝代风华,她欣赏我的博学多才,一来二去我们……”

    “怎样?”薛胜景双拳紧握。咕嘟咽了口唾沫,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胡小天转过身去,向他笑了笑,居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们两情相悦,情投意合,于是就……”

    “怎样?”

    胡小天道:“大哥何必问得那么详细,其实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你都明白的。”

    薛胜景感觉双腿发软,喉头发干,端起茶盏咕嘟咕嘟将茶叶都灌倒肚子里去了,胡小天啊胡小天,我操你八辈祖宗,你个死太监竟然敢搞我闺女。

    胡小天道:“因为小如的身份我当时不敢将她的事情告sù

    父母,于是我们只能私定终身。”

    薛胜景将茶盏重重一顿,把胡小天吓了一跳。薛胜景道:“真是岂有此理,想不到你爹娘竟然有这么重的门户之见。”

    胡小天道:“大哥,其实此事怪不得我爹娘,小如她毕竟只是一个舞姬,我乃是堂堂户部尚书府公子,我若是娶了她,我爹在朝内如何能够抬得起头来?”

    薛胜景怒道:“简直混账!”

    胡小天没来由被他骂了一句,心中有些迷糊了,实在不知dào

    薛胜景为何发怒。

    薛胜景道:“那霍小如的人品样貌才学哪样配不上你?你还嫌弃人家出身不好?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招惹人家?”

    胡小天真是有些糊涂了,这薛胜景脑子该不是抽风了吧?居然替霍小如说话。想想此人一贯的性情,应该是故yì

    惺惺作态,迷乱自己的视听,这老狐狸可真会演戏。胡小天笑道:“大哥说的是,其实我也是这么想,本来我也想过慧剑斩情丝,可惜霍小如不肯,她对我一往情深,还说宁愿不要身份也要和我相守一生。”

    薛胜景只感到头皮一阵阵发紧,背脊后面冷飕飕如坠冰窟,难道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自己的女儿也要遭到如此报应?如果胡小天所说的一切属实,那么他们之间的命运和自己当年又何其相似。

    胡小天道:“我被她的一片真情感动,于是我就瞒着爹娘悄悄在外面置办了一套宅子。小如不要什么名份,只求和我厮守一生,我也准bèi

    对她好一辈子,可是朝廷忽然派我去西川任职,前往西川路途遥远,小如本来想陪着我一起前往,可是那时候她不巧有了身孕,不宜远行。”

    薛胜景两只小眼睛差点没从眼眶里面瞪出来,完了!完了!两人早已是木已成舟,女儿都怀了他的孩子。

    胡小天道:“谁曾想我去西川之后就发生了惊天巨变,我回到康都就再也没有小如的消息,到后来我为父赎罪,净身入宫。本以为我从此以后和小如再无相见的机会,可是却没有想到在雍都又会和她相逢。”

    薛胜景的掌心内全都是冷汗:“你……你们此前可曾见过面?”

    胡小天道:“我虽然知dào

    她也在雍都,可是我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如何去面对她?如果不是她这次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和她相见。”他叹了口气道:“再见也只是徒增伤悲罢了。”

    薛胜景道:“你刚刚说她坏了你的孩子?”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此事也正是我最想知dào

    的,小如在我离开康都的时候已经怀胎五月,按说那孩子早已生下来了,刚才我正想问孩子的下落,却被铁总管叫了出来。”他向薛胜景拱了拱手道:“大哥,小弟问过小如,她和你无怨无仇,当时刺杀你只是因为被一个奇怪的声音掌控,所有行为都由不得自己掌控,我看她很可能是中了迷魂术。”

    薛胜景心中暗自冷笑,你想救她性命就直说,何必拐弯抹角,迷魂术?既然是什么迷魂术又为何要在发簪上喂毒?不过胡小天的这番话却提醒了他,迷魂术?不失为一个为女儿开脱罪名的方法。

    胡小天道:“大哥,兄弟斗胆求您放过她的性命,我这辈子对她实在是亏欠太多,更何况我至今还不知dào

    我和她的骨肉现在何处,小如若是死了,那可怜的孩子不但没了娘亲,而且这辈子恐怕也找不到了,大哥,那可是我们胡家唯一的骨血,也是您的侄儿啊!”

    薛胜景心中暗骂,放你娘的屁!纵然真有这个孩子,那也是我的外孙,胡小天啊胡小天,你这混账占尽了我的便宜。薛胜景满肚子的委屈没地儿诉说,脸色一沉道:“兄弟,此事我只当没有听你提起过,霍小如的事情你不必再提。”

    “大哥,您究竟怎样才肯放过小如?”

    薛胜景朗声道:“送客!”

    胡小天灰溜溜离开了燕王府,他以为自己的计策没有得逞,却想不到他刚才的这番话已经把燕王薛胜景弄得三观尽毁,天雷轰顶。薛胜景只差没有亲自拿起笤帚将胡小天扫地出门,正所谓关心则乱,事情没落在自己身上怎么都能做到心平气和,可是一旦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尤其是亲生女儿身上,薛胜景再也无法淡定了。

    胡小天离去之后,薛胜景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倚云楼。胡小天刚才的那番话让他百爪挠心,虽然他也想过胡小天为人世故圆滑,他嘴里的话未必是实情,可如果不亲口问女儿一声,他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安心的。

    霍小如仍然沉浸在胡小天一吻带来的心跳中,俏脸的温度还未褪去。

    求月票!(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