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面子】(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胡小天道:“大哥,孰轻孰重我分得清楚,你和熊孩子先去和展鹏他们会合,不必等我,直接走海路返回大康。”

    周默道:“你何时离开?”

    胡小天道:“如无意wài

    事情发生,七日之后我会带着公主的骨灰从陆路返回,因为最近发生的这些事,大雍方面很可能会在礼节上做足功夫,肯定会派人沿途护送。”

    周默道:“董天将?”

    胡小天道:“无论是谁,总之这一路之上安全不必操心。”

    周默微笑道:“就算你一个人回去,也不用担心,你现在的武功虽然没有大成,可是逃命的功夫就算我也比不上你。”

    胡小天笑道:“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是在挖苦我呢?”

    “不是挖苦,我从来都是实话实说。”

    起宸宫虽然愁云惨淡,可是胡小天心中却阳光灿烂,从康都一路走来,其间经lì

    无数曲折,至今方才算是将麻烦基本解决,在庸江除掉文博远,顺利完成了姬飞花交给他的任务,又利用李代桃僵之计,让龙曦月从容逃离,现在最后的问题也解决掉了,夕颜再次用装死大法瞒天过海。胡小天最开心的就是,事情发生在雍都,自己无需承担太多的责任。

    自从红山会馆的那场血战之后,夕颜就没有再出现过。周默按照胡小天的意思和熊天霸一起提前离开了雍都,这样一来,胡小天就彻底成了孤家寡人。

    七皇子薛道铭从那天起就留在起宸宫为安平公主守灵,他府上的武士也就彻底接管了起宸宫的警戒。董天将和虎标营也被调走,据说上头已经开始调查那晚在红山会馆发生的事情。

    薛道铭的至情至圣短时间内就已经传遍了整个雍都,因为他亲自为安平公主守灵。这两天前来拜祭者络绎不绝,起宸宫搞得门庭若市。礼部尚书孙维辕也留在起宸宫没走,每天负责迎来送往,处理安平公主的身后事。

    董淑妃又特地从大雍宝觉寺请了十八名高僧日夜诵经,为安平公主龙曦月超度亡灵。可以说公主的丧事办得轰轰烈烈,比起一般的皇室成员甚至都要隆重得多。

    本该负责主持丧事的胡小天却变得无所事事了。开始的时候,他还在灵堂周围找找存zài

    感,可没多久就发xiàn

    ,这次虽然是安平公主的丧事,可谁也没留意他的存zài

    ,几乎所有人登门吊唁都是冲着七皇子薛道铭来的。自己的存zài

    ,无非是增添了一个布景而已。

    一来二去,胡小天自然感到无趣,索性回到自己居住的小院落得清闲。宁愿睡觉也不愿去前面凑那个热闹。

    大康使臣向济民这几天也都在起宸宫帮忙没走,他大概也遇到了和胡小天同样的状况,不过他没有胡小天这般潇洒,在外面陪着跪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才瞅了个空子来到胡小天居住的院子里。

    看到胡小天正坐在躺椅上,赤裸着上身晒太阳。

    向济民愕然道:“胡大人,您这是做什么?”

    胡小天道:“一连下了几天雨,总算出了太阳。这么好的阳光不晒晒实在是太可惜了。”

    向济民道:“大人还是找个阴凉地方呆着,千万莫晒脱了皮。就算晒黑了也不好。”

    胡小天道:“我故yì

    晒的,晒黑了才好,大老爷们,晒出一身的小麦色,那看起来才有阳刚之气,这就叫日光浴。”

    向济民不懂什么日光浴。可是听到胡小天这番话心底暗暗发笑,大老爷们?一个太监也敢自称大老爷们?少了那根东西,只怕你这辈子也不可能成为爷们了。

    向济民搬了个小板凳在胡小天身边坐下,伸直了两条腿道:“这两天始终跪着,真是累死我了。”

    胡小天笑道:“你就多辛苦一些。咱们大康方面总得有人出面不是。”

    向济民抱怨道:“其实安平公主去世咱们出面本来就是应该的,可是现在根本就是他们在操办,所有的事情咱们根本插不上手。”

    胡小天道:“大雍方面这次也算尽心尽lì

    ,算是拿出了前所未有的礼遇了。”

    向济民低声道:“还不是因为他们心中愧疚,觉得对不起咱们大康,所以才用这种方式进行补救。”

    胡小天道:“看透别说透,说透了也没意思。”

    向济民道:“人死不能复生,公主活着的时候对她好一点,比死后惺惺作态要好得多。”身处在大康的立场上,看这些雍人的表演,心中实在是有些气不顺。

    胡小天道:“忍忍就是,他们图个心安,咱们图个排场,人家好不容易给了咱们这个天大的面子,咱们总不能不要,有了这一出,杂家回去也好交差。”

    向济民道:“可是凶手仍然没找到呢。”

    胡小天道:“谋害公主的三人已经伏诛,至于这背后的策划者,想要找出来恐怕没那么容易,你最近都听到什么消息了?”

    向济民道:“听说霍胜男被免去了娘子军统领之职,如今已经被大理寺收监,据传出的风声,可能要将她重办呢。”

    胡小天道:“不可能吧,她毕竟是尉迟大帅的干女儿,又深得太后宠幸,谁敢动她?更何况起宸宫的事情最多算她一个玩忽职守,她对杨璇等人的计划又不知情?”

    向济民道:“胡大人何必为她说话,她是死是活跟咱们没有关系,大雍方面怎么都要给咱们大康一个交代,肯定会推出一个人来承担罪责,我看霍胜男十有八九就是这个倒霉鬼了。”

    胡小天将信将疑,毕竟他亲眼见到太后对霍胜男的恩宠,尉迟冲又为大雍立下不世之功,薛胜康再怎么绝情也不会做得太过分。想起霍胜男曾经对自己的好处,胡小天心中不由得有些内疚了,如果霍胜男此次因为起宸宫的事情受到重责,自己也难辞其咎。吸了口气,从躺椅上坐起身来,懒洋洋岔开话题道:“康都那边有什么消息?”

    向济民道:“公主的事情已经让人前去通报了,估计大康那边很快就会得到消息,可即便是得到又能怎样?陛下现在神志不清,还有谁顾得上公主的事情。”身为常驻在雍都的使节,向济民对两国的状况看得比多数人都要清楚,一个日薄西山,一个欣欣向荣,在他内心深处,早已看透大康的国运,败亡是早晚的事情。

    胡小天道:“人生就是一场戏,你方唱罢我登场,咱们这些做臣子的也改变不了什么,陪着别人演戏,看别人的表演就是!”

    向济民心中一震,望着胡小天的目光中流露出欣赏之色,想不到胡小天如此年轻竟然会有如此见识。

    此时有人进来通报,却是燕王薛胜景前来吊唁,他是胡小天的结拜大哥,胡小天只当应该前往招呼一下,胡小天把孝袍穿上,和向济民一起来到灵堂处。

    燕王薛胜景正在上香,在牌位前上香之后又安慰了七皇子薛道铭几句。这两天,薛道铭完全以死者家属身份自居,对安平公主以亡妻之礼相待,搞得胡小天在灵堂内都没了位置。

    燕王薛胜景前来起宸宫吊唁也是为了侄儿的面子,他和安平公主根本没有任何交集,如果硬要说有也就是他的这位结拜兄弟胡小天。在薛胜景看来,薛道铭这两天情深义重的表现无非是在人前演戏,从这件事可以看出,这小子的城府比自己想象中要深得多,可越是如此越是让薛胜景感到奇怪,既然能够演出今日的一幕,当初又为何处处刁难大康使团?难道薛道铭对此前的事情并不知情?全都是董淑妃一个人的主意?

    薛胜景离开灵堂,方才看到胡小天就在院子里站着,穿着一身孝袍,苦着脸站在阳光下。

    薛胜景大踏步走了过去,握住胡小天的双手,胡小天虽然没有啥洁癖,可是对这位资深性病患者握住自己的手还是蛮抗拒的,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意思拒绝,扁着嘴,一副悲痛莫名的模样:“大哥来了……”

    薛胜景佯装关心道:“小天兄弟,你一定要节哀顺变。”

    胡小天道:“事情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再伤心又有什么用处。”

    薛胜景点了点头:“其实为兄早就想过来探望兄弟,可是因为府上有些事情走不开,所以才拖延到今日,兄弟不会怪我吧?”

    胡小天道:“怎么会,大哥能来,兄弟我心中已经是百感交集了。”

    此时有不少大雍官员络绎前来,看到燕王赶紧过来套近乎,薛胜景敷衍了两句,向胡小天低声道:“兄弟,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说呢。”

    胡小天将他带到了自己所住的院子里,两人就在凉亭内坐下。

    薛胜景道:“这两天兄弟一定相当的辛苦吧?”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不辛苦,反正都有咱们侄子在那儿顶着呢,我非但不辛苦反倒没什么事情可做,简直就是悠闲自在,无所事事。”

    第一更送上,今天继xù

    爆,两更保底,五十张加更一章!(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