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吃干醋】(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薛道铭本已做好了多等一些时候的准bèi

    ,却没想到胡小天很快就已经折返回来,一脸悲怆道:“皇子殿下,公主她已经失去了神智,您若是想见她,就请抓紧进去吧。”

    薛道铭点了点头,跟着胡小天一起进入房内。

    一进入房间内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药草味道,薛道铭情不自禁皱了皱眉头,两名小宫女看到皇子前来,慌忙跪下施礼,薛道铭没有理会她们,径直来到床前。却见安平公主躺在床上,脸色青黑,眉宇之间更是黑云笼罩,双目紧闭,嘴唇已经完全成为了乌黑色,气若游丝,显然已经在濒死边缘了。

    薛道铭缓缓摇了摇头,双目之中竟然闪烁出晶莹的泪光。

    胡小天在他身边,近距离观察着这厮的一举一动,当然知dào

    薛道铭肯定是在做戏,这母子二人果然都是一丘之貉,演技全都是一流。

    “曦月……我来迟了……”薛道铭说完这句话,两行男儿热泪已经滚滚而落。

    胡小天故yì

    向前一步,附在夕颜耳边唤道:“公主殿下,您睁开眼睛看看是谁来看您了?”

    薛道铭本来酝酿的一番情真意切的话语却被这厮打断,心中暗骂,这情绪岂是那么好酝酿的,一旦被人打断,还得从头再来。薛道铭含泪道:“胡大人不用吵醒公主,让她好好睡吧。”

    胡小天心说你巴不得公主早一刻死掉,现在你娘俩儿轮番上阵,无非是当过了婊/子立牌坊,想弥补此前的过失,以免被人唾骂罢了。

    薛道铭特地观察了一下安平公主的手指,十只指甲全都变得乌黑。他咬了咬嘴唇,伸出手去想要握住安平公主的右手,却被胡小天给挡住了:“皇子殿下,请坐!”

    薛道铭这个郁闷啊,这货真是碍事啊,能不能让老子酣畅淋漓地表演一次。能不能让我尽情发挥一次,情绪刚刚上来,你丫就要打断,我跟你前世有仇吗?

    胡小天最基本的出发点是不想让薛道铭碰夕颜,虽然夕颜是个妖女,可也是跟老子拜过天地的,当然还有另外一层意思,胡小天也是为了保护薛道铭。虽然夕颜对他说过已经放qì

    了刺杀薛道铭,可是机会就在眼前。万一这妮子突然改变了主意,想杀薛道铭岂不是易如反掌。

    薛道铭不知dào

    胡小天的真实用意,可夕颜却将他的心思揣摩得清清楚楚,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她在此时缓缓睁开了双眼,虚弱无力道:“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胡小天内心一怔,这妮子怎么突然说起话来了?

    薛道铭也被吓了一跳,想不到安平公主居然醒了。如果奇迹万一出现岂不是麻烦,不过他马上又否定了这个可能。毕竟柳长生和徐百川都已经做出了明确的判断,安平公主无药可救,如果不是掌握了龙曦月确切的情况,他也不会前来演这场戏。

    夕颜一双美眸黯淡无光,静静望着薛道铭:“你是……”

    薛道铭望着夕颜的眼睛,却忽然有种心弦被触动的感觉。只觉得安平公主虽然生命垂危,可是这一双眼睛却仍然充满了神采,用动人心魄来形容也不足为过,他暗自吸了一口气,提醒自己一定要镇定下来。千万不可心慈手软,这才道:“公主殿下,我是薛道铭!”

    夕颜的美眸亮了一下,似乎重新焕发出生命的光彩:“殿下……”她伸出左手。

    薛道铭也伸出手去,将她的柔荑握在手中。

    胡小天就站在一旁看着,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滋味着实不好受,这妮子是在故yì

    刺激老子吗?薛道铭啊薛道铭,你丫抓得是我老婆,撒手!我曰,赶紧撒手!这厮真zhèng

    有些嫉妒了。

    夕颜一双美眸望定了薛道铭,黯然道:“我还以为今生无缘和殿下相见了……”

    薛道铭虽然抱着演戏的念头而来,可是真zhèng

    目光和夕颜对望之时,却生出一种难言的痛楚,只觉得对方的那双眼睛竟似乎无数次在梦中相见,一时间百般感触涌上心头,他甚至产生了不想让安平公主死去的想法,握住夕颜冰冷的纤手,薛道铭清晰地感到自己有些心痛。

    夕颜的目光中充满欣慰,又带着一丝绝望:“殿下不必伤心……是曦月自己命薄,今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无法伺候殿下了……”说到这里她剧烈咳嗽了起来,胡小天慌忙拿了一块锦帕递给她,心说这下你们该撒手了,却想不到夕颜用右手接了过去,捂住嘴唇,左手和薛道铭的手握得更紧了。

    薛道铭听到夕颜的咳嗽声,这一声声如同重锤敲打在他的心坎之上,他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关心夕颜,听到她的这一声声的咳嗽,望着她神采黯淡的双眸,心中竟然酸楚无比。

    夕颜将锦帕移开,锦帕上已经沾满血迹。胡小天趁着薛道铭不备狠狠瞪了她一眼,心说你差不多就得了,拉手还特妈拉上瘾了,你有没有顾及到老子头顶的感受?再拉一会儿,帽子都变成环保色了。

    此时的夕颜根本就无视胡小天的存zài

    ,一双美眸痴痴望定了薛道铭,双眸之中泪光闪烁:“殿下……”

    薛道铭抿了抿嘴唇,他开始有些后悔来这一趟了,本以为自己根本不会对这位大康公主产生任何的感情,却没有想到真zhèng

    见到她的时候,却轻易就被她绝望悲悯的眼神触动了心弦,心底深处甚至期望她不要这样死去,低声道:“公主想说什么?”

    夕颜道:“殿下,曦月想求你一件事……”

    薛道铭点了点头。

    夕颜喘息了一会儿方才道:“曦月自己命薄怨不得任何人……曦月死后,希望能够返回大康……安葬……”

    薛道铭的眼圈已经红了,他心中清楚地知dào

    ,自己绝不是作伪,而是真zhèng

    有些同情这个命运多舛的公主,抛开政治上的因素不言,龙曦月又有什么过错?为何会落到如此凄惨的结局?他甚至产生了一种想法,若是龙曦月能够度过此劫,即便是娶她又能如何?

    夕颜的手忽然抓紧了他,双目望着薛道铭道:“殿下……其实曦月见过你……”

    薛道铭微微一怔。

    夕颜道:“无数次在梦中见过你的样子……一模一样……”她的手慢慢松开,薛道铭慌忙想要抓住她的手,却感觉到夕颜的纤手已经毫无力量。再看时,夕颜的螓首已经歪到一边,声息全无。

    胡小天在一旁看着两人临时诀别的情景,从心底一直酸到了牙根,暗骂夕颜是个小浪蹄子,居然在老子的面前勾引男人。男人嫉妒起来那也是醋海生波,不过这货还算没有失去理智,知dào

    两人都在演戏,可看到最后,薛道铭竟然不太像演戏,表情居然非常认真。

    薛道铭颤声叫道:“公主……曦月……”夕颜的手业已变得冰冷,薛道铭摸了摸她的脉门,又探了探她的鼻息。

    胡小天知dào

    这场戏已经落幕,慌忙转身拉开房门大呼道:“柳先生,徐大人!”

    徐百川率先冲了进来,为夕颜检查之后,马上确定她已经香消玉殒,充满悲悯道:“皇子殿下,公主已薨了……”

    薛道铭内心如同被重锤猛砸了一下,虎躯剧震,望着安平公主业已失去生命神采的面孔,一时间悲从心来,两行泪水止不住滑落下来,薛道铭来此之前绝未想到过自己会当真动情,可是当他和安平公主四目相对之时,却有种触动心灵的感觉,正如安平公主刚刚所说,她无数次在梦中见过自己的样子,自己何尝不是在梦中见过她的模样,薛道铭久久凝望着安平公主的面庞,忽然俯下身去,他想亲吻她冰冷的额头。

    中途却被一人的手臂拦住,又是胡小天,薛道铭实在是有些忍无可忍了,怒斥道:“你做什么?”

    胡小天满脸泪水,充满悲怆道:“还望殿下尊重我家公主!”

    胡小天拦住他是因为私心,更是为了保护薛道铭别出事,夕颜什么样的人物他最了解,从头到脚到处都是毒素,自己上次亲了她一口就变成了香肠嘴,换成别人只怕要嗝屁了。

    薛道铭此时也清醒过来,他和龙曦月虽然有婚约,可毕竟两人没有成婚,龙曦月现在死去仍然是大康的公主,并非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自己也不适合表现得太过,可是薛道铭的悲伤并非是作伪,刚才的确有将安平公主的遗体拥入怀中的冲动。

    薛道铭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地上,看到那沾满鲜血的锦帕,他伸手捡起揣入怀中,慢慢站起身来,黯然道:“曦月,我不打扰你休息了,好好睡吧……”他的声音竟然有些哽咽。

    胡小天对薛道铭的演技佩服到了极点,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演技,这前途实在是不可限量。他让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借口为公主更衣,实则是给夕颜一个休息的机会,让她不用演得如此辛苦。

    众人离去之后,胡小天附在夕颜耳边小声道:“居然当着我的面勾引男人,你当我什么?”

    第三更送上,求月票,还差三十二张,第四更送上!(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