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突然事件】(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胡小天道:“我好像不妨碍他们做事吧?”

    曹昔微笑道:“胡大人还是不要让我难做,不如这样,胡大人明天再来?”

    胡小天也没有勉强,点了点头道:“那我就明天再来,劳烦曹千户回头禀报我家公主一声,就说我来过了。”

    “没问题!”

    胡小天调转马头,向身后周默使了个眼色,正准bèi

    离开,却看到前方一骑马朝他们的方向而来,马上一人却是神农社的少当家柳玉城,柳玉城看到胡小天不由得惊喜道:“胡大人,总算找到您了。”

    胡小天催马过去,他向柳玉城道:“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离开这边再说。”

    柳玉城道:“前面有家春江茶楼,咱们去那里说话。”

    柳玉城自小生长在雍都,对这里的环境极为熟悉,带着胡小天和周默来到他所说的春江茶楼,茶楼上上下下对柳玉城都非常的客气,皆因神农社在雍都大大有名,柳长生乐善好施,济世为怀,在雍都德高望重。别的不说,单单是经由他亲手治好的病人在雍都就成千上万,可以称得上是造福一方。

    柳玉城叫了一个雅间,让人沏了一壶碧螺春。

    坐定之后,柳玉城道:“我今天一早就前往起宸宫找胡大人,却被告知你们已经搬离了这里,他们又不说你们的去处,我正在踌躇之时,想不到你们来了。胡大人,何故要离开起宸宫呢?”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此事一言难尽,他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向柳玉城简单说了一遍。

    柳玉城听完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无论两国关系如何,此次胡小天一行乃是为了联姻而来。大雍现在的做法实在有失风范,且不说没有正式的欢饮仪式,现在竟然要将大康遣婚史团从起宸宫中赶了出来,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柳玉城道:“胡大人现在可否找到居处?”

    胡小天道:“已经找到了,就住在距离此地不远的南风客栈。”

    柳玉城道:“如此甚好。”

    胡小天道:“柳兄这么早来找我为了什么事情?”

    柳玉城道:“我来是想告sù

    胡大人,我爹让我陪同胡大人前往尉迟将军府上走一趟。将使团的事情告sù

    尉迟将军,也许他知dào

    是什么原因。”

    胡小天惊喜道:“柳兄所说的尉迟将军可是一代名将尉迟冲?”

    柳玉城笑道:“正是他,说起来他还是大康人呢,我爹和他相交莫逆,相信尉迟将军看在故国的份上也不会置之不理。”

    胡小天心中实在是有些感动,柳玉城父子两人全都是热心人,仅仅凭借秦雨瞳的一封书信,就对自己全力相帮,这份人情务必要记下了。以后如有机会必然要报答他们父子。

    柳玉城和将军府那边约好巳时过去,现在时候尚早,又叫了一些茶点。柳玉城道:“胡大人,秦姑娘她还好吗?”

    胡小天道:“还好啊,玄天馆任馆主的亲传弟子,宫里也非常看重她。”

    柳玉城道:“说起来已有三年没见到她了,秦姑娘冰雪聪明,在医术方面的悟性乃是年轻一代中的翘楚。我爹时常让我向她学习呢。”

    胡小天笑道:“柳兄家学渊源,以后的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柳玉城谦虚道:“我可不成。我爹常常说我在医术方面缺乏变通,墨守陈规,以后不会有太大的成就。”

    虽然和柳玉城接触的时间不长,可是胡小天却已经感觉到此人是个谦谦君子,心中生出攀交之念。胡小天微笑道:“柳兄今年贵庚。”

    柳玉城道:“戊戌年生人,今年二十一岁了。”

    胡小天道:“我今年十七岁。应该尊你一声柳大哥。”

    柳玉城道:“这可使不得,胡大人乃是大康钦差,我只是一介布衣,只怕高攀不起啊。”

    胡小天笑道:“什么钦差?朋友相交何必在乎身份地位,柳兄应该知dào

    我的出身。你若是不嫌弃我,以后就叫我一声胡兄弟。”

    柳玉城点了点头道:“胡兄弟既然这样说,我再说其他就显得矫情了。”他向周默道:“这位是……”

    周默道:“在下周默,乃是胡大人身边的护卫。”这是他和胡小天之前就达成的默契,让胡小天不要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公诸于众,胡小天也只能由着他。

    柳玉城道:“观周大哥的面相也是一位勇士。”

    胡小天笑道:“柳大哥是否成家了?”

    问到这个问题,柳玉城脸上的神情居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胡小天呵呵笑道:“那就是有心上人了?”

    柳玉城道:“没有的事。”可他脸上的表情分明已经证明了胡小天的话。

    此时一个青衣小厮慌慌张张从楼下跑了上来,推开他们雅间的房门,上气不接下气道:“少爷……大……大事不好了……”

    来得乃是神农社的家丁,柳玉城嫌他无礼,皱了皱眉头道:“柳宝,你没看到我在陪客人聊天?”

    柳宝一边擦汗一边道:“少爷,真有大事,馆主失踪了。”

    “什么?”柳玉城霍然站起身来。

    胡小天闻言也是一惊,昨天他才去拜会过柳长生,明明看到柳长生右腿受伤躺在房间内,总不可能平白无故消失?柳玉城也是一样的心思,他大声道:“怎么可能?我爹不是走不动路吗?”

    柳宝道:“我们也不知dào

    ,早晨过去一看,看到馆主院门紧闭,竟然从里面插上,我等觉得奇怪,可是无论怎样敲门都不应声,于是大着胆子翻墙进去,看到里面房门打开,馆主却不知所踪,连馆主的医药箱也不见了。”

    柳玉城闻言大惊失色,慌忙向胡小天致歉道:“胡兄弟,只怕我今日无法成行了。”

    胡小天道:“柳先生的事情才是大事,柳兄,我们陪你一起过去看看。”

    柳玉城点了点头道:“也好。”

    当下几人匆匆离开了茶楼径直来到了神农社,神农社内已经乱成了一团,众弟子看到柳玉城回来,纷纷围拢上来,一个个七嘴八舌,现场十分混乱。

    柳玉城道:“大家暂且冷静,我先去后院看看。”

    来到柳长生所住的院落,看到院落之中一如往常那般整齐洁净,并没有任何搏斗的痕迹,这帮弟子能够发xiàn

    的就是馆主和医药箱同时不见。

    樊玲儿含泪道:“师叔,要不要报官?”

    柳玉城道:“柳宝,你去京兆府找白大哥帮忙,大家暂时不要声张,分头四处找找。”

    周默在房间内看了看,然后缓步走向外面站在花园处看了看,忽然目光一凛,足尖在地上轻轻一点,宛如一道惊鸿般飞上墙头。

    众人都是看得都是目瞪口呆,柳玉城心中暗叹,想不到周默的身手如此厉害。

    周默站在院墙之上,四处张望,然后飞身掠向墙外的那棵大树,从树枝上抓起一片深蓝色的布片,这布片显然是衣袍刮在树枝之上不慎留下的。众人也跟着来到院外,周默从树上轻飘飘落下,将手中的那布片递给了柳玉城。

    柳玉城接过布片,他一眼就认出这布片就是来自于父亲衣袍之上,顿时慌张起来。

    胡小天看出周默有话要说,低声道:“柳兄咱们一边说话。”

    柳玉城顿时明白胡小天是嫌人多眼杂,避免造成进一步的混乱,和他们两人来到一旁。周默方才道:“柳公子,尊父会不会武功?”

    柳玉城摇了摇头道:“不会!”

    周默道:“花园之中有人踩踏的痕迹,院墙之上也有些许的泥泞,本以为是贵府家丁翻墙而入留下,可是看到树上的这布片,就基本可以确定,尊父是翻墙离开,然后攀缘到这棵大树之上,直接飞跃外墙离开了神农社。”

    柳玉城抬头望着那棵高高的大树,用力摇了摇头道:“没可能的,我爹不懂武功,而且他的腿也伤了。”

    胡小天道:“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柳玉城的内心顿时沉了下来,照眼前的情况看来,父亲十有八九是被人劫持了。

    周默道:“柳先生平日有什么仇家?”

    柳玉城摇了摇头道:“我爹向来乐善好施,济世为怀,哪有什么仇家?”

    胡小天道:“不是为了寻仇,难道是为了劫财?”

    柳玉城苦笑道:“不瞒两位兄弟,我们神农社虽然名声在外,可我柳家并没有万贯家资,皆因我爹每年都会拿出诊金去做善事。这可如何是好,我爹的腿还伤着呢。”

    胡小天安慰他道:“柳兄不必心急,咱们一起找找。”他转向周默道:“周大哥,你看看能不能追踪到其他的痕迹。”

    周默点了点头,转身向那棵大树而去。

    就在柳玉城手足无措之时,忽然听到外面又传来通报之声,却是燕王府的人到了。

    燕王府总管铁铮带着两名侍卫大步走入院落之中,柳玉城迎上前去:“铁总管!”

    铁铮一脸冷傲之色:“柳馆主在吗?”

    柳玉城道:“我爹他不在。”

    铁铮横眉冷对,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冷哼一声:“你昨日不是说柳馆主右腿骨折,既然腿受了伤又能去哪里?”

    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