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双鱼玉佩】(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当李沉舟看到那枚玉佩,他的瞳孔在瞬间扩大,原本沉稳的面容突然变得苍白如纸,李沉舟用力抿了抿嘴唇,手指微微颤抖着捻起那枚玉佩,玉佩光泽温润,触手温软,雕工极其精美,但是鱼嘴和鱼尾的部分却有裂痕,这玉佩并不完整,从玉佩的形状来看本来应该是一块双鱼玉佩,被人从中剖成了两半,文博远胸前佩戴得就应该是其中的一半。

    望着那枚玉佩,李沉舟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唐伯熙也察觉到他神情有异,低声道:“兄弟,怎么了?”伸手拍了拍李沉舟的肩膀,李沉舟却突然吼叫道:“走开!”他如同一头暴怒的雄狮,双目布满血丝,神情可怖到了极点,唐伯熙虽然胆大,也被这位结拜兄弟一反常态的样子吓了一条,愕然道:“你……你怎么了?”

    李沉舟看着文博远已经失去生命的苍白面庞,内心有如刀割,他强行控zhì

    住自己的情绪,深深吸了口气,慢慢站起身来。

    唐伯熙道:“怎么?你认识他?”

    李沉舟已经麻痹的面庞硬生生挤出一丝笑容道:“怎么可能?大哥……我只是觉得此人死得好生奇怪,让人将他的尸体抬到我的营帐内,我要仔细勘验一下。”

    唐伯熙一脸的迷惘,他没有听错,李沉舟要将这具尸体抬到他自己的营帐内。刚刚自己想将那柄刀据为己有,兄弟都不愿意。现在却要连人带刀一起抬走,难不成他也看上这把刀了?如果兄弟喜欢,当哥哥的自然不能和他争夺。

    唐伯熙摆了摆手。示意手下人按照李沉舟的吩咐去做。

    胡小天远远望着这边的动静,却见几名大雍士兵将文博远的尸体抬到了担架之上,似乎要运走,心中顿时感到不妙,四百多具尸体,为何偏偏要带走文博远的这一具,此事极其蹊跷。文博远生前手下武士也不愿他们无故带走文博远的尸体。拦住那几名士兵的去路,大声道:“为何要带走文将军的尸体?”

    唐伯熙大声道:“这里是我的地盘,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就必须遵从我的规矩,别管我的闲事。”他身后的大雍士兵同时刀剑出鞘。

    胡小天起身劝阻道:“大家不要激动,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吴敬善也慌忙劝道:“这里是大雍军营。大家冷静。千万要冷静。”

    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文博远的那几名幸存手下也不至于为了一具尸体将性命丢在这里,忍气吞声地退了下去。

    胡小天来到周默身边坐下,周默也看出形势不对,以传音入密向胡小天道:“若是形势对咱们不利,就杀出去。”

    胡小天看了看周围严阵以待的大雍士兵,缓缓摇了摇头道:“多点耐心,静观其变。”想要从南阳水寨中杀出去。无异于难如登天,就算有周默和展鹏这样的好手在。也很难保证大家全身而退。

    几名士兵将文博远的尸体送到了李沉舟的营帐内,李沉舟屏退众人,独自一人来到文博远的尸体前,颤抖着将那枚染血的玉佩从文博远的尸体上取下来,然后他伸手从自己的颈部拽出戴在颈前的鱼形玉佩,将两枚玉佩合二为一,一枚完完整整的双鱼玉佩出现在他的面前。

    李沉舟内心的坚强防线在瞬间崩塌,热泪顺着面颊宛如决堤江河一般滚滚流下,他的喉结上下蠕动着,用力摇了摇头,颤抖的手伸了出去,将虎魄刀从文博远的胸前拔了出来,再看文博远的颈部还有一条被玉佩红绳勒出的血痕。李沉舟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他的同胞兄弟,他自幼在爷爷大雍丞相李玄感身边长大,他无数次问过爷爷,为何他人皆有父母,单单自己没有。爷爷只是告sù

    他,他自小父母双亡。李沉舟一直以为自己无父无母,也没有兄弟姐妹,直到十五年前,爷爷临终之时方才告sù

    他,他在这世上还有父亲还有弟弟,如今都在大康,只是爷爷考lǜ

    到他年龄幼小,没有告sù

    他父亲和兄弟的名字。当时只是对他说,如果有一天有一人拿着双鱼玉佩的另外一半过来和他相见,那人就是他的兄弟,兄弟相认之日,他父亲的谜团就会揭晓。

    这十五年来李沉舟无数次午夜梦回都在盼望着和亲人相认的情景,却想不到现实如此残酷,当他见到另外一半双鱼玉佩的时候,却是在死去的文博远身上。

    眼前浮现出爷爷临终之前的画面,他瘦骨嶙峋的双手紧紧拉住自己,用尽最后一丝气力道:“沉舟……终有一日,你的兄弟会拿着另一半……玉佩过来和你相见,到时候……你就会知dào

    你的身世……你就会知dào

    自己的亲生父亲……身在何处……”

    李沉舟热泪盈眶,他终于找到了另一半玉佩,找到了他的兄弟,可是他们兄弟之间却永无相见之日了,文博远就是他的兄弟,困扰他三十余年的谜团今日终于解开,他的父亲乃是大康太师文承焕,难怪爷爷不肯告sù

    他父亲身在何处,爷爷是害pà

    他们父子相认暴露了父亲身份。

    李沉舟握住双鱼玉佩,紧紧贴在心口,望着弟弟那死不瞑目的面孔,一颗心在不停滴血,他暗暗发誓,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找出杀害自己兄弟的真凶,要为弟弟报仇雪恨,李沉舟颤抖的手伸了出去,为文博远阖上双目。

    当李沉舟赤红着双目走出营帐的时候,一直在外面等候的唐伯熙迎上来关切道:“怎样?你没事吧兄弟?”

    李沉舟缓缓摇了摇头道:“没事,大哥放心,我好的很。”他大步向练兵场走去。唐伯熙看出苗头不对,慌忙跟在他的身后。

    夕阳已经落山,夜幕渐渐笼罩了南阳水寨,幸存的这三十六人一个个心中忐忑,到现在仍然没有见到大康方面来人,难道沉船这么大的事情他们都没有任何觉察?明明大雍方面已经过去送信,于情于理大康方面也应该来人了。

    大雍水军的打捞仍然在继xù

    ,不断有死尸被捞上来,同时也有不少箱子被打捞出来,这些箱子中大都是安平公主的嫁妆。

    自从刚才李沉舟他们出现,胡小天就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周围大雍士兵对他们充满了警惕。吴敬善压低声音道:“胡大人,他们似乎将咱们当成囚犯了?”

    胡小天道:“只能等咱们那边的人过来才好跟他们交涉。”

    两人说话的时候,李沉舟一行去而复返,李沉舟腰间悬挂着一把长刀,正是文博远贴身佩戴的虎魄。

    一名文博远的贴身武士起身迎了上去,指了指那柄长刀道:“这刀是我们将军的,你把我们将军的尸体带到哪里去了?”

    李沉舟没有理会他,继xù

    向前方走去,那名武士上前拦住他的去路:“你……”话音未落,只见一道闪亮的刀芒从那武士的左肩斜行劈落,刀锋过处,那武士的身躯竟然被斜行劈成了两段。

    一时间惊得众人惊呼四起。

    一滴鲜血从冷如冰霜的刀锋之上缓缓滴落,李沉舟看都不看倒在自己面前的那具尸体,缓缓将虎魄插入鞘中,一步步走向那群幸存的人群,低声道:“安平公主现在何处?你们一个个只顾着自己逃命,不顾安平公主安危,全都死有余辜!”他的声音阴森可怕,脸上的表情再也不像之前那般和蔼,充满了凛冽杀机。李沉舟心中虽然悲痛到了极点,可是他却不能公然为弟弟报仇,倘若让外人知dào

    了他和文博远之间的关系,很可能会危及到身在大康仍然担任大康太师的父亲。

    他的愤nù

    和悲痛必须要找到一个宣泄口,这个理由就是安平公主。

    眼睁睁看着一名同伴死在了李沉舟的刀下,众人无不胆战心惊,目睹如此惨状,谁也不敢再轻易上前,生怕触怒李沉舟,招来杀身之祸。

    李沉舟森然的目光扫过众人,冷冷道:“安平公主身在何处?”

    吴敬善哆哆嗦嗦道:“李将军,我们公主殿下落水了,直到现在仍然不知所踪……你找我们要人……我们又怎么知dào

    ?”

    李沉舟道:“她不仅是你们的公主,也是我们七皇子的未来妃子,尔等护主不利,全都该死!”他的手紧紧攥住刀柄,凛冽的杀机以他的身体为中心铺天盖地向周围压榨过去。

    站在李沉舟身边的唐伯熙也感觉到了这股强dà

    的杀机,虽然唐伯熙鲁莽,可是他也知dào

    这些幸存者都是大康使团中人,这其中不乏吴敬善这样的大康重臣,若是李沉舟大开杀戒,只怕会惹出不小的麻烦,慌忙提醒李沉舟道:“兄弟,死的是他们的公主。”在唐伯熙看来,安平公主一天没有嫁给七皇子就不算什么皇子妃,死了跟他们大雍也没有任何关系,实在不明白李沉舟为何如此生气,震怒之下已经斩杀了一名大康武士。

    胡小天起身道:“李将军,就算安平公主出事,我等有脱不开的罪责,也是面对我家陛下的事情,自有我大康皇帝追责,好像和贵国无关吧?”(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