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双鱼玉佩】(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就在此时练兵场的入口处,一队人马排着整齐的队列井然有序地进入,两名将领并辔行进在队伍的最前方,左侧一人年约四旬,面如重枣,腮边生满虬须,身躯高大,胯下黑色骏马也比寻常的马匹大上一号,威风凛凛,霸气侧露。在他右侧的那名将领并没有穿着甲胄,只是穿着一身深蓝色的武士服,外罩黑色斗篷,剑眉朗目,鼻直口方,长得非常英俊,年龄在三十岁左右。他的相貌在一群身形雄壮的将领之中并不出众,可是这群人一出场,所有人的目光仍然聚焦在他的身上。

    看到这队人马前来,在现场负责安排调度的那名将领马上迎了上去,来到马前躬身行礼道:“末将刘允才参见唐将军!李将军!”

    那名年纪稍长的紫面将军正是南阳水寨的统领唐伯熙,此人乃是大雍十大猛将之一,曾经立下战功无数,以他的功绩官职本该更大,只是因为在皇上薛胜康寿宴之时喝多了酒,言行无状,得罪了皇上,差点没被薛胜康在盛怒之下砍了脑袋,幸亏大将军尉迟冲和大皇子薛道洪说情,方才保住了他的性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将他贬到了南阳寨负责看守大雍的南部疆界。

    庸江虽然也是战略要地,可是近年来随着两国之间的关系有所缓和,已经多年没有发生战事,对于唐伯熙这种勇武好战的将领来说,留在这里操练,无法上阵杀敌如同坐牢一般,现在大雍真zhèng

    吃紧的乃是北疆,黒胡人不断南下滋扰大雍边境,唐伯熙也上书无数。乞请皇上将他调到北方和黒胡人作战,可是他的信却如同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为此唐伯熙也找了大帅尉迟冲,至今仍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唐伯熙目光投向练兵场上排列整齐的那一具具尸体,两道浓眉皱了起来。低声道:“死了这么多?”

    一旁那名英俊男子道:“怎么回事?”

    刘允才又向他拱了拱手道:“启禀李将军,情况刚刚查明,这两艘船是护送大康安平公主前往京都和七皇子成亲的,不料在江心遭到伏击,两艘船先后沉没,我们闻讯之后急忙派船前去营救,到现在只救出了三十六人,捞上来的尸体已经有四百多具。”

    唐伯熙转向那名李将军,向他凑了过去。低声道:“兄弟,该不是你来得缘故,你一来就沉船了!”原来这名李姓将军正是唐伯熙的结拜兄弟,也是大雍第一猛将李沉舟。他这次前来是特地探望自己的结义兄长,却想不到遭遇到沉船之事。

    李沉舟皱了皱眉头,低声道:“大哥别胡说!”他翻身下马,唐伯熙也随同他一起下马。

    唐伯熙道:“娘的,老子今天不在水寨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有没有向大康方面通报过这件事?”

    刘允才道:“已经派人前往通报了,只是大康方面到现在还没有派人过来。”

    唐伯熙道:“娘的。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敢情大康也不在乎这个什么安平公主的死活啊!”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龙曦月将这句话听得清清楚楚,芳心中不禁黯然神伤,这鲁莽将军话虽然说得粗鲁,可并不是没有道理。她虽然贵为一国公主,可是皇宫之中亲情寡淡,无论是她的父亲还是她的兄长,只是将她当成了一个政治道具罢了,没有人在乎她的死活。更不用谈什么幸福。她向胡小天望去,胡小天也刚好向她看来,龙曦月芳心中升腾出一阵温暖,若是能够顺利度过眼前一关,什么地位,什么荣华富贵她都可以置之不理,只要有胡小天在她身边就已经足够。

    李沉舟的目光从那地上的四百多具尸体上收回,投向坐在练兵场一角,被己方士兵看守的三十六名幸存者,转向唐伯熙道:“大哥,此事非同小可,必须问个清楚。”

    唐伯熙点了点头,心中却不以为然,在他看来死得都是大康人,尽管里面有公主在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唐伯熙嚷嚷道:“他们谁是领头的?”他嗓门奇大,说话的声音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胡小天和吴敬善对望了一眼,他率先站起身来,吴敬善这老头儿被水泡了半天,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性命,可是在看到文博远惨死,公主又不知下落,此时整个人变得惶恐不安,根本别指望他去解释清楚这件事。

    刘允才看到胡小天从人群中站起,来到他身边将他带到唐伯熙和李沉舟面前,为胡小天引见。

    胡小天拱手行礼道:“两位将军,在下乃是大康遣婚史胡小天。”又指了指人群中的吴敬善道:“那位是我朝礼部尚书吴敬善吴大人。”

    唐伯熙咧嘴道:“礼部尚书,官不小啊!”他乃是一介莽夫,在他心中一直都将大康视为敌国,自然看不起这帮大康的官吏,他的性情决定他也不会做表面功夫。

    李沉舟就比他要礼貌的多,拱手还礼道:“在下李沉舟,这位是南阳水寨的统领唐伯熙将军,胡大人,不知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

    胡小天看到李沉舟温文尔雅,谈吐之间也透着客气,不禁心生好感,看来大雍也有通情达理之人,他叹了口气道:“此事说来话长,我等奉了皇上之命,特地护送安平公主前往雍都和贵国七皇子殿下完婚,离开康都以来这一路之上历尽辛苦,好不容易才到了大雍的疆域,却想不到刚刚乘船渡江之时,刚刚进入大雍就遭遇袭击。”

    胡小天脑袋何其灵光,初听他的这句话好像是实话实说,可是仔细一品却远不是那么回事,他这句话的重点在说明他们是在大雍的范围内出事,按照惯例在哪国的疆域范围内出事哪国就要负责的。

    唐伯熙啧啧感叹道:“真是不巧啊!”

    李沉舟却没有唐伯熙那么好糊弄,目光闪烁,突然转向刘允才道:“刘将军,大康船队在何处沉没?”

    刘允才大声回应道:“启禀李将军,大康的两艘船都是在江心沉没,出事的时候位于大康水域,这也是开始我们没有果duàn

    营救的原因,后来看到大康方面无人营救,我等方才派出船只。”

    胡小天心中暗骂,谁让你们多事了?倘若不是你们多事,老子这会儿已经带着公主游回了大康,将所有的事情全都推到你们的身上,反正是死无对证。

    唐伯熙一听就火了:“你这人好不厚道,明明在你们自己国境内出事,为何要栽赃到我们身上?”

    胡小天道:“将军莫急,当时浓雾锁江,我怎能分得出是在哪里出事?当时只听大家说船只就快抵达南阳水寨,只当是到了你们的疆域,当时天空中乱石纷飞,我还以为是你们的水军袭击我们呢。”

    唐伯熙怒道:“放屁!你当我方水军不长眼睛吗?”

    李沉舟慌忙将唐伯熙劝住,从这番对话中他也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并不简单,虽然不清楚对方的具体情况,可此事毕竟关系到两国邦交,更何况还涉及到皇室联姻之事,必须要慎重。李沉舟道:“胡大人,请问安平公主可否平安逃出来了?”

    胡小天一脸沮丧道:“公主至今仍然没有下落。”

    李沉舟闻言心中也是一沉,假如安平公主遭遇了不测,倒是一件不小的麻烦。他抬起头来,看到远处一帮大康武士仍然围在一具尸体旁边,李沉舟道:“那是什么人?”

    唐伯熙道:“应该是个大官儿吧!”

    胡小天故yì

    叹了口气道:“是我们此次的副遣婚史文博远将军。”

    李沉舟道:“文博远?我听说过此人,据说还是大康年轻一代中出类拔萃的人物,想不到命丧庸江,真是可惜。”他一边说一边走了过去。

    围拢在文博远尸体旁边的几名武士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让开。

    李沉舟举目望去,却见文博远直挺挺躺在那里,双目圆睁死不瞑目,在他的胸膛上插着一把锋利的长刀,李沉舟不禁有些好奇道:“是被人杀死的?”

    唐伯熙道:“瞎子也能看得出来,这刀倒是不错。”他看到那柄虎魄不禁双目生光,顿时升起了据为己有的念头,伸手去抓刀柄,他的手还没有触及刀柄,就被李沉舟一把抓住手腕,唐伯熙愕然道:“干什么?”

    李沉舟向他递了一个眼色,毕竟当着那么多人,如果唐伯熙堂而皇之地将这把刀拿走,岂不是要落人口舌。

    李沉舟在刀上扫了一眼,低声道:“此刀名为虎魄,乃是刀魔风行云所用的兵刃,听说风行云收了以为爱徒,想来就是此人了。”他在文博远尸体面前蹲了下去,拨开文博远散落在颈部的乱发,想将刀口看得更仔细一些。夕阳的光芒洒落在文博远的身上,让他的遗容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可无论怎样的包装也掩盖不了他失去生命的事实,李沉舟的双目却被他胸前的一点光芒所吸引,李沉舟慢慢伸出手去,拉开文博远的领口,一枚雕工精美的鱼形玉佩出现在他的眼前。(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