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南阳水寨】(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文博远左顾右盼,等了一会儿没有动静,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大声道:“胡小天,我看到你了,我看到你了!”他的声音在水面中回荡,可是并没有任何人回应他,周围的惨叫声也是越来越少,显然幸存的武士已经越来越少。

    此时远处又听到有人叫道:“有船来了!有船来了!”因为生机的出现,一些即将放qì

    挣扎的武士鼓起最后的希望,水面上救命之声此起彼伏。

    文博远大喜过望,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想不到船这么快就来了,就在他翘首企盼之时,忽然感觉到足踝一紧,一股大力将他拖了下去,文博远空有一身武功在水中却没有施展的地方,被拖入水下,连续灌了几口江水,出于本能他挥刀乱砍,却没有砍中任何目标,慌乱之中手腕又被对方抓住,文博远知dào

    在水中袭击自己的人必然是胡小天无疑,他死命挣脱,死亡容易激发一个人的潜力,文博远握刀的手腕再度逃出对方的手掌。

    在水下伏击文博远的正是胡小天,他闭住气等候了很久,等到文博远放松警惕方才发动这次袭击,胡小天也预料到文博远会做出垂死挣扎,而且文博远的反抗比他预料中要顽强得多。

    胡小天一手抓住文博远的手腕,一手去抓他的颈部,争斗之中抓住文博远颈部的一根绳索,胡小天也顾不上多想,竭力牵拉,控zhì

    文博远无法将头露出水面。

    文博远这会儿功夫又呛入了不少的江水,挣扎的力量明显越来越弱,他扬起手中虎魄刀胡乱刺去,手腕再度被胡小天拿住,胡小天用双腿绞住他的右腿。贴近了文博远的身体。文博远在胡小天的牵拉下不断向下坠落,颈部也被束得越来越紧。他感觉体内的力量正在飞速流逝,甚至连握住虎魄刀的力量都没有。虎魄刀脱离他的手掌缓缓坠落下去。

    胡小天宛如一棵千年古藤般牢牢将他缠住,文博远在水下双目圆睁,目光充满了惶恐和惊惧,他竭力挣扎了几下。间隔越来越长,力量也是越来越弱,就在此时,一道淡绿色的身影从水下无声无息向搏斗中的两人靠拢过来,扬起一把长刀照着文博远心口狠狠插了进去,胡小天没料到水下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吓得慌忙放开文博远的身躯,却见那把刀径直穿透了文博远的胸膛,假如他的反应再慢上一步。只怕要遭遇和文博远一样的命运,被那把刀如同穿糖葫芦一样的串在一起。黑色的血雾在前方蔓延开来,文博远的手足猛然张开,在水下形成了一个标准的大字,血雾之中苍白的面孔渐渐失去了生命的神采,身躯缓缓向水下沉去。

    胡小天心中大骇,生恐那名杀手再次发动对自己的袭击,拼命向远处游去。

    那绿衣杀手在水下望着胡小天离去的方向。却没有追击,转身向相反的方向游去。

    胡小天再度浮出水面的时候。确信那水下杀手没有追赶上来,这才稍稍放下心来。看到不远处的江面之上竟然多出了一艘巨型战船,战船之上飘荡的大红旗子上绣着大大的一个雍字,却是大雍水军闻讯赶到了,大雍水军方面放下了五艘小艇,在江面上营救着幸存的武士。

    一艘小艇发xiàn

    了胡小天。迅速向他这边划来,船上的大雍士兵将胡小天救了上去。胡小天被送到舰船之上,等他来到上面方才发xiàn

    甲板上已经有不少人先他被救了上来,他第一眼就发xiàn

    了展鹏,展鹏看到胡小天也是惊喜万分。慌忙迎了上来,扶住他坐下,胡小天以传音入密道:“公主殿下呢?”

    展鹏压低声音道:“趁着船上混乱,周大哥带她先行逃了,如果一切顺利,此时应该快游回大康了。”

    胡小天听到龙曦月平安无事的消息,顿时放下心来,内心中无法形容的畅快,今天过程虽然艰险,可结果非常理想,不但如愿以偿地干掉了文博远,而且还救出了龙曦月。只是那水下杀手从何处而来?其实就算他不出手,自己也可以将文博远溺死在水中,此人究竟是谁?代表何方而来?一时间胡小天陷入沉思之中。

    此时又有人陆续被送上船来,熊天霸父子也平安无恙,几人相见当真是皆大欢喜,让胡小天没想到的是,礼部尚书吴敬善也侥幸逃生,吴敬善见到胡小天,哭得是老泪纵横,本以为必死无疑却想不到绝处逢生。

    胡小天一边安慰吴敬善一边低声道:“吴大人不必难过,所有一切全都是文博远那个奸人所为,是他故yì

    设计害死了公主。”

    吴敬善经他提醒方才想起公主的事情,不由得大惊失色,颤声道:“公主殿下呢?公主殿下呢?”

    胡小天拿捏出一脸悲愤的表情:“公主殿下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我看十有八九是遇到不测了。”

    吴敬善听到这个消息,捶胸顿足道:“这可如何是好?公主啊,公主若是出事,我还有何颜面去见陛下,唯有一死赎罪了。”他作势朝船舷跑去,做出要投江自杀的架势。

    胡小天将他一把拖住,叹了口气道:“吴大人,现在事情尚未有定论,说不定公主吉星高照,绝处逢生也未必可知,咱们不如等等再说。”

    吴敬善一脸沮丧道:“那就再等等。”其实他可不是真心想死。

    大雍水军在庸江水面上的搜索一直在继xù

    ,救出了几十名武士,又捞上来数百具尸体,虽然胡小天亲历这场灾祸,可是亲眼看到那么多的尸体整整齐齐排列在甲板之上,也感到触目惊心,于心不忍。

    让胡小天想不透的是,事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大康方面竟然没有任何船只前来救援,究竟是他们没有得到消息还是已经得到了消息却依然按兵不动?

    胡小天低声向吴敬善道:“吴大人,咱们不能再继xù

    等下去,需yào

    找到他们的头领向他们当面说明情况。”

    吴敬善点了点头,此时他的情绪也已经渐渐平复下来,压低声音道:“不知为何咱们的水军仍然没有得到消息?”

    胡小天遥望对岸的大康,低声道:“或许是视而不见吧!”

    一旁熊安民道:“两位大人,咱们现在所处的地方乃是大雍的水域范围,即便是他们发xiàn

    也不敢贸然过来。”

    熊天霸忍不住道:“那船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沉了?莫非是有人在船上动了手脚?”连他这个少根筋的小子都能想到的事情,其他人自然也会想得到。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离开公主左右,若是我和公主同舟或许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即便是发生了事情,我也可以保护公主!”这厮装模作样,长吁短叹,自责不断。

    吴敬善道:“胡大人不必自责,此事诸多疑点,那文博远从登船之时便鬼鬼祟祟,他选择不与公主同舟,此事必有蹊跷。”

    熊天霸道:“吴大人说的是,一定是他在船上动了手脚。”

    熊安民担心儿子说多话惹了祸端,瞪了他一眼道:“不得胡说。”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悔,早知如此他们爷俩儿就不该跟随胡小天上这趟贼船,现在麻烦了,

    如果公主死了,这群人只怕没有一个能够逃脱责任,明明没有他们爷俩的事情,这下也要被牵连进来了。

    熊天霸忽然惊喜道:“师父!我师父嗳!”

    胡小天闻言一惊,举目望去,却见周默也上了船,在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兵,那小兵也是浑身湿透,身材瘦小,一双眼睛大而有神,只是显得忧心忡忡,看到胡小天目光不由的一亮,唇角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胡小天一眼就认出,这小兵就是易容之后的安平公主龙曦月,心中顿时喜忧参半,喜的是龙曦月平安无事,忧得是,本以为周默可以带着她顺利逃出生天,回到大康故土找个地方将她安顿下来,却想不到他们竟然也出现在大雍的舰船之上。

    周默听到熊天霸呼喊自己的声音,循声望来,看到几人全都无恙也是面露喜色。龙曦月看到胡小天已经不顾一切地向他奔了过来,跑了几步却又想起自己已经改变形容,担心被他人识破,这才强忍住内心的激动和思念之情,停下步伐,眼睁睁望着远处的胡小天,鼻子一酸,眼眶都红了。

    胡小天内心也是激动无比,可是他的自控能力要比龙曦月强上数倍,只当没有看到龙曦月,大声道:“周大哥!”

    周默点了点头,快步来到胡小天身边,龙曦月跟在他的身后终于来到胡小天的身旁,她一言不发在胡小天身边坐下,即便是两人没有说一句话,可龙曦月此时一颗芳心仿佛漂泊在风雨中的小船找到了安全的港湾,踏实到了极点,温暖到了极点。

    胡小天转过头去看了她一眼,以传音入密道:“丫头,你踏踏实实坐着,回头咱们再细说。”毕竟身边还有吴敬善和熊家父子,龙曦月身份的秘密绝不能让他们知dào

    。

    龙曦月咬了咬樱唇,扭过头去,装出看远方的样子。

    胡小天道:“周大哥,你怎么来到这里的?”(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