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不留活口】(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文博远双目灼灼盯住吴敬善身边的胡小天,一字一句道:“此人就是浑水帮的匪徒!”

    吴敬善倒吸了一口冷气,真要是如此这个人情就不好说了,他转身看了看胡小天。胡小天笑道:“文将军说什么?”

    文博远霍然站起身来,一步步逼近胡小天道:“我说梁英豪就是浑水帮的匪徒!”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道:“我又不聋,你这么大声干什么?”

    文博远不无得yì

    地望着胡小天道:“胡公公真是交游广泛,连浑水帮的匪徒都是你的朋友。”

    胡小天笑眯眯道:“你是说我勾结贼人吗?”

    文博远冷笑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梁英豪怎么可能是浑水帮的匪徒呢?就凭你的一面之词也不可信。”

    文博远呵呵笑道:“就知dào

    你会这么说!”他挥了挥手,身后人群一闪,两名武士压着一个獐头鼠目的人走了出来,那人在文博远面前点头哈腰:“小的于至善见过文将军。”

    文博远指着于至善道:“此人过去乃是浑水帮的匪徒,他认识梁英豪,你且听听他怎么说。”

    胡小天点了点头缓步来到于至善面前,笑眯眯望着于至善道:“你是浑水帮的人?”

    于至善连连点头道:“过去是,现在我已经弃暗投明,投奔了文将军,以后改邪归正,为国尽忠,再不做那些为非作歹丧尽天良的事情。”

    胡小天道:“你认得他?”他指了指梁英豪。

    于至善道:“认得,他就是浑水帮第七把交椅梁英豪。”

    梁英豪哈哈笑道:“混账东西,我可不认识你!”关键时刻还是表现出相当的勇气。

    胡小天道:“那你认不认得我?”

    于至善一脸迷惘,一旁文博远意味深长道:“你可看清楚了,这位是我们此行的副遣婚史胡公公。”

    于至善恍然大悟道:“看起来有些熟悉。哦,我想起来了,你好像去过我们浑水帮的聚义洞……”

    胡小天呵呵笑道:“你记得我,我怎么不记得你?你可要仔仔细细看清楚了,你说我浑水帮有联系这可是关乎我清白的大事。”他说着又向前走了一步,将脸探了过去。似乎要让于至善看清楚。

    于至善也向前凑了凑,眨了眨眼睛:“没错,你……你一定去过我们的总舵……”话还没说完,胡小天已经闪电般扬起手来,一道寒光掠过于至善的颈部。于至善惨叫一声,伸手捂住喉咙,可惜已经太迟了,颈部动脉被胡小天手中的匕首割断,鲜血从他的手指缝中喷薄而出。于至善躺倒在地上,双腿不断抽搐,显然无法活命了。

    周围人谁都没有想到胡小天竟然敢一刀抹了于至善的脖子,刚才还谈笑风生转眼之间却突施杀手,即便是文博远也没有料到胡小天如此胆大妄为,他怒道:“胡小天你……”

    胡小天照着仍然躺倒在地上抽搐不已的于至善踢了一脚,冷哼一声道:“不开眼的无赖货色,居然敢污蔑杂家。”

    吴敬善被眼前残忍的一幕吓得双腿发软。差点没有坐倒在地上,幸亏他的家将吴奎一把将他搀扶住。

    文博远大吼道:“胡小天。你竟然杀人灭口!”

    胡小天自然是杀人灭口,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堂而皇之的杀人灭口,做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当初在黑松林,他干掉文博远的亲信赵志河,不过那时候只有唐轻璇看到。而且唐轻璇在时候帮他做了伪证。今次却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干掉了于至善,实在是有些嚣张了。

    胡小天微笑道:“杀人不错,灭口却谈不上,杂家做人清清白白,对朝廷忠心耿耿。从康都护送公主一路历尽艰险来到这里,赤诚之心,苍天可表,杂家为何要灭口?文将军可否给我一个理由?”

    文博远面露杀机道:“你跟浑水帮勾结,里应外合袭击公主车队。”

    “可有证据?”

    文博远指着于至善,此时于至善已然气绝,正所谓死无对证,文博远猛然将目光投向梁英豪道:“他就是证据。”

    胡小天哈哈笑道:“文博远啊文博远,皇上对你委以重任,让你负责公主的安全,你非但没有尽职尽责做好本分,反而嫉贤妒能,这一路之上你处处跟我作对,虽然你多次对我不利,可是我想起此行的重任,以德报怨忍了下来,吴大人也劝我要以大局为重,我本以为自己这番辛苦的付出能让你良心发xiàn

    ,却想不到刚刚脱离险境,你这奸贼又设计害我。”

    文博远指着梁英豪道:“你敢说他不是浑水帮的人?”

    胡小天道:“当然不是,你可有人证?”

    “你……”文博远气得头皮发麻,刚才还有人证,此刻已经被胡小天杀了,怪只怪自己没有充分认识到他的卑鄙程度,竟然干出这种众目睽睽之下杀人灭口的事情。

    吴敬善这会儿方才缓过劲来,胡小天杀人的残忍一幕实在是让他触目惊心,这小子出手可真是狠呐,不过想想胡小天狠也有他的理由,从眼前的局面来看,文博远十有八九是没有诬陷他,应该是抓住了胡小天的把柄,所以才敢公然兴师问罪。胡小天做事坚忍果决,竟然一刀将于至善解决了,铲除了人证自然让整个局面为之逆转,更何况以他的身份杀一个浑水帮的匪徒也算不上有罪。文博远真是空有皮囊,竟然将一把好牌打成了烂牌。胡小天,真乃高人也。

    胡小天道:“梁英豪,你当着吴大人的面,当着所有人的面告sù

    他们,你是不是浑水帮的匪徒,如果敢有半句谎话,不用文将军对付你,杂家亲自将你的心给挖出来。”

    梁英豪将刚才的一幕看得清清楚楚,他头脑够用,看到胡小天干掉于至善就明白今天胡小天是护定了自己,现在没了认证,文博远也拿自己没什么办法。他大声道:“胡大人,吴大人,我冤枉啊,我自小生活在这一带,对峰林峡的地形非常熟悉,我错就错在不该带着你们从困境中走出去,更不该多事,想追随胡大人报效家国,老老实实当个小老百姓多好,就算平淡一生,也好过被别人诬蔑为匪,让祖上蒙羞。”

    文博远怒道:“好个狡猾的贼子,你不说实话,本将就打到你说,来人!”身后百余名武士齐声响应,一时间声震校场,吓得吴敬善面无血色,看来今天一场冲突势难避免了。

    胡小天使了个眼色,周默连续几个箭步窜到了梁英豪被捆的地方,抓住大腿粗细的旗杆,手臂用力,喀嚓一声从根部折断,捆在梁英豪身上的绳索顿时松动落在了地上,梁英豪挣脱开来,慌忙闪到一边。

    周默抓起旗杆,在夜风中一兜,旗杆顶部的角旗紧紧卷在旗杆之上,然后他腾空跃起,从点将台上稳稳落在校场地面之上,蓬!的一声闷响,地面因他的落地而剧烈震动了一下,断裂的旗杆被他重重顿了下去,深入地下三尺有余,双目怒视那百余名武士,须发根根竖起,如同金刚在世,又如天神下凡。

    那百余名武士虽然人多,可是看到周默如此神武表现一个个吓得心惊胆战,顿时停下了脚步,无人再敢上前一步。

    文博远抓住刀柄,他知dào

    自己和周默之间必然要有一战,今日若是被对方的气势压住,以后在这群手下的面前便再也难以抬得起头来。

    吴敬善慌忙道:“大家都不要冲动,且听老夫一言,且听老夫一言。”和稀泥也得选择适当的时机,看到双方突然陷入僵局,吴敬善明白自己起作用的时候到了。

    胡小天笑道:“吴大人有什么话只管说,小天对吴大人从来都是敬重的。”

    吴敬善心中暗叹,老子还没糊涂,你们两个小子谁也没把老夫当成一回事,都想将我当枪使罢了,他叹了口气道:“大家风雨同路,同生共死,从康都走到这里的辛苦,老夫都看在眼里,你们两个都对朝廷忠心耿耿,文将军为了保护公主,损失了多少精锐手下,若是说文将军有贰心,老夫第一个不信,若非他率领这些勇士浴血奋战舍生忘死,只怕老夫早就被贼人杀死了。”他又望向胡小天道:“胡大人足智多谋,几次生死存亡的时刻,是胡大人力挽狂澜,率领咱们走出困境,别的不说,谁说胡大人跟浑水帮的匪徒勾结,老夫绝不相信,如果不是胡大人找回嫁妆,如果不是胡大人带着梁英豪这个向导回来,恐怕咱们现在仍然困在峰林峡内呢。”

    文博远道:“吴大人,他既然没做过亏心事,却为何要杀人灭口?”

    吴敬善道:“一个匪徒竟然污蔑胡大人的清白,换成是老夫也想将他杀之而后快,死了就死了,就算不死,他的话也不足为凭。”

    文博远眼冒火星,心中暗骂,老匹夫,你帮定了胡小天,不知拿了他什么好处。文博远道:“吴大人既然这样说,我也没有办法。”证人都死了,他的确没什么办法。(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