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真相】(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七七道:“权力会让人迷失,如果你认为我们的存zài

    已经危及到了你的皇位,你就会忘了咱们之间的关系。”

    龙宣恩望着七七,他并没有生气,唇角却露出一抹笑意:“我在位四十余年,我没有亲手杀过我的一个兄弟姐妹,虽然他们现在大都已经不在,可是没有人对我抱有怨言。你父亲登基不满一年,可是已经有他的五位兄弟死在了他的手里,这一点上我不如他。”

    七七道:“看来你对我父皇的怨恨还真是很深。”

    龙宣恩咳嗽了一声道:“算了,不提也罢,免得让小辈笑话……想不到愿意过来见我的只有你一个。”

    七七道:“我来见你并非是因为什么亲情,而是出于好奇。”

    龙宣恩微笑道:“好奇什么?有什么问题只管问,只要我知dào

    的必然会告sù

    你。”

    七七缓缓向他走近了一步,压低声音道:“我娘是不是你害死的?”

    龙宣恩道:“你走近一些。”

    七七又向前走近了一些,不过仍然没有过于靠近。

    龙宣恩道:“你不用怕我,应该害pà

    的本应该是我才对,想不想听一个秘密?”

    七七当然想,但是又担心龙宣恩使诈。右手在袖中微微抬起,低声道:“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不然我手中的暴雨梨花针绝不会留情。”

    龙宣恩笑道:“别说是暴雨梨花针,即便是一根绣花针你也不可能带到这里,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心机竟然如此之重,不愧是龙氏的子孙。”

    七七咬了咬嘴唇,太上皇果然老奸巨猾。看似目光混浊,实则目光如炬观察入微,轻易就识破了自己是虚张声势的恐xià

    。

    龙宣恩道:“我命不长久了,就算你爹不杀我,我也活不了多少时候……”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

    七七又向他走近了几步:“既然如此为何不帮帮大康,帮帮龙氏。”

    龙宣恩道:“如何去帮?”

    七七道:“大康的国库何以空虚到如此的地步?”

    龙宣恩呵呵笑道:“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藏匿了大康的财富。尤其是你的父亲更是如此,刚才他以性命相逼,想我说出秘密金库的所在,我告sù

    他,别说是根本没有什么秘密金库,就算是有我也不会交给他,以他的能力,就算给他一座金山,最终还不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七七道:“说来说去。还不是你自己贪恋权位,至今仍然没有接受现实。”

    龙宣恩道:“前往刺杀你们的人并非是我所派遣,当初我之所以废掉你父亲的太子之位,是因为他担心有人危及到他继承皇位,而设计除去了他的两个兄弟,即便是如此,我仍然没有杀他,只是将他放逐西疆。我连他都没有杀掉。又为何要杀你?我又怎么舍得杀你。”

    七七皱了皱眉头,不知他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龙宣恩道:“你娘亲也不是我杀的。”

    “你撒谎!”七七愤然道。

    龙宣恩望着七七。双目中流露出极其复杂的光芒,压低声音道:“你右脚的足心有七颗红痣对不对?”

    七七一双美眸瞪得滚圆,这件事除了权德安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知dào

    ,龙宣恩何以会知dào

    这个秘密,虽然他是自己的爷爷,可甚至连自己的父亲都不知dào

    。他又何从得知?

    “脚踏一星,可掌千兵。脚踏七星,掌管天下兵,天生帝王命。可惜你是女儿身,若是男孩子。我龙氏的江山必然会传到你的手中……”龙宣恩的目光充满了迷惘。

    七七道:“你何以会知dào

    ?”

    龙宣恩压低声音道:“我不但知dào

    这件事,我还知dào

    你的生辰八字,我还知dào

    你娘究竟是死在何人之手……”

    七七猛然向前跨出了一步,美眸之中杀机隐现。

    龙宣恩望着七七,双目中非但没有任何的恐惧,反而流露出慈和之色,轻声道:“像……真得好像……”

    七七道:“看来父皇没有说错,你的头脑果然糊涂了。”

    龙宣恩道:“我虽然老了,可是并不糊涂,甚至可以说这世上的多数人都不如我清醒,你是不是想知dào

    我有没有私藏什么秘密金库?”

    七七眨了眨眼睛,却并没有说话。

    龙宣恩向她招了招手道:“来……你过来,我告sù

    你……”

    七七的表情充满了怀疑。

    龙宣恩道:“你娘曾经留给你一颗夜明珠吧?”

    七七听到这里内心中不禁吃了一惊,她不知龙宣恩何以会知dào

    的如此清楚,龙宣恩压低声音道:“那东西其实是我给她的。”

    七七咬了咬嘴唇:“你撒谎!”脚下却不由得移动了步伐,靠近龙宣恩。

    龙宣恩道:“灵霄宫四周都有人监听,你难道想我的话全都被其他人听到?”

    七七凑近他的身边,龙宣恩压低声音道:“肚兜是地图,夜明珠才是钥匙,只有得到这两件东西,方可找到属于咱们龙氏的真zhèng

    秘密,这两样东西其实都在你的手中。”

    七七用力摇了摇头,不是想要否认,而是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龙宣恩贴近她的耳垂,声如蚊呐,几不可闻:“我才是你的亲生父亲……”

    七七美眸之中流露出震骇莫名的神情,她颤声道:“你撒谎……”

    龙宣恩道:“有些秘密除了我之外又有谁知dào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几次潜入密道,证明你对自己的身世早已产生了疑心。”

    七七紧紧咬着嘴唇,在短时间的震骇过后,迅速恢复到当初的镇定,这样的心态绝不应该出现在这样一个少女的身上。

    龙宣恩道:“我命不长久,没必要骗你,当初害死你娘亲的乃是你所谓的父亲,本来你差一点随同你娘一同死去,幸亏鬼医符刓出手,将你从你娘肚子里剖出,你才得以活命。他之所以对你和其他子女不同,是因为他良知未泯,因为此事而深感内疚,所以才会在你的身上赎罪,倘若他要是知dào

    真相……”龙宣恩说到这里,开始咳嗽起来。

    七七已经彻底平静下来,目光看了看左右,低声道:“在前往燮州的路上是谁刺杀我?”

    龙宣恩道:“大康的江山早已千疮百孔,非是我不愿将皇权交出来,而是不能交,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大康如今的状况,我若是在位,大康虽然摇摇欲坠,但是尚可支撑多一些时候,若是交到别人手中,大康距亡国之日已经不远。你所说的遇刺之事和我无关,或许是姬飞花为了坚定烨霖谋朝篡位的信念所以才故yì

    布局,你是他最疼爱的女儿,杀掉了你,势必会让他对我更加恨之入骨,若是能顺便除掉权德安,他又少了一个心头大患,岂不是一举两得。”

    七七道:“你为何要跟我说这些。”

    龙宣恩道:“你记不记得,在你五岁的时候,和一帮皇兄过来给朕拜年,当时不小心打翻了朕最为珍爱的玉瓶。”

    七七道:“记得,当然记得,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狠狠打了一个五岁小女孩一巴掌,而且一脚将她踹到在地上,无论她哭得如何伤心,你都没有允许任何人上来扶她。”

    龙宣恩点了点头道:“是不是从那时起,你就恨透了我?”

    七七点了点头。

    龙宣恩道:“其实打在你的身上,痛在我的心里,朕当时心都要碎了,可是朕却不得不这样做,无论人前人后,都不可表露出对你有半点的感情,千万不可让人产生疑心,朕知dào

    ,你从小到大是如何的孤独和痛苦,这些年来,朕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你的成长。”

    七七望着龙宣恩,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可是从他混浊的双目之中却看到了难以掩饰的真情。

    龙宣恩低声道:“你是个极其聪明的孩子,三岁可以写字,五岁就能够作诗,无论心机还是能力都已超越同龄甚多,朕在位之时,时常感叹,倘若你是男儿之身,朕会毫不犹豫地将皇位传给你,只可惜你是个女孩儿。朕当年打你那一巴掌不仅仅是因为要让人觉得我厌恶你,还有一个更重yào

    的原因,当天你在一帮兄弟姐妹之中口齿伶俐智慧超群,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太小,不知dào

    人心的险恶,朕那一巴掌也是为了让你懂得这个道理。”

    七七道:“那一巴掌让我记忆犹新,也让我成为兄弟姐妹的笑柄,有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感觉在人前抬不起头来。”心中却明白这一巴掌果真是用心良苦了。

    龙宣恩道:“今次我叫你们兄弟姐妹一起过来,其实真zhèng

    想见的也只有你一个。我本来担心,你会像其他兄弟姐妹一样不肯前来,天可怜见,你居然来了,还肯单独见我,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七七道:“你想告sù

    我的就这些吗?”

    龙宣恩道:“你父皇两次来见我,实则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若是我没有猜错,他已经动了除掉姬飞花的念头,如果他安于现状,甘心当一个傀儡还罢了,但凡他有夺权的念头只怕会死无葬身之地。”

    七七咬了咬樱唇。

    龙宣恩道:“他的死活与我无关,可是我不忍大康的江山社稷落入他人的手中。”

    七七道:“他最近已经开始忙着立嗣,如无意wài

    ,这两天就会宣bù

    三皇兄成为太子。”(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