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唯恐不乱】(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此时唐铁汉、唐铁鑫兄弟也闻讯赶了过来,唐轻璇看到两位哥哥过来,仿佛看到救星一般向两人奔去。

    文博远怒道:“给我站住!”在他看来胡小天很可能和唐轻璇联手杀死了赵志河。他这一叫,唐轻璇反而跑得更快,唐铁汉和唐铁鑫上前护住自己的妹子,两人不明情况,来到现场只看到妹妹在逃,而文博远正疾言厉色地令她停下。唐铁鑫道:“文将军,不知我兄弟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您?”文博远的出身当然不是他们能够相比的,唐家兄弟之中也就数这个老三最为理智,所以一说话就陪着小心。只是唐铁鑫并不知dào

    ,胡小天已经将他妹子的身份给公诸于众。

    文博远压根没把唐铁鑫这种小人物放在眼里,冷哼一声:“滚开!”他已经被完全激怒,自己的手下竟然在眼皮底下被胡小天干掉,是可忍孰不可忍。

    唐轻璇躲在大哥身后,听到文博远如此呵斥他的三哥,心中顿时有些火气,她在家里素来骄纵惯了,虽然心中也明白对方来头不小,可终究忍不了他对自己哥哥如此说话。

    文博远指着唐轻璇怒道:“贱人,你给我出来!”他这句话等于把唐家三兄妹全都给得罪了,唐家兄弟同时对他怒目相向。

    胡小天一旁不慌不忙道:“文将军何必迁怒于人,赵志河是我杀的,冤有头债有主,你有火冲着我来就是!”

    文博远咬牙切齿,宛如一头暴怒的雄狮般怒视胡小天:“胡小天,你竟敢杀我的人!”

    胡小天笑道:“无耻淫贼,人人得而诛之。”

    唐家兄弟当然不想卷入这两人的争端之中,可是现在事情根本不由得他们控zhì

    。妹子显然已经很难舍置身事外。唐铁鑫低声道:“小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轻璇心中这会儿翻来覆去矛盾之极,胡小天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看起来这个文博远也不是什么好鸟,胡小天杀人和自己何干?只怪自己倒霉,无非是找个僻静之处小解。却想不到惹到了这么大的麻烦,她越想越是委屈,趴在唐铁汉肩头哭了起来,唐铁汉最疼这个妹子,一看妹子这般模样认为妹子十有八九是被人欺负了,怒道:“轻璇,你不用怕,谁敢欺负你,大哥都不饶她。”

    文博远显然没有跟他们纠缠下去的耐性。大声道:“将此女给我拿下!”在文博远眼中唐家兄妹只不过是一些小人物,他们的命运完全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根本没有想过去给予他们任何的尊重。

    胡小天这会儿似乎成了旁观者,听到文博远这样说话,他心中暗笑,文博远还敢称什么智勇双全,简直是猪一样的头脑,过于傲慢自大。分明在到处树敌。以唐家兄弟的尿性,未必能够吞得下这口气。

    果不其然。唐铁汉看到几名武士过来要拿他妹子,锵!的一声就将腰刀抽出来了,怒吼道:“我看谁敢动我妹子!”这下等于承认了唐轻璇女扮男装的事实。

    文博远怒道:“好你个大胆狂徒,竟然欺上瞒下,携带女眷混入队伍之中,你该当何罪。究竟又有何目的,来人!将他们兄妹三个一并给我拿下。”

    倘若文博远一开始态度好一些,对待唐轻璇好生劝慰,说不定唐轻璇还真把胡小天干得事情原原本本给供出来,可是他本性傲慢无礼。加上因赵志河被杀而被怒火冲昏了头脑,采取的应对措施过于强势,显然激起了唐家兄妹的反感。

    胡小天道:“文将军好威风好煞气,赵志河根本就是该死,你这般护着你的手下,是不是想掩盖自己管教不力。”

    “你!”文博远紧握刀柄,就快将刀柄攥出水来。

    胡小天丝毫没有退让的样子,向前迈出一步,和文博远无惧对视着。

    “冷静!两位大人都冷静……一些……”吴敬善在两名家将的陪同下气喘吁吁来到了现场,与此同时,骡马队的脚夫,还有不少武士也赶到了现场,多半武士都是文博远的手下,可这些脚夫却都是唐家兄弟带来的班底,他们心中自然向着唐家兄弟。

    吴敬善上气不接下气地来到胡小天和文博远面前,叹了口气道:“为何?为何自己人要闹起来……呢?”

    文博远指向地上赵志河的尸首,充满悲愤道:“他杀了赵志河。”

    吴敬善现在才留意到地上的尸体,不由得吓了一跳:“胡公公,这又是为何?”

    胡小天向地上的尸首扫了一眼,微笑道:“他该死!”

    文博远怒吼道:“胡小天,你欺人太甚!”

    此时一个清脆的声音道:“是……是他杀了那个人……”却是唐轻璇开口说话,伸手指着胡小天。

    胡小天心中暗骂,没良心的小娘皮,老子没来及把你灭口真是个麻烦,真是后悔当年在碧云湖把你给救起来,早知你今天会出卖我,当时把你淹死多好。

    吴敬善面孔一板:“胡公公,你作何解释?”

    唐轻璇走了过来:“刚刚我来到河边洗漱……”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根本不是洗漱分明是小解,可这事儿不能说说出来太丢人。唐轻璇整理了一下情绪,镇定下来之后方才指向地上赵志河的尸体:“此人突然窜了出来,他捂住我的嘴巴,想要……想要非礼于我……”说到这里她嘴巴一扁,泪水哗哗流下,宛如大河决堤,无可收拾。

    唐铁汉咬牙切齿道:“畜生,竟敢欺辱我妹子,老子必将你碎尸万段!”

    唐轻璇抽抽噎噎道:“正在危急之时,这位……这位……恩公冲了出来,他过来阻止此人,却想不到他竟然抽刀想要把我们杀死,搏斗之中,恩公错手杀了他……”说到这里她悲不自胜,趴到大哥怀中大声哭了起来。

    胡小天心中暗赞精彩,女人果然都是天生的演技派高手,撒起谎来简直比真的还要真。唐家小妞,老子果然没白白救你一次。冲着你撒谎撒得那么漂亮的份上,过去的那些过节老子不跟你计较了。

    唐铁汉和唐铁鑫两人当然对自己妹子所说的话确信无疑,两人义愤填膺,恨不能现在冲上去就将赵志河的尸体给撕碎了。唐铁鑫向吴敬善拱了拱手,充满悲愤道:“还请吴大人为我们兄妹主持公道。”

    吴敬善捻着胡须道:“这……”他心里当然是更倾向文博远多一些,可事实摆在眼前,人证物证俱在,赵志河又被胡小天杀了,死无对证,这件事还真没地儿说理去。

    文博远冷笑道:“赵志河向来对我忠心耿耿,岂容你们玷污他的清白,焉知你们不是狼狈为奸,设计将他谋害。”

    胡小天道:“文博远,你他妈什么意思?”有了唐轻璇为他作证,胡小天这会儿底气十足,连粗话都带了出来。

    文博远被他气得脸色铁青,这货根本就是个市井无赖。文博远虽然居心叵测,可是他毕竟出身世家,向来自持身份,连粗口也不轻易说一句,若是比起骂战,他哪里会是胡小天的对手。

    胡小天道:“赵志河对你忠心耿耿,未必代表他对陛下中心耿耿,这种卑鄙无耻的混账死不足惜,你居然还有脸说清白二字,照你的逻辑,唐姑娘的清白就不重yào

    ,就可以任凭你任意污蔑?”

    文博远冷笑道:“别以为我看不出你们之间的关系。”

    胡小天道:“文博远,你别过分,杂家乃是一个太监,你侮辱我没什么,可人家唐姑娘还是一个未出阁的黄花闺女,还请你口下留德。”

    唐铁汉忍耐到了极点,他性情暴烈,火气上来什么后果都不顾,所以当初才会干出带人围攻尚书府的事情来,听到这里哪还忍得住,大吼道:“谁敢侮辱我妹子,就是与我唐铁汉为敌,老子舍得这条性命也要跟他死磕到底!”

    文博远怒视唐铁汉:“大胆!你想做乱吗?”身后武士同时抽出刀剑。

    唐铁鑫慌忙上前拦住大哥,他知dào

    自己大哥的脾气,不过文博远的傲慢无礼也让他不爽到了极点,唐铁鑫道:“我们只是负责车马调度的小人物,可我们唐家人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他们身后的马夫脚力此时也气不过了,一个个嚷嚷道:“大当家的,咱们不受他们的鸟气,大不了不干了……”

    “对,不受这窝囊气,不干了!”

    一时间群情激奋,大有局面无法控zhì

    的迹象。

    文博远冷冷道:“弓箭手准bèi

    ,擅离职守者,当即射杀!”弓箭手纷纷抽出弓箭,一时间剑拔弩张,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吴敬善叫苦不迭,怎么会突然搞成这个样子,他慌忙道:“大家冷静,都冷静!”

    唐铁汉吼叫道:“老子不怕你,有种你射死我!”

    文博远目光一凛,沉声道:“准bèi

    !”顷刻间弓箭手拉弓引弦,严阵以待。

    新的一周又来了,恳请推荐票,要求不高,每人一张足矣!(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