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旗开得胜】(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胡小天道:“他性情有些孤傲,未必愿意接受您的帮助,我是想您交代一下,暗中照顾于他,免得他受人欺负。”

    王闻友点了点头道:“也好。”

    于是胡小天将杨令奇所在的方位描述了一遍,王闻友听他说完牢牢记在心头。

    向王闻友交代之后,胡小天决定前往观澜街一趟,雪已经彻底停下了,但是地上的积雪已经有很厚,反正观澜街距离驿馆也没有多远的距离,胡小天决定步行前往,过了元宵节,街边的店铺已经陆陆续续开张,天波城是康都北方第一大城,街市上还是比较繁华热闹的,胡小天走了没两步就发现展鹏在后面跟踪着自己,停下脚步转身看了看,展鹏向他会心一笑,欲盖弥彰地躲入人群之中。文博远让他跟踪胡小天,留意胡小天的一举一动,刚好给了他一个冠冕堂皇保护胡小天的理由。

    胡小天笑了笑,继续向前方走去,来到杨令奇的画摊前,看到杨令奇已经早早就出摊了,生意一如昨晚那般冷清,独自站在寒风之中,显得落魄潦倒,目光有些麻木地望着来往人群,不知在想些什么。

    胡小天在一旁静静观察着杨令奇,发现此人的目光深处仍然隐藏着倔强和不屈,虽然他和杨令奇接触不多,却感觉到此人绝非是轻易会被命运击垮之人。一个人的外表可以骗人,但是他的眼睛绝对骗不了人。

    胡小天缓步来到画摊前,咳嗽了一声,引起了杨令奇的注意。杨令奇看到胡小天慌忙拱手行礼,对他的称呼也从胡公子变成了胡大人。

    胡小天道:“我不是什么大人,杨兄不要客气,若是看得起我就叫我一声胡老弟吧。”

    杨令奇道:“尊卑有别。令奇不敢!”

    胡小天道:“我现在也没有官职在身,杨兄何必在乎这些小节。”

    杨令奇道:“这两天城里多少还是传来了一些消息,令奇虽然不才,可是从昨晚相见时的情形还是揣测出一些事情,若是令奇没有猜错,昨晚那位前呼后拥的小姐就是当今安平公主了。胡大人此行乃是护卫安平公主前往大雍成亲是不是?”

    胡小天暗暗佩服他的眼力,笑道:“杨兄好像没什么生意啊。”

    杨令奇道:“一直都没什么生意。”

    胡小天道:“明天清晨我就要离开天波城,和杨兄一见如故颇为投缘,不知杨兄有没有空,咱们找个地方坐坐,喝杯酒叙叙旧?”

    杨令奇抿了抿嘴唇,看得出他仍然有些犹豫,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也好。”

    胡小天指了指前方的多味坊道:“就去那边吧。”杨令奇将画摊收了,跟随胡小天一起来到了多味坊。

    今天也是多味坊新年第一天开门迎宾。所到之处小二都是笑脸相迎喜气洋洋,倘若杨令奇就这样走进来,说不定会被人当成叫花子赶出去,可他和胡小天走在一起就明显不同。胡小天衣饰华美,器宇不凡,一看就是非富即贵,小二跟在胡小天身边嘘寒问暖,极尽奉承。对于胡小天身边的杨令奇却视若不见,杨令奇暗叹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胡小天叫了一个二楼临窗的位子。让那小二拿来菜谱递给了杨令奇,杨令奇道:“胡公子看着点就是。”目光扫了一眼菜谱,对他来说这些菜肴无一不是天价了。

    胡小天笑了笑,也不勉强,随手点了四样特色菜,又叫了一壶好酒。

    酒菜上来之后。胡小天端起酒杯道:“你我也算得上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为咱们的相识相逢干上一杯。”

    杨令奇点了点头,他伸出右手和已经残废的左腕抵住酒杯,端起来仰首饮下。

    胡小天看到他这般模样怜悯之心顿起,饮尽了自己的那杯酒低声道:“杨兄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会流落到此地?”

    杨令奇放下酒杯,一不留神酒杯倾倒,胡小天眼疾手快一把将酒杯捉住,重新扶好放在杨令奇的面前,又为他将酒斟满。

    杨令奇看到自己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不由得黯然叹了口气。

    胡小天之前就已经听说他父母先后遭遇不测的消息,依然记得萧天穆曾经说起过杨令奇在前往青云奔丧的路上不知所踪,从杨令奇如今的情况来看,他必然遭遇了一番生死磨难。

    杨令奇道:“我本来已经在前往京城赶考的路上,可是中途就听说我爹发生了不测,于是放弃赶考,匆匆返回青云,可是就快到青云的时候,却被一股马贼袭击,他们并非谋财而是为了害命,我一个文弱书生,岂能是他们十多个凶神恶煞般的贼人的对手,我的书童被他们当场砍杀,我也被他们砍伤,走投无路之下我跳下了山崖,也许是我命不该绝,刚巧悬崖上有一棵树将我挂住,我这才从阎王那里捡来了一条性命。”

    说到这里杨令奇喝了口酒,苍白的脸色因为酒意而蒙上一层红晕。他黯然道:“我历尽千辛万苦返回青云县城,无论如何我都要给爹送终。我回到青云县城,却听说在我家中搜出了银子,我娘因为受辱不过而悬梁自尽。”他悲不自胜,不禁留下了男儿血泪。

    胡小天道:“我在担任青云县丞之时听说了尊父的一些事,知道杨大人是个清廉之人。”

    杨令奇道:“我爹两袖清风嫉恶如仇,他从小就教导我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为人做事要对得起天地良心,连我上京赶考的盘缠都是我爹找人借来的,他又怎么可能贪赃枉法。我祖上住在东海城,我爹水性极佳,大江大海里都能劈波斩浪又怎会失足溺水?”

    胡小天道:“许清廉和刘宝举那帮人全都是贪官污吏,整个青云县衙全都在贪腐,唯独你爹刚正不阿,也许就因为此,他成了那帮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杨令奇红着眼圈点了点头道:“不错!我爹娘正是死于这帮贪官污吏之手。他们和天狼山的马贼必有勾结,我在途中被马贼阻杀也是他们的缘故。”

    胡小天道:“你当是为什么不去报官?”

    杨令奇叹了口气道:“天下乌鸦一般黑,这大康的吏治已经腐败透顶,去燮州、去西州、哪怕是去康都又能怎样,到头来还不是官官相护,他们担心有人会为我爹娘翻案,所以在我爹娘下葬之后,仍然派人埋伏在坟前,我真是不孝,竟然没能送爹娘最后一程。”

    胡小天安慰他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大仇未报之前,绝不可以盲目行动,若是你也遭遇不测,那么又有谁为你的爹娘报仇雪恨?”

    杨令奇点了点头:“我正是存着这个念头方才忍辱负重地活了下来,不敢呆在青云,就去了红谷县一边养伤一边寻找报仇的机会,后来我听说青云来了一位新县丞,本来我以为只是又多了一个贪官来盘剥百姓。”

    胡小天笑了起来。

    “再后来听说你将许清廉那帮人全都抓了起来,我这才知道你和他们那些人不同,心中也萌生出了希望,我准备去青云找你,看看能不能帮助我的爹娘昭雪,可又听说你去了燮州。”杨令奇道:“你离开青云不久,西川就发生了兵变,虽然战火并没有波及青云,但是许清廉那帮人却又被放了出来,重新执掌青云的权柄。”

    “什么?”胡小天愕然道。

    杨令奇道:“李天衡拥兵自立,但凡主动投诚者非但既往不咎,还有可能加官进爵,对于那些敢于公然抗争他的官员,采取杀无赦的策略,许清廉阴险狡诈,第一时间向叛军表明忠心,所以仍然被西川李氏任用,还是做他的青云县令。”

    胡小天后悔不迭道:“早知如此就应该将他们全都杀掉。”

    杨令奇道:“许清廉那帮人掌权之后自然变本加厉,他们对当初亲近大人的那些人大肆报复,你走后的这段时间青云不知出了多少冤案。”

    胡小天咬牙切齿道:“这混账东西,等我日后抽出时间,必将此贼凌迟处死方解我心头只恨。”

    杨令奇道:“别看许清廉只是一个青云县的小小县令,这个人却非常的不简单,他和天狼山的马贼之间一直互通款曲,不知联手残害了多少无辜百姓。”

    胡小天道:“杨兄,你从西川逃出来想必也经历了一番辛苦吧?”

    杨令奇道:“我只是一个废人,本来并没有想离开西川,可是李天衡自立之后,西川各地开始清剿乱党,那帮下级官员为了向他表忠心,纷纷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大肆搜捕,一时间风声鹤唳,我担心被人发现自己的真正身份,于是便一路逃向大康,本想去康都暂时落脚,却想不到几经辗转来到天波城,到这里已经不名一文,唯有暂时安顿下来,想赚些盘缠再往京城去。”说起自己的经历,杨令奇不胜唏嘘:“我现在这般光景,画的画也卖不上什么价钱,自己过去倒是还有些画作,却舍不得卖给那些附庸风雅之人。”

    加更送上,祝大家小年快乐!(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