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旗开得胜】(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安平公主本来还担心胡小天要当场出丑,可是当她看到那两幅画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胡小天竟然将自己画得惟妙惟肖,如同镜中人一样,奇特的是他竟然可以画出人物的眼神,画中人的眼睛似乎正在瞧着自己微笑。

    不仅仅安平公主是这样的想法,在场的人都被这幅画给惊艳到了,每个人都认为画中人是在看着自己。

    吴敬善之前就见识过文博远的那幅画,所以他当然知道这两幅画分别是谁的作品,心中暗叹,完了!这胡小天真不是凡人,这小子实在是太深不可测了,人怎么可以将画画到这种地步,叹为观止,真是叹为观止啊!

    众人开始投票,紫鹃第一个走了过去,将一枚铜钱放在那幅素描下面的碗里,众人开始有序投票,每个人都要在胡小天所画的素描面前驻足一会儿,然后听到叮当之声不绝于耳,多数铜钱都扔在了素描下面的碗里,只有零星几个放在文博远的作品下。

    看到眼前情景,文博远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最后已经完全变成了铁青色。

    吴敬善道:“不如将外面的武士请进来,多些人投票。”其实他也明白,再多人过来结果还是一样,胡小天画得实在是太像了,如果看久了,真正的内行还是会倾向于文博远的那幅画,前来投票的人都是第一眼印象,当然是谁画得更像就投给谁。

    眼看胡小天作品下的碗已经投满了,文博远作品下的大碗铜钱堪堪将碗底盖上。

    胡小天笑眯眯望着文博远,跟我斗,老子分分钟碾压你,虽然胜之不武,那也是压倒性的优势。胡小天来到文博远身边低声道:“你服不服?”

    文博远咬了咬嘴唇,一双目光几乎要喷出火来。

    吴敬善看出势头不妙,慌忙上前充当和事老:“我看就不用比了,其实书画本来就不是用来比的,两种风格不同的画,如何能够拿来比较。又如何能够做出正确的评判。”

    胡小天哈哈笑道:“吴大人,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假如今天我和文将军的位置倒过来,你会不会这样说?”

    “呃……”

    胡小天不等他说话,就打断他道:“愿赌服输,文将军,昨晚咱们在观澜街的时候说过什么来着?”

    文博远当然记得清清楚楚,胡小天是在说谁输了谁就要学狗叫的事情,士可杀不可辱。当着这么多同仁部下,如何能够张得开口,如果今天真要是当众学狗叫,他以后如何还有颜面去面对世人?文博远双手紧握拳头,手指关节宛如爆竹般噼啪作响。

    胡小天很夸张地向后退了一步:“怎么?还要打人?文将军,你不是输不起吧?”

    此时安平公主开口道:“我看吴大人说得不错,其实书画本来就不是用来比的,这两幅画在我看来分不出高低胜负。如此雅致的事情被你们搞得剑拔弩张,真是了无趣味。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谁再说什么胜负就是不给本公主面子,紫鹃,咱们走!”她似乎生气了,起身就走。走了几步又道:“胡小天。你跟我过来!”

    文博远内心中松了口气,他是真没想到胡小天会赢了自己,更加没想到安平公主会在最后关头为自己说话,化解了尴尬。把胡小天叫走之后,自然没有人再逼他学狗叫。总算是逃过了一劫。

    吴敬善也为文博远按捏了一把汗,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好不容易才积累了那么点名声,只差那么一点就被小太监毁得干干净净。所以凡事都不能轻敌,麻痹大意搞不好就会阴沟里翻船。

    王闻友让人将两幅画收好,给安平公主送过去,安平公主的肖像,他们可是不敢随便留的。经历这件事之后王闻友总算明白,为何姬飞花会对胡小天如此看重,别看胡小天年轻,此子的确有过人之能,如果今天不是龙曦月最后给了他台阶,文博远这个跟头不可谓栽得不重。

    胡小天跟着龙曦月回到了她的房间内,转身将房门给关上了。佯装生气道:“好啊,关键时刻你居然倒戈相向,站在那个孙子的立场上。”

    龙曦月咬了咬樱唇,有些忸怩地走了过来,鼓足勇气,搂住胡小天的脖子,主动奉上香吻,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次,胡小天心里这个美,既然主动上门,在下却之不恭,唇舌并用,把这位美丽公主伺候的娇嘘喘喘,手足酸软,娇躯无力偎依在他的怀中,小声道:“你这个坏蛋,我真是爱死你了。”

    胡小天笑道:“那还胳膊肘往外拐?”其实他心中明白安平公主是担心他激怒文博远,树立强敌,这一路之上会有凶险。

    龙曦月柔声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已经赢了面子,何必要咄咄逼人,就算不能多一个朋友,也没必要多一个敌人,小天,人家心里一直都在为你骄傲呢,到现在还激动地怦怦跳。”

    胡小天道:“口说无凭,让我摸摸!”这货说干就干,一伸手抓住了龙曦月的左胸,可能是有些用力过度,龙曦月痛得嗯了一声,痛苦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胡小天慌忙松手:“情难自禁,公主恕罪,是不是抓疼你了?”

    龙曦月在他胸前捶了一拳,有些难为情地说道:“这两天有些胀痛,应该是……”她羞于启齿,将螓首抵在胡小天肩头,羞得攥起粉拳不停在他胸膛捶打。

    胡小天抓住她的手腕低声道:“是不是月事要来了?”

    龙曦月点了点头,根本不敢看胡小天,这家伙究竟是不是人?连这样隐秘的事情他都猜得到。

    胡小天心中暗自琢磨,那岂不是这两天就是安全期?

    龙曦月哪知道这厮会有那么多的想法,附在他耳边柔声道:“曦月为你感到骄傲,你是这世上最最最最优秀的男子。”

    胡小天被这位公主的软语温言搞得骨头都酥了,搂住她的纤腰,让她和自己亲密无间地贴在一起:“等有时间有机会,我为你画一幅人体像好不好?”

    龙曦月红着俏脸,睫毛闪动了一下,瑶鼻中轻轻嗯了一声。

    胡小天得寸进尺:“不穿衣服的……”

    龙曦月将俏脸埋入他的胸膛,感觉自己的肌肤几乎就要燃烧起来了:“你想怎样就怎样。”

    听到这句话胡小天更是热血沸腾,恨不能现在就将这位美丽公主推倒在床上来个剑及履及,可此时却听到外面传来雪球的叫声。胡小天顿时清醒了过来,龙曦月比他惊觉的还要快一些,挣脱开他的怀抱,害怕胡小天看到自己此时的羞涩模样,迅速转过身去。

    胡小天道:“公主殿下,小天先行告退,晚上再来看你。”

    龙曦月嗯了一声,心中充满了不舍,可是却知道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们是不可能公然出双入对,耳鬓厮磨的,整理了一下情绪,柔声道:“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小心。”

    胡小天笑道:“公主放心,小天绝不会让你再为我担心。”

    胡小天走出门外,却见王闻友亲自将那两幅画送过来,王闻友远远就拱手向胡小天行礼道:“胡大人丹青妙手真是让下官叹为观止了。”

    胡小天呵呵笑道:“雕虫小技让王大人见笑了才对。”

    “胡大人真是过谦了,王某活了大半辈子,也算见识过不少名家大作,可是像胡大人如此精彩的作品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王闻友这番话虽然有恭维的意思,但是也称得上是实话实说,胡小天的这种画法他可以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胡小天道:“画法不同罢了,我的这种画法重在写实,而传统画法重在写意,论到形象之贴切具体,我应该胜出一些,论到意境方面其实要比传统画法差了许多,不过比起文博远还是强出无数倍。”

    王闻友微微一笑,看来胡小天和文博远之间的矛盾不可化解,虽然今天安平出面暂时平息了这件事,文博远逃过了学狗叫的尴尬,但是他们之间的梁子应该结得更深。王闻友并不知道这其中详细的内情,只知道文博远和胡小天代表着不同的利益集团。他将手中的两幅画递给了胡小天,胡小天将不远处的紫鹃叫来,让她将自己画得那幅拿去送给公主,至于文博远那幅,他让紫鹃直接撕碎扔掉。

    王闻友看在眼里,心中暗自好笑,这胡小天做事还真是够黑,如果此事传到文博远的耳朵里,只怕要将他气得吐血三升了。

    胡小天压根没有避讳什么,向紫鹃交代的时候故意大声说话,分明是让外面的武士听清楚,回头向文博远禀报。交代完这件事,胡小天向王闻友道:“王大人,有件事我还想请你帮忙呢。”

    王闻友点了点头道:“胡大人但请吩咐,王某一定尽力而为。”

    胡小天道:“昨晚我在天波城内邂逅了我的一位故友,如今他流落街头,境况惨淡……”说到这里胡小天故意停顿了一下。

    王闻友道:“胡大人放心,这事情包在我的身上,只要您告诉我他目前的地址,我马上就让人去安排。”(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