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比画】(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胡小天装出火冒三丈的样子,恨恨点了点头,经过展鹏身边的时候又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最好给我记住。”留下一句威胁的话方才离去。

    展鹏望着胡小天离去的背影,心中暗笑,他们今晚的配合还算默契,文博远纵有通天之能,也不会想到这其中的内情。

    文博远来到展鹏身边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充满欣赏道:“很好,不用理会他,日后他胆敢为难于你只管告诉我。”

    展鹏恭敬道:“多谢文将军。”

    文博远向赵崇武道:“我有几句话想单独跟展鹏说。”

    赵崇武马上走向一旁。

    文博远压低声音向展鹏道:“你帮我留意他的一举一动,若是发现有何不对的地方,第一时间过来向我禀报。”

    “是!”

    胡小天这一夜睡得酣畅,这一觉一直睡到天光大亮,直到紫鹃过来敲门催他,他方才从睡梦中醒来,心中还有些怨念,刚刚正做着美梦,左拥右抱,左边公主,右边妖女,尽享齐人之福,快活是神仙,可惜一觉醒来,自己仍然是孤身一人。

    紫鹃过来也是奉了安平公主之命,胡小天虽然对这场绘画比赛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可龙曦月却不这么想,一旦一个女人爱上男人,她就会将这个男人的荣辱看得比自己的荣辱都重要。

    胡小天让紫鹃先回去,自己洗漱之后,吃饱喝足,这才优哉游哉来到了安平公主的小院内,雪小了许多,这一夜落雪。地面上积了一尺多厚,房顶屋檐,乃至假山树丛,上面全都堆满了积雪,好一个粉雕玉琢的世界。

    胡小天的裘皮大氅被夕颜随手顺走,新换了件狐皮袄子。手中夹着一块木板。他抵达的时候,安平公主正在院子里赏雪,其实是在等他到来。

    胡小天来到龙曦月面前,装腔作势道:“小天参见公主千岁千千岁!”

    龙曦月道:“你怎么现在才来?”

    胡小天道:“昨晚过于疲惫,没留神竟然睡了过去,如果不是紫鹃过去叫我,恐怕要一直睡到中午了。”

    龙曦月听他这样说,不由得有些焦急道:“你难道忘了要和文博远比画之事?”

    胡小天故意拍了拍脑门,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不说。我几乎忘了。”

    龙曦月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不放在心上,现在距离午时还不到一个半时辰,你如何能够来得及?”

    胡小天道:“来不及就来不及,大不了我低头认输,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

    龙曦月道:“那怎么可以,还没有比怎么就可以认输?”她对胡小天的荣誉看得比他自己还着急。

    胡小天对这位美丽单纯的公主更是爱到了极点,这样一心对待自己的女孩子到哪里去找?他认识的女孩子虽然很多,漂亮的倒也不少。可是像龙曦月这样美丽智慧并重,而且对他一心一意。丝毫不掺杂任何邪念的可真是不多。慕容飞烟对他虽然也是关心备至,但是个性稍强,温柔方面还是有些欠缺。当然每个女孩子都有自己的性情,但是在男人的潜意识里还是喜欢这种百依百顺的温柔女孩。

    龙曦月这样的性情更容易激起男人对她的呵护之情。

    龙曦月小声道:“你跟我进来。”

    胡小天跟着她来到了房间内,龙曦月指了指书案,胡小天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却见书案上已经画好了一幅人像,画上的人正是龙曦月无疑,原来她担心胡小天可能会输给文博远,于是昨晚熬夜画了这幅自画像,以备不时之需。

    胡小天看到这幅画顿时明白了龙曦月的意思。低声道:“你是让我拿这幅画去比?”

    龙曦月点了点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用这样的手段去赢文博远未免有些胜之不武,可是为了情郎的颜面,自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龙曦月的画风清新飘逸,这幅人像绝对是精品之作,胡小天观赏了一会儿感觉爱不释手,微笑道:“这幅画我收下了,不过,我还是要亲自去跟他比。”

    龙曦月小声道:“那怎么还来得及?”

    胡小天伸出手去挑起她的下颌,在她樱唇之上轻吻了一记。龙曦月俏脸绯红,啐道:“眼看就要到时间了,你还不着急,难道当真要输给他,到时候还不知他们要怎样取笑你。”

    胡小天笑道:“常言道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今儿却是太监不急急死我的宝贝公主了。”

    龙曦月道:“还在胡说八道,你不是说要让我给你当模特吗?”她对胡小天的话记得清清楚楚。

    胡小天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

    龙曦月道:“你要我怎样做?”

    胡小天道:“其实有件事我没有告诉公主呢,做模特的有两种,一种是穿衣服画,还有一种是把衣服脱得干干净净的那叫人体模特。”

    “啊!”龙曦月掩住樱唇,羞不自胜道:“那我不干了,我做不了。”

    胡小天故意挑逗这位美丽公主:“那我可就画不出来了,我必须要面对人体模特才能画出来,倘若穿着衣服,这衣服就会阻碍我的思维和创意,我的创造力难以达到巅峰状态。”

    龙曦月啐道:“你骗谁,还不是故意骗我。”

    胡小天笑道:“我是真心话,其实人体才是这世上最美丽的艺术品,你这么好的身材,如果不在青春韶华之时留下几幅人体艺术画,那可真是可惜了。“

    龙曦月红着脸道:“胡小天,你可真是下流,那岂不是春……”她本想说春/宫图来着,话到唇边却感觉到难以启齿,狠狠瞪了胡小天一眼。

    胡小天哈哈大笑,压低声音道:“那可不是什么春/宫图,等有时间我画给你看你就会明白了。”

    龙曦月难为情地皱了皱眉头。

    胡小天道:“时间不早了,再不画真要来不及了。”

    龙曦月用力摇了摇头道:“不行,我……我不当这个模特了,羞死人了。”

    胡小天道:“那我就不比了,反正输定了。”

    龙曦月左右为难,跺了跺脚道:“你这个坏人,故意戏弄我。”

    胡小天笑道:“如果以后有机会,如同那晚咱们在陷空谷一样单独相守,公主愿不愿意让小天帮你留下这青春的影像呢?”

    龙曦月俏脸绯红,转过身去,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点了点头。感觉一双有力的臂膀从身后抱住了自己,然后胡小天的面颊贴在她的俏脸上,龙曦月紧闭双眸,慢慢将俏脸转了过去,胡小天灼热的唇落在她柔软的樱唇之上。两人的心在瞬间完全融化,他们宁愿时光在此刻永远凝固,彼此永不分离。

    一时间胡小天感觉自己似乎拥有了全世界,什么权利野心什么是非成败都变得不重要了,他已经拥有了人世间最为美好的感情。然而现实却无法允许他们尽情享受这份美好,胡小天忽然感觉到唇边的咸涩,却是龙曦月留下了晶莹的泪珠,胡小天还以为是自己冒犯了她,轻轻放开手臂,低声道:“对不起,我只是情不自禁。”

    龙曦月摇了摇头,重新投入他的怀抱中,双臂紧紧搂住他的脖子,俏脸埋在他坚实的胸脯上,无声啜泣着,娇躯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鸟般不停战栗着,胡小天轻抚她的香肩,以这样的动作帮助她平静下来。

    “除了这颗心,我什么都不能给你……”龙曦月仰起俏脸,满脸泪痕。

    胡小天摇了摇头抓住她的双手,在唇边亲吻了一下,低声道:“我全都要,连皮带骨头,甚至连你的一根毛我都不放过。”

    龙曦月因他的话而破涕为笑,在他胸前捶了一记:“讨厌!”

    胡小天道:“洗洗脸,咱们开始吧,我给你画像?”

    龙曦月怯怯道:“可不可以不脱衣服?”

    胡小天笑了起来,伸出大手在龙曦月的玉臀之上轻轻捏了一下:“今天我破例一次画一位穿衣服的模特。”

    已经过了巳时,前往打探情况的展鹏过来向文博远禀报:“文将军,胡公公正在公主那里给她画像。”

    文博远道:“哦?他居然也会画画?”拿起画笔在自己已经完工的肖像图上开始题字。

    展鹏向画卷上瞥了一眼,文博远果然画功出众,即便是展鹏这个外行也能够一眼认出画上画得就是安平公主,画得颇具神采,展鹏心中暗叹,早就听说文博远师从画坛大师刘青山,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胡小天这次只怕是要败了,本来败了也没什么,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学狗叫,岂不是颜面尽失,传出去以后还怎么见人?

    文博远道:“这么说,他的画还没画完?”

    展鹏道:“没画完,正在院子里画呢。”

    “什么?”文博远停下笔,有些奇怪地望着展鹏。

    此时吴敬善从外面走了进来:“文将军在吗?”

    文博远慌忙起身相迎:“吴大人早!”

    吴敬善笑道:“不早了,眼看就是午时了,老夫特地过来看看,文将军的画画好了没有。”他来到书案前,拿起文博远画好的那幅画,啧啧赞道:“果然是丹青妙手,这幅画形神兼备,尽得神韵,妙啊!真是妙啊!看到这幅画仿佛看到公主从画中走来,文将军的画技已经炉火纯青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