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谁怕谁】(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安平公主虽然心中牵挂到了极点,可是在人前仍然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感情,轻声道:“没事就好。”或许是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失态了,转向紫鹃道:“咱们先回去,小胡子,等会儿你来我这里一趟,我有话要当面问你。”

    “是!”

    文博远和吴敬善全都赶了过来,吴敬善拿捏出一脸关切道:“哎呀呀,胡公公,你到底去了哪里,害得我们找得好苦。”心中却充满失望,这太监怎么不就此在他们的面前消失?

    胡小天道:“因为发现那戏台上的女子有些古怪,所以我就一路追踪而去,一直追到城西南处突然失去了她的影踪。”

    文博远冷冷道:“胡公公这趟去了很久。”

    胡小天笑道:“本来用不了这么久的时间,可是等我追出去之后,方才发现自己的身边连个帮手都没有,文将军带着这么多的亲卫武士居然无人过来接应。”

    文博远道:“事发仓促,我等的首要任务是要保护公主的安全,胡公公想必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我还以为胡公公的首要反应是保护公主,却想不到胡公公居然敢贸然追了上去,还好今天没事,若是发生了什么不测,岂不是冤枉。”他的意思很明显,没人让你追出去,我们的责任是保护公主,而不是保护你,你死了也是倒霉活该。

    胡小天笑道:“听起来文将军好像是有些失望呢。”

    文博远冷冷道:“胡公公想怎么想就怎么想。”

    吴敬善慌忙打圆场道:“都这么晚了,大家折腾了这么久也都累了,还是各自回去休息吧。”

    胡小天道:“对了,我还得去公主那边向她禀报,文将军,您是不是要帮我跟门口的侍卫说一声呢?”

    安平公主刚才已经放话要召见胡小天。文博远自然没有借口阻拦,他总觉得这小太监的身上透着古怪,望着胡小天大摇大摆离去的背影,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怨毒之色。

    吴敬善嘿嘿笑了一声道:“虚惊一场,能够平安回来也是好事。”

    文博远道:“这一个时辰不知他做了什么?”看一个人不顺眼,就会对他的任何行径都产生怀疑。

    吴敬善道:“老夫刚刚听说。文将军和他立下一个赌约?”

    文博远道:“不是什么赌约,只是要切磋一下画技。”

    吴敬善习惯性地抚了抚胡子:“他居然敢和文将军比画?”

    文博远道:“此人性情狂妄,恃宠生娇,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干的。”

    吴敬善奸笑道:“岂不是自取其辱?”这话说得言不由衷,其实吴敬善虽然对胡小天记恨在心,但是对胡小天的才学他在心底是承认的,两次在天水阁都折了自己的面子,就不能用偶然来解释了。胡小天这小子表面玩世不恭,可事实上却深不可测。此前都知道胡不为的儿子是个傻子,谁又能想到这厮居然才华横溢,不但擅长吟诗作对,而且居然还懂得医术,即便是他再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也不足为奇。

    文博远道:“说起这件事,今晚小侄可能要挑灯夜战了。”

    吴敬善道:“期待文将军的墨宝。”

    文博远心中暗自琢磨,却不知胡小天会拿出一幅怎样的画作?过去从未听说过他会画画呢。

    胡小天在皇宫这么久除了画了几张人体解剖图让秦雨瞳见识过,在其他人面前还真没怎么显露过自己的本事。单就画技而论他也明白自己不是文博远的对手,人家是从小学画。又是名师高徒,自己对国画几乎是一窍不通,想要取胜唯有出其不意了。

    来到安平公主的房间内,却见小桌上摆了几样小菜,却是龙曦月专门让人送过来的,小声道:“饿了吧。先吃点饭再说。”

    紫鹃笑了笑,抱着雪球出去,反手将门关上了。

    胡小天折腾了这么半天,的确有些饿了,他来到桌旁坐下。拿起筷子道:“一起吃!”

    安平公主嫣然一笑,虽然眼睛还有些红肿,可是仍然风姿不减,反而平添了一种我见尤怜的滋味,她在胡小天身边坐下,轻舒广袖,端起酒壶将胡小天面前的酒杯斟满,胡小天坦然受之,房间内只有他们两个,没必要再演戏。

    安平公主道:“刚刚你去了哪里,让我好不担心。”

    “担心什么?”胡小天的目光充满了**。

    安平公主在他的注视下俏脸又红了起来,小声道:“怕你出事,又怕你被人给抢走去成亲……”

    胡小天发现女人的想法往往都很奇怪,居然会被她想到这一层,而且恰恰这奇怪的想法还真的发生了,胡小天哈哈笑了起来。

    安平公主撅起樱唇啐道:“你还有心情笑,不知道人家有多担心。”胡小天伸出右腿在桌下紧贴在龙曦月的玉腿之上,龙曦月娇躯一颤,端起的酒杯泼出了一些酒水,不无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可并没有逃离。

    胡小天道:“我没什么事情,不过假如我真被人抢去成亲,你会不会答应?”

    龙曦月咬了咬樱唇道:“你究竟认不认识戏台上的那个女子?我发现她好像一直都在盯着你。”女人果然是敏感的,在当时那种纷乱的局面下,龙曦月居然还能够留意到这个细节。

    胡小天唯有发笑了,他摇了摇头道:“不认识!”

    向来乖巧的龙曦月居然抬脚踢了胡小天一记,啐道:“撒谎,你若是不认识她,她何以会把绣球投给你。”再温柔文静的女孩子在某些问题上也会流露出她的霸道,在胡小天归来之前,龙曦月最为担心得是他的安全,可确信他平安无事之后,她的注意力就完全放在今晚抛绣球之后发生的事情上了。

    胡小天苦笑道:“公主殿下,她扔得不是绣球,乃是一个大火球,她不是要招亲,她根本是要夺命追魂,如果刚才不是我眼疾手快,只怕已经变成了一只烧猪。”

    龙曦月听到这里禁不住笑了起来,想起当时的情景不由得有些后怕,小声道:“你不该冒险追出去,若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让我该如何是好。”

    胡小天端起酒杯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咱们干一杯,今儿元宵佳节,月圆人圆,庆祝咱们离开康都,顺便也庆贺一下我有惊无险地躲过一劫。”

    龙曦月点了点头,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两人同干了一杯酒。龙曦月道:“你吃饱了赶紧回去休息,明天一早起来还要画画呢。”她仍然惦记着胡小天和文博远比画的事情。

    胡小天道:“我没怎么学过画画,连画笔都不知道怎么用。”

    龙曦月道:“那岂不是输定了。”

    胡小天道:“输倒是未必,我画画有个习惯,必须要对着模特方才能够画得出来。”

    龙曦月道:“何谓模特?”

    胡小天笑道:“简单点来说,就是我给你画像,你就是我的模特,不知公主愿不愿意呢?”

    龙曦月咬了咬樱唇,有些羞赧道:“画就画嘛,只要你能够画好,胜了文博远,我给你当模特又有何妨。”

    胡小天道:“那我明天一早就过来给公主画像。”

    两人说定,胡小天酒足饭饱之后,返回了自己房间,此时外面飘飘洒洒下起了鹅毛大雪,地面上的积雪转眼之间已经有了半尺多厚,想想明日反正也是留在天波城调整一天,倒也不甚着急。胡小天特地绕了一圈从文博远的房间外经过,却见他的房间内仍然灯火通明,想必这厮正在挑灯夜战,卯足了劲要在众人面前赢自己一次,胡小天摇了摇头,心中暗笑,等明儿老子拿出一幅惊世骇俗的人像作品,准保让你把眼珠子都瞪出来。

    身后忽然响起悉悉索索的脚步声,胡小天转过身去,却见展鹏和赵崇武两人正巡逻经过这里,胡小天失踪的一个时辰,展鹏才是尽心尽力寻找他的那个,不过在外人面前两人并没有表露彼此的关系,展鹏的脸上不见任何笑意,沉声道:“胡公公还没去歇息?”

    胡小天道:“刚吃饱饭,想散散步。”

    展鹏道:“胡公公还是早点回去,不要再给大家添麻烦的好。”

    胡小天心中一怔,随即听到身后方又响起一阵细微的脚步声,顿时明白了展鹏的意思,勃然大怒道:“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在杂家面前如此说话,给我跪下!”他故意捏起了嗓子,当真是又尖又细。

    展鹏脸上的表情颇为倔强,对胡小天怒目而视:“胡公公好像搞错了,我等乃是文将军麾下武士。”

    “文将军又怎样?”

    身后响起文博远阴沉的声音道:“文将军不能怎样,可是胡公公想要在这里仗势欺人,文某却看不过去。”

    胡小天转过身前去,文博远果然来到了他的身后,双目虎视眈眈望着自己。胡小天呵呵冷笑道:“文将军来得正好,他们两个竟然对杂家无礼。”

    文博远哪里知道是胡小天和展鹏故意在演戏,他冷冷道:“我的手下我自会约束,胡公公还是多管好自己,展鹏说的没错,胡公公还是少给大家添麻烦为好。”(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