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隐姓埋名】(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云聪道:“皇上对姬飞花的恩宠只怕还要多过权德安,他想要扳倒姬飞花未必容易。”

    胡小天道:“可皇上和姬飞花之间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那般融洽。”

    李云聪白眉一动,压低声音道:“你是说皇上与权德安合谋想要除掉姬飞花?”

    胡小天道:“恐怕不只有他们两个,据我说知此次护送安平公主前往大雍的还有一位少年将领,此人正是文太师的宝贝儿子文博远。文博远奉命组建神策府,麾下高手如云,他跟我一起前往大雍,这一路之上若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凭我的实力可不是他的对手。”

    李云聪的表情显得越发凝重,这件事还没有对外公开宣bù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他低声道:“这些事你应该去告sù

    姬飞花才对,以姬飞花今时今日的实力化解这件事应该不难。”

    胡小天道:“李公公这句话我可以理解为您不打算插手这件事吗?”

    李云聪笑眯眯道:“你想我插手?”

    胡小天道:“唇亡齿寒啊,若是权德安他们的奸计得逞,不但我要倒霉,只怕还会牵连到太上皇,要是太上皇有什么事情,李公公心中只怕也不会好过吧。”

    李云聪脸上的笑容突然收敛道:“你是在威胁杂家吗?”

    胡小天道:“不敢。”

    李云聪道:“如此说来,权德安、文承焕两人已经联手,皇上有了他们的帮zhù

    除掉姬飞花也不是没有可能。”李云聪虽然巴不得这些人斗个你死我活,可是却不想任何一方取得压倒性的胜利,这两方无论任何一方突然占了上风,对他的计划而言都没有好处。如果胡小天的消息属实,安平公主前往大雍的途中必不太平。两方势力肯定会围绕这件事展开一场生死角逐,对自己一方来说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胡小天将这件事告sù

    李云聪并不指望着李云聪出手帮他解决这件事,李云聪有句话说得没错,以姬飞花今时今日的实力应该可以化解这场危机。李云聪即便是知dào

    这件事首先想到的也只会是从中渔利,而不会真zhèng

    插手其中,这些人无不在为他们自己的利益盘算。

    胡小天也有自己的算盘。多多少少也要从李云聪这里捞到一些好处,自己总不能白白给他出力,告sù

    他这么多的情报,总得换回点东西。

    李云聪对这小子的认识也算清楚,阴测测笑道:“你这小子真是虚伪,想要什么你就明说,何必跟杂家拐弯抹角。”

    胡小天呵呵笑道:“李公公真是明白人,我就喜欢跟您这样的明白人说话。上次明月宫的事情,文太师就想置我于死地。幸亏我命大躲过,这次他儿子跟我一起过去,那文博远掌控神策府,据说武功也是年轻一代中的高手,他若是有心害我,只怕我就没机会再回来见您了。”胡小天指望着李云聪能够教他一招半式,老太监武功高强,如果能够将压箱底的功夫教给自己两手。那么自己的战斗力想必可以更上一层楼。现在正是提条件的最好机会,过了这村儿可没这店儿。

    李云聪想了想道:“想要练成精深的武功绝非一日之功。任何事情都需yào

    从一点一滴做起,有道是欲速则不达。”

    胡小天心中暗骂,这个老抠门,显然是要回绝自己的意思。

    李云聪忽然一转身,转瞬之间已经从酒窖中消失。

    胡小天没想到李云聪说走就走,慌忙跟着追了上去。等到了底层酒窖,哪里还能看到老太监的影子,胡小天叹道:“抠门,你真是个老抠门。”

    话音刚落,李云聪的脑袋又从密道的洞口露了出来。指着胡小天道:“再让杂家听到你在我背后诋毁杂家,绝饶不了你,等着,我去去就来。”说话间又已经消失不见。

    胡小天目瞪口呆,这老太监身法实在太快,神出鬼没,以后说话还真要小心一些。

    李云聪走了不过盏茶功夫就去而复返,他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个包裹,单从包裹的颜色来看就有些年头了,将包裹扔在胡小天的脚下:“送你了。”

    胡小天将包裹打开,却见里面黑乎乎的一团东西,拿起一看,却是一件贴身软甲,不知是用什么动物的毛发织成。胡小天愕然道:“什么东西?”

    李云聪道:“乌蚕甲。”

    胡小天抖了抖,一团烟尘弥漫而起,呛得他不停咳嗽起来,将什么乌蚕甲扔到了一边,捂着鼻子道:“我靠,这上面足有三斤土,老爷子,I服了YOU,您从哪儿扒出那么一件古董来糊弄我?”

    李云聪道:“别看这乌蚕甲不起眼,却刀枪不入,有了它保护,你途中的安全就有了保障。”

    胡小天听他说得这么好,又从地上捡了起来:“乌蚕甲?我看好像是毛发编成的嗳!”

    李云聪道:“好眼力,这是铁背乌猿的毛发编制而成,距今已有三百年的历史了。”

    “果然是古董。”

    李云聪道:“你可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件护甲,当年不知多少人为了抢夺这件护甲而送掉了性命,早在两百年前铁背乌猿就已经绝迹,这护甲弥足珍贵。”

    胡小天听他说得如此珍贵,心中也感到欣喜不已,什么护甲说穿了就是避弹衣。

    李云聪道:“就算我教你武功,短时间内你也不可能练成,有了这件东西,普通的高手绝对伤不了你。”

    胡小天翻来覆去地看:“这铁背乌猿是自来卷吗?这毛取自于哪个部位啊?我怎么看着有些熟悉呢?”

    李云聪瞪了他一眼,知dào

    这小子故yì

    说些混账话消遣自己,转身就走。身后又响起胡小天的声音道:“嗳!别急着走啊,好事成双,再送一件啊……”

    太师府内,文承焕仍然没有休息,独自坐在书房内等待着儿子的到来。

    文博远敲门走入房间内,朗声道:“爹,我回来了。”

    文承焕微笑望着儿子,缓缓点了点头道:“累了吧?”

    文博远笑道:“不累,按照爹的吩咐,我前往那些世伯的家里拜年,今日还得了不少的喜钱呢。”

    文承焕哈哈大笑,看到儿子,就仿佛看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有没有吃饭?”

    “在赵伯伯家里吃了,对了他让我给您捎来一盒千年山参,要不要看看?”

    文承焕摇了摇头,轻声道:“博远,爹有件事想跟你说。”

    文博远忽然察觉到父亲今晚的表现好像有些反常,关切道:“爹,您没事吧?”

    文承焕笑道:“没事,你跟我来!”

    文博远关好房门,随同父亲来到内堂,内堂乃是文承焕的藏书之处,他来到书架前,扳动暗藏在书架内的开关,书架从中分开,缓缓向两边移动而去,从中现出一个黑魆魆的洞口。

    文博远目瞪口呆,他还从不知dào

    父亲在书房内还藏着一间暗室。

    文承焕低声道:“拿着烛台跟我下来。”

    文博远端起桌上的烛台,跟随父亲一起走入暗室之中,先是走过一段曲折向下的台阶,来到一间长宽各有三丈的密室之中,在他们走下台阶的时候,身后的暗门又缓缓关闭。

    密室内挂着几幅画像,除此以外,摆放着桌椅板凳,布置得就像寻常人家的堂屋一样。

    文博远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不知父亲因何会在书房内暗藏这样的一间密室。

    文承焕在桌边坐下,目光投向墙上的画像,低声道:“正中的那幅画像是你的爷爷,你去给他上香。”

    文博远点了点头,按照父亲的吩咐,在爷爷面前上香参拜,拜过之后。他起身来到父亲身边:“爹,爷爷的画像和过去那一幅好像不同。”

    文承焕道:“这幅才是真的!”

    文博远内心剧震,他隐约感觉到此事绝不寻常,父亲因何要在这件事上做出隐瞒?

    文承焕望着跳动的烛火,目光变得迷惘,低声道:“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sù

    你,咱们本是大雍子民,你爷爷乃是大雍重臣,曾经官居一品的大雍丞相李玄感。”

    “什么?”文博远乍一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宛如被霹雳击中,宛如泥塑一般呆立于父亲面前。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姓文,是大康太师之子,却想不到,自己的出身经lì

    竟然这般离奇,甚至连姓氏都是假的。

    文承焕低声道:“我李氏乃大雍名门,深得皇上器重,大雍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正是你爷爷挺身而出,殚精竭虑,鞠躬尽瘁,将大雍一手带上繁荣强dà

    ,你爷爷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为大雍一统天下,横扫六合,为了完成他的这个愿望,也为了报答陛下对我的知遇之恩,三十年前我只身来到大康,隐姓埋名,忍辱负重,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的位置。”

    文博远的内心复杂到了极点,直到今天父亲方才告sù

    他真相,这一切对他来说不啻是一个晴空霹雳,一时间还真是有些难以接受。

    还有三天就到月底了,爆fā

    ,第三更送上,今日如果能满100张月票再送上第四更!(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