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何谓天道】(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秦雨瞳被胡小天一连串的发问问得哑口无言。

    龙曦月原本黯淡的目光重新变得明亮起来,七七赞道:“说得好!”还唯恐天下不乱地拍起了巴掌。

    胡小天并没有得理不饶人,呵呵笑了一声道:“一家之言,大家千万别笑话我。”

    龙曦月嗔怪道:“小胡子,休得无礼,秦姑娘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完全是做做样子,内心深处自然是和胡小天站在一起。

    秦雨瞳道:“胡公公是有大智慧的人,雨瞳说不过你。”说不过未必代表你胡小天的话就有道理,秦雨瞳也不是轻易服输之人。

    七七道:“胡小天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啊,人要是一切都顺其自然,全都听凭老天的安排,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胡小天道:“人类的历史就是人和自然的斗争史,在我看来人定胜天!”极其朴素的道理,在这时代的人听来却是如此的惊世骇俗,连七七都觉得胡小天的这句话实在是太过狂妄了。

    胡小天说完这句话也觉得自己有些说多了,起身告辞道:“不妨碍你们聊天了,小胡子司苑局还有事,先行告退了。”

    龙曦月点了点头,她也不想胡小天继xù

    胡说八道下去,让秦雨瞳难堪。

    胡小天离开了宫室,却看到七七跟了出来,在后面叫道:“你给我站住!”

    胡小天唯有停步,恭敬道:“公主殿下有什么吩咐?”

    七七道:“你忘了,今天答yīng

    过我什么?”

    胡小天笑道:“还请公主明言,小天答yīng

    您的事情实在太多,真不知dào

    您说得是哪一件事情?”

    七七瞪了他一眼道:“我放过那个黑大个的时候,你答yīng

    我什么?”

    胡小天心说这就让我兑现承诺了?还真是快啊。笑眯眯道:“您要是不说,我都忘了。”

    七七道:“你敢忘!”她向胡小天勾了勾手指。

    胡小天低头哈腰地凑了过去,七七压低声音道:“安排一下,我要夜探酒窖。”

    胡小天惊得舌头伸出去半截。

    “怎么?行还是不行?别以为把舌头伸出来,装成一条狗就能糊弄过去。”

    胡小天苦笑道:“今天不成,公主殿下。此事我来安排。”

    七七伸出三根手指头:“三天,三天之内,你务必要把这件事帮安排妥当。”

    “一定!”

    七七听到他答yīng

    下来,这才转身回了紫兰宫,胡小天心中暗叹,酒窖的地下密道已经不成为秘密了,可七七为何对这条密道拥有如此兴趣?难道是权德安在背后指使?

    胡小天之所以提前离去,主要是还想去姬飞花那边一趟,虽然昨晚就见过了。可今儿于情于理都该去给他拜个年,等到了内官监却扑了个空,姬飞花去了皇上那里。

    胡小天只能返回了司苑局,史学东等人本以为胡小天今天会在紫兰宫留宿,看到他回来慌忙迎了过来,史学东道:“胡公公吃饭了没有?我让他们去准bèi

    。”胡小天摆了摆手道:“不用,我在紫兰宫吃过了。”

    胡小天当晚选择在酒窖内休息,关上窖门。想起白天和父母相见的情景,老爹显然是心意已决。不愿随同他离开康都,若是爹娘不走,自己也不好独自离去,只是龙曦月的婚期临近,十五之后就要远嫁大雍,须得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将她解救出来。既要保护龙曦月安全逃离,又要想出一个办法将自身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

    胡小天正想得入神,忽然听到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道:“杂家等了你整整一天,也不见你过来给我拜年。”

    胡小天吃了一惊,虽然没有看到对方的样子。却已经猜到来人是谁,唯有李云聪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密道来到这酒窖之中。

    胡小天笑道:“正准bèi

    过去呢,想不到您老就先来了。”他转过身去,却见李云聪一身黑色宫服,腰间束着巴掌宽的红色腰带,倒是平添了几分过年的喜庆,脸上洋溢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胡小天起身道:“李公公请坐。”

    李云聪也不跟他客气,在酒桶旁坐了下来,轻声道:“这两天过得可好?”

    胡小天笑道:“托李公公的福,日子过得还算凑合。”心中已经猜测到李云聪深夜前来所为何事。起身来到一旁倒了一杯葡萄酒端到了李云聪的面前,酒窖里最不缺的就是美酒。

    李云聪接过酒杯抿了一口,砸了砸嘴,借着烛光环视这间酒窖,低声赞道:“果然是神仙一样的日子,不但冬暖夏凉,而且守着这么多的美酒,想什么时候喝就什么时候喝。”

    胡小天道:“李公公若是喜欢,每天晚上都过来,这里的美酒随便你喝。”

    李云聪嘿嘿笑了一声,深邃的双目打量着胡小天道:“昨天见到太上皇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见到了。”

    “如何?”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说出来只怕李公公要失望,他现在已经老糊涂了,说话做事疯疯癫癫,没说几句话就一把扼住了安平公主的脖子。我若是再晚一步,恐怕他就亲手掐死了自己的女儿。”

    李云聪道:“如此说来,太上皇的身体还硬朗得很啊。”

    胡小天因他的这句话忽然醒悟过来,在自己看来龙宣恩已经疯癫,可在李云聪的理解却是龙宣恩的身体依然健康硬朗,否则又怎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胡小天心中暗叹,老皇帝果然阴险狡诈,看来他的举动并非疯癫所致,而是要通过这样的行为向外界传递信号,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充当了这个消息的传送者。论到心机,自己和这帮老谋深算的老妖相比终究还是嫩上不少,不过反正也谈不上什么损失。想要从李云聪那里得到想要的东西,就必须要有所付出。

    胡小天将自己陪同安平公主去缥缈山的情景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李云聪听得很认真。关键之时,不忘打断胡小天发问。胡小天也是尽量讲得详细,说到云庙烧香的时候,胡小天道:“我在云庙之中看到了一幅画像画得颇为传神。”

    “谁?”

    胡小天装出苦思冥想的样子,想了一会儿方才道:“好像叫做凌嘉紫,她是太上皇的妃子吗?”

    李云聪目光闪烁。缓缓摇了摇头道:“杂家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胡小天一直在留意李云聪的反应,他回答自己的时候目光分明在望向别处,从心理学上来说这是一种有意的回避,李云聪十有八九没对自己说实话。胡小天又道:“慕容展那个人究竟是何方阵营?”自从在缥缈山下慕容展有意针对他之后,胡小天对此人的身份立场产生了怀疑。

    李云聪道:“此人乃是皇上一手提拔而起,皇上既然将缥缈山交给他,想必对他非常地信任,杂家听说他之所以能够担任大内侍卫总管,还是因为姬飞花的保荐呢。”

    胡小天心中越发奇怪了。如果慕容展是姬飞花的人,那么昨天他为何要对自己步步紧逼?人心叵测,天知dào

    他到底是何方阵营,干咳了一声道:“过了十五,我可能就要随同安平公主一起前往大雍,这次恐怕要走上几个月了。”

    李云聪道:“真是想不到,皇上居然会派你当遣婚使。”

    胡小天道:“据说是权公公极力保荐的缘故。”

    李云聪道:“权德安对你还真是不错。”

    胡小天道:“李公公难道不担心他会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李云聪白眉皱起:“做什么文章?”

    胡小天道:“李公公看来并不关心皇宫中其他的事情,明月宫失火。权德安和文承焕两人本想借着这件事将小天置于死地,若非皇上恰巧生病。小天只怕很难脱身。”

    李云聪冷笑道:“你未免高看了自己,他们真zhèng

    想对付的那个人是姬飞花,你只是一颗棋子罢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小天本以为这次成为遣婚使,护送安平公主前往雍都,乃是皇上赏赐我,可仔细一琢磨事情好像并不简单。”

    李云聪默默将那杯酒喝完了。静静期待胡小天的下文。

    胡小天道:“也就是昨天,小天见到太上皇之后忽然想起,安平公主乃是太上皇的女儿,之前她也求过皇上想去缥缈山灵霄宫探望太上皇,可是一直没有获得皇上的同意。昨天皇上突然就恩准了。”

    李云聪道:“昨天是除夕,女儿去见父亲也是人之常情,更何况安平公主不久以后就要远嫁。”

    胡小天道:“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本来小天可以不去,可是有人特地提醒我让我陪同安平公主一起过去,小天和缥缈山也就自然而然地扯上了关系,和缥缈山扯上关系就等于和太上皇扯上关系。”

    李云聪道:“你不妨明说。”

    胡小天道:“安平公主是太上皇的亲生女儿,我现在是紫兰宫的总管,又是皇上钦点的遣婚使。”

    李云聪道:“你担心有人在这件事上做文章,诬陷你和安平公主串谋协助太上皇复辟?”

    胡小天道:“单单是我和安平公主,说出来自然没人相信,即便是有人相信,将我们这样无足轻重的人物除掉也没什么意思,可是如果加上一个姬飞花就有了充分的理由。”

    李云聪默然无语,胡小天所说的这番话可能性极大,宫廷之中,权德安和姬飞花的斗争已经渐趋白热化,为了除掉姬飞花,权德安会不择手段。污蔑姬飞花和太上皇勾结意图复辟,这个罪名绝对可以将姬飞花置于死地。

    两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