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大康首贪】(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什么发xiàn

    ?”

    “当年承办这件案子的官员全都已经不在人世。”

    龙烨霖皱了皱眉头:“楚源海贪腐案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九年,当年承办那件案子的官员即便是活着,也是行将就木之人了,离开人世也不意wài

    。”

    周睿渊摇了摇头道:“不仅仅是主持办案的大理寺卿肖国让,也不限于他的副手,甚至包括当年参与查抄的捕快士卒,无一例外,全都不在人世!”

    龙烨霖此时方才意识到这件事的不同寻常,愕然道:“怎么可能?”如果说承办的官员自然死亡还说得过去,毕竟他们的年龄摆在那里,可那些捕快士兵,当年大都是一些青壮年,到现在也就是四五十岁,怎么会全都死去?此事必有蹊跷。

    周睿渊道:“我找人查过,当年承办案子的这些人在十年之内全部死去,有作奸犯科被杀,有突发疾病而亡,还有种种意wài

    身亡,这其中少有善终。”

    龙烨霖道:“怎会如此?”

    周睿渊道:“也许楚源海贪污的财富远远不止这些,也许他贪污的背后另有隐情。”他的言外之意就是这些人应该全都是被某个神mì

    的力量灭口。

    龙烨霖在书桌上拍了一掌道:“此事我父皇必然一清二楚。”

    周睿渊道:“陛下,这件事并不简单。倘若当年楚源海一案另有玄机,那么查抄只是表面功夫,背后隐藏的真zhèng

    秘密又是什么?”

    龙烨霖低声道:“如果父皇在这件事上有所隐瞒,他究竟想掩盖什么?大康明明就是我们龙氏的天下,他为何要贪墨自己的东西?”

    周睿渊欲言又止,大康虽然是龙氏的天下。可天下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姓龙,国库里的银子并非龙氏私有,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即便是皇上动用国库中的银钱,也需yào

    征求群臣的意见,并非是随心所欲。任意挥霍,几乎每个皇帝除了国库之外,都有自己的私密金库,太上皇龙宣恩也不例外。周睿渊说这番话的目的,是要提醒龙烨霖,老皇帝很可能有一个秘密金库一直没有曝光。周睿渊道:“陛下,大康财政吃紧,务必要尽快得到解决,如果拖到今春仍然没有改善。只怕积累的隐患会全都爆fā

    出来。”大康真实的情况比他所说的更加恶劣,周睿渊并没有将全部的情况告sù

    龙烨霖,从龙烨霖的表现来看,这位新君也不想知dào

    。

    龙烨霖不由得叹了口气,自从登基以来内忧外患已经让他焦头烂额。在他心中最信任的两个人是权德安和周睿渊,可两人给他的建议却并不相同,周睿渊建议他将精力倾注到治国上去,而权德安给他的建议却是尽早清除异己。以免夜长梦多。

    周睿渊对自己昔日的学生,如今的大康天子已经越来越失望。龙烨霖的眼界和胸襟比他预想之中还要狭隘,身为一国之君却看不到大康的真zhèng

    危机所在,姬飞花的野心每个人都看在眼里,但是此人羽翼已丰,想要除掉他还需从长计议,当务之急是要稳定诸方关系。全力发展大康的经济。大康王朝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权力失去还有机会夺回来,可是一旦民心散了,国家完了,你还当哪门子的皇帝?这些话周睿渊不能说。以他对龙烨霖的了解,他若是说出这番话,可能会遭到龙烨霖的怀疑。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放下胸中的仇恨,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成就大事。

    周睿渊离开御书房的时候,留下了一句话:“陛下身体康复之后,有机会可以去皇城外走走看看。”皇城的高墙成就了皇家的威严,同时也将皇家和外界隔绝开来,龙烨霖这位新任天子并不知dào

    外面的真实情况。

    周睿渊感觉自己如同一个疲于奔命的裁缝,拼命缝补着大康这件破衣烂衫,可是刚刚缝补好这一块,马上又有更大的一块破洞出现,让他无奈的是,他手头可用的针线和布料已经不多了。

    胡小天回到紫兰宫的时候,已经是晚霞满天,刚刚走入宫门,迎面遇到紫鹃,紫鹃禁不住斥道:“喂,胡公公,你倒是逍遥自在,出去玩了一整天,把公主一个人扔在了馨宁宫。”

    胡小天笑道:“紫鹃姐姐,不是我扔下公主不管,是公主把我出租给了小公主。”

    宫里的宫女太监几乎每个人都领教过小公主的刁蛮难缠,听闻是这么回事儿,紫鹃格格笑了起来:“人又不是东西,居然也可以出租,胡公公想必今天过得一定是非常精彩了。”说完又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无意中骂了胡小天,笑得越发畅快了。

    胡小天叹道:“精彩,精彩至极。”他向里面看了看:“公主殿下在里面?”

    紫鹃道:“今儿秦姑娘来了,公主留她在宫中住下,两人正在里面谈心呢。”

    胡小天道:“如此说来,我还是别去打扰了。”

    紫鹃笑道:“公主殿下说了,让你来了之后马上过去见她。”

    胡小天道:“这样啊!”

    龙曦月和秦雨瞳两人正在宫中对弈,胡小天走进去的时候,正赶上秦雨瞳中盘认输,秦雨瞳道:“公主殿下棋艺高超,雨瞳自愧不如。”

    龙曦月笑道:“不是我棋艺高超,而是你有意让我,过去咱们可一直都是互有胜负的。”

    秦雨瞳道:“我可没有相让,棋艺如此,竭尽所能。”

    龙曦月道:“雨瞳,你输在没有胜负之心,而不是技不如人。”

    秦雨瞳剪水双眸凝视龙曦月的那双美目,轻声道:“公主这句话反倒提醒了我,之前公主下棋也没有胜负之心,今天好像棋风大变,不知公主最近遇到了什么喜事,开始变得如此主动,事事争先呢?”

    一句话问得龙曦月俏脸发热,如果秦雨瞳不说,甚至连龙曦月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人的改变往往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最晚发xiàn

    这一变化的那个却又往往是她自己,龙曦月轻声道:“也许是因为即将离开的缘故,胜也好败也好,总比和棋的记忆要深刻。”今日前往馨宁宫,从简皇后那里得知,她嫁往大雍的日子提前了,龙曦月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惶恐,也许在她心中早已接受了要远嫁的事实,早晚这一天都会到来。

    秦雨瞳正想说话,却听到胡小天尖着嗓子道:“公主殿下,小的回来!”

    龙曦月美眸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丝喜色,虽然她自认为掩饰得很好,可是仍然没能逃过秦雨瞳的眼睛。

    胡小天来到两人面前,向龙曦月行礼之后,又向秦雨瞳行礼:“小胡子见过秦姑娘,祝秦姑娘新年吉祥。”

    秦雨瞳听到他尖声尖气的声音总觉得心头有些不舒服,轻声道:“胡公公吉祥。”

    胡小天眼珠子转了转往棋盘上溜了一眼道:“小的没有打扰两位下棋吧?”

    龙曦月道:“刚好下完了,小胡子,你去准bèi

    一些酒菜,今晚秦姑娘就留在这里住下。”

    胡小天道:“是,小的这就去安排。”

    胡小天转身出去,刚刚走出宫室的大门,就听到外面传来通报之声:“永阳公主到!”

    胡小天愣了一下,永阳公主就是七七,本以为今天自己的麻烦到此为止,却想不到这妮子居然也来紫兰宫凑起了热闹,该不是专程来找自己的吧?

    此时小公主七七带着两名太监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胡小天迎面遇上总不能不打招呼,乐呵呵迎了上去,恭敬道:“小的参见公主殿下,祝公主越长越高,越变越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七七听得把白眼都翻了出来,斜睨胡小天道:“你损我?以为我听不出来?”

    胡小天笑道:“不敢,不敢,夸都来不及。”他向两旁看了看道:“你们说咱们小公主是不是越长越高,越变越美?”一帮宫女太监齐声道:“是!”谁有敢说不是。

    七七道:“这么说,我还得给你赏钱了。”

    胡小天乐呵呵道:“多谢公主。”他上前一步低声道:“赏钱归赏钱,您是不是先把上午欠我的那笔帐给换了?”

    周围宫女太监听到这小子居然当众找公主要账,一个个都是忍俊不禁,可当着喜怒无常的小公主面前谁也不敢笑出声来,慌忙低下头去,生恐被七七看到。

    想不到素来脾气古怪的小公主居然没有生气,向身边太监道:“给他!”

    一名小太监拿出了一个钱袋子递给了胡小天,胡小天掂量了一下,沉甸甸的,当着小公主的面打开,发xiàn

    里面金光闪闪的全都是金叶子,比起他今天借给小公主的那点钱要多出数倍,胡小天乐呵呵将钱袋子收好,向小公主拱了拱手道:“安平公主和太医院的秦姑娘都在,我去准bèi

    晚膳,小公主要不要留下来吃饭?”

    七七道:“废话,你去御膳房帮我点一个佛跳墙,一个蒸熊掌,一个脆皮乳鸽,还有……”七七一连串报了八道菜名,胡小天听得头大,暗骂自己嘴欠,老子怎么想起问她,这不是多嘴吗?不过转念一想也是吃他们龙家自己的东西,自己只是帮忙跑腿罢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