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交换条件】(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众乞丐纷纷撤tuì

    ,其中还有人不甘心上前强抢那块蟠龙金牌,眼看就要抓住金牌,却想不到胡小天折回头来,足尖将金牌挑起,金牌飞到半空中,他一伸手想要抓住,冷不防半空中一只乌黑干枯的手爪伸了过来,抢先将蟠龙金牌抓在手中。

    胡小天抬头望去,却见那老乞丐不知从何时窜了出来,满是油污的左手一把将金牌抓住,右手仍然不忘啃那只没有吃完的鸡腿。

    胡小天看到金牌落到他的手里,慌忙伸手去夺,这金牌乃是皇上御赐之物,若是遗失后果不堪设想。

    眼看就要抓到金牌,胡小天心中暗喜,这老乞丐的动作究竟还是太慢了。

    那老乞丐打了个哈欠,满嘴的酒气:“给你!”

    胡小天一把抓了个正着,手中坚硬滑腻,却是被老乞丐啃干净的鸡腿骨。胡小天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明明是冲着金牌过去的,却没想到抓住后却是一只鸡腿骨,心中又是惊奇又是恶心,想不到这老乞丐竟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此时朱大力暴吼一声,向胡小天横冲而来,朱大力最恨别人跟他玩阴谋诡计,怒吼道:“臭小子,看看咱们谁才是孙子!”一拳直奔胡小天面门而来,胡小天将手中的鸡腿骨向他扔了过去,此时也顾不上什么蟠龙金牌,拔腿就逃,他头脑灵活,即便是在混战的时候仍然不忘观察周围环境,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墙根处,蹭蹭蹭,展开金蛛八步瞬间已经爬到屋顶之上。

    乞丐们这会儿四散而逃,朱八大叫道:“大力,扯呼!”

    却想不到朱大力杀红了眼。不顾一切地向屋檐上爬去,他虽然一身横练功夫,怎奈轻功不行,努力了几次都没有爬上去,胡小天站在屋顶之上哈哈大笑,指着朱大力道:“孙子嗳。你上来,让爷好好教xùn

    教xùn

    你。”

    朱大力qì

    得眼歪嘴斜,忽然暴吼一声,一脚踢在墙壁之上,那房屋原本就陈旧不堪,哪还禁得起他这一脚,墙壁轰然倒塌,屋顶瞬间倾斜坍塌。

    胡小天慌忙逃离,沿着倾斜的屋顶一路狂奔。跳跃到另外一个屋顶之上。

    朱大力爆fā

    出一声哇呀呀的怒吼,冲着胡小天的下一个落脚点冲去,如同天神下凡,又如碾压一切的坦克,以摧枯拉朽的气势发动他的狂暴攻击。

    胡小天望着疯牛一样的朱大力也觉得心惊,还好官兵此时已经杀到,将巷口两侧的出入口堵住,那帮乞丐大都已经逃走。还剩下十余个的老弱病残因为脚程太慢所以被落下,当然其中也有例外。朱大力杀红了眼,明明有机会逃走却选择留下追杀胡小天。

    胡小天看到援兵到来,乐得哈哈大笑,远处七七身穿狗皮袄骑在一匹白马之上宛如一道闪电率人杀入巷口,高呼道:“胡小天,不要惊慌。我来救你啦!”

    几百名官军同时杀到,此等声势何其骇人,那帮乞丐吓得魂不附体。朱大力也暂时忘记了追杀胡小天,转身望向周围,此时想要逃走已经晚了。

    胡小天向七七挥手。张嘴想要呼喊的时候,冷不防一只手从身后捂住了他的嘴巴,胡小天虽然没有看清是谁,可是从熟悉的酒臭味及已经猜到是刚才的那名老乞丐。

    胡小天大惊失色,玄冥阴风爪扣住对方的手腕,身躯一拧,右手向老乞丐裆下抓去,若非到了危急关头,胡小天也不会动用如此歹毒的手法对付一个老者。

    右爪还没有触及到对方的身体,就感觉到身体突然变得麻痹,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老乞丐将胡小天的身躯扛在肩头,似乎毫不费力,目光向下方扫了一眼。

    官兵拥入狭窄的小巷,弓箭手瞄准了尚未来及逃走的乞丐。

    小公主七七在众人的护卫下冲入巷子,大声道:“全都给我束手就擒,否则格杀勿论!”

    胡小天也听到了七七的声音,却苦于发不出半点声音,眼看着救兵到来,却不能跟他们会合,这是何等的郁闷和痛苦。老乞丐扛着胡小天,足尖在屋顶上轻轻一点,然后身躯宛如鸟儿一般飞掠而起。

    胡小天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带着飞起又落下,一双眼睛因为惊恐而瞪得滚圆,怪只怪自己过于大意,竟然沦为对方劫持的人质。

    老乞丐带着胡小天来到了一座破败的城隍庙中,将他随手扔在了地上,然后来到廊柱旁坐下,任凭阳光懒洋洋照射在他的身上,仿佛刚才的那场生死搏斗跟他毫无关系,从破破烂烂的布袋中掏出一壶酒,拧开壶塞灌了一口,然后极其舒服地打了个酒嗝。

    胡小天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发xiàn

    自己的穴道被解开,居然可以行动自如了,小心从地上爬了起来,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泥土,抱拳向老乞丐道:“前辈,晚辈胡小天这厢有礼了。”从老乞丐刚才表现出的身手,胡小天已经意识到他是位深藏不露的武学高手,自己在他的面前根本连半点反手之力都没有。

    老乞丐咧开嘴笑了笑,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牙齿:“小子,有些来头啊!”他从怀中掏出那面蟠龙金牌在手中来回把玩。

    胡小天看到蟠龙金牌,目光不由得一亮,向前走了一步,恭敬道:“老前辈,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之处还望多多担待,这金牌乃是御赐之物,还请前辈还给我,若是晚辈遗失,只怕会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老乞丐看了他一眼,随手将金牌丢给了他,不屑道:“什么好东西,老叫花子不稀罕。”

    胡小天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随随便便就还给了自己,接到金牌在手,心中渐渐安定下来,这老乞丐看来对自己并无恶意。他将金牌收好,又道:“前辈,今日之事并非是我想跟贵帮作对……”从老叫花子超人一等的身手判断,对方的身份必不寻常,或许是丐帮的帮主也未必可知。

    老乞丐道:“我懒得管你们的闲事,可东西还给你了,你是不是也得为我做点事情?”

    胡小天恭敬道:“老前辈尽管吩咐。”

    老乞丐道:“今儿你们官府抓了不少的叫花子,其实你们抓走了也没什么用,罪不至死,这帮叫花子如果关起来,也是白白浪费你们官府的粮食。”

    胡小天笑道:“晚辈明白,等晚辈回去,就安排他们将您的人全都放了。”胡小天这句话说得一语双关,一是答yīng

    放人,二是有个前提,要老叫花子把自己给放了。

    老乞丐呵呵笑道:“你这娃儿好生有趣,我何时说过要放你走了?”

    胡小天道:“前辈武功高强,胸襟广阔自然犯不着跟小辈一般计较。”他一边说话一边偷偷观察着老叫花子的神情。

    老乞丐哈哈大笑,双目向胡小天望来:“嘴巴还真是够甜,难怪能够在宫中混得风生水起。”

    胡小天听到老乞丐这么说,心中不觉一怔,难道这老乞丐事先就知dào

    自己的身份?想起刚刚失而复得的蟠龙金牌,顿时又明白过来,这面蟠龙金牌绝非俗物,但凡有些见识的人由此猜出自己的来头并不难。

    老乞丐道:“你且去吧,去晚了只怕那帮叫花子又要受罪。”

    胡小天恭恭敬敬向老乞丐作了一揖道:“前辈放心,小天必然不辱使命。”他转身走了两步,来到庙门前,却又折回头来,向老乞丐笑道:“前辈,晚辈还有一事忘了询问,不知前辈高姓大名?”

    老乞丐呵呵笑了一声道:“怎么?你小子还想以后找我寻仇?”

    胡小天道:“晚辈绝无此意,只是感觉到跟老前辈特别投缘,所以才有此一问。”

    老乞丐笑道:“姓徐,名字倒不记得了。”又灌了口酒,将酒壶放在一边,打了个哈欠,双手抄入袖口之中打起了瞌睡。

    胡小天再想跟他说话的时候,这老乞丐却打起了呼噜。胡小天摇了摇头,望着阳光下的老乞丐,忽然感觉这老头儿落寞而孤单,他也很奇怪为何会生出这样的感觉,犹豫了一下,忽然做出了一个极其意wài

    的举动,他将自己的狗皮坎肩脱掉,重新回到老乞丐身边,轻轻为他盖在身上,然后方才转身离去。

    听到胡小天的脚步声远去,老乞丐缓缓睁开了双眼,望着身上的狗皮坎肩,表情居然显得有些感动,揉了揉鼻子,用力抱紧了那件狗屁坎肩,继xù

    做他的清秋大梦。

    七七带着官兵将小巷里里外外搜查了个遍,仍然没有找到胡小天的影子,也不能说这次是一无所获,至少抓住了十二名乞丐,其中就包括刚才跟胡小天文斗的朱大力,按说朱大力本来不应该被官兵抓住,只是因为他杀红了眼,一心想抓住胡小天狠揍一顿宣泄心头之恨,所以才会身陷囹圄。

    胡小天兜了个圈子回到巷口的时候,七七正在发怒,她厉声道:“你们给我听着,就算是将康都翻个底儿朝天也要将胡小天给我找出来,传我的命令,全城范围内搜捕乞丐,但凡见到乞丐全都给我抓起来,严刑拷问,一个都不许放过。”这位小公主显然是动了真怒。

    两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