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不如不见】(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龙宣恩叹了一口气,充满悲愤道:“竖子何其歹毒,丝毫不顾及兄妹之情,竟然亲手将自己的妹妹送入虎狼之国!”他说这番话的时候似乎全然忘记了自己在位之时,为了维持西方边境稳固,要将女儿远嫁沙迦和亲的事情。

    “父皇的身体还好吗?”

    龙宣恩点了点头:“还好,难得你还记得有我这个父亲……我自从来到这灵霄宫,便再也没有一个孩儿过来探我……”说到这里龙宣恩的心头涌现出一股难言的悲哀进而演变成强烈的愤nù

    ,龙宣恩随着年龄的变老性情也变得越来越乖张怪戾,被软禁缥缈峰之后,长期的孤独让他的性情越发古怪。

    他的手从龙曦月的脸上收了回来,忽然紧紧攥在一起,咬牙切齿道:“你们的心中何尝有过我这个父亲,何尝有过半点的骨肉亲情,你们尊敬的不是我,而是朕手中的权力!”他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宛如猛虎一般咆哮起来。

    龙曦月被父亲突然激动的情绪吓住,颤声道:“父皇,您冷静一些,您冷静一些。”

    龙宣恩在女儿的呼喊声中平复了下来,他望着龙曦月:“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你是不是觉得很好笑?很可怜?”

    龙曦月含泪摇了摇头道:“父皇,女儿只是想在离开大康之前再见您一面。”

    “你已经见到了,只怕你来见我不仅仅这么简单,说吧,到底为了什么事情?”龙宣恩的目光中充满了狐疑。

    龙曦月咬了咬樱唇道:“父皇,女儿还想问一件事,我娘她……她究竟葬在那里……”

    龙宣恩呵呵笑了起来:“你果然不是过来看我的!朕这么多儿女,无一不是在图谋和算计。竟然没有一个真心对待朕……”他一激动,朕的自称脱口而出。

    龙曦月含泪道:“父皇,女儿只想知dào

    母亲埋在何处?难道连这件事您都不肯告sù

    我?难道做女儿的连这点权力都没有?”

    龙宣恩忽然停下笑声,深邃如千古深潭般的双目冷冷注视着龙曦月:“你想知dào

    ,我便告sù

    你,我将那贱人挫骨扬灰。投入这瑶池之中喂了鱼虾,她尸骨无存。”

    龙曦月听到这惊天噩耗几乎无法相信,她颤声道:“你在骗我……父皇,你是骗我的……”

    龙宣恩哈哈狂笑道:“骗你?我为何要骗你?”

    龙曦月用力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您一向疼爱母亲,您不可能这样对她……”

    龙宣恩咬牙切齿道:“正是因为朕对她太过纵容,她才敢做出对不起朕的事情,那贱人死有余辜,连你也一样。你们全都想害朕,都该去死,全都应该去死!”龙宣恩忽然冲上去,双手竟然扼住龙曦月的脖子。

    “父皇……”龙曦月只叫了一声,便被父亲强有力的双手扼得透不过气来,她拼命挣扎,却无力逃脱出父亲的魔爪。

    龙宣恩爆fā

    出一阵阵疯狂的大笑,整个人完全陷入了疯魔状态。咬牙切齿,杀气腾腾。宛如一头嗜血的恶魔。

    就在这危急关头,宫殿内出现了两人的身影,守候在外面的王千和胡小天一直都在留意倾听里面的动静,觉察到情况不对,两人匆匆赶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两人都是大惊失色。王千毕竟年纪大了行动缓慢,颤声道:“陛下放手,陛下放手哇……”

    胡小天几个箭步窜了上去,双手抓住龙宣恩的手臂,硬生生将他的手臂扯开。一把就将这老皇帝推倒在地,扶住龙曦月的肩头,关切道:“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龙曦月被扼得差点就要窒息过去,不停干咳,好半天方才缓过气来,看到胡小天赶来,才知dào

    他又将自己从死亡关头拉了回来,龙曦月惊魂未定。胡小天怒不可遏,这老皇帝当真阴狠歹毒竟然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此毒手,若是他再晚来一刻,只怕龙曦月就会死在他的手里。虎毒不食子,这种毫无人性的老家伙活该落到众叛亲离的下场。

    王千将龙宣恩从地上搀起:“陛下,陛下!”

    龙宣恩仍然不住狂笑,咬牙切齿道:“你们一个个全都想害朕,谋夺朕的江山,谋夺朕的社稷,谋夺朕的财富,谋夺朕的女人……”

    胡小天心中暗骂,这老东西根本就是个被害妄想狂,假如他不是什么太上皇,假如不是在灵霄宫,自己一定冲上去结果了他的性命。龙曦月恢复过来,看到胡小天愤nù

    的表情,担心他冲动坏事,抓住他的手臂,缓缓摇了摇头,低声道:“咱们走!”老皇帝发疯,留下来也没什么必要。

    王千老泪纵横,呼唤道:“陛下醒来,陛下醒来!”

    龙宣恩此时忽然停住笑声,双目茫然望着龙曦月,似乎顷刻间清醒了过来,他喃喃道:“曦月……曦月……你来看朕了……朕刚刚对你做了什么?朕做了什么?”他挣扎着起身向龙曦月走去,王千试图拉住他,却被他狠狠甩开。

    龙曦月对刚才的事情仍然心有余悸,虽然听到父亲呼喊自己的名字,仍然不敢走过去。

    龙宣恩颤巍巍向前走了一步,却不料一脚踏空,从台阶上滚落了下去,周围人都有一段距离,来不及上去扶他,龙宣恩的额角撞在台阶之上,竟然磕得淤青。

    龙曦月看到父亲这般情形顿时忘记了害pà

    ,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扶起他:“父皇!”

    王千也来到一旁将龙宣恩从地上扶起,胡小天虽然在第一时间赶到近前,却没有出手相助,他并不关心老皇帝的死活,真zhèng

    关心的那个人是龙曦月,担心龙宣恩再次伤害龙曦月。

    龙宣恩望着龙曦月,双目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慈祥之色:“曦月,曦月!”

    胡小天望着龙宣恩喜怒无常的模样,心中暗忖,这老东西八成是受不了刺激已经疯了。

    龙曦月道:“父皇!您累了,回去休息吧。”

    龙宣恩叹了口气道:“朕的确是有些累了,曦月,你刚刚说要离开大康?”

    龙曦月点了点头:“女儿不在父皇身边,父皇要多多保重。”说到这里,鼻子一酸,眼泪又落了下来。

    龙宣恩道:“走吧,走得越远越好,免得那畜生害你,他想夺朕的皇位,没那么容易,朕一日没有将传国玉玺交给他,他就不是名正言顺的大康天子。”

    胡小天听到这个消息心头一震,老皇帝说得究竟是真话还是疯话?假如他所说的一切属实,那么龙烨霖到现在都没有得到传国玉玺,自然算不上名正言顺的皇帝。

    王千慌忙阻止道:“陛下,陛下,您累了,还是尽快回去歇着。”

    龙曦月叹了口气,向父亲道别之后起身离开。胡小天跟着她走出灵霄宫,借着灯笼的光芒,看到龙曦月的俏脸之上充满了失落黯然的表情,此次见面,老皇帝的绝情和冷酷深深伤害了她,果然是相见不如不见,见面徒增伤悲。

    胡小天一旁劝慰道:“我看太上皇的头脑已经老糊涂了。”目睹龙曦月如此遭遇,有这样的父亲还不如没有,和她相比,自己至少父母双全,对他的关爱也是无微不至,在这方面要幸运许多。

    龙曦月咬了咬樱唇道:“想不到,父皇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她的表情落落寡欢,心情无比难过。

    王千从后面赶了上来,来到龙曦月面前恭敬行礼道:“公主勿怪,陛下自从来到了灵霄宫,就变得精神恍惚,这几个月情况变得越发严重了,整个人疯疯癫癫的,要么就坐在那龙椅上发呆,要么就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公主千万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龙曦月黯然道:“以后劳烦王公公多多照顾他。”

    王千道:“公主放心,老奴一定尽lì

    伺候好陛下。”王千自己也是风烛残年,想来时日无多,若是这老太监走了,龙宣恩的身边只怕再没有一个贴心人照顾,一国之君晚景居然如此凄凉,让人看在眼里,心中不禁感叹命运无常。

    王千又道:“陛下说得那番话公主千万不要往心里去,现在连他自己都不知dào

    在说什么。”

    龙曦月点了点头,正准bèi

    离去之时,却听到王千又道:“公主既然来了,不妨去云庙一趟,那里摆着李贵妃的牌位。”

    龙曦月美眸圆睁,流露出感激之色,轻声道:“多谢王公公!”

    望着胡小天和龙曦月走远,王千方才颤巍巍返回了灵霄宫。

    太上皇龙宣恩半躺在龙床之上,双目半睁半闭,离合之间精光隐现,他的表情无比清明,此时的龙宣恩再不是刚才那个疯疯癫癫的老人。

    王千来到床边,压低声音道:“公主走了。”

    “说了?”

    王千点了点头。

    龙宣恩唇角泛起一丝冷笑:“你猜猜,他会不会过来探我?”

    新的一周到来,每到周一,推荐榜就会重启,说起来也有六万多收藏,每人一张推荐票就应该能够将医统送上周推榜,恳请一人一票!(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