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who怕who】(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已是三更时分,宣微宫内仍然亮着烛光,大康皇帝龙烨霖仍然没有入睡,在他的身边一位老太监垂手而立,正是司礼监掌印太监权德安。

    “为何不坐?”龙烨霖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

    权德安恭敬道:“在陛下面前哪有奴才坐的地方。”

    龙烨霖听到这句话似乎有所感触,不由得叹了口气道:“经lì

    了这么多的事情,最忠于朕的那个始终都是你。”

    权德安道:“老奴为陛下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龙烨霖又叹了口气,双目盯住烛影摇曳的宫灯,低声道:“他居然抗旨不尊。”

    权德安道:“已经出宫去了,至今仍然没有回来。”

    龙烨霖道:“他是不是对朕产生了怀疑?”

    权德安轻声道:“应该不可能。”

    “为何你不让人追出去,趁着这个机会将他一网打尽?”龙烨霖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

    权德安道:“今晚的事情实在是有些蹊跷,以他的武功内力,本不该受创如此之重,若是派人追赶出去,只怕会中了他的圈套,而且我们的计划就会完全暴露。”

    龙烨霖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权德安道:“他没有那么简单,匆匆离宫应该是感觉到有些不妙,担心我们会趁着他虚弱的时候下手。现在咱们最大的优势在于,他并不知dào

    陛下体内的毒已经肃清,他已经无法掌控陛下的生死。”

    龙烨霖握紧双拳,脸上的表情显得极度纠结和痛苦:“不杀此贼,朕誓不罢休!”

    权德安道:“陛下还需多几分忍耐,天机局和十万羽林铁卫尽在他的掌握之中,铲除此人必须先将这两方控zhì

    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龙烨霖咬牙切齿道:“忍……忍……忍,你让朕忍耐到什么时候?朕这个皇帝处处受此阉贼的制擎,在朕的宫中,朕甚至想自由呼吸一口气都不能。”

    权德安道:“最迟一年,老奴深信可以将此恶贼连根拔起。”

    马车在青灰色的天空下缓慢行进,胡小天将车帘掀起了一角。向外面望去,东方天地交接的地方颜色变得越来越淡,大片的白将地平线的轮廓强调得异常分明,渐渐温暖的紫色出现在这空白中,迅速填补了空白,紫色的底部变得越来越红,最后又幻化成金黄的颜色,一轮红日挣扎了黑夜的束缚,终于透出了地平面。

    胡小天转脸望去。姬飞花靠在车厢的另外一边似乎已经睡去,黑发如云堆积在肩头,肌肤娇艳如雪,温润如玉的面庞上隐隐透出红晕。胡小天眨了眨眼睛,倘若不知dào

    他的来历,肯定会认为眼前就是一个女人。脑海中回忆起姬飞花昨夜威风八面杀伐果duàn

    的场面,和眼前这个柔弱娇媚的形象成为一天一地的对比。

    姬飞花却在此时突然睁开了双眸,明澈如水的眼睛盯住了胡小天的双目。胡小天有些心虚地将头垂了下去。

    姬飞花道:“你盯着杂家看了半天,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胡小天这时方才知dào

    自己刚才的举动并没有瞒过姬飞花。他慌忙解释道:“小天只是关心大人的伤情,绝无其他的想法。”

    姬飞花看到他紧张的表情不由得笑了起来,当真是笑靥如花,明艳不可方物。

    胡小天暗叹妖孽,难怪当今皇上龙烨霖被他迷了个七荤八素,如此妩媚妖娆的人物。即便是男人看到也不免心动,胡小天不禁有些担心了,长此以往,自己的性取向该不会在潜移默化中改变?

    马车已经进入皇宫的范围,姬飞花正襟危坐脸上再不见丝毫的妩媚妖娆之气。双目冷酷如冰,沉声道:“明月宫你不会呆得太久,杂家答yīng

    你,尽快将你调离出去。”

    胡小天听他应允了这件事,不由心中窃喜不已,明月宫乃是是非之地,他实在不愿继xù

    在那里呆下去:“多谢大人。”

    姬飞花话锋一转又道:“只是你还需先为杂家做一件事。”

    “大人只管吩咐。”

    姬飞花递给他一瓶丹药:“这里面有七颗药丸,你每天将其中一颗混入她的饮食之中,做完这件事,你就算完成了在明月宫的使命。”

    胡小天心中一惊,脱口道:“小天斗胆问一句,这里面是什么?”

    姬飞花道:“你只需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其他的事情不用多问。”

    胡小天虽然心中并不情愿,可是在姬飞花的面前也不敢顶撞,将那玉瓶收了起来。看来姬飞花终究还是对文雅起了杀意,刚刚救了她的性命,现在又要杀她。

    回到明月宫,已经是第二天正午,新来的几名太监宫女齐齐过来相见,对胡小天这位明月宫的总管都表现得非常尊敬,胡小天先问了文雅的状况,听说她已经醒了,只是目前简皇后正在里面探视,胡小天想了想还是没有进去,先去探望了葆葆。

    敲了敲房门里面无人应声,推门进去之后方才发xiàn

    房间内空无一人,胡小天心中大骇,还以为葆葆遭遇了不测,慌忙叫小太监过来询问,问过之后方才知dào

    葆葆一早被人接去了凌玉殿。胡小天一听就火冒三丈,林菀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妄为,且不说葆葆自己不想回去,现在葆葆重伤未愈,身体虚弱,必须要静养,哪能禁得起如此折腾。

    他曾经领教过林菀的毒辣手段,再想起葆葆对她惧怕的神情,胡小天心如火燎,恨不能两肋生出双翅瞬间赶到凌玉殿将葆葆解救出来。

    胡小天风急火燎地赶到了凌玉殿,迎面遇到凌玉殿的太监宫女,他们似乎对胡小天的到来早已有了准bèi

    ,笑眯眯招呼道:“胡公公来了,娘娘在里面等着你呢。”

    胡小天冷冷扫了这帮宫女太监一眼,大步走入凌玉殿内。

    耳边听到抚琴之声,宛如高山流水极其悦耳,凌玉殿内只有林菀身穿湖绿色长裙,独自坐在琴台之上,专注抚琴,似乎并没有留意到胡小天的到来。胡小天暗骂林菀装逼,看人真得不能只看表面,林菀美貌如花可实jì

    上却是心如蛇蝎,胡小天一心牵挂葆葆的安危,哪还顾得上欣赏林菀的琴艺,大声道:“胡小天参见林昭仪!”

    林菀手指一动停下抚琴的动作,余音袅袅,一双嫩白的手掌覆盖在琴弦之上,顷刻间声息全无。林菀幽然叹了一口气道:“胡公公,难道觉得本宫的琴艺不佳吗?缘何要打断本宫抚琴?”

    胡小天道:“小天此来所为何事,林昭仪心中应该明白。”

    林菀呵呵笑道:“本宫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不说,我怎能知dào

    ?”

    胡小天道:“把葆葆交出来!”

    林菀的手指提起一根琴弦,锵!的一声音波传出,随之震动得周边空气嗡嗡作响,一双美眸杀气凛然:“胡公公难道不懂风月?本宫好心为你抚琴,你却不知好歹!”

    胡小天道:“在下从来都不懂什么所谓的风月,焚琴煮鹤的事儿倒是常干,不如我也来吹奏一曲,和林昭仪来个琴瑟和鸣如何?”

    林菀微笑道:“你若是不在乎她的死活,只管试试!”绷紧的琴弦张到了极致,崩!的一声从中断裂。林菀霍然站起身来,一双凤目之中两道利剑般的光芒向胡小天逼视而来。

    胡小天冷笑道:“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我,既然林贵妃有要求,我就只能满足你。”他抽出复苏笛,凑到唇间,用力吹响,对于林菀这种阴险毒辣的女人,绝不可以轻易受她威胁。他们彼此都掌握了对方的弱点,现在比拼的就是谁的心肠更硬,谁的手段更狠,若是心存半点的犹豫和仁慈就只会受制于人。

    林菀在胡小天吹响复苏笛的刹那,双手扬起将两根银针插入自己的颞部。双足在地上重重一顿,身躯宛如一道绿电猛然扑向胡小天。

    此举大大出乎胡小天的意料之外,想不到林菀竟然有了克制复苏笛的方法,他随手操起一旁的椅子照着林菀迎头砸了过去,撕破脸皮的最大好处在于根本无需顾忌对方的身份和地位,大家谁都不干净,who怕who!

    林菀一掌拍落在椅子上,将座椅打得四分五裂,胡小天却趁着她拍打座椅的功夫,身躯倒退到抱柱前,双手反转,双足急蹬,竟然背身攀援抱柱而上,瞬间已经爬升到抱柱的顶部,嘴上片刻不停,吹得口沫横飞,可今儿复苏笛似乎完全失去了效用,林菀根本没有半点反应。

    林菀腾空而起,扬起左手,五指之上全都带着精钢指套,宛如鸟爪般张开直奔胡小天的面门抓来。

    胡小天以玄冥阴风爪应对,手腕一沉,爪面外翻,绕过对方的钢爪,抓向林菀的脉门

    两人在半空之中连续拆了五招,以快打快,胡小天的背脊紧贴着抱柱,在交手的同时围绕抱柱螺旋下降,相对而言林菀的功力显然还要高出他一筹。

    两人的双足同时落在实地之上,胡小天忽然一扬手道:“暴雨梨花针!”

    盯了半天的月票榜,卡在1698,差两张就到1700,双倍期间也就是一张,居然卡住了,莫非是章鱼步子迈得太大,更得太多所以才卡住那啥……呃,这年月更得多还有罪吗?

    谁给俺一张票,助我一票之力,让俺把1700这道坎迈过去!(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