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夜探】(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天寒地冻,平日里就已经无人驻守了,更何况是在这风雪漫天的夜里。胡小天开了酒窖走入其中,抖落了一身的雪花,酒窖将呼啸的寒风完全隔绝在外。胡小天取了灯笼,快步走下密道。他轻车熟路地来到紫兰宫的水井内,沿着井壁爬了上去。

    等他爬出井口,发xiàn

    外面的雪下得越发大了,这样的天气自然为他掩饰行踪创造了绝佳条件,可是行动也困难了不少,举目向紫兰宫的方向望去,却见宫室一片漆黑,龙曦月的书斋也没有亮灯,看来这位美丽公主应该睡了,或许是因为自己失约她等不及,又或者她根本就没有懂得自己手势的意思,胡小天正准bèi

    回去的时候,又觉得大老远跑来有些不甘心,于是这厮蹑手蹑脚来到了书斋外,倾耳在窗前听了听,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里面应该没有人在。

    就在胡小天决定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紫兰宫的方向亮起了灯光,没过多久,就看到房门打开了,一位身穿深蓝色斗篷的少女打着灯笼从里面走了出来。

    胡小天从对方的身形已经判断出是龙曦月无疑,他心中又惊又喜,看来这位安平公主已经被自己撩动起了情愫,即便是深夜也不忘和自己相会,正准bèi

    上前相认,冷不防嘴巴被人从后面给捂住。胡小天此惊非同小可,对方将他压在墙壁之上,向他竖起一根食指:“嘘!”却是藏书阁的老太监李云聪。

    胡小天吓得一身冷汗,这老太监想必是跟踪了自己一路,自己竟然如此大意,居然对他的举动毫无觉察,想想不由得后怕,李云聪若是想杀自己。恐怕自己十条命都已经丢掉了,这老家伙的武功只怕比权德安和姬飞花更加厉害。

    两人一起看着龙曦月的举动,胡小天暗叫不妙,这下麻烦了,自己和龙曦月的事情十有八九被李云聪给撞破了。龙曦月举起灯笼在院落之中看了看,并没有看到胡小天的影子。她显得颇为失落,幽然叹了一口气,转身又回宫去了。

    有李云聪在身边,借胡小天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去跟龙曦月相认。龙曦月走后,李云聪指了指水井,率先飞掠而起,胡小天紧跟他的脚步,却见李云聪如同在雪地上贴地飞行。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足迹,这份轻功实在是惊世骇俗,反观自己就没有人家的功力,虽然刻意隐藏脚步的痕迹,但是仍然在雪地上留下浅浅的足迹,这倒不妨事,雪下得很大,用不了多久时间就会将足迹完全掩盖。

    李云聪示意胡小天先进入井口。等到胡小天进去之后,他右手一挥。一股无形掌力拍击出去,如同平地刮起一阵罡风,将胡小天那浅浅的脚印拍击散尽。由此可见他为人之谨慎。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了地洞之中,胡小天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向李云聪施礼道:“李公公!”

    李云聪道:“夜探紫兰宫,你胆子可真是不小。难道想对公主不利?”

    胡小天叫苦不迭道:“李公公,您可冤枉我了,您不是说有一条密道通往缥缈山,所以我才趁着风雪之夜,找寻那条密道的所在。”

    李云聪将信将疑。冷笑道:“你还真是有心。”

    胡小天道:“公公又是怎么到了这里?”在他的印象中,藏书阁和密道相通的地方只有一个手腕粗的孔洞,难道这李云聪能够从洞里溜过来不成?这老家伙难道是蛇精变的?居然能从那么小的洞口钻进来?

    李云聪道:“紫兰宫又不是什么神mì

    的地方,你能来得,杂家就能来得。”他一边说一边往回走,胡小天跟在李云聪的身后,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密道?现在快他妈成了星光大道了,无论什么人都能过来走一圈,权德安知dào

    ,姬飞花知dào

    ,现在李云聪也知dào

    。而且李云聪应该比起自己知dào

    的内情似乎还要多一些,只是不知dào

    他今晚是凑巧来到紫兰宫还是一路跟踪自己来到这里。

    来到道路的分叉处,李云聪转向藏书阁的方向,胡小天也没有返回司苑局酒窖的意思,而是跟着李云聪继xù

    前行。李云聪不说话,也没有发声阻止,任由胡小天跟着他来到藏书阁的地洞下。

    老太监抬起头来,向上方看了一眼,然后腾空跃起,双足在地洞的边缘之上来回轻点,此时的李云聪哪还有半分老态龙钟的模样,身躯在地洞中不断升腾而起,转瞬之间已经来到地洞顶部,他的手向上轻轻一托,洞的岩石被他整个托了起来,露出一个可容一人通行的洞口,胡小天仰脸看着,咋舌不下,上次他和葆葆也曾经仔细探查过,可他们找了半天也只是找到了一个通气孔,却想不到看似已经到了尽头的顶部就有出口。

    李云聪向下看了一眼仍在发呆的胡小天,冷哼一声道:“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上来?”

    胡小天这才回过神来,他可没有李云聪那样的本事,不过比起上次来时已经多了样金蛛八步的本事,沿着墙壁手足并用迅速攀援而上,也很快就爬了上去,爬到中途这货忽然想,要是李云聪照着自己的脸来上一脚又当如何,这么高摔下去,老子岂不是就要悲催了?还好李云聪没有做这种宵小之事。

    从地洞中爬出去看到的就是一条狭窄通道,这通道位于墙壁和一座文圣坐像之间,文圣像高约两丈,重愈三千斤,刚好覆盖在那地洞的上方,底部的颜色和地面岩层相同,别说胡小天当时没有发xiàn

    ,即便是发xiàn

    了这个秘密,以他目前的功力也不可能将塑像移开进入其中。李云聪身处地洞之中,竟然能够将这么重的文圣像平托而起,此人的武功实则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绕过文圣像来到房内,却见周围全都是层层叠叠的书架,应该是藏书阁的一部分,胡小天环视周围的时候,李云聪点燃室内的蜡烛,烛火摇曳照亮了他满是皱纹的面孔,光影变幻中的李云聪越发显得深不可测。

    胡小天道:“李公公,这里是藏书阁吗?”

    李云聪笑道:“这里自然是藏书阁,咱们现在在藏书阁的六层,皇宫之中,除了杂家和太上皇之外,就只有你才来过这个地方。”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这么说小天岂不是走了大运?”

    李云聪道:“福祸相依,是好是坏谁也说不清楚。”

    胡小天笑道:“李公公说得极是,就如小天被委以明月宫管事之重任,本以为是件好事,可真zhèng

    接手之后方才发xiàn

    是个苦不堪言的差事。”

    李云聪意味深长道:“苦不苦只有自己心里明白,杂家却听说文才人入主明月宫之后没几天,便接连出了两条人命,宫里很多人都在说,这位文才人是位不祥之人。”

    胡小天道:“流言罢了,所谓的两条人命,其实有一条李公公是亲眼见证的。”姬飞花杀死王德才的时候,李云聪刚好就在现场,而那时候文雅还未入宫。

    李云聪点了点头道:“你这么一说,杂家就想起来了。”

    “至于另外一条人命,其实是小天所为,和这位新来的文才人并无任何的关系。”做了就不怕认,更何况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李云聪道:“在皇宫内杀人还能全身而退还真是不多见。”

    胡小天道:“我杀的那个太监名叫马良芃,乃是姬飞花派去明月宫的眼线。”

    李云聪白眉一动:“你不也是姬飞花派过去的?如此说来,岂不是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

    胡小天道:“不瞒李公公,此前我对此一无所知。”

    李云聪道:“看来姬飞花对你也不是完全信任,那个小太监想必是去监视你的。”

    胡小天道:“应当如此,我和葆葆说话的时候,他跑去窗外偷听,幸亏被我发觉,于是我才对他下手。”

    李云聪喃喃道:“葆葆!杂家给你的东西是否派上了用场?”

    胡小天眉开眼笑道:“李公公给我的那个笛子还真是好东西,只要轻轻那么一吹,就能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唯有乖乖听话。”

    李云聪道:“这么说,那宫女已经对你服服帖帖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不能再听话了,现在我让她干什么,她就得乖乖干什么?不仅如此,小天还有一个意wài

    收获呢。”

    李云聪听他说意wài

    收获也是颇感惊奇,等胡小天将凌玉殿林菀的事情讲完,李云聪才知dào

    这小子居然用复苏笛做了那么多的事情。

    胡小天道:“照她们所说,她们中了一种万虫蚀骨丸的慢性毒/药,一旦发作,那是相当的痛苦,也只有您老的解药能够解除她们的痛苦。”胡小天恭维道:“李公公的手段真是高,实在是高!”

    李云聪冷冷道:“她们所中的万虫蚀骨丸跟杂家可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胡小天只是利用这句话去套他的话,现在胡小天甚至有些怀疑李云聪就是洪北漠。

    李云聪道:“杂家让你调查的事情怎样了?“

    求月票!(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