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插花】(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姬飞花道:“杂家反倒有些糊涂了。”

    胡小天道:“不如咱们换个想法,我赌提督大人无法在一丈之外将这枝梅花投入花瓶之中。”他走过去,抓起花瓶向后退了几步,来到距离姬飞花约有一丈的地方将花瓶放在地上。

    姬飞花随手一挥,手中那枝梅花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红色弧线,准确无误地投入花瓶之中。

    胡小天微笑道:“我输了。”

    姬飞花却笑了起来:“人活在世上果然不必想得太多,信手拈来的时候往往会起到意想不到的奇效。”那枝红梅斜插在花瓶之中,红白相衬,雅致中透着热烈,给人以一种强烈美感的冲击。他当然明白胡小天不会愚蠢到跟自己打赌,只是利用这种方法帮zhù

    自己做出抉择,这小子的小聪明之中实则蕴含着大智慧。

    胡小天将插好的花瓶重新放在小桌上。

    姬飞花的目光仍然停留在红梅之上,小声道:“马良芃是杂家的人。”

    胡小天道:“我并不知情。”这事儿纯粹是你姬飞花的原因,不信任老子,居然安插眼线监督老子,马良芃死的一点都不冤枉。

    姬飞花道:“不知者不罪,怕得是明知故犯。”

    胡小天道:“提督大人信不过我?”

    姬飞花摇了摇头:“杂家让他去明月宫要做的事情和你不同,却不知他因何会触怒了你。”

    胡小天道:“他在我的房外偷听,我担心他会对我不利,所以才对他下了狠手。”跟姬飞花说话必须七分真三分假,有些时候甚至要全说实话,不然又怎能将他瞒过,杀人灭口也是理直气壮。

    姬飞花道:“杂家才夸过你的玄冥阴风爪。你就派上了用场,果然是权德安的好徒弟。”

    胡小天道:“错已铸成,提督大人要怎样罚我,小天绝无半句怨言。”

    姬飞花道:“杂家并未让他去监视你,你又做了什么事情引起了他的兴趣?”

    胡小天道:“昨晚很不太平,先有飞贼夜闯明月宫。当值侍卫一直追踪而至。所以我一直对外界的动静保持警惕,夜半时分,他来到我的窗外,我以为有人想害我,再加上当时他蒙着面孔,我并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他。”

    姬飞花道:“杂家并没有问你这件事,他的尸体杂家已经看过,除了玄冥阴风爪之外,后心还受了一掌。任何的攻击都会在对方的身体上留下痕迹,有些痕迹即便是肉眼看不清,但是仍然有办法让它暴露出来。”

    胡小天内心一惊,如此说来姬飞花已经发xiàn

    了葆葆打在马良芃后心的一掌。

    姬飞花道:“打在他后心的那一掌乃是一个女人所发,倘若杂家没有猜错,就是那个宫女。”

    胡小天暗叹姬飞花厉害,只是这样一来葆葆就暴露了,葆葆暴露等于他们之间的事情就浮出了水面。胡小天垂头道:“提督大人恕罪。小天并未将实情全都说出来。”

    姬飞花道:“文雅身边的宫女太监,哪个的背后没有来头。杂家又怎能不将这些事情调查清楚?你在司苑局之时,那宫女便去找过你多次,你们之间的关系不必杂家点破吧?”

    胡小天额头冷汗不由得冒了出来,脑袋耷拉了下去,身体如同一个问号:“小天罪无可恕,提督大人要杀要剐小天绝无半句怨言。”

    姬飞花道:“一定是马良芃不巧。撞破了你们之间的秘密,所以你们两个一不做二不休,联手将马良芃杀死,只可惜没有来得及处理尸体,就被别人发觉。才会把事情闹这么大,否则马良芃也和荣宝兴一样突然就不知所踪了。”

    胡小天道:“那宫女乃是小天的眼线,她帮我监视明月宫的动静,昨夜她偷偷来我房内禀明情况,就在那时我发xiàn

    有人在窗外偷听。”

    姬飞花缓缓点了点头:“一个人就算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兼顾好每一件事,你做得很好,马良芃虽然被你所杀,可是塞翁失马安知非福。现在宫里面很多人都知dào

    杂家对你不错,即便是权德安一手将你送入宫中,又让你刻意接近我,可他听到这些也难免不会生出疑心,你杀了马良芃,刚好借着这件事增加他对你的信心。”

    胡小天暗叫侥幸,看来姬飞花并不准bèi

    追究自己杀死马良芃的责任。胡小天道:“姬公公想我怎样做?”

    姬飞花道:“杂家想让你帮我除掉一个人。”

    胡小天不由得想起了文雅,暗自倒吸了一口冷气,倘若姬飞花让他现在就杀掉文雅,只怕他还真难以下定决心下手。

    姬飞花道:“文雅的那个宫女梧桐应该是她和外界沟通的眼线,也是文承焕那帮人布置在宫中的一颗棋,我要你找个机会将她铲除,断了文雅和外界的联络。”

    胡小天有些好奇,梧桐通过鸟儿传书和外界互通消息,这件事葆葆昨晚才告sù

    他,却不知dào

    姬飞花又是从那里得知的。看来姬飞花的眼线果然遍布皇宫,以后跟此人相处要更加小心为妙。胡小天低声道:“梧桐武功很厉害,小天未必是她的对手。”

    姬飞花道:“杀人未必要用武功,多数时候是要靠这里的。”他指了指自己的头。

    胡小天道:“大人放心,此女处处针对于我,小天早就想将她除之后快。”

    姬飞花道:“务必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千万不可再掀起这么大的风浪。”

    胡小天惭愧道:“小天给您添麻烦了。”

    姬飞花又道:“我们之间的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可告sù

    第三人知dào

    。”

    “是!”

    “那个宫女乃是林菀的贴身侍女,出身凌玉殿,林菀居然主动割爱将自己的贴身宫女送给了别人,这件事本身就不合理,皇上倒是宠幸过她一段时间,可自从登基之后对她疏远了不少,是不是她因此而生出怨恨而迁怒于文才人,这就不得而知了。”

    胡小天道:“姬公公,其实小天早就发觉林昭仪有些不对头,所以才故yì

    接近葆葆。”

    姬飞花桀桀笑了起来:“你想管的事情还真多,你只需管好明月宫的事情,其他的事情跟你绝无关系。”

    “是!”

    胡小天离去之后,姬飞花的目光重新落在那花瓶之上,忽然他扬起手来,瓶中的那枝红梅被一股无形的吸引力吸起,缓缓升腾起来,悬浮在虚空之中,姬飞花望着枝头怒放的梅花,唇角却现出一丝阴森的冷意,春葱般的手指缓缓握紧,悬浮在空中的花枝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包裹,然后向中心压缩,花枝寸寸折断,花瓣落英纷飞。掌力猛然一吐,红色花瓣四散飞去。

    姬飞花手指捻起一片飘向自己的花瓣,慢慢凑近鼻翼前,闻了闻花香,凤目中闪过一丝冷意,淡然道:“你可以出来了!”

    帷幔之后一个身披深蓝色斗篷的女子缓步走出,来到姬飞花面前浅浅到了个万福,娇滴滴道:“参见主人!”这那女子竟然是凌玉殿主人,大康昭仪林菀。

    姬飞花低声道:“你都听到了?”

    林菀嗯了一声,在姬飞花的身边坐了下来,螓首试图靠在姬飞花的肩头,姬飞花皱了皱眉头,在她就要靠上自己肩头之前已经站了起来,负起双手留给林菀一个孤冷的背影。

    林菀眼圈儿居然有些红了,轻声道:“是不是菀儿做错了什么?”

    姬飞花平静道:“葆葆对你的事情知情吗?”

    林菀摇了摇头:“她对昨晚的事情有些抗拒。”

    姬飞花淡然道:“明月宫的事情解决之后,我会安排她离开皇宫,有些事没必要让她知dào

    的太清楚。”

    林菀低声道:“主人为何对胡小天如此厚爱?”

    姬飞花呵呵笑了起来:“厚爱?杂家只是想利用他罢了。”

    林菀道:“胡小天为人狡诈阴险,主人一定要小心被他反咬一口。”

    “主人只怕还不知dào

    ,他已经有了万虫蚀骨丸的解药。”

    姬飞花猛然转过身来,凤目之中寒光大炽:“你说什么?”

    林菀道:“他用复苏笛引起我体内的药力,折磨得我苦不堪言,我看他和洪北漠一定有了联络。”

    姬飞花满面狐疑道:“你能确定?”

    “千真万确,我怀疑他也用同样的手段对待葆葆,甚至已经控zhì

    了葆葆,我那妹子最近似乎变了许多,有很多的事情都在瞒着我。”

    姬飞花眯起双目,他向前走了一步,忽然伸出手去抓住林菀的皓腕,一股冰冷的内息沿着林菀的经脉流入她的体内,林菀娇躯一颤,刚一感到刺痛,姬飞花却已经放开了她的手腕,冷冷道:“你没有骗我。”

    林菀的俏脸之上浮现出一丝难以描摹的忧伤:“我何时又骗过你。”

    姬飞花道:“洪北漠身在大雍,不可能和胡小天联络上,胡小天绝不会是他的人。”

    林菀道:“可是复苏笛就在他的手中,我亲眼所见岂会有错,而且他有万虫蚀骨丸的解药。”

    姬飞花道:“你是说,这宫中还有洪北漠的同党?”

    林菀点了点头道:“一定是!”

    姬飞花缓缓点了点头。

    林菀道:“为何不将胡小天抓起来严刑逼供,相信一定能够从他嘴中套出实情。”

    求双倍月票(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