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杀】(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胡小天道:“我还好,目前在司苑局当差,姬公公对我非常器重,周围的人也对我很好。”

    胡不为点了点头,听到公公这两个字,内心就如同刀割般疼痛,这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啊。龙烨霖这混账竟然让他入宫赎罪,等于断了我胡家的香烟,这是何等深仇大恨。

    胡小天道:“户部那边怎么样?”

    胡不为道:“无非是榨取我的最后一点价值罢了。”他将未来看得很透,知dào

    自己即便是苟且偷生,最终仍然逃不过一死。

    “你不该来这儿。”胡不为最牵挂的仍然是儿子的处境,此次前来探望他们,还不知会给他造成怎样的影响,须知在水井儿胡同周围遍布朝廷的眼线,今晚过来的事情很可能被别人发xiàn

    。

    胡小天道:“没事,姬公公既然肯带我来,就能解决这件事。”

    胡不为缓缓摇了摇头,低声道:“唯一能信过得只有你自己。”他有很多话想对儿子说,可又不能现在说。姬飞花是什么人他当然清楚,儿子和这种人混在一起,无异于与虎谋皮。

    胡小天自从进入房间之后,始终在留意观察倾听周围的动静,以防有人监听,现在的处境逼迫他不得不小心谨慎。他从火盆中取出一根木炭,在地上写了一行字:“梁大壮一直都在这里?”

    胡不为也学着他的样子挑了一根木炭,写道:“今天傍晚过来探望我们的,我们留他没走。”然后又写道:“怎么?你怀疑他?”

    胡小天用手将地上的字体抹去。然后又写道:“我正在计划,准bèi

    带着你和娘一起逃走。”

    胡不为用力摇了摇头。写道:“绝不可以!现在逃等于自寻死路!”又写道:“要走你自己走,不要管我和你娘。”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写道:“我有办法。”

    胡不为写道:“打消念头,皇上不会让我活着离开京城,他之所以不杀我,是因为我掌握着大康财富的秘密,现在杀了我,他就永远不会知dào

    。”

    胡小天内心剧震,此时方才明白老爹并没有那么简单。

    胡不为写完就迅速擦去,又写道:“我最担心得就是他们拿你的性命威胁我,你不该回来。”

    胡小天写道:“若是我眼睁睁看着你和娘出事而无动于衷。今生今世良心难安。”

    父子两人目光对视,彼此的眼圈都红了,胡不为伸出手去,满是炭黑的手掌跟儿子牢牢握在一起。

    院落之中,徐凤仪端着已经泡好的茶却始终没有进去,梁大壮恭敬道:“夫人,为何不进去?”

    徐凤仪道:“让他爷俩儿好好聊几句,我们就不用进去打扰了。”

    梁大壮低下头去:“那,我就在这里陪着夫人。”

    徐凤仪道:“难为你还有这片心思。说起来自从我们胡家落难之后,前来探望我们的下人,你还是第一个,想不到我胡家还有忠心耿耿的义仆。”

    梁大壮眼含热泪道:“夫人。只怪大壮没有本事,胡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都帮不上忙。”

    徐凤仪淡然道:“是胡家拖累了你们才对,如果不是圣上开恩。这次胡家免不了是满门抄斩的下场,现在虽然蒙难。可毕竟大家都保全了性命,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梁大壮道:“全都多亏了少爷。若不是少爷舍身入宫,我等只怕早已没命了。”

    徐凤仪叹了口气道:“小天侠骨柔肠,希望他好心能够得到好报。以后我们胡家的冤情若有昭雪之日,还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照顾他。”

    梁大壮深有感触道:“夫人,少爷待我恩重如山,大壮但有一口气在,为少爷上刀山下火海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脚下的地面已经乌黑,胡不为换了块地方,继xù

    写道:“身在宫中,步步惊心,切莫做与虎谋皮的事情。”

    胡小天写道:“夹缝中求生,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胡不为写道:“我绝不会饶过龙氏,害得我们胡家断子绝孙。”他的双目中流露出刻骨铭心的仇恨,显然因为儿子被净身入宫的事情将龙氏恨到了极点。他已经抱定祸乱大康江山的念头,但有一口气在必然要让大康的经济崩塌。

    胡小天在父亲面前写道:“我未净身,一切都是假象,胡家不会绝后。”写完之后迅速擦去。

    胡不为看到这行字不可思议地望着儿子,胡小天向他点了点头,胡不为的表情激动到了极点,本来他以为儿子被净身,胡家就此绝后,所以对未来完全失去了希望,所以当他得知此事的真相,心中的喜悦难以名状,恨不能跳起来高呼几声方才能宣泄心中的快意。

    胡小天又写道:“现在愿不愿意跟我走?”

    胡不为摇了摇头,写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让为父好好筹谋,你在宫中小心处世,务必要保全了性命。”停顿了一下,又写道:“以后再不要过来。”写完这行字全部擦去,然后扬声道:“孩儿他娘,怎么去了这么久?”

    徐凤仪听到丈夫的声音,这才应了一声,拎着尚有余温的茶壶走入房间内。

    梁大壮等到徐凤仪走后,方才抖落了身上的雪花,他并没有跟着进去,而是抬起头,却见屋顶之上一道黑色的身影立在风雪之中,黑衣人一双犀利的眼睛冷冷看了梁大壮一眼,然后足尖轻点,宛如大鸟般腾空而起,在夜空中连续几个转折,扑向院落之外。

    姬飞花掀开车帘,一双凤目望向外面,身穿黑衣的车夫来到他面前抱了抱拳,姬飞花淡然道:“怎么说?”

    车夫低声道:“他父子二人并未说话,应该是用书信的方式交流。”

    姬飞花宛如烈焰般的红唇弯起一个诱人的弧度,双眸宛如星辰般明亮:“好狡诈的一对父子。”

    车夫道:“大人,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姬飞花手若兰花捻起鬓角的一缕长发轻轻滑落,低声道:“精明才好,若然他是个傻子,杂家对他们还没有兴趣呢。”

    胡小天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水井儿胡同外,他向跟随自己前来的梁大壮挥了挥手道:“大壮,你回去吧。”

    梁大壮显得有些不舍,仍然站在原地,直到看到胡小天走入车内,车影没入漫天风雪之中方才转身离开。

    姬飞花将身上的貂裘裹紧了一些,然后身躯向胡小天侧过一些,轻声道:“如何?”

    胡小天躬身行礼道:“大人对小天的恩情没齿难忘。”

    姬飞花呵呵笑了一声道:“大恩不言谢,看来杂家给你的恩情不算什么。”

    胡小天道:“永铭于心!”

    姬飞花却道:“得人恩果千年记,不知在你心中杂家和权德安究竟哪个更重yào

    一些?”

    胡小天并没有直接回答姬飞花的问题,而是巧妙答道:“在小天的心目中没有什么比爹娘的平安更加重yào

    。“

    姬飞花微笑道:“你只要为杂家乖乖做事,你父母的平安就包在杂家的身上。”

    胡小天道:“提督大人有什么事情想让小天去做?”

    姬飞花笑道:“目前只是有一件事,陪杂家喝酒。”

    大雪纷飞,康都的街头寂寥无人,西凤桥头却仍然亮着灯火。马车停了下来,姬飞花率先跳了下去,胡小天跟着他来到桥下,看到那对老年夫妇在桥下正在准bèi

    酒菜,河岸边有一条小船,就是两夫妇的住处。

    胡小天心中不免有些奇怪,不知dào

    这两口子究竟和姬飞花是什么渊源,为何姬飞花总是光顾他们的生意,连风雪天也会专程来此?

    姬飞花和胡小天来到小桌旁坐下,马上老太婆就端上了热腾腾的卤牛肉,白莲藕,还有刚刚炸好的小鱼儿,外酥里嫩,香气四溢。

    冷风卷着风雪不停扑入桥梁的拱洞之中,胡小天接过车夫送来的玉堂春,在小黑碗中满上,姬飞花端起酒碗,也不说话,仰首先干了一碗。

    胡小天也喝了一碗酒,只是不知dào

    姬飞花这么晚了将自己叫到这里来喝酒的目的。

    姬飞花道:“这好像是今冬的第一场雪吧。”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前两天下了些盐粒儿,若说下雪,今天才是真zhèng

    的第一次。”

    姬飞花道:“每年第一场雪的时候,杂家都会来到这里喝酒,这对老人家知dào

    我的习惯,所以只要是冬天的第一场雪,无论多晚都会做好酒菜,在这里等我光顾。”

    胡小天看了看那对默默忙碌的老年人,低声道:“真是难得,他们也算得上是有心人。”

    姬飞花道:“这世上很多的事情是不用说出来的,杂家从未说过我要来,他们却数年如一日的准bèi

    ,杂家也从未让他们失望过。”

    胡小天为姬飞花满上那碗酒,随着跟姬飞花接触的加深,他发xiàn

    姬飞花的身上的确有太多与众不同的地方,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人格魅力,相比阴测测的权德安,他宁愿和有些狂妄的姬飞花相处。人总会在不知不觉中改变,胡小天意识到自己也因为姬飞花改变了一些。(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