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凌玉殿】(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林菀道:“胡公公,我错了!”

    胡小天这才满yì

    地点了点头,感觉总算出了堵在心头的恶气,转身回到贵妃椅旁,扯起贵妃椅,将插在上面的三根钢针拽了下来,借着光线望去,看到钢针隐隐泛出蓝色,凑到鼻翼前闻了闻,一股腥臭的气息扑来,头脑感觉到一阵眩晕,赶紧将钢针丢掉,这些钢针显然都是啐毒的。胡小天在贵妃椅尚坐下,一条腿翘了上去,冷冷望着林菀。

    林菀披头散发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苍白道:“求胡公公赐我解药。”

    胡小天心中明白,林菀一定是和葆葆一样,被迫服下了万虫蚀骨丸,所以自己吹响哨子才会牵动她体内毒发,以至于如此痛苦,胡小天道:“刚刚不是你要杀我吗?”

    林菀吓得扑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胡公公,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不知dào

    胡公公是自己人,所以才会做错事,还望胡公公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和我……”

    “嗯?”

    “和奴婢一般计较……”林菀在胡小天的威胁下哪还有半分妃子的威仪,倘若此时的情景让外人看到,谁也分不清谁是主人,谁是奴才。

    望着林菀跪在身下摇尾乞怜,胡小天打心底生出一种快意,正所谓翻身农奴把歌唱,只要把握住关键,证明位置是可以颠倒的。胡小天当然明白让林菀和葆葆俯首帖耳乖乖听话的并不是自己的能耐,而是万虫蚀骨丸,手握万虫蚀骨丸的解药,又拥有如同紧箍咒的大杀器哨子,就算林菀身为昭仪在自己这个小太监面前也只有下跪的份儿。

    胡小天哪会那么容易就将解药给她,本来原没准bèi

    这么早就跟林菀摊牌。可今天她向自己猝然发难,如果不是自己突出奇兵,说不定还真要伤在她的手里。他冷冷道:“谁让你来杀我的?”

    林菀道:“胡公公,奴婢没想杀你,只是想利用毒针控zhì

    住你。”

    “那不是比杀了我还要歹毒?靠!看你长得也算清秀,怎么心肠如此歹毒?”

    林菀期期艾艾道:“胡公公。我真不知dào

    咱们原来是同门,若是知dào

    ,就算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向您下手。”

    胡小天嘿嘿冷笑,女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他低声道:“你让葆葆前往明月宫究竟是何目的?”

    林菀咬了咬樱唇道:“是洪先生让你来的?”

    从她的这句话就能够判断出,葆葆前往明月宫绝非是洪先生的差遣,十有八九是她的主意,胡小天道:“你还记不记得洪先生派你们来宫内的目的是什么?”

    林菀垂下头去。

    胡小天善于从他人的一举一动中剖析对方的心理状态。从林菀的表现几乎可以断定,她对洪北漠也非言听计从,或许这位林贵妃也和自己一样是个双重间谍,想到这里胡小天不由得觉得有趣起来,他索性赌一把,冷冷道:“杂家不管你出于何种目的,总之不能坏了洪先生的大计,倘若让我查出你还有其他的盘算。嘿嘿……杂家必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林菀捂住胸膛,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用力咬住嘴唇,她在和体内阵阵难熬的痛苦相抗衡。林菀颤声道:“胡公公,我只是一时糊涂,让嫉妒冲昏了头脑,所以才会向文雅出手。”

    胡小天已经确信,她想要谋害文雅根本就是自作主张。冷哼一声站起身来:“今天的事情,我且放过你一次,如有再犯,决不轻饶。”他举步要走,林菀看到他这么就走了。慌忙上前拉住他的手臂:“胡公公……”

    胡小天转过脸去,看到林菀一脸献媚的样子,再看到她披头散发的模样,怎么看怎么滑稽,这万虫蚀骨丸还真是厉害,竟然能让一个高高在上的昭仪放下自尊,不惜取悦献媚自己,胡小天明知故问道:“什么事?”

    林菀道:“还请胡公公赐药!”

    胡小天道:“你最好记着,以后无论有什么事情都务必要先向我禀报,假如敢擅作主张,杂家决不饶你。”这一声杂家胡小天说的是气势十足,心头暗爽,难怪一个个为了争权夺利,赴汤蹈火、前仆后继,权力果然是个好东西,带来的满足感无可替代。说完之后又补充道:“还有,今天发生的事情你不可以告sù

    任何人,葆葆也不例外!”

    林菀连连点头答yīng

    。

    临行之前,胡小天方才丢了一颗药丸给林菀,此时的林菀那还顾得上什么嫔妃的仪态,接过之后就忙不迭地吞了下去,闭上眼睛,等到药力化去之后,长舒了一口气,方才睁开双目,再看胡小天早已离去多时了,林菀用力咬了咬银牙,暗暗道,胡小天,有生之年我必将你挫骨扬灰方解心头之恨。

    胡小天忙完文雅交给自己的任务,返回明月宫,发xiàn

    其他几个出去送礼物的人都已经回来了,他是最后回来的一个,这也难怪,在明月宫跟林菀斗智斗勇了老半天耽搁了不少的时间,否则他早就忙完了。胡小天先去文雅那里复命,将送礼后别人的回礼和口信一一送上。

    文雅一边听一边在窗前绣着女红,一举一动像极乐瑶,事实上胡小天根本没有办法将她和乐瑶区分开来,可倘若她是乐瑶为何看到自己会无动于衷,难道她将对自己所有的记忆都抹得干干净净?

    胡小天将林菀那一节略去,文雅听完缓缓点了点头道:“很好,辛苦了,梧桐,每人赏十两银子。”

    看文雅的一举一动都透着大户人家的雍容华贵,胡小天不由自主拿她和乐瑶相比,在他的记忆中,乐瑶一直都是个期期艾艾的可怜小寡/妇,最忘不了就是她充满求助的眼神,可文雅举手抬足间都显得镇定自若,一个是我见尤怜,让人从心底生出呵护知情,一个高高在上,整一个女强人的形象。一个人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转变如此之大?难不成分手的这段时间乐瑶得了精神分裂?可怎么看眼前的这位文才人都不像是个精神病患者,做事井井有条,识得大体,精明的很,理智的很。

    区区五两赏钱胡小天是不会看在眼里的,尽管如此还得装得千恩万谢,正准bèi

    告辞离去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喜悦的声音:“文才人,荣公公来了!”

    来得正是在皇上身边贴身侍奉的太监荣宝兴,此前胡小天就和此人多次打过交道,知dào

    荣宝兴为人贪婪,当初前往司苑局找刘玉章讨要黑虎鞭,可以说也是刘玉章被害的黑手之一,胡小天在内心中也已经将此人列为需yào

    报复的仇人之一。

    荣宝兴在宦官中的级别虽然不高,可是因为他处在特别的位置,所以皇宫里里外外对他都非常的客气,这就如同现代社会企事业单位中为领导开车的司机一般,他的荣光全都是背后的主人赐给的。

    荣宝兴还没有走入宫室内,他喜气洋洋的声音就已经响起:“恭喜文才人,贺喜文才人!”

    文雅淡然笑道:“荣公公来了,却不知何喜之有?”

    荣宝兴行礼后,压低声音道:“皇上今儿翻了文才人的牌子,钦点文才人今晚前往宣微宫进御。”

    几名宫女太监宫女听到这个消息,齐齐贺喜道:“恭喜文才人!”

    胡小天没吭声,翻牌子他懂,进御他也懂,进就是进贡,御就是驾驭,说穿了就是骑,也就是把文雅送去给皇上骑,他大爷的,怎么我这心里如此郁闷不爽,有种绿云压顶的感觉?

    文雅的表情虽然带着淡淡的微笑,但是明显带着矜持和理性,从她的脸上找不到任何娇羞惶恐的成份,她轻轻点了点头道:“知dào

    了。”

    荣宝兴又道:“今天巳时,奴才过来接文才人过去。”

    文雅道:“不劳公公大驾,我自己过去就是。”

    荣宝兴笑道:“要的要的,皇上专门交代,务必要我亲自来接。文才人好生准bèi

    一下,等着去见皇上吧。”

    文雅道:“看赏。”这次让梧桐拿了一锭赤金元宝给了荣宝兴,人比人气死人,几名明月宫的宫女太监看到人家的大金锭,再想想自己的二两银子,顿时觉得寒酸了,没办法,谁让你地位不比人家。

    胡小天帮着文雅送人,荣宝兴在里面也没跟他打招呼,来到外面之后,眉开眼笑地将金锭子收好,方才向胡小天拱了拱手道:“胡公公,刚刚在文才人面前多有不便,慢待之处还望海涵。”

    胡小天道:“荣公公实在是太客气了,应该是我失礼才对。”

    荣宝兴道:“胡公公晚上也过去吗?”

    胡小天道:“不知文才人要不要我送过去。”此时的心情五味俱全,这货忽然发xiàn

    自己的占有欲还是很强的,虽然无法断定文雅是不是乐瑶,可即便是这样仍然不想便宜了狗皇帝。

    荣宝兴压低声音道:“皇上喜欢红色,胡公公应该明白的。”

    胡小天佯装感激不尽的样子:“多谢荣公公指点。”心中却骂,我谢你八辈子祖宗。(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