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戏弄】(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葆葆心说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你是个太监嗳!可她心中明白这厮根本就是个假太监,暗骂了一句淫/贼,再看胡小天站在那儿一副等着她投怀送抱的样子,恨不能一拳将这货的鼻子给打歪了。

    葆葆道:“我求你的那件事。”

    胡小天呵呵笑道:“举手之劳。”

    葆葆点了点头,走了过去,看到胡小天瞪着一双眼睛望着自己,羞得满脸通红:“你闭上眼睛。”

    胡小天倒也听话,把眼睛给闭上了,葆葆冲过来展开手臂匆匆抱了他一下,马上就分开:“好了!”

    胡小天道:“你这也叫投怀送抱?拜托你有点诚意好不好。”这货张开双臂,葆葆无奈只能闭上眼睛扑入他的怀抱中,一颗芳心突突直跳,本来她认为这厮强迫自己投怀送抱,心中恨极了他,认为自己会犯恶心,会想吐,可真zhèng

    趴在他的怀抱中却感觉到温暖而踏实,非但没有抵触感,心中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紧张和娇羞。

    胡小天仍然张着手臂,你抱我,我可没动,轻声道:“我和这位才人素不相识,你让我去杀她,还真是有些于心不忍呢。”

    葆葆道:“你帮我做好这件事,事成之后,我必然重重谢你。”

    胡小天嘿嘿笑道:“你怎样谢我?”

    葆葆道:“你想怎样我便怎样。”反正承诺这个东西未必一定要兑现,对付阴险狡诈的胡小天必须要敷衍。只要能说服他让他为自己办事,权且先许诺给他。

    胡小天哪能那么容易上当:“空口无凭啊,假如我帮你办成这件事,你拍拍屁股走人,到时候我找谁兑现承诺去?”

    葆葆道:“咱们认识了这么久,你对我这点信任都没有?”

    胡小天笑道:“说实话还真没有,这年月亲爹亲妈保不齐都能把你给卖了,更别说咱们两人了。”

    葆葆道:“我不会出卖你。”

    胡小天道:“我这人最现实,咱俩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你这会儿说得比唱得还好听。可等出了这门还不知会怎么想。帮你办这件事没问题,可多少咱俩也得加深点信任度,你多少也得再给我点好处。”

    “你要什么好处?”葆葆已经做好了跟他翻脸的准bèi

    ,倘若这厮真要提出过于非分的要求。自己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手握他的把柄。不怕他不低头。

    胡小天道:“不如你给我当老婆吧。”

    葆葆一愣,旋即一张俏脸涨的通红:“胡小天,你是太监嗳!”

    胡小天道:“太监又怎样?我现在是太监不代表永远都是太监。你让我帮你办事,总得给我个理由吧?倘若你是我老婆,这事儿自然就不同,老公帮老婆做事那叫天经地义。”

    葆葆咬了咬嘴唇,心说不就是应付一下他,权且答yīng

    了他也不会少一块肉去,点了点头道:“行,你做好这件事之后,我就答yīng

    嫁给你。”

    胡小天看她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心中暗笑,你不想嫁给老子,老子还未必肯娶你呢,等以后老子发达了,想嫁给我的女人怕不要挤破头。胡小天道:“这事儿权当是我下聘了,可你多少也要给我点回礼吧?”

    葆葆想了想道:“我送你一盒墨玉生肌膏。”

    “那玩意儿有什么稀罕的,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受伤?”

    葆葆道:“你要什么?”

    胡小天一脸淫/笑道:“不如,你亲我一口。”

    葆葆美眸圆睁:“你……”

    “那就是没诚意咯?我要是办好了这件事,你就是我老婆嗳,亲一口算什么?又不会少一块肉。”

    葆葆道:“你把眼睛闭上。”

    胡小天闭上眼睛,葆葆用手指在嘴唇上贴了下然后向胡小天的嘴唇上摁去,冷不防胡小天又睁开了眼睛:“我说你也忒不厚道了。”

    葆葆道:“谁让你睁开眼睛的。”

    胡小天道:“要不你闭上我来!”

    葆葆把心一横,遇上这个无赖,她真是无计可施了,看来今天不让他占点便宜,这货就不能为自己做事。她讨价还价道:“亲额头一下可不可以?”

    胡小天道:“不在乎亲哪里,在乎的是有没有诚意。”其实在他和葆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妮子就亲了他的额头,不过那时候她以为自己是个小太监,给了他那点甜头紧接着就照着脖子后面给了一掌,典型的给块糖再来一巴掌的角色。

    葆葆踮起脚尖照着胡小天的额头亲去眼看就要亲到他的额头,却想不到这厮一抬头,嘴巴碰了个正着,葆葆感觉这厮的嘴唇异常灼热,而且肯定是蓄谋已久,这吸力不是一般的强劲,两片樱唇差点没被这厮给吞到肚子里去,啵!的一声,葆葆面红耳赤地摆脱开这厮的强dà

    吸力,居然没有发火,转身就逃,走了几步方才想起最重yào

    的事情没有做,将事先准bèi

    好的那包药粉放在酒桶之上,看都不敢看胡小天了:“男人要说话算数。”

    胡小天因为这句话不由自主将胸膛挺了起来,话说自从入宫之后,还是第一次有人将男人这两个字冠在他的头上。拾起那包药粉,小心收好,却不知这位新晋才人究竟是什么来路,居然让葆葆生出杀心?应该说想杀她的人是洪北漠。

    胡小天思前想后不禁有些迷惑了,按照常理来论,文太师将养女送入宫中,目的是为了转移皇上的兴趣,假如他的养女真如传说中那样倾国倾城,保不齐真能讨得龙烨霖的欢心,皇上要是宠幸了她自然就会冷落了姬飞花。这对洪北漠来说似乎没什么坏处?可他却又为何要贸然出手?胡小天百思不得其解,应该说这件事影响最大的可能就是姬飞花了,却不知姬飞花会对此作何反应?

    姬飞花坐在铜镜前静静画着眉毛,剑眉入鬓为他增添了勃勃英气,一双美眸却如春江之水,妩媚娇柔,他的肤色白里透红,就像细腻的官窑瓷器,眉目如画,精致的毫无瑕疵。修长的玉手捻起唇脂,含在樱唇之间,轻抿了一下,望着铜镜中的倒影,姬飞花的眉宇间却浮现出一丝让人我见尤怜的惆怅。

    他尚未梳起发髻,长发宛如黑色流瀑一般直垂至腰间,他的腰肢盈盈一握,单看他的背影,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一个太监。

    门外响起何暮的声音:“提督大人!”

    姬飞花嗯了一声,将铜镜反扣在桌上,轻声道:“进来!”

    何暮推开房门,走入室内,又转身将房门关上,隔着轻薄的金纱帷幔可以看到姬飞花朦胧的背影,何暮恭敬道:“提督,您让我调查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

    “说!”

    何暮道:“这次的确是皇后亲自促成的这件事,文太师的女儿果然如同传言那般,乃是人间罕见的绝色。”

    姬飞花冷哼了一声,霍然站了起来。

    何暮慌忙停下说话,翼翼然不敢出声。

    姬飞花道:“文承焕的两个女儿都已经嫁人,他哪来的女儿?这老东西根本是在欺君!”

    何暮道:“我打听过,此女叫文雅,原本是文太师结拜兄弟的女儿,小时候父母双亡,于是文太师将她收为义女,一直都在文太师的老家跟着老太太过活,老太太三年前去世之后,她又替文太师在老太太坟前守孝三年,来到京城也不过是两个月的事情。”

    姬飞花缓缓走了两步道:“确实?”

    “卑职已经打探清楚,的确都是真的。”

    姬飞花道:“呵呵,文承焕还真是深藏不露,如此漂亮的养女居然可以藏得这么久。”

    何暮道:“此事最早是皇后娘娘向陛下提及,陛下本来并无兴趣,可是皇后娘娘将文雅的画像给皇上看,皇上就……”

    姬飞花道:“你这一说,杂家倒是有些好奇了,文太师的这个养女到底美丽到何种地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看来杂家要亲自去见识一下。”

    “听说皇后娘娘已经让人将明月宫整理出来,不日就将迎接文才人入宫。”

    “才人?”姬飞花充满疑惑道。

    “是这样的,陛下已经封文雅为才人。”

    姬飞花呵呵笑道:“还真是不简单呢,杂家倒是有些期待了。”

    既然是简皇后亲自交代,胡小天当然不敢怠慢,他亲自来到明月宫指挥,集合皇宫内最优秀的花匠和园艺师,将明月宫的园子打理得焕然一新。至于葆葆给他的那包药,胡小天仍然没有决定是不是按照她的要求去做。

    出宫采买的事情暂时交给了史学东,史学东入宫之后也渐渐收起了昔日纨绔子弟的脾气,开始学会低调做人,给胡小天分忧不少,虽然跟着胡小天外出采买的机会不少,这厮也遵守规矩,没有主动去探望过父母一次,目前的形势他还是看得透的,即便是胡小天已经成为司苑局少监,都不敢轻易和父母见面,何况他乎,他们入宫当太监是代父赎罪,背地里不知dào

    多少眼睛在盯着他们,真要是有人拿他们去见父母的事情做文章,只怕又是天大的麻烦。

    胡小天在明月宫指挥的时候,有小太监过来传话,却是尚膳监牛马房的张福全找他有事,胡小天心知肚明,找他的肯定不是张福全。有日子没和权德安联络了,张德全是权德安的人,当初就是他为自己解了验身之围。(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