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取信于人】(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胡小天心中暗骂,我还没逃呢,你这就给我把罪名都想好了,其实他在周默和萧天穆到来之后,的确动了逃离康都的念头,当然不是自己走,是要和父母一起逃走。权德安既然这样说,就证明他对自己已经产生了提防之心,此人老谋深算,自己逃走之事切不可操之过急,万一让他有所觉察恐怕就麻烦了。胡小天装出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恭敬道:“小天明白了。”

    “明白就好,凡事不可操之过急,你放心吧,这件事杂家会放在心上,只要时机许可,一定会安排你们父子相见。”

    权德安的许诺听听就好,胡小天才不会放在心上,他叹了口气道:“权公公,你以为我将密道的事情告sù

    姬飞花就能取信于他?”

    权德安深邃的双目静静望着他,心中有预感这小子又要跟自己讨价还价。

    胡小天道:“姬飞花可不是普通人,他在皇宫的权势仅次于您,说他的眼线遍布整个皇宫应该不算夸张吧?”

    权德安点了点头,胡小天并没有夸大姬飞花的实力。

    “虽然我打着代父赎罪的幌子,可我之所以能够进入皇宫还不是因为您老的缘故。”

    权德安眯起双目冷冷望着这厮道:“听你的意思,好像是在责怪杂家?”

    “感激都来不及又怎敢妄言责怪,小天的意思是,虽然咱们做得谨慎,瞒过了许多人的耳目,可很难瞒得过姬飞花,否则魏化霖也不会在见我第一面的时候,就对我动了杀念。您现在让我去假意投靠姬飞花,以姬飞花的智慧。我很难将他骗过,区区一个酒窖密道恐怕难以取信于他。”

    权德安微笑道:“谁说他一定会相信你?即便是他识破你是我的人,也没有太大的妨碍。姬飞花为人一向自视甚高,即便是他猜到你是我派去他身边的一颗棋,也不会简单将你清除掉,而是利用你这颗棋子反过来再对付我。这样你就有了接近他的机会。”

    胡小天心中暗骂:“你奶奶的棋子?两边都把我当成了可以利用的工具,以为老子就这么好欺负?惹火了老子,把你们两个阉货全都干掉。心中即使再恨,表面上仍然做得毕恭毕敬。他小心翼翼道:“权公公,您让我接近姬飞花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权德安双目之中闪过一丝阴冷的杀机,处在他的身边,胡小天不由得打心底生出一股寒意,权德安对姬飞花应该是恨到了极点,咬牙切齿道:“此人狼子野心。绝不会满足于陛下对他的宠幸,我敢断定他日后必反,你接近他的任务就是搜集他谋反的佐证,一旦查出实据,杂家必面禀皇上,除此恶贼。”

    胡小天看到权德安咬牙切齿的模样,心中不禁暗暗发笑,这老太监分明是吃醋了。皇上喜新厌旧,有了妖娆妩媚的姬飞花就疏远了老皮老脸的权德安。正因为如此,权德安方才要杀之后快,这帮太监的心理可真是变态啊。

    权德安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小天,杂家从第一眼见到你,就知dào

    你绝非池中之物,你放心吧。只要你安心为杂家做事,杂家绝对亏待不了你。”他停顿了一下又道:“还有你的家人和朋友。”

    胡小天在心中把老太监骂了个千万遍,威胁,绝壁是威胁。

    胡小天心明眼亮,自己虽然暂时性命无忧。可是隐患却始终存zài

    ,忠于权德安也好,投靠姬飞花也好,都不是最好的选择,一旦自己失去了利用价值,这两人绝不介yì

    弄死自己,在他们眼中只怕跟踩死一只蚂蚁差不多。胡小天也想掌握主动权,将两人踩在脚下,可是目前的现实就是如此,自己跟人家的实力相差巨大。唯有于夹缝中求生。权德安让自己假意投靠姬飞花虽然是老太监的一个歹毒计策,

    不过对胡小天来说却不啻一个绝佳的机会。既然双方都想利用自己,换个角度来想,自己大可做到左右逢源。

    将密道的地图作为投名状献给姬飞花?胡小天并不认为这是个什么高妙的主意,倘若这样的伎俩要是能够瞒得过姬飞花,姬飞花也不会这么快就爬升到可以和权德安分庭抗礼的位置。

    在大事上胡小天还是能够拿定主意的,他决定去做的事情也很少有人可以改变,比如他说过今晚要夜探紫兰宫。既然说了,胡小天就会去做,虽然脑袋被龙曦月给开了瓢,后背又被七七狠狠插了一刀,还好葆葆的金创药和墨玉生肌膏起到了奇效。伤疤虽在,可是对他的行动已经没有任何的妨碍。

    如今的胡小天对密道已经轻车熟路,来到紫兰宫的那口古井之时,他用上了权德安传授的金蛛八步,十指如勾,攀住井壁,缓缓上行,可以说胡小天今天才算将金蛛八步正式派上了用场,开始的时候心中还缺乏一些底气,可是随着他在湿滑井壁上的攀援行进,越爬信心越强,越爬动作越是纯熟,到了最后感觉自己简直就是蜘蛛附体,手足并用,蹭蹭蹭蹭,犹如壁虎游墙,爬高窜低如履平地。

    眼看距离井口越来越近,胡小天方才发xiàn

    在井口之上居然蒙着一层丝网,刚才因为距离遥远并没有能够看清,胡小天心中暗笑,安平公主以为这薄薄的一层丝网就能够挡住自己?实在是也太孩子气了一些,他伸出手去在丝网上轻轻一拉,却不曾想到,丝网的另外一端系着銮铃,被他一扯,銮铃锵琅琅一阵作响,虽然响声不大,可是在静夜之中显得异常清晰,在胡小天听来更是惊心动魄,莫不是龙曦月将自己给出卖了?在此地设下埋伏,来一个瓮中捉鳖?真要是如此,自己这个跟头可算是栽到家了,龙曦月啊龙曦月,枉我对你如此情深义重,为你做了这么多的事情难道都没有打动你的芳心?

    胡小天正在暗暗叫苦之时,忽然听到井口传来一声幽然叹息道:“你这大胆妄为的狂徒,居然真敢到这里来,难道不怕被别人发xiàn

    将你千刀万剐吗?”这声音正是龙曦月所发。

    胡小天听到龙曦月的声音心中顿时释然,倘若龙曦月真要设下埋伏来抓自己,就不会这样说话。更何况那天在酒窖发生的一切他仍然历历在目,龙曦月为了救自己甚至不惜和七七翻脸相向,以她的温柔性情来说这已经是一反常态的做法,龙曦月放下公主高贵的身段,敢于不顾少女的矜持来救自己,绝不仅仅是因为自己也曾经救过她的性命,不是胡小天自作多情,这货以为龙曦月对自己多少也有那么一些朦胧的喜欢,过去或许只是感恩,可在她知dào

    自己是个假太监,是个真男人之后,难道还能对自己没有一丁点的想法?

    在经lì

    了初入宫廷一段时间的自卑之后,这厮的自我感觉又开始变得良好起来,是金子到哪儿都会发光,即便老子成了太监,那也是太监中的翘楚。头顶的这张网当然困不住胡小天,他低声道:“公主网开一面,我有话想对你说。”

    偌大的院落之中,只有龙曦月一个人在,其实她自从司苑局酒窖返回就因胡小天的那句话而惴惴不安,芳心中既有些害pà

    ,又有些期待。龙曦月虽然贵为众星捧月的公主,可是在她养在深宫,平日里连一个可以说话的真心人都没有,父亲在位之时高高在上,很少关注自己这个女儿,兴许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至于母亲,一度受宠,后来却因韶华老去而被父亲冷落,终日郁郁寡欢,最后郁郁而终。在她的心底深处并不认为生在皇室之家是件幸福的事情。如果能有选择,她宁愿选择一个普通人家,做一个普通的女子,长大嫁为人妇,相夫教子,其乐融融。而她的理智又告sù

    自己,她的命运早已注定,一切要顺从家人的安排,过去是父亲,现在是她的兄长。

    无论远嫁沙迦,还是嫁入大雍都不是她心中所愿,她渴望自由,却又不知用怎样的方式去得到自由,甚至在遇到胡小天之前,她都不知dào

    自由是什么?现在一切似乎发生了变化,每当念及自由,她的脑海中就会出现那漫天飞舞的萤火虫,就会出现那轮皎洁完美的圆月,就会出现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河水,就会出现一张温暖的笑脸,而那张笑脸就在她的身边。

    咫尺之遥,胡小天昂着一张脸,脖子已经有些发酸,透过丝网已经可以看到龙曦月绝美的倩影。虽然只隔着一张网的距离,可是胡小天却不敢轻易突pò

    。

    龙曦月在井边徘徊,似乎仍然在犹豫,终于她停下脚步,小声道:“你还是回去吧。”说完之后,半天没有听到胡小天回应。龙曦月心中好奇,还以为胡小天等得不耐烦已经先行离去,重新来到井口向下张望。(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