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我心惆怅】(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龙曦月幽然叹了一口气道:“即便是跟着你满山跑,也好过呆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

    胡小天心中一惊,还以为龙曦月看到了他,可转念一想,根本没有任何可能,自己宛如一只壁虎一样趴在黑漆漆的井壁上,龙曦月的目力再好也看不到他。

    龙曦月在井沿上坐了下去,采撷了一支菊花,将花瓣揉碎,一片片扔到了井内,胡小天昂头望着伊人在月下的剪影几乎醉了,却没有想到一片花瓣居然飘落到他鼻翼上方,鼻子痒痒的异常难受,一时间忍不出,阿嚏!这声喷嚏打得可谓是惊天动地,因为是在夜里,胡小天又处在井洞之中,井洞起到了绝佳的扩音效果。

    龙曦月根本没有料到这井内还有人在,吓得花容失色,娇躯一颤,本想转身逃走,慌乱间脚下一滑,竟然从井口之中跌了进去,胡小天眼疾手快,伸出右臂一把将她拦腰抱住,左手深深插入井壁的石缝之中,用尽全身之力方才避免和龙曦月一起坠入井下。

    龙曦月发出一声尖叫,刚一出声,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别叫,是我!”

    龙曦月从声音中判断出是胡小天,心中又惊又喜,可马上又从短暂的欣喜中清醒过来,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的美眸渐渐适应了井内的黑暗,借着从井口透入的月光,清晰地辨认出眼前人确是胡小天无疑。

    胡小天倾耳听去,外面并没有动静。看来龙曦月的这声尖叫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他压低声音道:“我托你爬上去。”

    龙曦月小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此事说来话长,你先上去再说!”

    胡小天让龙曦月沿着自己的身躯攀爬上去。龙曦月努力了一番,沿着他的后背爬到了他的肩头,双脚踩住胡小天的肩头,双手攀住井口,胡小天慢慢向上攀爬,托着她一点点爬了上去。龙曦月终于成功从井口爬了出去,经过这番折腾也已经云鬓蓬乱。俏脸绯红。此时远处一个人影匆匆走了过来,却是她的贴身宫女紫鹃。

    龙曦月本想伸手帮胡小天爬上来,看到紫鹃过来。赶紧咳嗽了两声,示意胡小天不要在这时候爬上来。

    紫鹃看到龙曦月坐在井沿之上不由得有些惊慌道:“公主,您为何坐在那里,赶快起来。万一掉下去那可就麻烦了。“

    龙曦月起身道:“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你不用管我,我完全可以照顾自己。”

    紫鹃还想劝说,向来温柔娴静的龙曦月居然少有生气起来,斥道:“你没有听到我的话吗?你们全都给我出去,今晚我不需yào

    你们侍奉,只想一个人好好静一静。”

    紫鹃显然被龙曦月的无名怒火给吓住了,她低下头去,怯怯道:“公主不要生气。奴婢这就告退。”

    紫娟离开之后,龙曦月走过去将内院的院门给关上了。做完这一切方才重新回到井边。胡小天这会儿就快脱力,龙曦月向井口中探出手去,小声道:“我拉你上来。”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算了,省得别人疑心,我改天再来找你。”这货一边说一边向下方退去,退了两步又想起了什么,低声向龙曦月道:“这件事千万不可告sù

    其他人知dào

    ,不然我性命难保。”

    龙曦月咬了咬樱唇,虽然对他如何来到这里极其好奇,也猜到这井下十有八九有密道相通,可她知dào

    凭着自己的身手根本不可能跟随他前去一探究竟。只能在井口望着下面胡小天的身影越来越远,芳心中呢没来由生出一种惆怅,冲着井内道:“你要小心……”

    胡小天唇角流露出会心一笑,龙曦月叮嘱自己小心,那就是肯定不会出卖自己,自己这魅力还真是杠杠的,以太监的身份都能让公主为自己生出如此好感,倘若她要知dào

    自己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那不得对自己爱得死心塌地?

    人在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心情就会好,心情好了,疲惫顿时一扫而光,胡小天身轻如燕,一转眼功夫就爬回到密道之中,临走之前,不忘抬头看了看井口,龙曦月的俏脸早有模糊,可她仍然在那里望着自己。

    返回司苑局已经是夜深人静,胡小天打开酒窖的大门,带着一坛酒出门。刚刚来到自己的房间前,就看到史学东和小卓子两人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史学东上气不接下气道:“不……不好了……”

    小卓子也喘得不轻,不过比起史学东要好些,他接着史学东的话道:“小邓子被人打了!”

    胡小天眉头一皱,小邓子被派去负责维护皇家林苑,也就是王德胜过去负责的那一块,最近很少到司苑局这边来,那小子平日里待人和善,也剖颇有眼色,怎么会突然挨打?

    “犯什么事情了?”胡小天的第一反应就是小邓子做错了事所以受到了惩罚。

    小卓子摇了摇头道:“没犯什么事儿,据说是把简皇后最喜欢的那棵菊花给弄死了,所以才会被打。”

    胡小天心中暗怒,又是简皇后,那老娘们可真不省心。静下心一想,这件事应该并不寻常,简皇后没理由会为难一个底层的小太监。

    史学东这会儿总算缓过气来,他愤然道:“是王德才那孙子带人打的,他去那边找王德才,小邓子说话的时候得罪了他,于是他和他的那帮同伙便一拥而上,把小邓子打了一顿,连手臂都打折了,他们下手可真够狠的。

    胡小天道:“小邓子呢?”

    小卓子道:“送到太医院接骨,骨头接好了,让他暂时留在太医院里面养伤。只是这件事我们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告sù

    刘公公。”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道:“刘公公自己的麻烦都不少,还是别给他添心事了。”

    史学东道:“兄弟,王德才始终怀疑是咱们把他兄弟给藏了起来,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对付我们,咱们不能总是这样忍让啊。”

    胡小天道:“他是皇后身边的红人,咱们总不能把他给杀了。”心中却在琢磨,是时候要清除这个麻烦了,目前还不知dào

    王德才是不是清楚地下密道的事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王德胜应该没有来得及将这个秘密告sù

    他,可凡事都必须考lǜ

    周全。王德才既然今天既然能够利用皇后将自己传召到馨宁宫,以后还不知会生出怎样的麻烦,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在这皇宫之中讨生活原本就不容易,哪还有精力时刻提防这个小人。

    胡小天想来想去,最靠谱的办法还是和七七联手,只要七七愿意帮忙,铲除王德才不费吹灰之力。

    胡小天最先要应付的还是权德安,眼看就要到他给自己的最后通牒,胡小天带着画好的地图在约定的时间去了四季干货店。权德安果然在那里等他,胡小天将地图双手奉上。

    权德安看了看这幅地图,不禁皱起了眉头,指向中间的密道低声道:“这条密道通往的可是一个井口?”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是!”

    “何处的井口?”

    胡小天苦笑道:“权公公,这皇宫之中不知有多少口井,我是深更半夜摸到了井洞之中,哪知dào

    是在什么地方?更何况那井壁潮湿滑腻,我这点微末道行您应该清楚,根本没有爬上去的本事,要说这事儿还得怪您。”

    权德安直皱眉头:“干杂家何事?”

    “我上次便求您教我点轻功,也没想学什么踏雪无痕登萍渡水的高超武学,只求学个爬屋顶翻墙头的本事,可您老实在是太小气了,居然对我藏私,可怜我有心为您查一个水落石出,只可惜没那个本事,最后也只能望井兴叹铩羽而归。”

    权德安冷哼一声,这厮的口才实在是太彪悍了,老太监也没有跟他理论的心情,知dào

    自己也辩不过他,鸟爪般的手指点了点图上的另外一条密道:“这里通往什么地方。”

    胡小天隐瞒了紫兰宫这重yào

    的一节,对其余两处地方可不敢撒谎,低声道:“这里我查探得清清楚楚,乃是通往藏书阁。”

    “藏书阁?”权德安深邃的双目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彩。

    胡小天点了点头。

    “你进去了?”

    “没有,我爬到尽头,发xiàn

    只有一个孔洞和藏书阁相通,那孔洞只有碗口粗细,我又不是一只老鼠,如何钻得进去?”

    权德安眯起双目道:“你知不知dào

    那孔洞到底通往藏书阁的第几层?”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不清楚,不过我听到里面有人说话,一个是李公公一个是姓李的统领。”

    “说什么?”权德安对这件事显得极为关注。

    胡小天道:“那个姓李的统领是前往送《大康通鉴》的,他还说要找李公公借什么《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说是太宗皇帝亲笔抄写的。”

    权德安道:“《大康通鉴》是太史令邱青山所编撰,目前写到了第五卷,目前应该是存zài

    藏书阁的三层。”

    胡小天从未见过太史令邱青山,但是过去曾经和他的两个儿子打过交道,说起来还是在烟水阁参加笔会的时候,狠狠惩戒了他的两个儿子邱志高和邱志堂两兄弟。

    第四更送上,知dào

    大家手头的月票不多了,章鱼想求大家一个事儿,今天不知得罪了谁,评价票被恶意刷低了,突然从9.9变成了9.0,每位vip读者手里都应该有免费评价票的,还望大家多投几张评价票,给医统一个公正的评价!(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