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红山马场】(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葆葆道:“皇上表面上对他宠信有加,实则是贪恋男色,刚开始登基的几天还有所掩饰,现在根本毫不顾忌,几乎每天都和姬飞花厮守在一起,对姬飞花偏听偏信,宠信非常。姬飞花凭借着皇上的宠信,权力迅速坐大,如今已经成为皇宫内权势最大的一个。”

    胡小天对葆葆的这番话深信不疑,就在不久前他便亲眼目睹了姬飞花的嚣张跋扈,连刘玉章这个曾经伺候过皇上的老人都不被他放在眼里,那日在酒窖中姬飞花又公然和权德安对峙。他进而想到了权德安安排自己入宫的主要目的,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十之八九是为了对付姬飞花。真要是如此,任务实在是忒艰巨了。

    胡小天道:“不是说权公公才是宦官中权力最大的一个吗?”

    葆葆道:“权公公虽然为皇上登基立下汗马功劳,可是他毕竟已经老迈,皇上登基之后就对他疏远了许多。”她向胡小天又走了一步道:“前些日子,皇宫中风传内官监少监魏化霖要前来司苑局接替刘玉章公公的位子,如果不是魏化霖突然失踪,现在的司苑局已经是他的天下了。”

    胡小天道:“奇怪,这魏化霖怎么就突然失踪了?”

    葆葆一双美眸意味深长地望着他,心中却怀疑胡小天和魏化霖的失踪有关,毕竟她曾经亲眼目睹胡小天除去王德胜,有了这样的先例,他多杀一个魏化霖也有可能,不过葆葆也知dào

    ,魏化霖乃是姬飞花的左膀右臂之一,此人的武功绝非泛泛,以胡小天的武功想要铲除他也不是那么的容易。她轻声道:“我听到传闻。说魏化霖的失踪和权公公有关。自从陛下宠信姬飞花,皇宫之中新旧势力之间的冲突便愈演愈烈,其中的代表就是姬飞花和权德安。”

    胡小天其实在心中已经有所觉察,现在听到葆葆将事情全都说出来,顿时完全明了,低声道:“权德安统领司礼监。现在似乎无意争权,已经退出了皇宫,平日里都在承恩府办公。”

    葆葆道:“他们这些人的心思又岂能被人轻易琢磨的透?权德安表面上退出了皇宫,可是他绝不甘心就此失败,而是在密谋扩大自己在京城的势力范围,你有没有听说过新近组建神策府的事情?”

    胡小天点了点头,他当然听说过,神策府组建之初,权德安就让他说服慕容飞烟和展鹏两人加入其中。

    葆葆道:“神策府表面上是太师文承焕提议组建。可幕后却是文承焕和权德安两人共同筹划,组建神策府的目的就是为了和天机局对抗。”

    胡小天还真是不知dào

    这背后居然有着这么多的内情,既然权德安是神策府的建立者之一,却又为何让展鹏和慕容飞烟加入其中?难道他对文承焕也不信任?这老家伙还真是多疑。胡小天道:“这么说来天机局一定和姬飞花有关了?”

    葆葆秀眉微颦道:“我不清楚,我虽然隶属于天机局,但是我只和义父有联络,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

    “你义父是谁?”胡小天的这个问题无疑切中了要害,葆葆能否照实回答这个问题是决定他们是否可以合zuò

    的关键。

    葆葆咬了咬樱唇道:“洪先生!”

    胡小天道:“洪先生?天机局不是隶属于都察院吗?洪先生又是何人?”

    葆葆道:“我只知dào

    他是洪先生。即便是连他的真zhèng

    面目我也从未见到过。”

    胡小天看到葆葆的表情不像作伪,缓缓点了点头。

    葆葆道:“我将所知dào

    的事情全都告sù

    了你。现在你应当相信我的诚意了。”

    胡小天道:“好,我暂且不杀你。”

    葆葆道:“投之以桃报之以李,难道你就不准bèi

    告sù

    我一些什么。”

    胡小天微笑道:“你果然得寸进尺。”

    葆葆道:“你无需瞒我,这酒窖下面是不是有条密道,上次那姓王的太监便是经由密道潜入了这里。”

    胡小天也不瞒她,点了点头道:“今日时间已经不早。等你下次过来的时候,我再带你探寻密道。”

    葆葆也明白今天耽搁的时间的确太久,倘若继xù

    在这里呆下去,别人肯定会产生疑心,于是点了点头道:“一言为定。”留意到胡小天的目光又望着她露在斗篷外的小腿处。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嗔道:“你还有没有衣服,我总不能这个样子走出去?”

    葆葆离开酒窖的时候又换上了一身太监的服饰,史学东看得一头雾水,这宫女为何来的时候穿着长裙,走得时候便换上了太监服,她跟胡小天在酒窖里面干了什么?每次来都要换一身衣服走。

    葆葆走后,史学东禁不住抓住胡小天的手臂,充满好奇道:“兄弟,你们在下面干了什么好事?”

    胡小天向他神mì

    一笑道:“没干什么,只是喝酒打湿了衣服。”

    史学东那里肯信,叹了口气道:“还是兄弟厉害,净身之后还能迷得这小姑娘神魂颠倒。”

    胡小天正色道:“东哥,此事只能你知我知,千万不可告sù

    第三人知dào

    。“

    史学东连连点头道:“兄弟放心,咱们是同生共死的结拜兄弟,我任何时候都不会出卖你的。”说完之后,他又叹了口气道:“那葆葆真是个尤物啊。”

    胡小天看到他色授魂与的样子不禁有些奇怪:“你到底有没有净身啊?怎么对女人还有这么浓厚的兴趣?”

    史学东看了看周围,神神mì

    秘道:“告sù

    你一个秘密,我天生就是一个蛋/子的,曾经看过郎中,说我也是有两个,只是一个生在了肚子里,所以净身躲过一劫。”

    胡小天听他一说不由得笑了起来,搞了半天这货是个隐睾啊。

    史学东苦笑道:“你莫笑我,我本以为侥幸留下了一个蛋/子,可现在才明白不是什么好事,整天脑子想着女人,可东西却被割了个干净,这样下去,我就快急火攻心了。”

    胡小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东哥,改日我给你找两本佛经好好读读,或许能够修心养性。”

    史学东道:“我还是去洗个冷水澡来得快活。”

    无论在任何地方想要扎稳脚跟,就必须处理好方方面面的关系。胡小天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他没有忘记樊宗喜为自己解围的事情,专程准bèi

    了两坛美酒,又挑选了一些时令鲜果,叫上了两名小太监,陪着他送到了御马监。

    胡小天抵达御马监的时候,樊宗喜正准bèi

    出宫前往皇家马场,看到胡小天如此客气,樊宗喜也是笑逐颜开。他笑道:“胡公公太客气了,你第一次登门,杂家本该略尽地主之谊,怎奈还有要务在身,必须前往红山马场。”

    胡小天笑道:“樊公公既然有公务在身,小的就不打扰了,我今次前来就是送一些司苑局自酿的果酒给您尝尝,若是樊公公觉得好,以后只管派人去司苑局找我。”

    樊宗喜道:“胡公公若是没什么要务,不如跟我一起去红山马场看看。”

    胡小天本来就有和樊宗喜攀交之意,既然对方主动提出,他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微笑点头道:“好啊!”他向跟随自己前来的小太监交代了一声,让他们回去将自己的去向告sù

    刘玉章。自从担任司苑局采买太监的职位以后,胡小天就有了自由出入宫廷的权力。

    来到皇宫马厩,樊宗喜又让人给胡小天准bèi

    了一匹黑色坐骑,一行六人出了皇宫,向位于皇城西北的红山马场而来。

    今天樊宗喜出行并没有带上小太监福贵相随,胡小天如今的骑术已经算得上马马虎虎,虽然不能在马背上做出什么高难度的动作,可是纵横驰骋已经没有任何的问题。

    樊宗喜和胡小天并辔行进在队伍的最前,他轻声道:“刘公公已经让人给我带过话,唐家那边我已经为你打了招呼,以后他们兄弟几个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因为刘玉章对自己的关照,胡小天心中涌起一阵温暖,他微笑道:“有劳樊公公费心了。”

    樊宗喜道:“唐家的几个儿女实在是过份了一些,也就是你们胡家现在蒙难,换成过去,只怕他们连正眼也不敢看你。”

    胡小天淡然一笑,虎落平阳被犬欺,现如今的境遇恰恰说明了这一点,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他真zhèng

    意识到了武力的重yào

    性,在过去,他贵为尚书府少爷,出门吆五喝六,时刻保镖相随,前往青云为官的时候,身边还有慕容飞烟保护,而现在凡事只能依靠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甚至连性命都无法保全,好比很少有大帅前去冲锋陷阵,可一旦从帅位沦落到走卒的地步,就必须冲锋在前,亲力亲为。倘若不是权德安传给了他十年内力,只怕他的武力也不会提升如此之快。

    只是这种传功的方法很可能存zài

    隐忧,权德安就曾经暗示过,倘若自己脱离了他的控zhì

    ,以后或许会走火入魔,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可是目前他还没有出现异常的状况,权德安在利用他达成目的之前,也不会教给他彻底的解决之道,也许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