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传功】(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学什么?”

    权德安道:“皇宫是天下间最凶险的地方,我亲手把你送进去,所有人都会知dào

    你是我的人,我一直跟随在太子身边,太子待我不薄,可是我跟太子走得越近,就会有越多人视我为仇,有些人无时无刻不想将我置于死地,只有我死了,他们才可能占据我的位子。我让你去宫中,不但要充当我的眼睛,还要充当我的耳朵,关键的时候还要充当我的嘴巴,所以你必须要学会察言观色,要懂得明辨是非,要知dào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要以为能在边陲小县城里当好一个县太爷就能胜任皇宫中的职位,更不要看不起我们这种人。无欲则刚,这世上论到心肠之硬,又有什么人能够比得上我们。”

    胡小天知dào

    权德安所言非虚,只是心中有些奇怪,为何权德安偏偏会选中自己,他让自己潜入宫中究竟是出于怎样的目的?

    权德安道:“我右腿受伤之后,所修liàn

    的武功便无法更进一步,昔日我曾经招惹过的对头无数,早晚他们都会前来向我寻仇。我将我的武功传授给你,一来让你在宫中可以自保,二来也不至于让我的毕生艺业后继无人。”

    胡小天心中暴汗,权德安说得如此凝重,该不是要教给自己《葵花宝典》吧,欲练神功,挥刀自宫,我曰,真要是那样,我宁愿不学。他低声道:“是那个提阴缩阳吗?”

    权德安道:“就算你天赋异禀,不下个三五年的苦功又怎么能够练成提阴缩阳的功夫。”

    胡小天不由得咋舌,三五年,只要父母朋友能够脱难,自己就逃出皇宫了。难不成老子还要在皇宫里当一辈子太监?可话说回来,自己没净身,是个假太监,如何能够蒙混进宫?倘若被人发xiàn

    ,肯定是诛九族的大罪。他陪着笑道:“既然如此,我还是先留在外面。苦练个三五年,等我练成神功再入宫去伺候皇上。”

    权德安听他这样说呵呵笑了起来,胡小天也跟着他笑,只是看这老太监笑得实在是奸诈阴险,不怀好意,内心中直打鼓,却不知权德安又想出了什么坏主意坑我。

    权德安道:“我所修习的武功叫做《无间诀》,我佛有云:“受身无间永远不死,寿长乃无间地狱中之大劫。无间地狱乃是八大地狱中最苦的一个。也是十八层地狱中最底下的一层,但凡被打入无间地狱者,永无解脱的希望,要经受五种无间折磨,第一时无间,无时无刻不在受罪。第二种空无间,从头到脚每一部分都在受罪,第三种罪器无间。所有刑具无所不用,第四种平等无间。用刑无论男女均无照顾,第五种生死无间,生死轮回,重复死去不计其数,还得继xù

    用刑永无休止。”

    胡小天虽然早就知dào

    无间地狱的意思,可是听权德安阴测测的语气重述一遍。也感觉不寒而栗。倘若这《无间诀》也和权德安所说的那样邪门,自己不学也罢。

    权德安道:“三年五载,就算你能够等得,杂家也等不得。”

    胡小天道:“那该如何是好,我也不是什么天赋异禀的武学奇才。要不干脆您别让我当太监了,我好歹还有点治病的本领,要不你送我去太医院,当个太医如何?”

    权德安缓缓点了点头道:“怎么杂家一早没有想到这件事?”

    “现在想到也不算晚!”胡小天满脸期待,凭着自己的医术在太医院立足应该并不算难。

    “晚了!”权德安突然挥出手去,干枯如同鸟爪一般的右掌拍打在胡小天的顶门之上,胡小天骇然,张嘴想要大叫,却感觉一股极寒的阴冷之气从自己的头顶直贯而下,他整个人瞬间被冻僵,口舌也麻痹起来,那股阴寒之气源源不断地贯入他的体内,权德安道:“你过去并无武功根基,若想在短期内有所成就,必须采用传功之法,我现在就用传功大法将我的部分功力转嫁到你的身上,你无需害pà

    ,只需放松肢体,任我施为就是。”

    胡小天冻得脸色都青了,牙关不住颤抖,根本说不出一个字,心中暗暗叫苦,这老太监不知练得什么古怪的武功,就这样传给了自己,不知会不会产生排斥反应,排斥反应还不算最可怕的,若是练他的武功,练成了一个真太监,就算武功盖世,那也划不来啊。武功是用来威风的,可命根子是用来爽的,一个人即便是天下无dí

    ,威风八面,可是到头来都不能爽一下,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胡小天脑子里正在胡思乱想,忽然感觉周身产生了胀痛,这胀痛越来越明显,到最后竟似有人在将他的肌肉皮肤一点点撕裂一样,胡小天痛得百爪挠心,可惜又无力挣脱,脑子里也渐渐变得混沌非常,突然之间忽然耳边听到轰!的一声,仿佛整个脑袋突然就爆zhà

    开来,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胡小天醒来的时候,室内一片黑暗,油灯不知何时也已经熄灭了,人死如灯灭,难道自己的人生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结束?

    耳边响起权德安的声音:“你的体质比我预想中还要强上一些,不坏,不坏,受了我十年功力,居然不死,三天之后,就可以跟我修习了。”

    胡小天感觉周身疼痛欲裂,浑身上下软绵绵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他虚弱道:“我还活着吗?”

    权德安道:“活着!你答yīng

    我的事情还没有为我去做,我怎么可能让你去死。”

    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道:“权公公,宫里来人了,说皇上传您入宫去见他。”

    权德安缓缓站起身来,低声道:“你好好休息,过两日我再来看你。”

    胡小天道:“权公公,我的两位朋友……他们只是想救我,并无加害你的意思……”

    权德安转过身去,一顿一顿来到门前,缓缓拉开了房门,正午的阳光随着房门的打开而投射到房内,胡小天闭上了双眼,长久在黑暗中已经让他不适应外面的强光。

    权德安道:“那些事情你无需过问。”

    新君龙烨霖静静站在御花园内,目光长久凝视着前方那棵刚刚盛开的桂花树,花香正浓,随着清风飘散在整个花园之中,这沁人肺腑的香气让他紧绷的神经舒缓了不少。

    新任左丞相周睿渊站在他身后不远处,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君臣二人已经沉默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龙烨霖终于打破了沉默:“你劝朕留下胡不为的性命?难道你忘了当初胡不为是如何待你,他不但协同那帮逆贼向父皇弹劾朕,而且阴谋害你,险些害了你的性命,难道所有这一切,你全都忘了?”

    周睿渊恭敬道:“陛下有没有想过,若是将当初参予弹劾陛下的所有臣子全都杀光,那么朝堂之上,文武百官还会剩下多少?”

    龙烨霖没有说话,目光静静望着周睿渊。

    周睿渊道:“有人倡议,有人附和,有人中立,却少有人反对,倘若他们当初能够预见到今日之形势,昔日的事情就不会发生。陛下以为,这其中谁人的罪孽最大?”

    龙烨霖怒道:“谁人倡议便是谁的罪责最大!朕就要诛他的九族!”

    “臣斗胆说一句,废长立幼,若非陛下首肯,谁敢带头做这逆天之事?”

    龙烨霖脸色一沉,周睿渊的这番话说得再明白不过,当初决定废黜他太子之位的就是父亲,并非是那帮臣子拧成一股绳地弹劾他,而是在父皇的授意下,这帮臣子方才做出这样的举动,真zhèng

    做出决定的还是父亲。诛九族?难不成自己也要将父皇的九族给诛了?那岂不是等于自掘坟墓。龙烨霖冷冷望着周睿渊,低吼道:“大胆!”

    周睿渊虽然被龙烨霖斥责,可是面色不变,双膝跪下道:“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龙烨霖叹了一口气道:“罢了,朕不怪你,你起来吧。”

    周睿渊站起身来,看到龙烨霖神情稍缓,继xù

    道:“陛下刚刚继承大统,不宜大开杀戒,要让百姓感到您的仁德,千万不可让别有用心的小人有机可乘,诋毁陛下的名声。”

    龙烨霖道:“爱卿,当初可是你亲口告sù

    朕,乱世须用重典,仁德乃是对待百姓,而非对待那帮忤逆犯上的臣子,若是不分对象,滥用仁德之心,就是妇人之仁。”

    周睿渊道:“每个人都有他的两面性,陛下看到他们缺点的同时,也要看到他们的长处,陛下登基在即,若是广开杀戮,必然会让群臣心生恐惧,甚至生出背离之心,陛下若是以仁德之心对待胡不为、史不吹之流,以德报怨,可以让朝中心中忐忑的臣子及早安定下来。”

    “忐忑?”

    周睿渊点了点头道:“西川李天衡之所以谋反,绝非是他宣称的勤王,陛下乃是大康真命天子,天命所归,所谓勤王有何依据?他自知陛下登基,其地位权力即将不保,所以才铤而走险,拥兵自立,据臣来看,胡不为和他之间应该并无勾结。”

    新的一周求推荐票,求月票!(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