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一往情深】(上)第九更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安德全并没有解释,意味深长地望着胡小天,他相信以这小子的头脑必然能够悟出七七的来历,然后又道:“小子,你爹打得一手如意算盘,可惜这世上的事情未必能够让人如愿。”

    胡小天感到一股冷气顺着脊椎一直蹿升到自己的颈部,虽然是三伏天,可是他却感觉到一股森森的冷意。安德全的这番话分明是在暗示着什么,难道说他已经看透了父亲将自己派到青云做官的真zhèng

    用意,难道朝内的事情发生了变化?不对啊,自己并没有听说京城有什么大事发生?难道这老太监只是在吓唬自己,所以才危言耸听。他恭敬道:“还望老爷子指点迷津!”内心已经烦乱到了极点,老爹一直都没有公开支持过龙烨霖,太子失势之时,他还曾经趁机参了太子太师周睿渊一本,等于公开和龙烨霖一方站在了对立面。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证明龙烨霖很可能又有所动作,假如此人再次得势那么老爹的境遇可想而知。

    安德全从腰间取出了一个陈旧的乌木牌,扔到胡小天的面前。

    胡小天接过乌木牌,却见上面只刻着一个禁字,翻开背后,发xiàn

    刻有承恩两个字,不知这木牌意味着什么,难道比胡家的丹书铁券还要厉害?

    安德全道:“收好了,也许将来能够救你一命!”

    胡小天郑重将这木牌收好,心情突然变得沉重起来,他不知安德全因何会来到这里,只是觉得这老太监的到来绝非偶然,也不可能只是为了自己。

    安德全道:“刚刚找你的那个丫头是五仙教的妖女!”

    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气,安德全既然知dào

    这件事,就证明刚才自己和夕颜聊天的时候。这老太监便已经在监视他们,自己不懂武功感觉不到他的存zài

    并不稀奇,可是以夕颜那身惊人的轻功,居然也察觉不到老太监的到来,由此可见安德全的武功修为到了怎样骇人听的地步。

    倘若安德全所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之前在飞鹰谷的刺杀和夕颜就有着脱不开的干系。她今晚过来找自己应该不是为了给他的慈善义卖捧场,而是要报复!胡小天这才意识到自己今晚已经在鬼门关前绕了一个圈,倘若夕颜想要杀他,只怕他连一丁点逃生的机会都没有。

    此时此刻胡小天仍然揣着明白装糊涂,他皱了皱眉头道:“我跟五仙教的人没什么联络,我还以为她是环彩阁的风尘女子。”

    安德全呵呵笑了一声,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道:“看到的未必是真的,周王殿下也不是过来给你捧场的。”

    胡小天道:“老爷子,周王来青云到底为了什么事情?”

    安德全道:“我得到消息。有沙迦王国的使团不日前来大康,周王此次前来青云就是为了迎接使团一行。”

    胡小天忽然想起青云桥断之事,难道这件事针对得是沙迦使团,如果真的如此,这件事岂不是麻烦?

    安德全看出胡小天的神情突然变得凝重,淡然道:“你在青云听到了什么消息?”

    胡小天低声道:“一个月前,青云桥坍塌,关于桥塌的原因众说纷纭。我实地考察之后发xiàn

    ,这桥并非是洪水冲塌。而是人为毁坏。”

    安德全皱了皱眉头,左手下意识地捻起兰花指,一双深邃的眼睛转了转:“人为破坏?”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我循着通济河一直走到了上游,在上游发xiàn

    有人曾经筑坝拦水,应该是先用蓄水泄洪的方法试图冲毁桥梁,可惜未能得逞。于是才改为炸掉桥梁,针对此事我专门调查过,有不少人都听到爆zhà

    声,现场纷乱的石块也证明了这一点。”

    安德全道:“炸毁青云桥的目的何在?”

    胡小天道:“炸毁青云桥,那么除了乘船渡河之外。剩下的唯一通路就是南下七十里,从红谷县永济桥过河,我得到消息,天狼山的马贼很可能会在这条道路上设伏。”

    安德全道:“这件事非同小可,若是周王和使团出了任何事情,上头必然会追究下来,到时候只怕不仅仅是乌纱不保的问题了。”他看了胡小天一眼道:“你是青云的地方官,务必要保护好周王殿下,假如他出了什么事情,我唯你是问。”

    胡小天心说干我屁事,老子在青云也只是个二把手,他低声道:“安老爷子,保护周王是我份内之事,可惜我手头人手不足啊。”

    安德全道:“你身为青云县丞居然说人手不足?这青云县的士卒衙内加起来也有几百人吧。”

    胡小天道:“我是县丞,还有县令啊!”

    安德全阴测测笑道:“那我不管,应该怎样做是你自己的事情。”他起身欲走。

    胡小天道:“老爷子慢走,那暴雨梨花针可还有?”

    安德全冷冷瞥了他一眼,果然从袖口中取了一个暴雨梨花针的针筒递给了胡小天,然后转身就走。

    胡小天起身送了出去,等他来到门外,却发xiàn

    安德全的身影早已消失无踪,有些诧异地摸了摸后脑勺,真是不可思议,这老太监拖着一条残腿,怎么走得如此之快。

    虽然已经是深夜,青云县衙二堂内却仍然亮着灯,这还是很少有过的情况,青云县令许清廉不安地来回踱步,他的身边站着六名同僚,每个人的脸色都透着惶恐,此时主簿郭守光匆匆步入堂内,颤声道:“大人,我家里失窃了!”说完这番话,他方才留意到已经先于自己来到这里的那帮同僚,从他们阴沉而惶恐的脸色顿时明白了什么,在场的所有人应该都发生了同样的遭遇。

    县尉刘宝举道:“我已经吩咐下去,全城戒严,缉拿飞贼。”

    许清廉停下脚步,两道眉毛几乎拧在了一起,他用力摇了摇头道:“此事不可声张。”

    众人微微一怔,马上就都明白了他的真zhèng

    意思。

    许清廉叹了口气道:“你们不要忘了,周王千岁正在城内,千万不可惊扰了他的大驾。”

    刘宝举道:“老郭,你到底丢了多少银两?”

    郭守光被问得一愣,马上道:“其实也没丢什么重yào

    东西,只是几件破旧衣服……”

    众人彼此对望,其实心知肚明,从刚才郭守光进来时候那心急火燎的情景来看,这厮应该损失不少,可因为身份所限,即便是损失惨重,也不敢当众承认,他们这帮人何尝不都是这样,一个个心急如焚,却苦于无法声张,这种滋味太过煎熬。

    许清廉道:“还好大家损失不算太大,这件事刘大人还需小心处理,秘密查办,千万不要在城中造成恐慌。”

    刘宝举点了点头,他的内心也在滴血,今晚他前往鸿雁楼参加慈善义卖的时候,窃贼潜入他的府邸偷走了整整一百两黄金,还有他珍藏的一对玉如意,只是他无法将这事公开,不然别人一定会追问他财产的来路,此时唯有打落门牙往肚里咽。忍着心如刀绞的感受道:“许大人说得是,周王千岁还在城内,咱们千万不可以造成城内恐慌,反正也不是丢了什么重yào

    的东西,相信不日就能侦破此案。”这番话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此时后堂传来一阵妇人歇斯底里的哭声,却是许清廉的老婆哀嚎着跑了过来:“老爷……老爷……我的首饰全都被人给偷了……连那颗夜明珠也……”

    听到老婆哀嚎,许清廉的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照着刚刚露面的老婆的大饼脸上就是狠狠一巴掌抽了过去:“贱人,你胡说什么?”

    啪!的一巴掌打得清脆至极,他老婆被这一耳光给打懵了,所有人都知dào

    许清廉是个妻管严,做梦都想不到他会上演当众虐妻的戏码,他老婆反应过来之后,嗷嚎一声大叫,挥舞双手照着许清廉就抓了过来,许清廉虽然躲避及时,脸上仍然被抓了几条血痕。

    随后赶来的许安和一帮官吏慌忙上来将他们夫妻两人分开,许夫人嚎叫道:“你居然敢打我……许清廉,你这个王八蛋,丢了这么多的东西,你心疼,老娘比你还要心疼……”

    许清廉气得脸色铁青,怒吼道:“将这个贱人给我拖回去,再敢胡说八道,老子休了你!”

    一句话居然将他老婆给震住了,许安低声对许夫人说了句什么,许夫人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软了下去,大声哀嚎起来。

    一帮官吏全都心知肚明,看来今天县令大人最惨,只怕连家底都被人给偷干净了。夜明珠?我曰,他居然还有这么贵重的东西,该!活该!

    许夫人离去之后,所有人都望向许清廉,许清廉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再加上刚刚被他老婆抓得血痕,越发显得狼狈不堪。

    主簿郭守光这会儿冷静下来了,本来丢了这么多东西,内心低落到了谷底,可来到这里马上就发xiàn

    ,自己绝不是最惨的一个,在场的几乎都比自己更惨,有这么多人垫底,于是这心里就舒服多了,他低声道:“各位大人,我看这件事有些蹊跷啊!”(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