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疑神疑鬼】(上)第七更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今晚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黑石寨寨主、燮州长史、大康十七皇子,这些人物的轮番登场是他所没有想到的,这一切究竟是偶然还是存有预谋?这些人来到这里难道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捧场?胡小天缓缓摇了摇头,事情绝非那么简单。

    脑后忽然感到一阵风吹过,胡小天霍然转过身去,却见身后空空如也。环视周围青竹纹丝不动,夜空中没有一丝风,胡小天看了一周,有些奇怪地皱了皱眉头,难道是自己神经过敏?

    胡小天转身准bèi

    回房,可脖子后方又感到一股风掠过,这次他有了心理准bèi

    转身的速度比刚才快了一倍不止,可转过身去仍然空无一人,冷冷清清的院子里只有他的影子陪着自己,周围根本没有一丝风。转身的时候感觉周围黯淡了不少,却是那只灯笼不知为何熄灭。

    胡小天虽然胆大,此时也不禁有些毛骨悚然了,我曰,难道真见鬼了?不可能啊,这世上哪有鬼魂存zài

    ?胡小天暗叫邪门,他放qì

    了回房休息的想法,直奔院门而去,伸手准bèi

    拉开院门的时候,脑壳之上被一物砸中,痛得他呲牙咧嘴,转过身去,梆!的一声,一颗枣儿正撞击在他的脑门上,撞得他眼前金星乱冒。

    胡小天差点没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他吓得魂飞魄散,张嘴就准bèi

    大声呼救,可嘴巴刚刚张开,就被一只枣核弹了进去,虽然力道不大,可是弹得极其准确,呛得胡小天接连咳嗽了几声方才吐出一颗小枣核,眼泪都被呛出来了。

    此时方才听到屋顶发出一声轻笑。胡小天听到这笑声居然有几分熟悉,抬头望去,却见一位红衣少女正坐在屋脊之上,衣袂飘飘宛如仙子,一双雪白的玉足未着鞋袜,踩在细瓦之上。宛如暖玉一般温润晶莹。不是夕颜还有哪个?

    胡小天见到是她,顿时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敢情不是鬼,是美女在装神弄鬼。

    夕颜一双荡人心魄的美眸望着胡小天,伸出右手的食指向他勾了勾,姿态撩人之极,胡小天绝非色迷心窍之人,不过看到此情此境,也是心曳神摇。勾/引我?不对啊,普通的女孩子谁能爬到这么高的地方?胡小天摇了摇头,也勾了勾食指,示意夕颜下来,心中不禁想到,有趣,这种隔空勾/搭还真是蛮有情趣。

    夕颜白了他一眼,抓起一片细瓦作势要砸他。

    胡小天抱头向东南角跑去。夕颜咬了咬樱唇,不禁莞尔。暗骂这厮胆小如鼠。等胡小天再次出现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张木梯,这货将木梯架在墙角,可惜木梯的长度不够,他沿着木梯向上爬去,爬到尽头。距离房顶还有三尺左右的距离,双手攀住屋檐,准bèi

    来个引体向上。不意手腕被夕颜捉住,用力一提,这厮感觉自己腾云驾雾般向上飞了起来。吓得啊!地惨叫起来,刚一出声,马上意识到不妥,慌忙双手掩住嘴巴,却又发xiàn

    自己已经飞到最高点,一个倒栽葱向屋顶栽落,这要是栽下去,最轻也是个鼻青脸肿,如果不幸,恐怕就是个脑浆迸裂的结果。

    这货吓得两只眼睛瞪得老大,还好视野中出现了夕颜的倩影,她仰头向上看呢。

    胡小天张开双臂,你既然不仁,休怪我不义,老子就算摔死也得拉上一个垫背的。他是准bèi

    将夕颜扑倒在身下,让这小美妞给自己垫背。

    夕颜清丽无伦的俏脸之上却浮现出一丝笑意,在胡小天看来,她的笑容说不出的诡异,暗叫不妙,这妮子看来没安好心。

    却见夕颜抬起美腿,晶莹的玉足飞扬而起,标准的一字马,以足背和胡小天的肚子来了个亲密接触,把胡小天当成皮球了,胡小天再度飞了起来,这次是横飞,飞出两三丈,来了个俯冲式落地,贴着屋檐标准的平沙落雁,胡小天捂着嘴巴,虽然如此,鼻息中仍然发出唔唔唔不停的惨叫,只可惜跑道的长度不够,眼看就要冲出跑道,飞向地面,后领一紧,却是被夕颜一把揪住了衣领子。

    胡小天脑袋已经露冲出了屋檐外,这货惊得一头冷汗,四肢头皮都麻木起来,过了一会儿方才渐渐找回了知觉,双手在屋檐上一撑,小心翼翼地爬了起来,再看夕颜,已经坐回了刚才的地方,双手托着俏脸,静静望着夜空中的那轮明月,似乎刚才发生的事情跟她毫无关系。

    沿着倾斜的屋顶走路并不是那么的容易,胡小天也不会轻功,小心翼翼挪到屋脊处,在距离夕颜一丈开外坐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落地时身上的皮肤也擦伤了多处,还好不算严重。

    目光落在夕颜的身上,先看了看她的俏脸,然后开始往下游移。

    夕颜的双眸闪烁了一下,黑长的睫毛垂落下去,目光显得格外凄迷:“刚才在房间里你还没看够?”

    胡小天笑道:“百看不厌,秀色可餐!”同样的话他对别的女孩子也说过,不过倒没有任何的虚伪成分,全都是由衷而发的大实话。

    夕颜道:“画还真是不错,从没有见过有人可以用一根碳棒画得如此出色。”

    胡小天道:“一般一般啦,其实我画得最好的不是头像。”这厮的目光落在夕颜白嫩的玉足之上,实在是有些不明白,这小/妞为什么要赤着双足,难道是为了诱惑自己的?这小/妞条件真是不错,改日有机会给你画个人体,你才知dào

    老子画技的厉害。

    在他稍嫌火辣的目光下,夕颜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自在,胡小天显然还没有到可以给她造成威胁的地步,两者强弱分明,孰强孰弱,彼此心里明明白白。

    胡小天敢在慕容飞烟面前说些轻薄话,因为他们已经有了相当深厚的感情基础,敢偶尔占占乐瑶的便宜,因为在乐瑶的心中他简直是一个无所不能的救世主,对他有着相当的依赖。可在夕颜面前,胡小天始终表现得小心谨慎,他不了解对方,不知夕颜是敌是友,他只知dào

    夕颜绝不是环彩阁普普通通的一名风尘女子。

    夕颜道:“你是不是很怕我啊?”

    胡小天嘿嘿笑道:“那倒不是,只是咱俩才刚刚认识,有些生分,我为人本来又有些腼腆,总觉得男女授受不亲,所以保持点距离是应该的。”

    夕颜道:“一回生两回熟,咱们又不是头一次见面,说起来我多少也算得上有恩与你吧?”

    胡小天以为她是想自己还她银子,嬉皮笑脸道:“你住在哪里?明儿一早我便差人将欠你的那些银两送去。”

    “先欠着吧!我又不怕你赖账!”

    胡小天道:“我不喜欢欠别人东西,还是尽快还了吧。”

    夕颜一双美眸迸射出凛冽寒光:“我借出去的东西,不是你想还就能还清的,什么时候我让你还,你必须要还!”一番话说得斩钉截铁,听得胡小天一阵心里发毛,我曰,这小/妞也忒霸道了点。

    夕颜说完那番话,美眸重新投向空中朦胧的夜月:“今晚的月色真美!”

    胡小天道:“能和姑娘并肩赏月,也算得上是一场缘分,以后见面,咱们就是朋友了。”这货明显是在套近乎。

    夕颜摇了摇头:“我没有朋友!”她站起身道:“虽然咱们不是朋友,可咱们也不是敌人,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给你一个忠告。”

    胡小天连连点头道:“洗耳恭听!”

    夕颜道:“你最好离秦雨瞳那个妖女远一些,小心被她连累。”

    胡小天心中一怔,夕颜怎么知dào

    自己和秦雨瞳相识?难道这妮子一直在暗处留意自己?他本以为秦雨瞳只是玄天馆的一位医生,可夕颜却冠以妖女二字,她们两人究竟又有何纠葛?不过胡小天也无意介入她们的恩怨之间,微笑道:“我跟她只是一面之缘,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说到感情,还是咱们两个亲近一些。”

    “记住你今天的话,若是日后你敢和她一起害我,我绝不会饶了你!”

    胡小天道:“你从燮州翻山越岭地来到青云,就是为了过来告sù

    我这句话?”他当然不信,一千个不相信。

    夕颜缓缓站起身来,赤足走在屋脊之上,此时迎面一阵夜风吹来,衣袂飘飘,宛如凌波仙子。她缓缓回头,唇角露出一丝笑意道:“其实我是来杀你的!”说完这句话,向前腾跃一步,晶莹的玉足踏在屋脊之上,宛如一团火焰投入深沉的夜色之中。

    胡小天慌忙起身追了上去:“等等……”再看夕颜的身影早已在远处消失成为一个红点,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完全不见。

    胡小天摇了摇头,这小/妞来无影去无踪,但看这身轻功应该不在慕容飞烟之下,甚至还要强上许多,要杀我?就因为那一千两银子?我曰,老子又不是赖账不还,你凭什么杀我?胡小天还真想不出自己究竟在何处得罪了她,站在屋顶上四处张望,可以看到东厢房那边灯火闪动,应该是那帮护院日夜不停的在那里守护。防护的重心全都在那边,其他地方反倒无人关注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