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竞拍】(上)第三更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台下观众鼓掌的热情并不高,敷衍了两下,只剩下几个店小二在撑场面,要说宋掌柜的人气值和魅力值比胡小天还不如,掌声的热烈程度自然又要减弱不少。

    胡小天道:“今晚的晚宴以慈善为名,大家能够齐聚一堂,并不是冲着我胡小天的面子,而是为了慈善两个字,为了我们每人胸中的那颗仁爱善良之心,月前青云桥被洪水冲垮,这是青云通往西川腹地的咽喉要道,青云桥损毁之后,给青云百姓的生活造成了极大不便,我身为青云县丞,看在眼里痛在心中,我不敢说自己为官一任,就可以造福一方,但是我会倾尽自己的全力去做,急百姓所急,苦百姓之苦,我将修复青云桥之事列为我任期内首要解决的问题。”

    许清廉和刘宝举两人仍然跪在周王身边,膝盖都跪麻了,听到这里,两人同时在心里骂,花言巧语,什么功劳都被你占去了,修葺青云桥的计划明明是我们定下来的好不好。现在忽然感觉之前坑他害他,却似乎白送了一个天大的便宜给他。

    胡小天道:“修桥说起来容易,可是真zhèng

    实施起来却并不是那么简单,青云县这些年天灾不断,连年欠收,哪户人家都没有余粮啊!”说到这里他故yì

    停顿了一下,目光盯住仍然跪在地上的许清廉:“许大人曾经提起过要每家每户收取五两银子,我想来想去此事不妥,修桥虽然有利于百姓,可是这样摊牌募捐却有强人所难之嫌,青云的多半百姓都掏不起这五两银子,如果我们真要是摊牌下去,又不知逼得多少人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算是彻底澄清了这件事,之前所谓挨家挨户摊牌五两银子的事情根本就是许清廉最早提出来的,跟老子无关。

    许清廉此时的脸色青一块紫一块,他想要起身跟胡小天争辩,可当着周王的面又不敢,只能耷拉着脑袋老老实实跪在那里。任由胡小天把屎盆子都扣在她脑袋上了。

    胡小天道:“今晚的慈善义卖,将大家全都请到这里,就是想大家有力出力有钱出钱,都能为青云的老百姓出一份力,慈善不分先后,爱心不分大小,只要大家有一份心意就已经够了,今天的第一份拍品是鸿雁楼宋掌柜捐出的青花瓷瓶。”宋绍富亲自拿着自己捐赠的青花瓷瓶走上戏台,按照胡小天的指引围绕戏台一周。呈现给众人观看,这青花瓷瓶虽然是民窑出品,可是也有了一百多年的历史,在民窑瓷器中算得上精品了。

    胡小天道:“青花瓷瓶,底价十两银子,每次竞价最低加价五两,顺便说一句,今晚竞拍所得的银两全都用于青云桥的修葺。这拍品嘛,由竞拍成功者带走。”

    明白规则之后。又让宋掌柜拿着那份瓷器去现场展示,供有意者近距离观摩,这才正式开始拍卖,马上有商人叫出了十五两。

    燮州长史张子谦素来喜爱收藏,看到这瓷瓶,颇为喜爱。听到有人叫价,也跟着叫出了二十两,他这一叫,马上大堂内就静了下去,毕竟今天到场的人除了周王之外。就是他的地位最高,其他的官吏商人又岂敢跟他竞拍。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跟官老爷抢,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胡小天一听张子谦叫价,心中暗自埋怨这老头儿多事,他问过宋掌柜,这青花瓷瓶市场的行价也在五十两左右,张老头纯粹是过来捡便宜,你丫一叫价,谁还敢跟你叫板?胡小天满眼期待地望着周王龙烨方,可发xiàn

    龙烨方这会儿居然走神了,目光望东南角,正是红衣小/妞夕颜所在的地方。分明是被夕颜的美色所迷,注意力根本不在拍卖现场。

    胡小天只能叫道:“二十两一次,二十两两次……”望着张子谦眉开眼笑的样子,胡小天心说这个老抠门,平白无故捡了个大便宜,你丫是来捧场还是砸场子的?

    张子谦何尝不知dào

    胡小天拍卖的用意,可任何人都有缺点,他也不例外,看到自己喜欢的瓷器就忍不住想尽快收入囊中,于是才迫不及待地开口喊价,并不是存心坏胡小天的事情。

    胡小天心不甘情不愿地扬起了拍卖槌,其实就是敲锣用的棒槌,因为疏忽忘了特地定制一个拍卖槌,所以临时找了只铁锤替代一下,锣面平放在桌上,敲上去就算是一锤定音了。

    就在此时听到香琴的大嗓门叫道:“我家小姐出五十两!”

    胡小天眼看就要敲到锣面上,赶紧又将棒槌收了回去,嘿嘿,老抠门,想捡便宜,没那么容易。

    张子谦听到有人出五十两自然有些失望,他在瓷器鉴赏上是很有一套的,刚刚就已经看出这瓷瓶的价格至多也就是五十两,如果出再高的价钱就不值得了。再说了他在西川算得上是德高望重,还不至于和几个小女孩争东西。

    胡小天看到无人出价了,马上道:“我补充一下,慈善义卖跟拍品的价值无关,重在爱心,我希望大家踊跃竞拍,为青云的老百姓多奉献一份力量,五十两一次……两次……三次……”这次无人叫价了,毕竟谁都不是傻子,谁也不愿花大价钱卖这么个瓶子回去。

    第一笔顺利成交,香琴乐呵呵送上了五十两银子,直接由鸿雁楼的账房入账,这边胡小天又拿出了第二件拍品,这第二件拍品是红柳庄庄主萧天穆捐出的一幅由著名画师严暮良亲笔所绘的山水画,此画一出满室皆惊,严暮良曾经担任过大康宫廷画师,最擅长的就是仕女图,平生所绘制的山水画少之又少,兼之他半年前因病去世,所以他作品的价格也是不断攀升。

    谈到鉴赏书画,张子谦可是一位大家,他走上去仔仔细细看了几遍,确定这山水画的确是严暮良亲笔所绘,连他都不禁有些激动了,严暮良善绘仕女举世皆知,但是他山水画的功底丝毫不次于仕女图,但见这幅日出山海图,用笔狂放不羁,用墨挥洒自如,气势滂溥,气象万千。张子谦一看就知dào

    这是珍品中的珍品,不由得向萧天穆多看了一眼,却不知这个盲人书生从何处得来的这幅山水画,如此珍品又岂肯割爱与人。

    周王此时也走了过来,起身的时候发xiàn

    许清廉和刘宝举仍然跪在自己面前,有些厌烦地皱了皱眉头,挥了挥手道:“起来吧。”两人得了这句话,方才如释重负地站起身来,可虽然起来了,却不敢坐下。

    龙烨方并不热衷于争权夺利,平日里寄情于山水之中,对于琴棋书画向来极为热衷,而且他也写得一手好字,画得一手好画,这幅画之所以能够吸引他移步前往,还有一个重yào

    的原因,严暮良担任宫廷画师的时候曾经指点过他绘画,龙烨方的仕女图画得也很不错,颇得严暮良的神韵,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严暮良算得上他的老师,他对严暮良的手笔极其熟悉,看了一眼就断定这幅画确为真迹无疑。即便是在大康皇宫之中,也少有收藏严暮良的山水画,这幅画还真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前来宾客之中有懂画的,也有不懂画的,不过他们即便是不懂,也懂得察言观色。看到龙烨方移驾前往,就已经明白周王已经动心,换句话来说,只要周王想要,任何人都是不能争的。

    胡小天看到张子谦和龙烨方都围了上来,亲自鉴赏,心说这事儿坏了,只要龙烨方喊价,肯定是无人敢应价的,原本想借着这幅画狠狠捞一票的愿望只怕要破灭,可胡小天也不好说什么,等近距离鉴赏的嘉宾回归原位。

    胡小天方才清了清嗓子道:“这幅日出山海图底价五百两银子。”其实原本他和萧天穆私下沟通过,定下来的底价是一百两,看到龙烨方表示出浓厚的兴趣,胡小天估计这价格拍不上去了,干脆一咬牙要个高价。

    现场立时传来惊呼之声,伴着窃窃私语,即便是严暮良的仕女图,如今的行情也不过是三百两左右,胡小天还真是狮子大开口。

    萧天穆虽然看不到现场情景,可是听得清场上的动静,听到胡小天叫出了五百两的高价,唇角也不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他当然明白胡小天的用意,却不知这位周王舍不舍得这些银子。

    周王龙烨方并没有急于开口,而是端起茶盏,笑眯眯抿了口茶。

    “我出五百两!”发声的人是万伯平,不愧为青云首富,的确有些土豪的气概。

    胡小天指着万伯平道:“万员外出五百两!”万伯平发声应该是给自己捧场,估计龙烨方一出价,这厮就不敢作声了。

    胡小天道:“还有没有更高价格?”

    “我出五百五十两!”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向发声的人望了过去,竞拍的人竟然是青云县令许清廉。(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