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蒙先生】(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阎怒娇应该是和那位蓝衣少女根本不熟,再加上心系哥哥的伤情,跟着蒙先生走过去,这下胡小天总算找到了一个和自己差不多沦落人了,他向那位蓝衣少女笑了笑,主动示好。

    蓝衣少女似乎根本没有留意到胡小天示好的目光,也关注着藤床上的阎伯光。

    胡小天接连碰了两个钉子,脸皮再厚也能感觉到有些热度了,热面孔贴上了冷屁股,怎地一个尴尬得了。想不到这时代的所谓名医也和过去一个样子,医术越高架子越大。不过这蓝衣少女应该不是什么名医啊,年纪轻轻最多是蒙老头的徒子徒孙,怎么也如此傲慢?

    蒙先生检查了一下阎伯光的伤口,他的面色变得极其凝重,看了一会儿,他转身向那蓝衣少女招了招手,蓝衣少女放下药篓,也走了过去。

    蒙先生道:“雨瞳,你怎么看?”

    蓝衣少女仔细看了看缝合后的刀口,一双秀眉颦在了一起,轻声道:“之前有人为他剖腹?”

    阎怒娇点了点头,转过头去一双妙目盯住了胡小天,显然是在告sù

    所有人,剖开她哥哥肚子的事情就是胡小天干得。

    蒙先生和蓝衣少女同时转过身去,这还是他们走进房间一来第一次关注到胡小天的存zài

    。

    胡小天笑了笑,估计自己的手术又震惊到这两位医学界的同行了,料想他们十有八九要将自己的行为视为邪魔外道。

    蒙先生道:“为何要剖开他的肚子?”

    胡小天道:“伤者当时出现了很严重的内出血,剖开他肚子的目的是为了尽快寻找到出血点,处理损伤的内脏。这是挽救他性命的唯一途径。”

    蒙先生双眉紧锁道:“你做了什么?”

    胡小天心说我就是说了你也不懂,阎怒娇道:“他切掉了我哥哥的一段肠子。”

    蒙先生瞳孔骤然收缩。他抿了抿嘴唇:“为什么?”

    胡小天道:“他的小肠被利器刺破,肠子里面的东西泄露出来。必须将腹部清理干净,再进行部分肠段切除和肠腔吻合术,否则肯定性命不保。”

    那蓝衣少女道:“你是说切掉他被刺穿的那段肠子,然后重新将两段肠子缝合在一起?”

    胡小天点了点头。

    蓝衣少女的双眸中闪过惊奇万分的目光,她仿佛头一次见到胡小天一样,盯着他的面孔仔细看了看,这才转身向蒙先生道:“师伯,病人失血很多,应该补血。”

    胡小天其实早就已经做出了贫血的诊断。昨晚他虽然提出了输血,但是在目前的时代背景下并不具备输血的条件,放了胡金牛二斤多血只是为了清除一个潜在的对手,那些血并未用在阎伯光的身上,全都被他给浪费了,倘若胡金牛知dào

    被他如此戏弄,只怕会被气得吐血。

    蒙先生道:“我去找些血源过来。”

    蓝衣少女取出一个针盒,从中抽出一根寸许长度的银针,在阎伯光的手指上扎了一下。挤出几滴鲜血放入预先准bèi

    好的银器内,然后不知洒了什么药粉在上面。胡小天站在靠窗的位置,远远看着,对她的举动颇为好奇。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走了过去。却见银器内鲜血的颜色由红转灰,进而变成淡蓝色。

    胡小天心中暗自揣测,这应该是血型鉴定。和现代的凝集实验完全不同,不看不知dào

    。世界真奇妙,超越自己认知的东西还真是不少。果不其然。蓝衣少女做完这一切,又向阎怒娇道:“病人大量失血,必须尽快补血,兄弟姐妹之间是最合适的。”

    阎怒娇道:“我可以。”她对这个色鬼哥哥还真是不错。蓝衣少女用同样的方法,采了她的几滴鲜血,不过添加药粉之后,所呈现出的色彩却是绿色,蓝衣少女秀眉微颦,摇了摇头,阎怒娇的血型显然和她哥哥不同。

    胡小天一旁看着,不由得暗想,这阎怒娇皮肤如此白嫩,眼睛还是绿色,整一个欧版少女形象,怎么看跟阎伯光都不像是一个娘生的,血型不同很正常。

    阎怒娇听说自己的血并不适合,脸上不禁呈现出失望之色。此时蒙先生带着几名精壮的黑苗族小伙子走了进来,蓝衣少女利用独特的血型检测方法,从中甄别出可用的血源,然后在他们的小臂肌肤之上进行清理消毒。

    蒙先生从里面的房间内取来一个瓦罐,其中竟然装满了水蛭,胡小天只有在书中读到,医学史上曾经有人利用水蛭来进行输血,今天才算是亲眼见到了。

    蓝衣少女戴上一双薄薄的兽皮手套,取出水蛭逐条放在供血者手臂的静脉血管之上,胡小天单从她娴熟的动作就已经看出,这小/妞应该有一定的解剖学知识,对静脉的走行非常熟悉,水蛭吸附在肌肤之上迅速开始吸取供血者体内的鲜血,身体很快就鼓涨起来,由原来的柳叶大小变成了拇指般粗细,吸满鲜血之后,自动从人体的肌肤上滚落下来。

    蓝衣少女将吸满鲜血的水蛭小心拿起,放在阎伯光的手臂和小腿处,在水蛭身体上洒了一些不知名的白色药粉,那水蛭又开始将体内吸满的鲜血注入阎伯光的静脉。

    胡小天看到阎伯光的四肢上布满了水蛭,这种独特的输血方法真是让他大开眼界叹为观止,这一过程中显然是无法确保完全无菌操作的,胡小天不由得想到,假如其中有人是乙肝,又或是梅毒艾滋,这下阎伯光岂不是惨透了。

    不过看这几位供血的黑苗族青年都是健康淳朴应该不会有病,即便是有病也是阎伯光,这货是个采/花贼,烂人一个,这次居然逃过了一场死劫,胡小天想起自己在他下半身悄悄动过的手脚,心中不由得暗自得yì

    ,采你娘的花,老子让你这辈子都无法行人事,憋死你丫的。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补血告一段落。蒙先生又向阎伯光的嘴里倒入一些绿色粘稠的汁液,再看阎伯光的脸色居然泛起了一些红意,看来贫血的状况很快就得到了改善。蒙先生探了探他的脉息,又翻看了一下他的眼睑,向阎怒娇道:“娇丫头,你放心吧,他的性命应该是保住了。”

    素来坚强的阎怒娇听到哥哥没事的消息,不由得喜极而泣。

    胡小天趁着这会儿无人关注,悄悄退了出去,今天过来的确没帮上什么忙,其实即便是不给阎伯光补血,这厮也死不了,只是休养的时间更长一些。

    胡小天来到外面,刚刚走到楼梯口,却听到身后一个清冷的声音道:“公子请留步!”

    胡小天转过身去,叫他留步的却是那位蓝衣少女,蓝衣少女仍然带着面纱,增添了神mì

    感之余又让胡小天产生了不小的距离感,凭直觉感到这小/妞应该不是那么容易接近,一双美到极致的妙目里面找不到任何的温情。

    胡小天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姑娘叫我?”

    蓝衣少女点了点头,来到他身边道:“你用何种工具为他剖腹?”

    胡小天笑了笑道:“姑娘贵姓?”真是所答非所问。

    蓝衣少女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矜持:“免贵姓秦。”

    “秦雨瞳,好名字,我叫胡小天!”胡小天这人一向是个自来熟,别人可没问他的名字。

    秦雨瞳道:“我过去只是在古籍上看到过有剖腹疗伤之术,今天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胡小天微笑道:“水蛭输血我也在书中读到过,今天也是头一次看到,这么说咱们还真是有些缘分呢。”这厮望着秦雨瞳明澈深邃的双眸,却感觉她的目光变幻莫测,透过她的双眼很难看到她的内心,秦雨瞳年龄应该不大,可是给胡小天的感觉却有种超越年龄的成熟和冷静,少有的高深莫测,琢磨不透。

    秦雨瞳道:“胡公子可以让我看看您所用的工具吗?”

    面对一个绝世美女的要求很少有男人能够拒绝,秦雨瞳虽然蒙着面纱,但是她的气质风姿已经当得起绝代风华这四个字,胡小天也深信,轻纱后的那张面孔定然是倾国倾城,祸国殃民,可胡小天最大的有点就是好色却从不被美色所迷,他呵呵笑了一声,然后果duàn

    摇了摇头道:“不可以。”

    秦雨瞳显然没有想到胡小天会拒绝自己,她的要求并不过份。

    看到秦雨瞳因为意wài

    吃惊而错愕的眼神,胡小天生出一阵得yì

    ,并不是他真心想要拒绝,而是要通过这种意wài

    的方式留给秦雨瞳一个深刻的印象,过去的心理学可不是白白修liàn

    的,秦雨瞳并没有意识到她面对得是怎样一个人。

    秦雨瞳短暂的错愕之后,目光又重新恢复到古井不波,这让胡小天都不禁感到奇怪,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女怎会拥有如此沉稳的心态,她轻声道:“很高兴认识胡公子。”翩然而来,翩然而去,几只彩蝶又来到秦雨瞳的身边流连忘返。

    胡小天又道:“知不知dào

    你救得是什么人?”

    秦雨瞳停下脚步,慢慢转过身来:“有分别吗?”

    胡小天道:“一个淫/贼啊!”他向前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祸害了无数良家妇女,死有余辜的淫/贼!”

    求月票!(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