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公堂博弈】(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胡小天不露声色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我感觉今天衙门里的气氛格外不同呢。”

    刘宝举道:“许大人召集咱们开会,怎么?你不是为了这件事过来的?”

    胡小天心中暗骂,许清廉你这个老乌龟,一心想把我排斥出权力圈外,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都不通知老子,我插你个圈圈,脸上却堆满笑容道:“呵呵呵,我也是接到通知过来的。”

    刘宝举当然明白其中的缘故,心中暗笑,臭小子还往自己脸上贴金呢,许清廉一心想要踩你,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两人一起进了大堂,看到青云县大大小小的胥吏几乎济济一堂,县令许清廉端坐大堂之上,面色凝重,师爷邢善就站在他的身边,鼻青脸肿,这番模样只怕连他亲生爹娘都认不出来了,成了名符其实的狗头师爷。

    胡小天看到他这番模样,禁不住呵呵笑了起来,这一笑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这货全然不顾众人的眼光,指着邢善道:“邢师爷,你脸怎么了?”

    邢善望着胡小天一脸怨毒之色,他今天从鸿雁楼出来回家的路上突然就被人用麻袋蒙上眼睛,劈头盖脸痛揍了一顿还不说,最后还扒光他的衣服将他倒吊在老槐树上,这件事闹得半个青云都知dào

    了,邢善有生以来还从未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他想来想去,自己最近得罪的只有新任县丞胡小天,肯定是这厮派人暗算自己,所以被人解救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县衙告状,求县令许清廉给自己讨还公道。

    可邢善来到这里之后方才知dào

    ,县里刚刚发生了大事。没人会关注自己身上发生的小事。胡小天这一问,勾起了邢善的新仇旧恨,他咬牙切齿道:“不知是哪个杀千刀的暗算于我!”

    胡小天暗自冷笑,死不悔改的东西,看来胡天雄的这一顿胖揍没把你打改,好!你丫给我等着。回头把你门牙打掉,看你这狗曰的还敢不敢胡说八道。

    许清廉脸色很不好kàn

    ,他沉声道:“胡大人来得正好,刚刚县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胡小天懒洋洋打了个哈欠道:“大事?还有什么事情比抗涝护堤的事情更大,许大人说话真是夸张啊。”

    许清廉道:“万员外的三儿媳被天狼山的马匪劫走了!”

    胡小天的表情风波不惊:“原来是丢了个人啊,我听说天狼山闹匪患已经很久了,每年被抢的客商不计其数,失踪死亡的也不在少数,既然丢了。只怕没那么容易找回来了。”

    许清廉看到这厮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打心里感到不爽,他叹了口气,挥了挥手屏退众人,只是将刘宝举和胡小天两人留下,邀请两人分别落座,又长叹了一口气道:“你们知不知dào

    ,这件事非同小可。万员外的妹夫乃是燮州太守杨大人。那万家三儿媳倘若在天狼山被掳,我们还算有个借口。可她被掳走的地方就在城外不到五里的地方,倘若我们不能及时破了这个案子,杨大人追责下来,只怕咱们三人头上的乌纱都难以保住。”

    许清廉这番话绝非危言耸听,以万伯平和燮州太守杨道全的关系,的确能够做到这一点。

    刘宝全拱手道:“许大人。这件事有些不太对,一直以来天狼山的马贼都在青云南部山区活动,少有来到附近滋扰,至于城外十里以内更是从未有过。”

    胡小天道:“看来刘大人对这帮马贼很是熟悉啊。”

    刘宝全感觉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好像是在说自己和马贼有勾结似的。他干笑道:“我身为本地县尉,负责调配地方兵马,多次参予剿匪行动,又怎会不熟?”

    许清廉道:“刘大人多次和天狼山马匪交手,身先士卒,多次受伤。”

    胡小天道:“这匪患却好像越闹越厉害了,如今都跑到青云城外抢人,刘大人剿匪的成效不大啊。”就在昨天他还有联合刘宝全之意,可后来发xiàn

    刘宝全居然装醉蒙骗自己,对此人的印象顿时大打折扣,今日胡天雄的到来让他明白一件事,原来自己来青云的事情未来岳父大人早就知dào

    了,既然有这位封疆大吏在背后撑腰,他还怕个毛,自然要甩开膀子跟这帮不开眼的官吏开干,激起众怒又如何?就算你们同仇敌忾,结成统一战线,老子一样可以将你们全都干趴。

    刘宝举听到胡小天明大明地针对自己,可碍于他的官位,也不能当真翻脸,又咳嗽了一声道:“胡大人对此地的情况并不了解,天狼山马匪实力雄厚,凶悍异常,别说是我们这边的老弱残兵,即便是西州派来的虎头营不久前也在那里栽了跟头,去了二百余人,最后全军覆没。”

    许清廉缓缓点头,他低声道:“两位大人,此事非同小可,我们必须尽快解决,刘大人,你发动所有兵卒衙役,在青云县内外展开搜索,争取尽快找到乐瑶的下落。”

    刘宝举点了点头。

    许清廉又转向胡小天道:“胡大人,你和万员外交情匪浅,这件事只要万员外不追究,咱们就不必承shòu这么大的压力,所以万员外那边还需你去多多劝慰几句。”他对胡小天来到青云之后的所作所为也有所耳闻,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分配,不然许清廉也不会对胡小天如此和颜悦色。

    胡小天道:“我来青云才几天,能跟他有什么交情?”

    许清廉道:“胡大人不要推辞了,这件事若是闹大,对咱们每一个人都没有好处。”

    胡小天道:“可我还要去护堤呢,还要去修葺青云桥,许大人以为我有三头六臂,这么多事情都交到我的手里?”

    许清廉焉能不明白这厮是在讨价还价,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天气已经放晴,汛情也已缓解,大堤方面,我令派他人前去守护。事有轻重缓急,万员外那里还需你亲自前往劝说。”

    胡小天心说你丫真是现实啊,现在遇到难题了,担心万伯平去燮州府告你们的黑状,所以才想起了我,当老子就这么好说话?他点了点头道:“也罢,我去说说。”

    胡小天走后,刘宝举压低声音道:“许大人,这件事好像不对啊,天狼山的马匪怎么会跑到青云城外劫人?我看这件事未必是天狼山那帮人干得。”

    许清廉心情烦乱,他叹了口气:“谁干得并不重yào

    ,重yào

    的是尽早查出她的下落,刚才万伯平过来找我要人,说什么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刘宝举道:“这件事为何不交给他去查?”

    许清廉双目一转,当然明白刘宝举口中的他指得是胡小天,他低声道:“凡事不可操之过急,我若现在就将这件事交给他去查,岂不是所有人都会认为我在针对他?”

    刘宝举心中暗笑,许清廉是典型的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事到如今你不把这件事压给胡小天,所有人也知dào

    你处处在针对他,既然想做坏人为何不做得更加彻底一些呢。

    刘宝举这边刚走,主簿郭守光陪着鼻青脸肿的师爷邢善走了进来,要说他们两人如今已经成了不折不扣的难兄难弟,郭守光眼睛上的淤青仍然未能消褪,邢善比他更惨,脸肿的能比过去两个大,鼓着腮帮子说话都不清楚了。

    许清廉看到他们进来就明白,不用问,这两人肯定是来找自己帮忙讨还公道的。

    邢善含糊不清道:“大人……要为我做主啊……”

    许清廉道:“你可曾认出那打你的人是哪个?”

    邢善摇了摇头,恨恨道:“除了胡小天还能有哪个?”

    许清廉道:“无凭无据你怎么就能认定是他做得?”

    主簿郭守光一旁帮衬道:“大人,之前你为他接风洗尘,他就趁着四周无人将我推倒在地,可怜我年老体弱又怎么是他这个年轻人的对手,我这眼睛也被他一脚踢肿了,直到现在仍然隐隐作痛,大人啊……此人实在是嚣张跋扈,您一定要为我们主持公道。”邢善也带着哭腔道:“求大人严惩凶手。”

    许清廉满脑子的烦心事儿,听到他们两人在这儿比着叫惨,顿时就有些不耐烦了,他叹了口气道:“就算是他打了你们,无凭无据,你们又找不到人证,如何指证他?现在青云麻烦事不少,你们别再添乱了好不好?”

    邢善苦着脸道:“大人,他表面上是打我们,其实是在扫大人的脸面,大人若是听之任之,他日后岂不是更要变本加厉?”

    郭守光道:“大人决不可助长此人之歪风,必须及时惩戒,不然恐怕他下一步就是要对付大人啊。”心中却想,你丫都被胡小天逼得尿裤子了,现在居然唱起了高调,信你才怪。其实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郭守光发xiàn

    这位新来的县丞没那么容易对付,许清廉虽然屡出阴招,可到目前为止都没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