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羞不自胜】(下)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低头再看了看自己的小弟,还好虽然被咬,毕竟没有受到什么致命伤,皮儿似乎破了点,不过伤痕很浅,仍然看得出是个牙印儿,乐瑶啊乐瑶,你倒是会选,选了块没骨头的地儿下嘴,得亏这次没事儿,真要是被你一口咬断了,老子找谁赔去?医者难自医,我自己也没办法给自己做再植术啊?

    伤的最重的地方还是鼻子,慕容飞烟恼羞成怒的一拳把胡小天打得七荤八素,想想真是郁闷呐,被俩小/妞占尽便宜,最后还挨了一拳,虽然鼻梁没被打断,可鼻子已经肿了起来,红彤彤的比平时大了不少,看起来跟小丑似的。

    胡小天洗净身上的血迹,却洗不净心中的委屈,哥找谁惹谁了,居然遭此厄运,不过也有回味的地方,至少刚刚在小寡/妇的床上,那感觉还真是不错呢。这货闭上眼睛,正回味刚才的温柔场景之时,却听到外面又响起敲门声,这么晚了,除了慕容飞烟不会再有别人。

    胡小天有些警觉地问道:“谁?”

    慕容飞烟道:“你饿不饿?”她声音和平日的冷漠不同,显得颇为温柔。

    胡小天以为自己听错了:“倒是有些饿了。”

    慕容飞烟小声道:“我这儿还有些点心,你来我房间。”说完听到她的脚步声远去。

    胡小天心中又惊又喜,他从木桶中爬出来,擦净身上的水渍,因为是临时决定在万府留宿,自然也没什么替换衣服,不过好在刚才抓采/花贼的时候是穿着圆领衫大裤衩过去的,虽然被撕毁了,毕竟还有外袍。于是穿上了宽宽大大的外袍,走路有风地来到隔壁,慕容飞烟房门没关,里面亮着灯。

    她也换好了衣服,刚才一身夜行衣,现在是平时穿惯了的职业装。又变成了那个英姿勃勃的女捕头。看到胡小天顶着一个大红鼻头进来,慕容飞烟禁不住笑了起来,胡小天也跟着她笑起来,只是这厮笑得怎么看怎么淫/荡,慕容飞烟不由联想起刚才的事情,两颊变得酡红一片。

    胡小天和她隔着桌子坐下,慕容飞烟将一盘点心推到他面前,胡小天从中拿了一块桂花糕,慢慢品尝。看似风波不惊,心中却在揣摩慕容飞烟深更半夜把他请过来的真zhèng

    目的,以他对慕容飞烟的了解,这妮子绝不可能对自己投怀送抱,除非是她吃错了药,比如刚才,她请自己来十有八九是想试探自己,看看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慕容飞烟为胡小天倒了杯香茗。亲手送到他面前:“喝茶!”

    胡小天笑了笑道:“飞烟,你对我真好!”

    慕容飞烟道:“你鼻子怎么了?”

    胡小天心说你揣着明白装糊涂。明明是你一拳打得,现在居然在我面前装,丫头啊丫头,跟我玩心计,你还差远了。胡小天当然不会实话实说,虽然今晚是自己吃了亏。可真要把实情说出来大家肯定都难堪,只怕以后慕容飞烟都没办法面对自己了,搞不好她羞恼之下,会来个不辞而别,胡小天对慕容飞烟还是有些了解的。别看她性情坚强,可面皮很薄。尤其是今晚发生的事情,对她而言简直是一场不堪回事的噩梦。

    胡小天叹了口气放下茶杯道:“我也不知怎么回事?你和那采/花贼打斗的时候,我去救乐瑶,刚刚扶起她,看到你就倒了,于是我把你们两个都弄进了房间,可后来闻到你身上又一股奇怪的味道,然后就感觉晕乎乎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了,现在回想起来,都不知dào

    中间发生了什么,醒来后就变成了刚才那个样子。”

    慕容飞烟听到他这样说还真是出乎意料,她本以为胡小天对发生的全过程是清楚的,可胡小天表现得居然是一无所知,难道……难道……。慕容飞烟悄悄观察胡小天的表情,看到他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认真,不似作伪,难道刚刚那采/花贼投掷烟雾的时候,他也不慎吸了进去,所以才会记忆丧失,和自己一样意乱情迷?如果真得是这样那就太好了,至少他没有看到自己刚才的样子。可这样一来刚才的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也就成为了难解之谜,她应该是三人中最先醒来的,一拳打晕了胡小天,然后才叫醒了乐瑶。

    慕容飞烟刚刚也趁着沐浴的时候检查了一下自己,自己的身上没有任何异状,应该没被胡小天占到什么便宜,其实就算被他占了便宜自己也不知dào

    ,总之自己守宫砂仍在,仍然是冰清玉洁的黄花闺女,想到冰清玉洁这四个字慕容飞烟又不禁俏脸发烧了,胡小天胸膛上的牙印可是自己给咬的,要说他不会发xiàn

    不了,这小子肯定是故yì

    在回避这件事,应该是做贼心虚。

    胡小天道:“飞烟,我刚才……是不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慕容飞烟心说今晚出格的可不止你一个,她都不敢回想自己和乐瑶到底做了什么,还好胡小天也丧失了记忆,秀眉一颦,计上心头,今天的事情自己作为最早苏醒的一个,说什么他们就应该相信什么,她装腔作势地叹了口气道:“那采/花贼用得迷药很厉害,应该是桃花瘴。”

    胡小天道:“桃花瘴?”

    慕容飞烟点了点头道:“倘若寻常人吸入了桃花瘴就会意乱情迷,做出不雅的行为。”

    胡小天故作惊慌道:“我肯定吸了不少,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雅的事情?”

    慕容飞烟道:“还好我身怀武功,醒来的时候看到你正在撕扯自己的衣服,大呼小叫……”说到这里她不由得有些心虚,这辈子她还没有说过这样的谎话。可这关系到自己的清誉,她不得不把自己给摘出去。

    胡小天装出懊悔不已的样子,双手捂脸,话说这厮现在想笑,害pà

    被慕容飞烟看穿,慕容飞烟的谎话说得太蹩脚了,说谎话的时候目光那个闪烁,都不敢正眼看胡小天,她不知dào

    面对的这位曾经拿过心理学硕士学位,在胡小天面前说谎这不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吗?

    胡小天道:“我做了什么?我到底做了什么?”

    慕容飞烟看到他追悔莫及的样子还居然真有点信以为真,看来胡小天的本质还不坏,至少知dào

    羞耻二字,她又叹了口气道:“说起来你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儿,只是被迷药所迷,幸亏我及时阻止了你,不然情况不堪设想。”慕容飞烟看了看胡小天又红又肿的鼻子,说谎的滋味很不好受,内疚的很。

    胡小天心中暗乐,丫头嗳丫头,你当我傻子啊,还不堪设想,若非本大人意志坚定,刚刚这条底裤都被你们两个如狼似虎的妮子给扒了,可有些事能装糊涂是必须要装糊涂的,现在如果把事实真相揭露,只会搞得大家尴尬,搞不好还会恼羞成怒,以慕容飞烟的性情说不定就此翻脸,一刀砍了自己保全她的清白也很有可能。毕竟当下这个时代,女孩子把贞操看得比性命更加重yào

    ,并不像自己前生所在的社会环境,上床、约炮跟家常便饭似的。

    胡小天发xiàn

    自己还是相当传统的,至少在他心里更偏爱传统点的女性。这货悄悄活动了一下心思,决定暂时封口不说,保守这个秘密,要说自己也没吃太大亏,虽然先后被俩美女咬了,可毕竟没少一块肉,关键零件也没受损,要说伤得最重的地方要数自己的鼻子,慕容飞烟的一拳那可是真打。

    胡小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我这鼻子流了不少血吧?”

    慕容飞烟现在对做贼心虚深有体会了,在她和胡小天认识之后,还是头一次表现的那么腼腆,那么心虚:“我看你被迷药所迷,丧失意志,为了唤醒你,情急之下才给了你一拳。”

    胡小天道心说编,让你编,总有我戳穿你谎言的一天。

    慕容飞烟咬了咬樱唇道:“你不怪我吧?”

    胡小天摇了摇头:“不怪,你还不是为我好,我一点都不怪你。”

    慕容飞烟泛起一丝笑容道:“我就知dào

    ,你这人虽然不怎么样,可是心胸还是蛮宽阔的。”

    胡小天道:“何止宽阔,我这两块胸肌是相当的发达。”

    慕容飞烟听到胸肌两个字,不由得想起他胸膛上的那个清晰的牙印儿,不由得俏脸红到了耳根。

    胡小天看到她忸怩的模样,内心中暗暗想笑,故yì

    道:“飞烟,我感到你有些不正常啊,是不是我刚刚对你做出了什么逾越礼节之事?”

    慕容飞烟赶紧摇头:“没有,没有的事!”

    胡小天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道:“没有就好,如果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一定要告sù

    我,不然我这辈子都无法原谅我自己。”

    “真没有!”慕容飞烟低着头强调道。

    胡小天道:“真没有啊,那我还真有点失望,真要是我干了什么,你也别怕,我一定对你负责到底。”

    “我呸!”

    求周一推荐票!(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