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气管切开术】(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香芝因为窒息已经陷入昏迷,所以无需进行麻醉。

    情况非常紧急,时间已经不允许胡小天从容地进行气管切开术,他当机立断对病人先实行环甲膜切开手术,首先缓解呼吸困难,然后再做常规气管切开术。

    环甲膜是位于甲状软骨下部、环状软骨上部的一块气管壁。此处气管壁因为处于两块软骨之间,所以缝隙比较大,而且经过这里的血管神经较少,切开时不会造成大的出血和额外损伤。

    胡小天迅速戴上自制的口罩,取出手术刀准确定位之后,刀锋切入李香芝颈部的皮肤。周围传来一阵阵的惊呼,胆小的女眷吓得已经转过头去,因为急于救人,胡小天刚刚忘记了清场这件事。他虽然是在救人,可这动作分明是在拿刀抹脖子,在多数人看来胡小天这根本是在谋杀啊!更有甚者已经当场吓晕了过去。

    万伯平毕竟经lì

    过了胡小天敲开他儿子脑壳的震撼,胡小天在他眼前切开他儿媳的脖子多少有了些心理承shòu能力,至少他知dào

    胡小天是在救人,而不是谋杀。

    胡小天在病人环甲膜暴露之后,用刀横向切开环甲膜,从手术箱中取出弯头血管钳,利用血管钳扩大切口,将一段事先准bèi

    好,消毒后的芦苇杆临时插入其中。胡小天的动作快捷干净利落,随着芦苇杆的插入,李香芝的窒息症状顿时得到了缓解。

    她苏醒过来,睁大双眼,目光显得异常恐惧。

    胡小天安慰她道:“没事,不用惊慌,你千万不要乱动,接下来我还要帮你取出喉头的异物。”李香芝在胡小天的安慰下渐渐镇定下来。

    常规气管切开术对胡小天这位医学博士来说根本就是小得不能再小的手术。可是在这个时代却无疑是惊世骇俗的举动。

    胡小天桀骜不驯的性情决定他很少在意周围人的眼光,只是在来到这里之后,他开始渐渐学会了审时度势适应周围的环境。可当他一心投入到救治病患的时候,就会忽略其他。

    手术采用直切口,自甲状软骨的下缘至胸骨尚窝处,沿着颈前正中线切开皮肤和皮下组织。然后用血管钳沿着中线分离胸骨舌骨肌和胸骨甲状肌。暴露出甲状腺的峡部,李香芝的甲状腺峡部在生理结构上有些过宽,必须在下缘进行部分分离,然后将峡部组织向上牵拉,这样才将气管暴露出来,手术箱内备有拉钩,这拉钩的助手责无旁贷地落在了周文举的身上,周文举虽然和胡小天刚刚经lì

    了一场激烈的争吵,但是他在抢救的全过程中表现得非常配合。胡小天叮嘱他两个拉钩的用力一定要均匀适度。好让自己的手术视野始终保持在中线。

    手术的过程中,胡小天几次用手指探察环状软骨和气管,确定保持在正中位置,别看胡小天平日吊儿郎当玩世不恭,可是一旦进入手术状态就会全神贯注一丝不苟,确定气管的位置之后,他在第三气管环处下刀,用刀尖自下而上挑开两个气管环。用刀极其谨慎,以免刺破气管后壁和食管前壁。

    因为有了上次救治万廷盛的经验。今天万府家丁将灯光打得格外到位,利用数面铜镜,让光线聚集在手术部位。胡小天很顺利地就发xiàn

    了那块阻塞在气管内的牛肉,他用血管钳将牛肉夹住,那牛肉足有拇指盖大小,李香芝吃饭的时候因为心不在焉。竟然误吞到了气管里面,从而造成了阻塞,如果抢救不及只怕此时已经死了。

    解决了气道梗阻的根本问题,接下来的缝合处理就相当简单了,为了以防万一。仍然将气管插管保留固定,倘若在过去,胡小天还要担心术后并发症等等诸般问题,可是他发xiàn

    在这个世界上不知是人本身体质的问题还是致病菌比现代社会少得多的缘故,在他做过的几例手术中,没有发生过一例感染事件,应该说前者的可能性更大,在这里人体的自我修复能力都非常强。

    胡小天向负责照顾李香芝的丫鬟婆子仔细交代了一番,告sù

    她们一些护理的基本常识,毕竟这帮人都有了护理万家老二的经验,上手并不困难。等忙完这一切,夜幕已经降临了。

    周文举在胡小天传授护理常识给那些丫鬟婆子的时候始终旁听,他越听越是惭愧,越听越是心惊,亲眼目睹胡小天将李香芝从生死边缘挽救了回来之后,他打心底叹服,换成是他,李香芝肯定死了。其实周文举绝不是欺世盗名之辈,西川第一神医的名头也不是吹出来的,经他救治的病人不计其数,但是他的外科学知识可怜得很。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只有亲眼看到胡小天手术全程的人才知dào

    何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胡小天前去洗手的时候,周文举也过来洗手,两人目光相遇,彼此间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敌意,周文举抿了抿嘴唇,鼓足勇气道:“胡大人,刚才周某言行无状,如有得罪之处还望多多海涵!”

    以周文举的身份地位,能够主动向一个晚辈致歉实属不易,胡小天也不是气量狭窄之人,虽然刚才憋足劲跟周文举干了一仗,可看到人家放低姿态,主动向自己示好,马上就把刚才的那点不快忘了个一干二净,他笑道:“周先生不要怪我才对,在下年少轻狂,言行无状的那个是我才对。”

    周文举有些激动道:“胡大人,周某行医几十年,还从未见过如此精妙的救人手法,请恕我见识浅薄,胡大人刚才的治病方法叫什么?”周文举虽然自视甚高,可是对于真有本事的人他是佩服的,不惜屈尊请教,态度变得谦虚了许多。

    胡小天道:“我师门将之称为手术!”

    “手术?”周文举默默咀嚼着这个从未听说过的新奇词儿。

    此时万伯平过来招呼两人吃饭,如果说之前周文举的那番话让万伯平对胡小天已经产生了信任危机,大儿媳突如其来的意wài

    ,幸亏胡小天出手解救,胡小天的这次出手已经让万伯平内心中的疑云尽去,胡小天的医术在他心目中已经几近神话。虽然他不懂什么医术,可是刚才的情况他都看到了,有西川第一神医之称的周文举也束手无策,正是胡小天挺身而出救了他的儿媳妇。谁高谁低,在他心中自然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

    换成刚才谁都不会想到胡小天和周文举能够坐在一起吃饭,然而这世上有着太多的意想不到。

    胡小天举杯和周文举对饮的时候微笑道:“我刚刚说过,这世上的万事万物每时每刻都在不断地变化,刚才你我激辩的时候,咱们都不会想到一个时辰之后咱们居然会坐在这里把酒言欢吧?”

    周文举面带惭色道:“胡大人还在介yì

    刚才的事情?周某借着这杯酒给胡大人赔罪了。”

    胡小天笑道:“哪里哪里,周先生这样说就让我汗颜了,晚辈绝没有记仇的意思,咱们刚才是学术之争,君子之争,认识不同罢了,又不是什么私人仇怨,我在周先生眼中该不是真得那么小气吧?”

    周文举笑道:“你若是不计较我刚才言辞激烈多有得罪,我就不说你小气。”两人四目相对同时大笑起来。

    作为主人的万伯平姗姗来迟,倒不是他有心慢待这两位贵客,而是因为家里的事情实在太多。这边万伯平刚刚坐下,外面又轰隆隆打雷闪电下起雨来,不过雨算不上大,胡小天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下大雨,只要雨不大,就不会对通济河的河堤造成威胁,那边有柳阔海坐镇,应该不会有大的问题。更何况他清楚自己的去向,如果有什么紧急情况会马上前来通报。

    虽然儿媳已经转危为安,万伯平仍然是满面愁容,分别敬了胡小天和周文举两杯酒之后,他叹了口气道:“胡大人,实不相瞒,昨晚你布下的九只香炉,被打翻了六只。”

    胡小天并没有表态,毕竟周文举就在自己的身边,虽然和周文举接触时间不长,可他也能够看出周文举不是坏人,为人恩怨分明,正直不阿,而且此人应该是个唯物主义者,学识渊博,在风水方面有着颇深的研究,自己如果信口胡诌,少不得又要引起一场辩论。

    万伯平道:“胡大人!”他生怕胡小天忘了九鼎镇邪之事。

    胡小天淡然笑道:“此事回头我过去看看。”

    万伯平看到胡小天不愿提及这件事,唯有压下说出来的念头。胡小天一是碍于周文举在场,还有一个原因是想趁机刁难以下万伯平这只老狐狸,刚才他听信周文举的话怀疑自己,现在又厚着脸皮想求助于自己,要说他儿媳妇的手术费还分文未取呢。

    此时万长春又过来请万伯平过去,说万夫人找他有事。万伯平向两人说了一声,起身匆匆去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