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有毛病】(上)

作者:石章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逸风明明亲眼看到他给慕容飞烟治病,现在他说不懂医术,只当他是在谦虚,嘿嘿笑道:“胡公子过谦了。”那表情分明是在说,你丫骗谁啊?我可亲眼看到了。

    胡小天道:“我打小就不懂什么叫谦虚,李先生,我看您也是个厚道长者,所以我也不瞒着您,我一没有什么老师,二没有研究过什么医术。”

    李逸风道:“胡公子为慕容捕头疗伤的时候老朽就在一旁。”非得要我拆穿你,小子啊,你太滑头了。

    胡小天道:“这事儿说起来真是有些难以启齿,我要是不说,李先生肯定以为我在撒谎,李先生,我把实情告sù

    您,不过您可得千万为我保守秘密。”

    李逸风看到他郑重其事的样子,心中又是好奇又是怀疑,于是点了点头道:“公子但说无妨,我一定为你保守秘密。”

    胡小天故yì

    看了看四周,方才向李逸风靠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其实我哪懂什么医术,我之所以能够帮别人接骨,之所以能将慕容捕头体内的箭矢取出来,是因为我对人体的结构熟悉啊。”

    李逸风道:“没学过医术又怎么可能熟悉?”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我有毛病啊!”

    李逸风微微一怔,还真没遇到过几个这么说自己的,他眨了眨眼睛,一脸的迷惑不解,有毛病?有什么毛病?

    胡小天道:“我从小就有个不为人知的癖好,我喜欢拿刀肢解小动物,开始的时候是鸡鸭猫狗这些小动物,到后来发展到猪马牛羊这些大牲口,到了后来……”胡小天故yì

    停顿了一下,笑得颇为阴森可怖:“肢解您懂吗?”

    李逸风怎么会不懂肢解,听到这里他内心已经直发毛了:“您是说……庖丁解牛……”

    胡小天道:“差不多,可还是不一样,庖丁解牛只是肢解一头牛的骨骼关节肌肉,我连内脏经脉都不放过,我称之为解剖!”这货的目光变得灼热,显得非常兴奋。

    李逸风却有点不寒而栗了:“这样……啊……”

    “何止这样,到了后来,我感觉解剖猪马牛羊都不过瘾了,于是我就将兴趣转移到了……”胡小天一双眼睛盯住李逸风。

    李逸风感觉脖子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知dào

    胡小天在暗示什么,颤声道:“你是说肢解……”人字到了嘴边李逸风终究还是忍住了没说,在他看来这已经是惊世骇俗的恐怖事件,他不愿相信,可又觉得胡小天说得煞有其事,很有可能。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你猜到了。”

    李逸风感觉自己肚子里翻江倒海,有东西在往上泛,他好不容易才将这恶心的感觉强行压制了下去:“可那是国法不容的。”

    胡小天道:“我当然知dào

    ,所以活得自然不行,于是我就花大价钱收购死去的,把他们拉回某个秘密的地方,一点点的解剖,一点点的研究。”

    听到这里,李逸风似乎看到这厮挥舞着小刀,正在解剖尸体的场面,鲜血淋漓,惨不忍睹,忽然一种难以抑制的恶心感涌上心头,李逸风捂住嘴巴以惊人的速度冲向后院。

    没过多久,胡小天就听到这厮痛苦呕吐的声音,这下可把李逸风给坑惨了,只怕连胆汁都要呕出来了,在过去被视为自然科学的门类,在这个时代却被人视为洪荒猛兽,荒诞不经,恐怖如斯,难怪过去会有人为因为研究解剖学遭受冷眼甚至牺牲生命了。胡小天所说的有真话也有假话,在这里他是一次解剖实验都没做过的。不给李逸风一些猛料,这老家伙怎会放qì

    让自己给晋王看病的想法,在知dào

    自己有这种**的癖好之后,想必李逸风再见到自己恐怕要敬而远之了。胡小天发xiàn

    经营形象很重yào

    ,今天的这番对话,马上将自己从一个仁心仁术的医生包装成为了一个**嗜血的肢解狂魔。

    慕容飞烟在午时准时抵达了易元堂,胡小天的手术做得及时精妙,李逸风的金创药也非常灵验,再加上慕容飞烟本身良好的身体素质,所以她的身体康复得很快,再次出现在胡小天面前的时候慕容飞烟已经恢复了过去的飒爽英姿。

    不过看到胡小天,慕容飞烟仍然没给他什么好脸色,每次见到这厮嬉皮笑脸的样子,总觉得他不怀好意,一个人怎么可以长成这个样子,明明长得也算是英俊啊,可怎么看怎么都是一脸的邪气,怎么看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坏蛋。

    胡小天嘿嘿笑道:“慕容捕头来了,我等了你好半天了。”

    慕容飞烟道:“麻烦胡公子久等了,刚刚我去处理一些公务,所以来晚了。”

    胡小天道:“慕容捕头真是敬业啊,受了工伤,还要坚持工作在第一线,真可谓是轻伤不下火线。”

    慕容飞烟已经习惯了他说话的这种奇怪方式,要说胡小天这个人还真是深藏不露,过去一直都以为他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却没有想到他居然还懂得一些医术,应该说医术相当得不错,放眼整个京城,能够将犬齿倒钩箭成功取出的人没有几个,胡小天不但成功将箭矢取了出来,而且还为她将两边的伤口处理的相当漂亮,几乎没留下什么疤痕。

    此时慕容飞烟也听到后院的呕吐声,举目望去,却见李逸风一手撑着廊柱,躬着身子在那边吐个不停,皱了皱眉头道:“李先生是不是生病了?”

    胡小天道:“病得不轻!”心中暗自好笑,不就是讲了个解剖人体的故事,居然把李逸风吓成了这般模样。

    慕容飞烟今天穿着公服过来的,她的身上有着这一时代少有的中性气质,英姿飒爽,显得非常干练,这种气质算得上特立独行。

    胡小天道:“坐!”

    慕容飞烟在一旁的太师椅上坐了,将手中的长剑放在长几之上。因为捕快的身份,她的坐姿也偏于男性化一些,大剌剌坐在那里,双腿分得很开,和寻常女子完全不同,胡小天最近见到的女子都是将双腿夹得很紧,连条缝儿都看不到,像慕容飞烟这种还真是少见。

    慕容飞烟意识到这货的目光一直奔向自己的两腿之间,虽然有外袍盖着,明知他看不到什么东西,仍然做出了本能反应,双腿突然就夹紧了,并拢在一起。

    胡小天刚巧喝了口茶,看到慕容飞烟的这一动作,感觉非常的滑稽,一时没忍住,笑了起来,被这口茶给呛到了,转身喷在了地上。

    慕容飞烟俏脸绯红,心中暗骂这厮无耻,非礼勿视,你盯着我这里看干什么?正想发作之时,却看到李逸风脸色苍白有气无力地走了进来,李逸风算是让胡小天给折腾惨了,看到慕容飞烟,勉勉强强向她拱了拱手算是打了个招呼。

    胡小天笑道:“李先生没事吧?”

    李逸风点了点头。

    胡小天将锦盒给打开,李逸风看到那些手术器具,不知为何眼前又浮现出这厮挥舞工具肢解人体的场面,嘴巴一鼓,赶紧用双手捂住,转身又朝后院中跑去。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病得不轻!”

    慕容飞烟此刻也相信他病了,轻声道:“李先生妙手仁心,心系病患,实在是太辛苦了一些。”

    胡小天道:“谁活得都不容易。”心说是我救的你,我才是妙手仁心好不好。

    慕容飞烟有些不满地看了他一眼道:“倒也未必,这世上总有一些人不劳而获,素餐尸位,挥霍无度,全然不知人世间疾苦。”

    胡小天当然知dào

    她是在说自己,脸上的笑容突然一敛:“脱衣服!”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