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 罪与辉煌

作者:辰东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    “罪族虽多,也分主次.“

    自古以来,罪血之族早有定论,石族,火族等一共三十族,被认定为最主要的罪血后代!

    这是老人道出的秘密.

    石族就是其中之一,为不可赦的一族,冥冥中像是有一双眼睛在注视.

    “总是说罪血,难道还能查出来不成?“石昊问道.

    从过去到现在,他经常听到这个词,心有感触,说出自己的疑惑,这是怎样界定的?

    石寨很不大,也很荒凉,总共就一二百人,他们穿着破旧的兽皮衣,很原始,根本不像古国后代.

    老人幽幽一叹,道:“的确可以根据一些圣物探查出,测试时,这类人一般额头上有点点微光,强大的人额头罪血凝聚,圣光如炬,而罪血深厚的人甚至会在额头上凝聚成一道纹络,光束腾空.“

    石昊闻言,相当的吃惊.

    “哪里有这样的圣物?“他问道,想亲身去体会,究竟是怎么回事.

    “也算不得圣物,各族都有,石族被灭后,古国皇都遗迹就有一块巨石,座落都城前,可以检测,应该没被人收走.“老人说道.

    因为,对于很多人来说,那算不得什么秘宝,并无大用.

    老人在说这邪时,双目无神,带着伤感.

    石昊在寨中停留了不算短的时间,认真请教了不少问题,留下一堆宝物,最后离去,他径直赶往那片废墟.

    “他是我石族的后生吗?我多么的消再出现一个妖孽,一个光耀古今,威震天下的高手,洗刷我族耻辱!“老人喃喃,眼中带着浑浊的泪水,最后恸哭.跪向昔日的古国方向.

    不久,石昊再临这片废墟,果然在都城外看到一块巨石,明显有些不同,古意沧桑,带着斑驳血线.

    这不是洒上去的,而像是天生的血斑.

    石昊狐疑,将手伸了过去.

    依照老人所说,稍微催动血气,而后静静等待.

    一瞬间.他体内血液沸鸣,如雷在轰击,如大河在奔腾,他的额骨瞬间凝聚成一个古老而神秘的符号,璀璨无比.

    这不是老人所说的一道纹络,而是化成了一个符号,若一片星河旋转,繁复,诡异,神秘,绽放光辉.

    并且.那光芒持续暴增,像是不会衰竭,最后“哧“的一声冲霄而上,映照天穹.崩散了云朵!

    “天啊,那是什么?“

    远方,有人惊呼,不可思议的看着天空.

    一道光.破入天宇中,竟照亮这片区域,妖异而不可捉摸.异常的神秘,并伴着一股奇异的波动.

    “那是……罪血凝聚,竟可崩云,前所未有!“

    这一景象震动四方,在罪州有很多大教第一时间察觉到.

    “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罪血符文,光束刺破苍穹,从未有过!“

    各地惊呼.

    与此同时,石昊呆住了,他耳畔听到了一道苍凉的声音,不知道是来自那块巨石,还是额上的符文.

    “我们……不是罪血后人,我们的祖先功高盖世……一直在最前沿战斗,至今还在继续,用血与骨在书写辉煌!“

    这声音悲怆,凄凉,沧桑,闻之竟让人欲落泪.

    石昊一动不动,被一种情绪填满胸膛,他站在这里,与这块巨石凝结为一体,额上的符文更盛烈了.

    “我们不是罪人……体内流淌的血不污浊,那是荣耀,记载着曾经的功绩.“

    这声音宏大,在石昊的耳畔回响,让他心**鸣.

    远方,很多人被惊动了,这罪血光束太过璀璨,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究竟是什么人,罪血浓郁,一个真正的古代大凶回来了吗?!“有人低语,眯缝着眼睛,射出精光.

    “这注定要惊动各教,传遍各州!“

    天空中,映现出一个符号,有人隔着无尽天地,用镇教古镜感应到了,在镜面上出现一个“罪“字.

    居然显化为一个完整的“罪“字,让持镜的存在倒吸冷气!

    “罪血化字,这个人得找出来!“

    当即,就有古老存在发出断喝,做出决断.

    罪州,毗邻石国废墟的一些道统,则能亲眼目睹,那片天空中有一个古符,发出灿烂光辉,如一轮太阳般.

    许多人震惊,议论着,却不敢去接近,怕惹祸上身.

    遥远的大地尽头,一对祖孙路过,生出感应,望向这边.

    “爷爷,那是罪字吗?“

    “是,竟有这样的人,罪血凝聚,映照诸天,在天空中显化出这个字来.过去,一些大凶也只是现出一道纹络而已.“

    “可是,爷爷,你曾告诉我,以前这个字不是‘罪’,代表了一种辉煌.“

    “是啊,可惜了,如今它是罪,原本的意义不在了.“

    两人远去,消失在地平线上.

    石昊的手在颤抖,摸着那血泪斑斑的巨石,那苍凉的声音依旧在他.[]耳畔回响.

    “我们……不是罪血之人,我们的祖先……至今还在那里战斗,封绝天地,自断退路,他们依旧在血战,镇守边荒.“

    凄怆的话语,像是从一个断开的世界中传来,在呐喊,在悲吼,带着辉煌,更有一种悲壮.

    不知道为何,石昊发现自己在抖,他的心绪在跟着共鸣,不知不觉间,他的脸上竟已挂满泪水.

    最后,他的手离开了那块巨石,额头上的符号消失,罪血之光从天空散开,就此不见.

    他摸了一把脸颊,那里泪水还在,刚才的一切是如此的真实,他被一股情绪感染了.

    但是,他没有迟疑,非常的果断的取出虚空战戟,哧的一声划开虚空,单臂持战戟.猛地跃了进去.

    虚空闭合,这里恢复寂静.

    不久后,一道身影如惊雷般,震动天穹,快速接近,轰然一声坠落在废墟中,这竟然是一尊天神.

    他是最近的一位高手,第一个赶到.

    接着,又有几道身影破空,带着浩瀚威压降临.

    不久后.甚至有一人带着混沌气,从天外降落,俯视此地,久久未语.

    “罪血成型,额骨滕光,烙印天穹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们的祖先回来了呢.“很久后,才有一个古老的声音在这里响起,没有情绪波动.无任何感情.

    他们离开了,不曾久留.

    而后,另有几批人先后到来,在此驻足.

    “罪血焚尽了一起.那自额骨透出的光烧掉了所有,不能感知.“

    一个“罪“字,映照天宇上,一种异象而已.却惊动了各方!

    石昊不会想到,自己刚才的一番作为,导致了怎样的风波.一股巨大的暗流在汹涌,一些人在寻觅,想将他找出来!

    此时,他早已远离那里,站在一座矮山上,怔怔出神.

    也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他才回过神来,自语道:“罪血后人,我不是!“

    到了这一刻,他还能感受到那种心绪,跟着共鸣,祖先不是罪人,而是开创了某种辉煌,至今还在最前沿战斗,在洒热血.

    一番心怀激荡,一番战血沸腾,让石昊有了一种体悟,了悟道义,将再进一步.

    “我要尊者大圆满了吗?“

    石昊目光湛湛,原本他就触摸到了门槛,很快就可以达到,而今心绪起伏剧烈,竟直接要破关.

    他没有继续,因为一个弄不好就直接进入神火境了.

    晋升尊者大圆满后,就将会事是一张纸的厚度,随时能破进神火境.

    他已经有了算计,决定等上几日,夺一种天地造化,洗礼己身,而后铸就大圆满,让自己更强.

    这是早有的计划,他并未因此时的顿悟而打乱节奏.

    不管怎样说,进“仙古“前,必须要尊者大圆满,让自己的战力再提升一截,如此才能从容面对诸敌!

    “谁在再敢说我们是罪血后人,何罪?!“石昊有种不甘.

    静下来后,他决定去火国走上一趟,火灵儿应该在那里,不知道而今怎样了.

    天州,距离罪州无尽遥远,横跨数百州.

    但是,今日所发生的事情还是传了回来,引发高层震动.

    事实上,罪字凝聚,横空照耀,着实震动了很多大教,不止他们这一族.

    但是,只有该族隐约间猜到了,知晓了那是何人!

    “石族废墟,应该是那小子吧?“一位天神目光冰冷.

    最近,他们被一个小小的尊者折腾的颜面尽失,幽宇被斩,护道者被击败,各大道统都在看笑话.

    即便是这种情况下,他们依旧没有公布石昊的真正身份,因为还是不甘,想活捉他,独自得到鲲鹏法等.

    “让我占卜一番,算出他在哪里!“护道者出现,头上的断角刚长出一截,还不曾恢复,干枯的脸越发灰白.

    “大人!“有天神叫道,无比担心,若是老者这样做,那可能会耗掉最后的寿元.

    “大人,万不可,齐道临是个疯子,即便我们真能找到那小子,到头来也得不偿失!“天神莫罗这样劝道.

    “齐道临进广袤的无人区了,我要做的事,不会留下痕迹,上天注定要让此子夭折.“护道者平静的说道.

    所有人都是一惊,面面相觑.

    “准备一间静室,我要狮,夺来鲲鹏法等,送祸胎上路.“护道者目光幽冷,断角闪烁寒光.

    不久后,这里一片宁静,所有天神都退出去了,默默等待.

    时间流逝,他们心中焦急,既消得到无上**,斩掉祸胎,又怕齐道临洞悉.

    “护道者出手,他注定活不了,虽然惊艳,但是却要过早的凋零!“

    “死了也好,不然他虽年少,却总让我不安!“

    几位天神低语,慢慢等待.

    突然,他们感觉虚空裂开,通道开启,随后像是有重物坠地.

    .[]“大人他成功了吗,将那小孽畜捉来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

    天人族高层全站了起来,异常惊喜.

    他们觉得,像是有人被扔在了地上,真的……成功了?

    “咳……“

    咳嗽声传来,静室内的符文敛去,可感知了.

    结果几人全部变色,冲了进去.

    “大人!“他们大叫.

    护道者躺在地上,大口咳血,满嘴都是血沫子,不是他捉来了人,而是他自己摔倒在地上.

    “发生了什么?“天神莫罗等大惊,快速帮他疗伤.

    可是,护道者嘴里的血止不住,不断向外淌.

    “占卜不出.“他带着迷惑,更有一种震惊,喃喃道:“饮未来,一片混沌,再回首,他的身后一片虚无.“

    “大人你……在说什么?!“

    “您是指……那小孽畜吗?!“

    “是他.“护道者嘴里血不止,他在衰败,带着震撼,道:“他……好像并不属于这一整部古史!“

    罪血一直在提,终于写到.呼唤亲爱的兄弟姐妹,请投来一张月票支持下吧.

    谢谢啦.

    [记住网址 . 澳门网上博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