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不老天尊

作者:辰东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    若星河生灭,似朝露滚霞,这天地中明灭不定,各种光乱,繁复与玄奥的秩序呈现,而后又突然鲤。

    可怕的波动与无以伦比的气息缠绕在一起,虚空像是一幅破烂的画卷,在那异常的光雾中抖动,哗啦啦作响。

    这情景特别,这法则难明,晦涩而繁奥,流转着混沌光,十分的恐怖。

    天地大变,无上强者显化,将要降临!

    寸许高的玄轻轻一震,洁白霞光垂落,将石昊等笼罩在内,护在当中。

    “当!”

    不远处,一座青铜古殿发出颤音,正是原来五行山上的那座,并未损坏,此时坐落在山地中。

    在它上面,绿锈斑斑,此时不断脱落,整体竟开始发光,如绿玉般剔透,有点不像青铜,而像是宝玉。

    这般莹灿的铜,也算是世间罕见。

    “铜殿是不灭的坐标!”玄说道,它严阵以待,若真是那个人下来,麻烦很大,它都要卷进去,要有一战。

    远处,那生灵发狂,自身瘦小,但是那双金色羽翼若垂天之云,浩荡无穷金黄雾霭与霞光,轰隆隆雷鸣。

    双翅一震,天地爆碎!

    这是一副无比可怕的景象,他发狂了,不计后果,天穹如瓷器遭击,迅速龟裂,并且蔓延向域外。

    而在其脚下,那地面直接爆开,无声的湮灭,化成巨大的深渊,他抖动五行神链·铁索音响个不停。

    “镇!”

    五行山大喝,若不出手,这片大地都要沉陷,寸草不生,不老山肯定不复存在。

    还好,它的五行根基能造化万物·代表了天地中的五大本源,足以护持此地·波纹扩散向天外·而这片山川却无恙。

    “轰!”

    一声爆响,那对金色的羽翼下,雷电交织,混沌气剧烈翻涌,那股力量强到极致,破碎了一切禁锢。

    那祭坛炸开了!

    原本五行神链锁着不灭的生灵,拴在这座祭坛上·使之难以远逃·可是现在古坛被毁,这生灵将要解脱。

    金色羽翼一震,域外星辰河化生的精气不断汇聚而来,没入他的双翼中,冲入他的口鼻间,极速补充其元气。

    上界巨头要下来,逼的他不得不拼命·不惜伤筋动骨,以秘法强行炸开那祭坛。

    满头焦黄乱发披散到脚下,遮住了那干枯的躯体,一双眼睛射出金色光束,冲破天宇,望向苍穹,充满战意。

    五行山发光,猛烈一震·符号密布,化成五团朦胧的光·那是本源之力的显化,锁困这头生灵。

    到了这一刻,靠它自己想把他封印很难,唯有等待上界的巨头下来,合力出手,才有机会成功。

    符光冲霄,洒满天地,诵经声响起,在那虚空中显化出一尊巨大的身影,盘坐在那里,通体缭绕着一层璀璨的银色光环。

    他每诵出一个字,都化成一座符号巨山,向着那生灵压去,这是一种非常诡异与可怖的景象。

    “不老天尊!”玄大叫。

    那人果然出现了,盘坐虚空中,不断的诵经,以无上的念力笼罩,整片玄域都在共鸣,轻微的颤动。

    这是一个法力无穷的生灵,身影模糊,高坐九重天,银白光辉化成神盘,若一轮银白大日将他裹在当中。

    一个又一个符号,从他嘴里跳出,他诵的是不老仙经,众生皆可度,现在竭尽全力要度化那不灭的生灵。

    而五行山亦配合,此时化成真正的法器形态,五种光束合一,成为一块宝印,刻着开天时代的忧。

    它悬在不老天尊的头上,与其共鸣,加持那送出的经文,一个又一个符号化成神山,镇向那盖世生灵。

    “有点不妙-,这生灵刚脱困,被压了无娟月,元气大伤,别再被封住。”玄开口。

    石昊一家人也在紧张关注,尤其是他的父母,对于这难得的团聚,倍感惊喜,感伤带泪,生怕出意外,此时患得患失。

    只有一个秦昊显得很沉默,银白法衣明亮,小脸非诚肃,用力握紧战矛,眸子竟有些深邃,一瞬不瞬的看着。

    “轰!”

    不灭的生灵仰头第一次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是一声长啸,满头发丝发光,通体像是黄金铸成,演绎无上法则。

    在其头顶上方,一座又一座符文神山粉碎,被他无敌的战气绞碎,他双翅一震,这天地都容不下他的躯体。

    轰的一声,一对金色羽翼像是两道神剑,斜斩向高天。

    天空中,那盘坐的身影依旧诵经,但是却也探出一只莹白的大手,如玉石般晶莹,向下拍去。

    这一击足以震动当世所有强者,流动不朽的气息,那是大道的对决,也是信念的争锋,更是个人意志的对抗。

    那里爆碎,万物俱要灭。

    五行山化成的宝印垂露下光幕,锁住余波,护持不老山,并且将很大一部分神力导向域外。

    在这一击中,那不灭的生灵身体踉跄,通体金黄,他终是身体枯竭,没有恢复到巅峰,吃了个大亏。

    但是,他战意高昂,并不惧怕,体内力量暴涨,他的躯体一下子放大,顶天立地,渐与天齐高。

    可以看到,神力在疯狂的运转,闪电瓣啪作响,他整体拥有一种难言的压迫感,众生都要仰望。

    随后,符号隆隆,他的一双羽翼展开,厚重的金色云雾滔天而上,在其体外有一片状若星河般的光带缠绕,他仿佛亘古长存,始于开天辟地前。

    这是一次惊天的对决,他双手捏印轰杀而上。

    那盘坐的身影一阵摇动,笼罩他的银色大日被击破,被逼起身,亦捏法印向下拍去,与之对决。

    “这么年轻!”

    在那银光被破开的刹那,石昊双目炯炯匆匆间看到了那位天尊,年轻的惊人外表不过十**岁俊美无比,充满生机。

    这与想象中的庄严、古朴、暮气沉沉不同,颠覆了此前的想法。

    天空中,大战惊世,那是大道的碰撞!

    “父亲,母亲,弟弟我们快走!”石昊反感不老山现在这般握,不想呆下去,要带着亲人远离此地。

    “我不走!”秦昊摇头,看着天空,目光坚定无比。

    玄若有所觉,垂下混沌气,去触碰此地的祭坛那里散发有莫名的至尊气息。

    它刚一触动,那里便腾起无尽的符号,恍惚间有龙吟,依箱见到神凰涅,那里诡异无比,有莫名的道韵流转。

    “这是什么,人为造就至尊的根基所在?”玄自语,瞥了一眼少年秦昊。

    这座祭坛一动立时惊动虚空中的不老天尊,他口诵真经传下一道神念,宏大神圣,亦有一股威严。

    “我不老山的血脉,怎能容外人干预!”

    “天尊,我不走!”秦昊大声道。

    石昊蹙眉,没有说什么。

    石子陵夫妇拉住次子的手,目光中焦急,也有一种隐忧,最后看向那座古怪的祭坛。

    “很麻烦!”玄开口,它盯着那祭坛。

    这个时候,古朴的祭坛流动光辉,垂落下一道道秩序神链,竟与那秦昊连接在一起,两者共鸣。

    “玄,将他们带走!”石昊道。

    他对不老山没有一点好感,当年不去救有血缘关系的他,视他为路边野草也就罢了,还囚自己的父母,伤自己的祖父,更是要夺他石国。

    他与不老山对立,双方间难以善了,他不希望家人在此,要带到宁静与安全的地域去。

    “我的路,不用你安排!”秦昊目光很盛,严词拒绝。

    石昊一怔,他的确没有资格与权利左右弟弟的路,可是放在这里,他真的不安,不老山不是一个善地。

    石子陵夫妇张了张嘴,搂住石昊,又拉住秦昊,看了一眼那祭坛,难以说出口,他们知道情况复杂,次子的成长与这里有密切关联。

    “轰!”

    虚空中,传来激烈响声,对决不断,银色光团爆碎,不老天尊的身影再次显化,而那不灭生灵也倒退。

    玄一振,大笑道:“原来是上界的投影,并非真身降临,只能在短时间内发威。我就说嘛,想下来必要付出血淋淋的代价,怎能如此随意。”

    “玄帮帮我!”石昊暗中传音,带着恳求,他希望家人能脱离此地,不想出现什么意外,渴望亲情。

    “管他什么古怪,统统先收走!”玄说道,通体发光,混沌气洒落,将此地笼罩,刷的一声,无论是祭坛还是石子陵夫妇亦或是秦昊都被收进塔身内。

    “那是我不老山的人,你无法真正带走。”虚空中,不老天尊开口,不过却没有干预,继续与那不灭的生灵开战。

    玄冷笑,没有理会,它在静等时间,因为这是不老天尊的投影,发威时间有限。

    果然,时间不长,那不灭的生灵不再踉跄倒退,稳住了局势,纵横冲杀,虽然也不时被五行山压制,遭受重击,但战意却越发的惊人。

    他很难被杀灭,不然也不会被镇封到现在。

    “嘿,去宝库!”玄道,裹带着石昊一闪而灭。

    对于此地,它神念一扫,便什么都可探得,驾轻就熟,经验老道无比,一下子就寻到了一座封印的洞府。

    混沌剑气一扫,禁制被毁,那石门成为齑粉,当中宝光流转,刺的人眼睛生疼。

    石昊原本还心不在焉,一直想着父母还有弟弟,可进入这里后也被惊呆了,好多的神物,不老山底蕴吓人!

    入目便是一堆神料,莹莹灿灿,缭绕瑞霞,光雾澎湃,神力波动惊人。

    玄哈哈大笑,连它都没有想到,收获能这么大,在这里一次性发现很多天材地宝,神性光辉普照。

    “昊哥你是我的神,塔爷你是我人生路上的指明灯。”打神石苏醒,在石昊的发丝上摇动,可着劲的拍马屁,这里也有它需要的宝料。

    便是石昊,见过石国的皇宫宝库,此时也有点眼花缭乱,这里一片祥和,太绚丽了,无尽宝物堆积。

    “嗯?”他在一个角落,看到一小块残骨,莹白而润泽,与那些神料比起来,很不显眼。但是,他却心头大惊,快步冲了过去,一把捡到手中。

    ..

    [记住网址 . 澳门网上博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