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相见父母

作者:辰东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一书封神 天域苍穹 大主宰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星河大帝 宝鉴 绝世唐门 武极天下 斗罗大陆 神印王座 天珠变 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石昊主动补充,这表明了一种态度,看着那锁困的空间,他心绪起伏,迫切希望破开,见到父母。

    小塔轻轻一震,一片霞光洒落,令那神灵法阵敞开一条路,它散发光晕,裹着石昊,进入阵中。

    这里精致优美,有一个湛蓝的湖泊,一片古建筑,一块竹林,灵气浓郁,近乎液化。

    “与武王府的一角布局一样!”石昊看向最深处,那里是一些房屋,是他幼时居住过的建筑风格。

    “不对,那里有古怪!”小塔轻语,这法阵深处还暗藏其他符文,尤其是最里面那一块区域,很特别。

    “今日你破开封印,放出那生灵,还想来此,我不会让你如意!”五行山的神念波动传来,充满怒火。

    “小气,我只是带走两个人而已,何至于此。”小塔满不在乎的说道,它想带走人,对方还能阻拦不成。

    小塔悬在石昊头顶上方,混沌气流转,所有法阵皆开,石昊如履平地,快速向前奔去。

    “砰!”

    沉闷的声响传来,有人在用利器切开虚空,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最深处,一对夫妇无比焦急,奋力出手。

    隔着很远,石昊就已见到,当时便双眼模糊,那是他的父母,分别十几年,终于再次见到。

    他们手持一柄匕首,为虚空兽骨祭成,不断斩破虚空,想要离开此地,但是一次又一次失败,精疲力竭,还在继xù 。

    “父亲,母亲!”石昊大叫。

    多年的渴望,只在梦中相见,今日终于重逢,见到了那对熟悉的身影。

    他忘不了。当年在石都一战时,石子陵为了他大开杀戒,以黄金战矛怒杀为虎作伥者,愤而反出家族。

    也还记得,母亲带着他远走西疆,也不知dào 远行了多少万里,夫妻二人一路上遭遇截杀,身受重创。

    恍惚还在昨日,父母抱着襁褓中的他,脸上写满了不甘。以手摩挲他虚弱的身体,想为他续命。

    他们没有任何办法,一路寻觅,找到石族祖地,想求救,可是却失望无比,两人忍不住落泪,黯然神伤。

    最后,他们不得不远走各大太古神山。以身犯险,很可能会随时殒落,却义无反顾去求药,还是无果。绝望而进入玄域。

    “昊儿!”

    夫妇两人看到他,声音发颤。

    几疑在梦中,虽然分别十几年,但是他们确信。这就是当年的孩子,是他们留在荒域的幼儿,而今长大了。

    一瞬间而已。两人皆颤抖,张了张嘴,却难以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多年来,一直有心结,不能得见,现在突然相逢,这是一种巨大的冲击,夫妇两人大叫,向前冲来。

    这是他们的孩儿,刚才以剑指向神明,傲视秦族,大战四方,只是为了来见他们!

    命运多舛的幼儿,现如今长大了,成为一个惊才绝艳、傲视群雄的少年,这让他们心潮澎湃,脸上虽有笑,但也有泪滑落。

    这么多年,各种事纷繁复杂,他们难以出谷,今天相见,终于得以慰藉,可是内心最深处也有负疚、遗憾、愧对等,也在爆fā 。

    此时,他们的心都在颤,饱含着感情,含着泪,在呼唤那个名字,喜悦与愧疚等各种情绪,复杂交织。

    两人踉跄,快速冲来。

    “父亲,母亲……”石昊落泪,这些年来,他只身一人走出大荒,闯出赫赫名,一路嬉笑怒骂,从未有过这般伤感。

    自幼时开始,他便很少落泪,长大后更不曾有,但是现在却忍不住,泪珠模糊了双眼,期盼这一日已经很多年。

    “孩子,这是我的孩儿!”秦怡宁大哭。

    石昊擦泪水,冲了过去。

    小塔一震,四方法阵皆碎,成为坦途,不过最中心处还是有古怪,竟有一座祭坛,很是诡异。

    有小塔在,无论是什么倒也不用担心,它悬在半空中,守护这里的一切。

    踉跄的脚步,带着泪痕的脸,石子陵夫妇二人冲到眼前,心中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难以自抑。

    “你真是我的昊儿吗……”虽然相信,但还是忍不住发出颤音,秦怡宁摩挲石昊的脸庞,痴痴的看着,泪水成串的滚落。

    便是石子陵也是虎目蕴泪,呼吸急促,抓住石昊的双肩,想大笑,但是却有泪水滑落,这一刻,他们喜悦与悲伤,各种情感共存。

    “是我!”石昊大声道,任泪水流淌,大声呼喊父亲母亲。

    秦怡宁一把抱住他,放声大哭,再也忍不住,这么多年的思念,在这一刻尽情的宣泄,多少年来时常从梦中惊醒,可惜枕畔都是泪。

    石子陵也搂住自己的亲子,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强忍着自己的情感,身为父亲,本应是一座大山,守护着孩儿,他不想让孩子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

    此时,一家三口相见,有着太多的话语想说,可是一时间又都难以说出口,激动与喜悦占据满了心里。

    秦怡宁一遍又一遍的摩挲石昊的脸,看着他,再想到小时的样子,一阵心酸,一阵高兴,一阵落泪,一阵带笑,一阵失落。

    石子陵则不断的拍他的肩头,为有这样一个孩子而感到高兴,忍不住想大笑,可是不知觉间,眼中又有了泪,他急忙转过身去,背对着石昊擦净。

    “这些年,苦了我的孩儿,娘与你父亲对不起你……”秦怡宁说着又落泪了。

    在相见的刹那,石昊心中的一点酸苦便已消失不见,他能感觉到父母的爱,这种亲情不是时间与距离就能斩断的。

    即便分隔在两个大域,即便多年未见,在冲到一起的刹那,所有的隔膜都消失了,有的只是一种感动。

    “娘,父亲,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们。只有想念……”石昊开口,幼时见到别人家的孩子都有父母,他曾一个人黯然神伤,长大后一路横扫诸敌,所向披靡,可他内心最深处还是有一处柔软,今日得见,被深深触动。

    夫妇两人开心的落泪,伤感着微笑,想到这么多年都没有照看过石昊。负疚感与遗憾全面涌出。

    “孩子,一切的错,都在我们身上……”秦怡宁哭泣。

    当年,以他们的修为,不可能与尊者争锋,在太古神山自然求不到圣药,只能远走大荒,进入玄域,踏进不老山。

    一路上。他们九死一生,因为石子陵带着石昊突围时,就早已负伤。

    而石昊的母亲秦怡宁,更是早有暗伤。修为曾受损过。

    关于她的暗伤,石昊知dào ,在石都时已经见过雷族大小姐的母亲,听她说起过去的事。秦怡宁来自域外。出自不老山,在荒域历练,曾遭人暗算。修为近乎废掉,后来得遇石子陵,相敬相亲,最终走到一起,成为夫妻。

    石子陵的父母来到不老山后,立kè 被软禁,随后得悉,当年秦怡宁负伤与族内人有关。

    而石子陵也才知dào ,自己的妻子来历惊人,为上界中人,那种争斗涉及到上界,延伸到了八域牢笼。

    秦怡宁没有细说,他也不好细问。

    夫妻二人的孩子,竟然身具至尊骨,传回后震惊不老山,这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不管是否曾有争端,并涉及上界族人间的争斗,这件事都得重视。

    可是,至尊骨已被挖,一切都弥补不了,无论如何也难以挽回,不可能再重新接续。

    而且,这时传来上界秦怡宁一脉的人战败的消息,这件事就更变得微妙了,最终的结果是无人在意那个失去了至尊骨的孩子。

    但是,秦毅却被他们盯上,下界不老山做出决定,等待成熟时,重新“采摘”回来,不得落在外界。

    石子陵夫妇不甘,百般苦求,要去石村,送去圣药,医治好那个可怜的孩子。

    可惜,不老山的主事者等人十分冷漠,不答yīng ,称那是浪费,根本不可能为一个废儿续命,那些话让夫妻二人感觉血淋淋,倍受打击。

    而此后,他们被囚山谷中,不得离开。

    事情的转机是,上界要实行至尊涅槃计划,需yào 他们再生一子,只因他们第一个孩子曾为天生至尊。

    一般情况下来说,再生一子,还想为至尊,那种几率不大,但却也有一定的希望,古籍中有过类似记载,而且即便不成功,最起码第二子的血脉也会很不凡。

    当然,最主要的是,上界秦族一直在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有各种推演,随后便派人送下来一块神mì 的天骨。

    此外,还有各种宝药,以及诸多的秘方。

    此事被列为第一机密,怕上界其他大教知晓,特异放在了下界进行。

    秦族人讲的很明白,若孕出第二子,很有可能可藉此孩子救第一个孩子,以相似的强dà 精血相度,滋养那个衰弱将死的废儿。

    并且言明,那种情况,圣药也无法救得了石昊,唯有那种相似而强dà 的精血才行。

    夫妻二人心中只有石昊,只要让他活下来,便能接受一切,甚至愿意用第二个孩子去救第一个孩儿。

    可是,后来秦族人食言,不让他们离去,不理会他们的请求。

    “孩子,娘对不起你,最后以死要挟,终迫使族人同意,带着我们去那石村寻你……”秦怡宁黯然落泪,想到当年种种,充满遗憾与悲苦。

    当她与石子陵再回石村时,却遭受无情打击,只见到一片废墟,方圆十万里一片枯寂,早已被血洗,什么都没有留下。

    甚至,连一只蚁虫都没残存。

    那个时候,他们万念俱灰。

    石昊落泪,他知dào ,一定是吞天雀、穷奇祸乱大荒,争夺山宝后所致,因此而错过了。

    第二章到,手残党努力中,接着去写第三章。(未完待续……)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