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卑微

作者:辰东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一书封神 天域苍穹 大主宰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星河大帝 宝鉴 绝世唐门 武极天下 斗罗大陆 神印王座 天珠变 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这声音可动天地!

    石昊的吼声若惊雷炸开,伴着滚滚血气,周围成群的英灵爆碎,还有大片的灵体化成火光,熊熊燃烧。

    他气壮山河,满头黑发若黑色火焰舞动,眼神湛湛放霞光,举手抬足,大气磅礴,像是要徒手撕裂这片天地。

    两位尊者心颤,莫名寒意浮现心头,从未见过这么气息恐怖的少年,竟然让他们生出一股惧意。

    “阻止他!”两人出于本能,忍不住出手,要压制那种气势,因为觉得太危险了。

    这是一种十分荒谬的感觉,身为尊者,睥睨八域,傲行红尘上,怎会有这种感觉?对一个少年忌惮,甚至害pà ,这有些不可思议。

    轰的一声,他们合力祭出一件法器,从天而降,镇压进那片空间。

    石昊仰头,目光如电,而手中战剑更是化成一道神虹,向天刺去,金色的法剑璀璨无比,这一刻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

    “砰!”

    那是一块宝印,化成了黑色大山降落,结果刚到半途,就轰然崩碎,被石昊一件斩断,化成齑粉。

    “这……”两位尊者心颤,那可不仅是法器,还凝聚了他们所有的法力,想以数百年纯厚的修为压制,结果依旧被劈穿。

    两人脸色发白,那小石的气势还在攀升,仿佛要突破极尽,踏到另一片大天地中去。

    秦武眉头一簇,此时此际,他心中一沉,总觉得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那个少年竟令他心头微颤。

    他是何等的身份,怎会如此?有点不符合常理,要知dào ,便是尊者在他面前也得匍匐。

    “当!”

    法阵中。秦昊那里传来颤音,银色的神灵战矛竟被震起很高,他虎口崩裂,鲜血长流,不断倒退。

    “不好!”一位尊者凛然。

    所有这一切只因石昊发怒,战意瞬息暴涨,那由他法力与战意凝结的战体,直接差点将秦昊击穿。

    小石如同入魔,黑发散乱,目光如电。浑身气息暴涨,比之刚才也不知dào 强dà 了多少。

    此时,他左手持战剑,右手持镇国神戟,虽是一个少年,但却在散发一股宏大的气息,若一座巍峨大山,不可攀登。

    一股莫名的力量与声音在响起,像是心脏跳动声。但却很宏大,十分可怕,与这天地脉动竟然合一。

    “真zhèng 的道我合一!”秦武目光一凝,露出吃惊的神色。

    那种气势。根本不是一个列阵境的少年所能拥有的,也不是尊者所能渴望的,唯有他这等神人才能达到。

    这小石是如何做到的?精气神铭刻虚空中,掌握了这方天地脉动。他现在拥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可以暂时挥动这方天地。

    “精神圆满,肉身极致。因怒而爆,莫名拥有了这种神道气势?”秦武自语,他竟有一丝嫉妒。

    这很可笑,他活过了漫长岁月,怎能去嫉妒一个少年?可是他的确有这种心绪,这才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居然这么早就触及到了这个层次的神道意境,虽然还会跌落下去,但对其日后修行有绝佳好处。

    天纵之资!也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了。秦武面色冰冷,如此天才,越强dà 越让他觉得是一个祸胎。

    “可笑的凡人啊,纵有气魄,天赋超俗又如何,在神的面前,卑微如一粒尘埃。”秦武开口。

    他伸手一指,一道银芒射出,穿进片法阵中,化成宏大的雷霆,茫茫无边,将石昊上方的天穹淹没。

    “老祖,请留情,不然无法对上界交代!”两位尊者惊醒,他们不是心生怜悯,而是怕上界怪罪。

    “我有分寸,这是最微弱的雷霆,会留他一命,但他冒犯神明,活罪难免。”秦武说道。

    “开!”

    石昊大吼,手中金色法剑发光,亦绽放雷霆,与此同时他浑身电芒缭绕,冲出一头狻猊,与那神剑合一。

    “轰!”

    这里暴动,天地间尽是雷光,这法剑很古怪,化成了一头金色狻猊,吞吐雷霆,将降落下的银芒向体内收去。

    “石国镇教神通宝术——狻猊,此剑亦与之匹配,竟是狻猊宝骨祭炼而成。”秦武惊讶。

    两位尊者更是骇然,石昊无恙,虽被电芒淹没,但竟挡住了这种威势,没有骨断筋折,不曾喋血而栽倒。

    他的眸光更亮了,手中那口金色法剑化成狻猊,在咆哮,张口喷薄瑞霞,更加浩瀚的雷霆轰击而出。

    “你敢渎神!?”秦武大怒。

    他一击未曾奏功,已面色冰冷,而在眼中卑微的尘埃竟敢向他这样的神出手,在这个层次的人看来,这是一种侮辱。

    “狗屁神灵,不过一伪神尔!”石昊冷声道,以粗俗的言语还给高高在上、自以为俯视众生的神。

    这句话让秦武勃然变色,目光冰冷,俯视着那片法阵,整个人气息如海,若汪洋般暴动。

    两大尊者颤栗,浑身痉挛,几乎要瘫软在地上,面色苍白,不断倒退。

    “砰”

    不远处,一片虚空,不断出现彩光,那里数次被剖开,有人要破虚空而入。

    这让秦武神色更阴沉了,盯着另一片法阵。

    那里,石子陵与妻子在出手,奈何法阵锁困空间,几次划破虚空,但又都被推拒了回来,难以跨越过去。

    石昊心有所感,他现在的气势触碰到了神道,灵觉敏锐的超乎想象,呼道:“父亲,母亲,我来看你们了!”

    另一片法阵内,石子陵夫妇心绪激动,神色复杂,在这一刻他们隐约间听到了呼唤声,几疑在梦中。

    他们的心都在颤,失去至尊骨的幼子,被放在石村时,还是襁褓中的婴儿,衰弱不堪。随时会死去。

    可而今,他不仅活了下来,还这般强dà ,敢向神挥剑,那睥睨天下、傲视神灵的英姿,让夫妇二人震撼,口中喃喃。

    这样一个天纵神姿的孩子来了,来寻找他们,打进了不老山!

    他们手中之匕首,为虚空兽宝骨刻成。可劈开空间,穿梭虚无中。

    然而,此地太特殊了,诸多神灵法阵锁困,他们几次劈开裂痕,但是虚空又都愈合,透过缝隙,朦胧的看到了谷内的少年,但就是无法迈步过来。

    “凡人啊。与神为敌,下场可悲,让你见识神的威能,一滴血就足以将你淹没。化尽你一身道行与神通。”秦武摇头。

    此时,他抬起手,流动瑞彩,指尖淌下一滴血。鲜红中带着璀璨银光,虽然只是一滴,但是却宛若一片海洋。孕育无尽生机,还有无匹的神能。

    这一滴血落下,进入那片法阵空间,化成一片银色波涛,轰隆隆压落而下,直接就要将石昊淹没。

    这让人骇然,这便是神的手段,一滴血要将压制此时的石昊,炼其肉身,化其精气神。

    “凡人你妹!”石昊语带轻狂,对神不屑一顾,大声斥责。

    他手持两件镇国神器,长击向天,毫不屈服,并且此时他在运转原始真解,调动一身的精气神,向胸部集中。

    “轰!”

    至尊骨复苏,一股狂暴的气息炸开,贯通天上地下,经过两件镇国神器加持,那种威势被体现的更加淋漓极致。

    “咦,不是没有成长好而难以动用吗?”秦武蹙眉,显然他也了解过石昊的相关信息。

    无量神光淹没天地,天空中的那滴血化成的银色海洋,居然倾泻而下,血雾被蒸干,神华涌动,全部没入石昊的胸部。

    “卑微的神,这就是你的力量?微弱而稀薄,渺小的可怜!”石昊大笑。

    两位尊者骇然,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那少年的胸部发光,居然吸收了神血,当成了滋养自身宝骨的养料。

    秦武脸色铁青,神威一再被亵渎,尤其是神血居然被至尊骨炼化,容纳进去,成为养分,这不可饶恕,是一种耻辱!

    远处,秦昊亦吃惊的看着这一切,手中银色神矛指着石昊,一时间僵在那里。

    “退在一旁!”石昊看了他一眼,这般斥道。

    “你……”

    与此同时,那虚空再次被斩开,出现一道缝隙,石子陵夫妇正好见到他斥责神灵,化其神血,呵斥秦昊这一幕。

    “昊儿!”

    若隐若现间,石昊终于见到呼唤声,可惜那虚空又闭合了。

    “渺小如你,一介凡人,一再挑衅神的威严,你成功让我嗔怒,接受神罚吧。”秦武浑身铿锵作响,一身银色法衣发光,若龙吟凤鸣,绽放绚丽银辉。

    他降临而下,进入这片空间法阵内,站在高空中,俯视着石昊,目光冰冷。

    “凡人无力地挣扎,在神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的。”秦武冷漠的开口,目光充满了冷酷与不屑。

    “小塔,出来吧,将不老山给我砸成废墟!”石昊暗中呼唤,将沉眠的小塔唤醒。

    小塔醒转,十分吃惊,很为难,道:“你……真是胆大惊天,竟要在不老山大闹,要知dào ,这五行山成型在开天辟地前,山体孕育过诸多先天神魔。”

    “我知dào 你可以,能对抗它!”石昊说道,而后再次传音:“我将石国宝库全都搬来了,任你吞食,此外,自此之后一切因果尽加吾身!”

    小塔一怔,见他如此决绝,不再劝阻,只说了一个字,道:“好!”

    “你可知罪?!”秦武声音若天雷,震的虚空颤抖,法阵隆隆转动,远处两大尊者身体瑟瑟发抖,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这是神威,源自灵魂的压迫,秦武一身银色法衣,流转不朽的光芒,眸子中万物生灭,可怕无比,他要压制石昊的神魂,让他屈服、膜拜。

    “卑微的神,渺小如你,也敢对我嘶吼?”石昊不受影响,这般说道。

    “你……”秦武大吃一惊。

    “说的对,伪神尔,一只可笑的虫子,也敢在我面前张扬?”小塔发出恐怖气息,显露出本体。

    “是你?!”他震撼,而后恐惧,到了这个层次,怎能认不出小塔,大叫一声转身就走,扑向五行山。

    “卑微的神,你不是自恃强dà 吗,哪里走,看我如何掀翻你不老山!”石昊大喝。

    下一刻,他挥动手中战剑,向前斩去,而小塔则释fàng 一缕气机,缠向秦武。

    秦武大骇,自爆银色法衣,冲向五行山,他预感大事不妙,那座塔出现了,可能要天翻地覆!

    哧!

    一道剑光扫来,斩落秦武一截发丝,连带着他脸上血光迸溅,并且耳垂被切下一块!

    他一声大叫,他是谁?号称神明,居然这样被一介凡人斩伤。

    更为让他震怒的是,对方话语轻狂,道:“弱小的神,你可知罪,今日不老山皆因你而被推翻!”(未完待续……)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