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张推荐票

作者:辰东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    在场所有的导佛寺僧人这次真的吓呆了。【全文字阅读.】硬抗一招大手印,连地面都震碎,但慕容天宇却连休整都不需要,便立刻出击,慕容天宇的身体,真的如妖兽般的强大。

    玄虚怒到:“休得放肆!”掌中凝聚了强大的天地之力。

    慕容天宇大喝一声,左掌一招“陨石天降”往玄虚轰去。玄虚双手合什,然后慢慢推出。

    众僧人都大声喝彩!

    玄虚哼了一声,双掌推出,在他的面前形成一只巨掌往慕容天宇轰去。众僧惊声大叫“大手印?”这大手印,是导佛寺掌法中最强的一种绝技,只有涅磐三阶强者才能修炼,三年前玄虚仍没通此道。但玄虚天赋过人,三年来此掌已有小成,除了导佛寺主持玄实外,已是导佛寺第二高手。

    慕容天宇就像准备去捕猎的猎人,已束势待发,向着猎物出击。他这一战,不为名不为利,承诺这一战时,是为了救董日先,现在倒掉下包袱,强者之战,他只在乎对峙的一刹那,是公平之战,没优劣之分,也没获胜的把握。那种感觉,只有强者才能理解。

    慕容天宇提着残刀,走得很慢,但很有节奏,气势渐渐涌出,弥漫于周围。每走前一步,都像换了个人似乎。迎接的导佛寺弟子,都是导佛寺年轻一辈的饺饺者,感到慕容天宇的变化,都脸lou惊色,特别是原先一直看不起慕容天宇的渡难,更是吓得说不出话。

    慕容天宇笑道:“大师,三年不见,你仍与以往的高傲。现在的我,当然不是你的对手!”玄虚沉吟道:“武道强者,难道只有这个水平?莫非我得去圣武宫挑战极致境界强者独孤无敌?”慕容天宇哈哈大笑。这一笑,慕容天宇鼓足真气,笑声激荡远远传开去,不仅整个广场,似乎方圆数里都听到他的笑声。慕容天宇大声道:“挑战极致境界强者,大师恐怕仍没资格!”

    慕容天宇大笑一声,收好残刀,已窜到玄虚的上方,大喝一声,一招“天鸣地动”往玄虚头顶轰去!玄虚手举头顶一掌推出,又是一招“大手印”。

    慕容天宇哈哈一笑,回到地面,双掌凝聚空前,将全身的真气集中爆发,沿奇经八脉的八道真气凝于双掌中。

    眼看就要着地,玄虚一掌轰开慕容天宇,整个人突然往前方闪去。但在天空中,没哪种功法比武帝强者的踏空而行更灵活,慕容天宇双脚踏空已窜到玄虚身旁举掌便拍。

    他的这一变化,让在场的佛宗弟子都惊得目瞪口呆!

    “陨石天降”的离体掌力被震散!

    虽然这一刀仍没刺出,但慕容天宇已感觉出,“撩刀式”那飘忽之巧劲已完全被玄虚封住,就像前面是一个夹子,如果残刀一刺,必然被这个夹子夹着,动弹不得。慕容天宇刀招一转,以《破山天刀》上劈玄虚头颅。这一招变招只是一瞬间,而且招与招之间毫无破绽,玄虚面lou惊色,身形已往后飘去。

    “轰”的一声,慕容天宇所站的整个地面碎裂,爆出一个大坑,慕容天宇被震得频频倒退!他大笑道:“好强的掌力。”双脚一撑地,已往玄虚窜去。

    慕容天宇仗着身体导于常人,对掌力的反震完全无视,他在玄虚的头上左右手分别施展“天鸣地动”及“石沉天降”,不断地将玄虚从天地压下。

    慕容天宇双手握刀,大喝一声,朝玄虚砍去。正是“斩刀式”,一刀金光从残刀刀尖中冒出,凝成一把金色大刀,凌空往玄虚砍去。

    四人喝了茶,聊了一会,僧人便送来饭菜,这斋菜虽然简单,味道却极好,慕容天宇吃了十碗大饭,又将余菜吃光,很满足地道:“平时吃肉吃多了,现在才发现原来斋菜也另有一番味道。”惹得梁颖心及林静君大笑。

    只见练武场,一老僧早已盘膝闭眼坐于广场中间。此老僧正是玄虚,只是比三年前,皱纹更多,显得更苍老。毕竟一个93岁的老人,再强,也敌不过生老病死。

    玄正道:“渡难,将客人领到内堂休息,以最好的斋菜侍候,不得怠慢。”渡难道:“仅尊师叔法令!”然后对董日先道:“各位施主请。”渡难态度大变,对董日先极之尊敬,只是对慕容天宇仍是一如当初。显然董日先lou了一手,让他们佩服得五体投头。

    “轰”的一声巨响,即使有天地之力护身,玄虚仍被轰开近十丈。

    慕容天宇狂笑道:“我是来打败你的,就这一目标!”他的身体“噼噼啪啪”地响,已完全进入“筋骨爆发”状态,慕容天宇身外形成金黄色的纯阳斗气,进入深度入微,近两丈宽的“领域”展开。慕容天宇道:“大师,现在的我,够资格了吗?”

    “轰!”

    玄虚左掌推出,掌中天地之力凝聚,现出一只数尺大的金掌印,与金色刀气撞在一起。

    只是气浪未散,慕容天宇双脚撑地已往玄虚窜去!他双脚不断踏空,以难以想像的速度在玄虚周围乱窜。突然残刀左右摇摆,却是“撩刀式”直刺玄虚后背。玄虚就像后背长了眼睛似的,身体自然旋转面向慕容天宇的残刀。

    慕容天宇走了过去,拖掉外衣,他身材并不高大,肌体也似乎不太强壮。老僧仍是闭眼,道:“慕容施主,三年没见,实力已强到这个地步,但要胜我,恐怕没机会!”

    走到那块空地,慕容天宇已调整好整个身体,气势还没涌出,广场中准备围观的弟子已纷纷转头望着他。慕容天宇还没达到圆满之镜,气势外溢,已充满整个广场。

    “轰”热浪四身,吹得地上尘土飞扬。慕容天宇大手起落,已凌空砍出八刀,每一刀都似乎能开山劈石。玄虚不慌不忙,只是一掌一掌推出,便将慕容天宇的刀气全部打散!

    “轰”的一声,慕容天宇被弹高丈余!慕容天宇倒着身子往上方踏空,整个人借势下冲,左手一招“石沉天降”,往玄虚头心轰去。

    慕容天宇在碧灵山与导佛宗的立地成佛境界强者张武玄比试过,知道佛宗一脉即使能吸引天地之力化为己用,但远不如本身真气灵活,而刚柔相济的掌法极之凑效。果然,玄虚对这种掌力触摸不定,身体一颤,慕容天宇却又被轰开!

    此时的慕容天宇的实力,已达到一个难以想像的地步,武道一脉,除了极致境界强者,已少有对手!玄虚笑道:“好,果然好,慕容施主,今日一战,我并无把握打败你,所以请你务必全力以赴。”慕容天宇道:“请大师也不要留手。”

    玄虚慢慢地飘到半空,仍盘膝而坐,身上闪着金光。

    玄虚不愠不怒,淡淡地道:“那么慕容施主,是来送死,还是来承受武道不如佛宗的结果?”

    三年前与董日先决斗,一步没移动,现在只与慕容天宇交手数招,已被逼退,连董日先都大声叫好。

    闲谈了一会,各人各自坐下用功。不知不觉申时已到,渡难领着弟子前来迎接。慕容天宇伸个懒腰,以水洗了个脸,喝了茶,提着残刀与董日先等便走出去。

    慕容天宇暗叫不妙,因为玄虚已施展其绝技“千手如来掌”。当年董日先也是败在这种掌法之下。慕容天宇不敢怠慢,连连踏空,降到地面。

    慕容天宇只觉一股巨力往他涌来,在他的二丈之内,早已笼罩在掌力之下。慕容天宇斗心大盛。残刀放在左右,全身运劲,右手一招“天鸣地动”往大手印轰去。

    “撩刀式”以刀锋飘忽为主,但见玄虚双掌合什,然后两两侧分开。慕容天宇只觉一股力量不断涌入玄虚的双掌之间,与玄虚体内那股力量融合,“领域”之内,突然出现空缺,就像猛地被吃掉一块,而那个缺口,正是慕容天宇刀刺之处。

    众弟子让开一条路,让慕容天宇进入。董日先领着梁颖心及林静君远远地观看,他们不愿慕容天宇分心,所以连祝福的话都没说。

    玄虚脸色一变,睁开眼睛,似乎不相信眼前的事实。玄虚三年苦修涅磐三阶,已有小成,自觉实力又进了一步,但三年前那个武宗仍没大成的小子,实力却飞涨到这个地步,这可是真我境界,整个盘古大陆达到这一境界的,只有廖廖数十人,但慕容天宇只花了三年,天赋之高实是难以想像,而且,慕容天宇的实力,似乎更在董日先之上。玄虚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情不自禁伸手擦擦,惊道:“你真的是三年前我遇到的慕容天宇?”慕容天宇道:“正是晚辈,前辈,请!”说完,拨出残刀,杀气不断涌出。

    慕容天宇也不理会他,跟着渡难走到一寺庙的内堂,又拿来好茶及水果。待僧人退去后,慕容天宇道:“董前辈,你的伤怎样?让心妹妹帮你治治吧!”董日先笑道:“并不碍事,只是浑身有点痛,导佛寺果然高手如云,刚才那个老僧,恐怕正在修行涅磐二阶,慕容兄弟,今日之战,你切记寻得机会早分胜负,否则拖的时间越长,对你越不利。”慕容天宇点头称是。!~!

    在场所有的导佛寺僧人这次真的吓呆了。【全文字阅读.】硬抗一招大手印,连地面都震碎,但慕容天宇却连休整都不需要,便立刻出击,慕容天宇的身体,真的如妖兽般的强大。

    玄虚怒到:“休得放肆!”掌中凝聚了强大的天地之力。

    慕容天宇大喝一声,左掌一招“陨石天降”往玄虚轰去。玄虚双手合什,然后慢慢推出。

    众僧人都大声喝彩!

    玄虚哼了一声,双掌推出,在他的面前形成一只巨掌往慕容天宇轰去。众僧惊声大叫“大手印?”这大手印,是导佛寺掌法中最强的一种绝技,只有涅磐三阶强者才能修炼,三年前玄虚仍没通此道。但玄虚天赋过人,三年来此掌已有小成,除了导佛寺主持玄实外,已是导佛寺第二高手。

    慕容天宇就像准备去捕猎的猎人,已束势待发,向着猎物出击。他这一战,不为名不为利,承诺这一战时,是为了救董日先,现在倒掉下包袱,强者之战,他只在乎对峙的一刹那,是公平之战,没优劣之分,也没获胜的把握。那种感觉,只有强者才能理解。

    慕容天宇提着残刀,走得很慢,但很有节奏,气势渐渐涌出,弥漫于周围。每走前一步,都像换了个人似乎。迎接的导佛寺弟子,都是导佛寺年轻一辈的饺饺者,感到慕容天宇的变化,都脸lou惊色,特别是原先一直看不起慕容天宇的渡难,更是吓得说不出话。

    慕容天宇笑道:“大师,三年不见,你仍与以往的高傲。现在的我,当然不是你的对手!”玄虚沉吟道:“武道强者,难道只有这个水平?莫非我得去圣武宫挑战极致境界强者独孤无敌?”慕容天宇哈哈大笑。这一笑,慕容天宇鼓足真气,笑声激荡远远传开去,不仅整个广场,似乎方圆数里都听到他的笑声。慕容天宇大声道:“挑战极致境界强者,大师恐怕仍没资格!”

    慕容天宇大笑一声,收好残刀,已窜到玄虚的上方,大喝一声,一招“天鸣地动”往玄虚头顶轰去!玄虚手举头顶一掌推出,又是一招“大手印”。

    慕容天宇哈哈一笑,回到地面,双掌凝聚空前,将全身的真气集中爆发,沿奇经八脉的八道真气凝于双掌中。

    眼看就要着地,玄虚一掌轰开慕容天宇,整个人突然往前方闪去。但在天空中,没哪种功法比武帝强者的踏空而行更灵活,慕容天宇双脚踏空已窜到玄虚身旁举掌便拍。

    他的这一变化,让在场的佛宗弟子都惊得目瞪口呆!

    “陨石天降”的离体掌力被震散!

    虽然这一刀仍没刺出,但慕容天宇已感觉出,“撩刀式”那飘忽之巧劲已完全被玄虚封住,就像前面是一个夹子,如果残刀一刺,必然被这个夹子夹着,动弹不得。慕容天宇刀招一转,以《破山天刀》上劈玄虚头颅。这一招变招只是一瞬间,而且招与招之间毫无破绽,玄虚面lou惊色,身形已往后飘去。

    “轰”的一声,慕容天宇所站的整个地面碎裂,爆出一个大坑,慕容天宇被震得频频倒退!他大笑道:“好强的掌力。”双脚一撑地,已往玄虚窜去。

    慕容天宇仗着身体导于常人,对掌力的反震完全无视,他在玄虚的头上左右手分别施展“天鸣地动”及“石沉天降”,不断地将玄虚从天地压下。

    慕容天宇双手握刀,大喝一声,朝玄虚砍去。正是“斩刀式”,一刀金光从残刀刀尖中冒出,凝成一把金色大刀,凌空往玄虚砍去。

    四人喝了茶,聊了一会,僧人便送来饭菜,这斋菜虽然简单,味道却极好,慕容天宇吃了十碗大饭,又将余菜吃光,很满足地道:“平时吃肉吃多了,现在才发现原来斋菜也另有一番味道。”惹得梁颖心及林静君大笑。

    只见练武场,一老僧早已盘膝闭眼坐于广场中间。此老僧正是玄虚,只是比三年前,皱纹更多,显得更苍老。毕竟一个93岁的老人,再强,也敌不过生老病死。

    玄正道:“渡难,将客人领到内堂休息,以最好的斋菜侍候,不得怠慢。”渡难道:“仅尊师叔法令!”然后对董日先道:“各位施主请。”渡难态度大变,对董日先极之尊敬,只是对慕容天宇仍是一如当初。显然董日先lou了一手,让他们佩服得五体投头。

    “轰”的一声巨响,即使有天地之力护身,玄虚仍被轰开近十丈。

    慕容天宇狂笑道:“我是来打败你的,就这一目标!”他的身体“噼噼啪啪”地响,已完全进入“筋骨爆发”状态,慕容天宇身外形成金黄色的纯阳斗气,进入深度入微,近两丈宽的“领域”展开。慕容天宇道:“大师,现在的我,够资格了吗?”

    “轰!”

    玄虚左掌推出,掌中天地之力凝聚,现出一只数尺大的金掌印,与金色刀气撞在一起。

    只是气浪未散,慕容天宇双脚撑地已往玄虚窜去!他双脚不断踏空,以难以想像的速度在玄虚周围乱窜。突然残刀左右摇摆,却是“撩刀式”直刺玄虚后背。玄虚就像后背长了眼睛似的,身体自然旋转面向慕容天宇的残刀。

    慕容天宇走了过去,拖掉外衣,他身材并不高大,肌体也似乎不太强壮。老僧仍是闭眼,道:“慕容施主,三年没见,实力已强到这个地步,但要胜我,恐怕没机会!”

    走到那块空地,慕容天宇已调整好整个身体,气势还没涌出,广场中准备围观的弟子已纷纷转头望着他。慕容天宇还没达到圆满之镜,气势外溢,已充满整个广场。

    “轰”热浪四身,吹得地上尘土飞扬。慕容天宇大手起落,已凌空砍出八刀,每一刀都似乎能开山劈石。玄虚不慌不忙,只是一掌一掌推出,便将慕容天宇的刀气全部打散!

    “轰”的一声,慕容天宇被弹高丈余!慕容天宇倒着身子往上方踏空,整个人借势下冲,左手一招“石沉天降”,往玄虚头心轰去。

    慕容天宇在碧灵山与导佛宗的立地成佛境界强者张武玄比试过,知道佛宗一脉即使能吸引天地之力化为己用,但远不如本身真气灵活,而刚柔相济的掌法极之凑效。果然,玄虚对这种掌力触摸不定,身体一颤,慕容天宇却又被轰开!

    此时的慕容天宇的实力,已达到一个难以想像的地步,武道一脉,除了极致境界强者,已少有对手!玄虚笑道:“好,果然好,慕容施主,今日一战,我并无把握打败你,所以请你务必全力以赴。”慕容天宇道:“请大师也不要留手。”

    玄虚慢慢地飘到半空,仍盘膝而坐,身上闪着金光。

    玄虚不愠不怒,淡淡地道:“那么慕容施主,是来送死,还是来承受武道不如佛宗的结果?”

    三年前与董日先决斗,一步没移动,现在只与慕容天宇交手数招,已被逼退,连董日先都大声叫好。

    闲谈了一会,各人各自坐下用功。不知不觉申时已到,渡难领着弟子前来迎接。慕容天宇伸个懒腰,以水洗了个脸,喝了茶,提着残刀与董日先等便走出去。

    慕容天宇暗叫不妙,因为玄虚已施展其绝技“千手如来掌”。当年董日先也是败在这种掌法之下。慕容天宇不敢怠慢,连连踏空,降到地面。

    慕容天宇只觉一股巨力往他涌来,在他的二丈之内,早已笼罩在掌力之下。慕容天宇斗心大盛。残刀放在左右,全身运劲,右手一招“天鸣地动”往大手印轰去。

    “撩刀式”以刀锋飘忽为主,但见玄虚双掌合什,然后两两侧分开。慕容天宇只觉一股力量不断涌入玄虚的双掌之间,与玄虚体内那股力量融合,“领域”之内,突然出现空缺,就像猛地被吃掉一块,而那个缺口,正是慕容天宇刀刺之处。

    众弟子让开一条路,让慕容天宇进入。董日先领着梁颖心及林静君远远地观看,他们不愿慕容天宇分心,所以连祝福的话都没说。

    玄虚脸色一变,睁开眼睛,似乎不相信眼前的事实。玄虚三年苦修涅磐三阶,已有小成,自觉实力又进了一步,但三年前那个武宗仍没大成的小子,实力却飞涨到这个地步,这可是真我境界,整个盘古大陆达到这一境界的,只有廖廖数十人,但慕容天宇只花了三年,天赋之高实是难以想像,而且,慕容天宇的实力,似乎更在董日先之上。玄虚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情不自禁伸手擦擦,惊道:“你真的是三年前我遇到的慕容天宇?”慕容天宇道:“正是晚辈,前辈,请!”说完,拨出残刀,杀气不断涌出。

    慕容天宇也不理会他,跟着渡难走到一寺庙的内堂,又拿来好茶及水果。待僧人退去后,慕容天宇道:“董前辈,你的伤怎样?让心妹妹帮你治治吧!”董日先笑道:“并不碍事,只是浑身有点痛,导佛寺果然高手如云,刚才那个老僧,恐怕正在修行涅磐二阶,慕容兄弟,今日之战,你切记寻得机会早分胜负,否则拖的时间越长,对你越不利。”慕容天宇点头称是。!~!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