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家法

作者:辰东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一书封神 天域苍穹 大主宰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星河大帝 宝鉴 绝世唐门 武极天下 斗罗大陆 神印王座 天珠变 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一群人冲了过来,激动无比,今日他们突然遭暗袭,被囚禁地下,皆感觉族中有变,不曾想是十五爷回来了。

    当年叱咤风云的大魔神,原以为早就死去了,不曾想再现,这是他们的好兄弟,曾经并肩作战,很对脾气。

    他们又哭又笑,得见一个死而复生的兄弟,全都情绪失控。

    “哈哈哈……老十五你回来就好!”

    终于,过了很久,这些人渐渐平静下来,拥簇着他回到一座大殿中,要好好的谈一谈。

    十五爷没有急着动手,因为他无惧,不怕生变,以九杆大旗封了武王府,凭那些人根本逃不走。

    “我想知dào ,子陵去了哪里,昊儿还活着吗?”十五爷问道,声音低缓,眉头深锁,带着愁容与伤感,他真情流露,与刚才的霸气截然不同。

    一群人顿时沉默了,觉得对不起十五爷,没有照顾好的后人。

    “当年,我们几人都不在府中,得到消息回来后一切都晚了。”一人叹道。

    “都怪我,没有保护好昊儿。”若说这里谁最自责,当属那个发怒起来如同狮子般的老人,在宗老中排行第四。

    当年,他极力要毙掉毒妇,惩处石毅,可是被石渊等人阻止了,与他对峙,险些大战与内讧。

    “我想知dào ,到底发生了什么”十五爷坐在一张高大的蛟皮宝椅上,感觉很疲倦,因为他预感到了不妙,心头沉重。

    “昊儿是一个天生至尊……”

    当这些老人道出当年一些旧事后,十五爷激动,自己的孙子体内竟然蕴有那样一块骨,老怀大慰,竟像是是个孩子般大笑。

    “昊儿很可爱。天资聪颖,眼睛很大很亮,只是后来……”

    当听到自己的孙儿被人绑在冰冷的铁床上,生生挖出至尊骨,鲜血淋淋时,十五爷暴怒,一声大吼,震动石府。

    “轰!”

    成片的宫殿炸开,断壁残垣,瓦砾崩飞。他怒到极点,感觉憋屈无比,他是谁?堂堂的大魔神,孙子是天生至尊,竟然有人敢如此!

    他能够想象,那个孩子受了多么大的罪,血淋淋,无助的哀求,睁着迷茫的大眼。在那里呼唤亲人,可是那个大娘却这般的狠心。

    “我的昊儿,你受苦了……”大魔神竟然眸蕴泪光,他向来强势。霸气无双,对付敌人时,从来都是雷霆般出手。

    可是在这一刻,他却忍不住落泪。滑落向脸颊,拳头握的很紧,心中剧痛。无比的难受。

    那么小的一个孩子,竟然承受了如此大的痛苦,他自语道:“爷爷对不起你,偏偏在那个时候出事。”

    “老十五,你不要自责,你那时离家是为了昊儿寻找纯血,拿自己命在争啊,他知dào 会开心的。”

    “啊……”十五爷忍不住,发狂了,仰天大吼,满头发丝全部倒竖,疯狂舞动,状若一个魔神。

    “敢这样对付我孙儿,当我们这一脉无人了吗?!”十五爷愤nù ,他很想回到当年,若能穿越时空,他要血洗那片地宫。

    远方,躲在殿宇中的石笠吓的脸色苍白,身体簌簌的抖动,当年他可是涉入太深了,曾偏袒石毅母子二人。

    大殿中,族人继xù 向十五爷讲述当年种种,这一次老爷子忍住了,没有怒吼,没有悲啸,始终静静聆听。

    但是,人们发xiàn ,他的眸子越来越冷,寒光迫人,像是凶兽般可怕,令人生畏。

    十五爷实在气炸了肺,一个天生至尊的孙子,竟然被害,性命不保,听到后来,自己的孙儿记忆模糊,由聪明乖巧退化到不认识身边的人,大眼无神,懵懵懂懂,他心如刀绞。

    “可怜的孩子,我可怜的昊儿!”他终是忍不住了,向天怒吼,大步走出殿宇,逼向一片石山。

    “嗡隆”一声,十五爷探出一只大手,化出无尽的符文,笼罩前方,震裂大地,压塌地宫。

    “啊……不!”石笠大叫,他惊恐了,自己躲了起来还是不行,这么快就被发觉了。

    他恐惧了,想等强援,现在看来时间不允许了。

    十五爷隔空将他拘禁了过来,一把拎住了他,寒声道:“还有替命符吗,我让你用个够!”

    “没,没了,只有那一枚。”石笠大叫。

    “啪”

    十五爷一巴掌抽了过去,石笠满嘴牙齿全部脱落,带着血,飞出了嘴巴,而且下巴咔嚓一声碎掉了。

    他整个人被这一耳光抽的横飞了起来,撞在远处的矮山上,烟尘冲起,乱石滚落,好不凄惨。

    他呜呜的叫着,眼中充满惊恐,当年敢与石子陵一战,那是倚老欺他年轻,但在大魔神面前,他连挣扎都不敢。

    因为他知dào ,那是徒劳的,真zhèng 交手,直接就会被镇杀,没有任何的机会。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十五爷多么的可怕,就是强dà 的太古遗种——五色鸾鸟王,也是被他一两箭就射杀。

    “我的昊儿啊,你好可怜!”老爷子悲吼,刚猛如他,眼中也带着泪花。

    “砰”

    他一脚踹了过去,将石笠踏入山体中,鲜血淋淋,啊啊惨叫,表情痛苦无比,半截身子几乎烂掉。

    这是十五爷不想立kè 取他性命的结果,不然那第一记耳光就足以将他抽成血泥。

    “继xù 讲吧。”十五爷平静了下心绪,让一群老兄弟述说当年种种,心中悲愤无比。

    石笠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大魔神这是拿他在平复心绪啊,惨了,比立kè 死掉还难受。

    他若是对方的亲叔叔还好,也许还有旧情可念,留下残命,但根本不是那一脉的人,注定没有什么好结果。

    十五爷听下去后,心都在滴血,胸膛剧烈起伏,心疼孙子。他恨不得将那苍穹击碎,重返那个时代,改写一切。

    最后,听到石子陵归来,大闹武王府,以黄金战矛直接钉死毒妇后,这才让他多少出了一口郁气。

    最终的结果,石子陵夫妻力战族中高手,最后被逼的远走他乡,抱着那个失去至尊骨、衰弱到即将死去的小幼儿离去。至今下落不明。

    十五爷热泪滚落,好好的一家人就这样被拆散了,生死不知,下落不明,他恨欲狂。

    这一刻,大魔神仰天长啸,洞悉前因后果后,他再也忍不住了,像是一个受伤的野兽般。悲吼着,泪水滚落,满头发丝狂乱舞动。

    他发疯了,这一刻。谁也拦不住他,像是从地狱中挣脱枷锁的魔王,大步向远处走去,每一步落下。大地都会崩开,裂缝很宽,蔓延出去很远。

    没有什么能阻挡他。建筑物等横在脚步前,必然爆碎,化成齑粉。

    十五爷疯了,竟然在大哭,他这样魔神的般的人物,怎会落泪?过去从来不会,但是今日却忍不住。

    那么小的一个孩子,本是天生至尊,却被人挖骨,鲜血流淌,嫁接在另一个心思很重的孩子的体内,对前者来说何其残忍与悲惨。

    “我可怜的昊儿,爷爷要为你讨回公道,我看谁能拦我!”十五爷这一声大吼震动八方,传出府外,这不是针对府中人,这是在告知皇都各族他回来了!

    大魔神无惧任何人,他要讨一个说法,只因他当年出事,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才敢这般对他的后人,何其不公!

    “轰!”

    十五爷一脚就踏崩了一座地宫,像是踩老鼠般,将石渊等人逼了上来。

    “住手,老十五有话好说,不要动武!”这些人大叫。

    “说你妈个坐着!”大魔神暴怒,一巴掌拍了过去,这群人全都惨叫,骨断筋折,口中喷血,跌落尘埃中。

    石渊等人自然不能坐以待毙,迅速反击,那些人也不算少,都是他们这一脉的高手,或者亲近他们这一脉的人,符文漫天,向这边冲来,且开启了各种杀阵。

    但是,这一切无用,十三年过去了,大魔神更加恐怖了,进境神速,远超当年,一声大吼,很多人爆碎,全都在那里炸开了。

    这个场面,这种血腥,着实惊呆了每一个人,这也太厉害了。

    一声大吼,宛若天神发怒般,将一群高手活活给震碎了大半。

    “欺我这一脉无人吗?!”十五爷发狂,谁能拦得住?

    “老十五,别杀我们,子陵他还没死,昊儿应该也还活着,你不想知dào 他们在哪里吗?快住手!”石渊吓坏了,即便他是宗老,掌握有极大的权柄,但是这一刻也是体若筛糠,抖个不停,奋力大叫着。

    这些话终于让大魔神停下了脚步,忍着悲怒,冷静下来,以冰冷的眸光看着他们。

    “老十五,先别杀,将他们抓起来,你先歇口气。”后方,他的那群老兄弟叫道。

    因为,连他们也怕了,十五爷发狂,谁都拦不住,他们真怕他扫平武王府,杀个寸草不生,鸡犬不留。

    “好!”大魔神只有这样一个字。

    接下来,武王府所有人都被召集而来,十五爷亲自动手,一掌按在虚空中,一头金翅大鹏飞出,凌压天地,将石毅那一脉人都给镇压了。

    至于最先被收拾的石笠,大魔神一脚踏出,先废了他一身的修为,而后一脚扫飞,踹进人群中。

    十五爷坐在一张高大的椅子上,带着悲与伤,沉默了很久,才道:“我也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今天给你们讲讲道理。”

    所有人都心头一松,长出了一口气,暗自庆幸,他终于恢复了过来,不再发狂。

    平静了片刻,十五爷冷漠无情开口,道:“石族禁制内斗,骨肉相残,若有违反,一律杀无赦,今日我就依此执行家法!”

    这些话一出,这些人恐惧,心直接就凉了,全都毛骨悚然,这意味什么?都要死,没有活路啊。

    “老十五,你不能这样,家法不应你来施,需等武王出关。”石渊大叫。

    “噗”

    大魔神一指点出,石毅的曾祖父一声惨叫,噗的溅起一片血花,他惊恐的发xiàn ,一身修为被废了。

    十五爷没有立kè 杀他,而是冷漠盯着所有人,道:“你们说我不配施家法吗?”

    所有人都胆寒,不敢言语了。

    他站起身来,真的就像是一尊魔神般,俯视众人,即便只剩下了一条手臂,也是雄武无比,震慑人心。

    “老十五,我等纵有大过,也要等武王来了再论。”终于,又一位宗老开口。

    “武王,我看他是糊涂了,这么多年过去,他都没有处理好这件事,处事如此不公,他老了!”大魔神冰冷的说道。

    众人颤栗,武王是谁?一个年轻时敢与人皇争夺皇位的强者,强dà 到令整片古国都颤栗。

    “你不得无礼,不能对武王不敬!”一位宗老喝道。

    “为何不能,我先对你家法处置!”大魔神抬手,嗡的一声,那只手掌化成了一个金色的大磨盘,啪的一声拍在那位宗老的身上,当场炸开,化成一团血雾。

    这种手段,暴若雷霆般,深深震撼了每一个人,十五爷再次开口,道:“武王若是糊涂了,不想坐在那个位置,可以废掉他!”

    十五爷够霸气吗?觉得大魔神不错的话,请投月票支持,呼唤月票

    (未完待续……)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