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帮凶

作者:辰东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    深呼一口气,小不点体内顿时发出瀑布冲击的声响,而且光喷薄,除却筋脉骨骼更加晶莹与强健外,他的脏腑也发光,跟一轮轮小太阳似的。

    这不是错觉,而是真实的,小不点稍微一用力,五脏六腑间发出阵阵山洪决堤般的声音,声势惊人,且在散发宝辉,不断震颤,释放强大的气息。

    可以明显感觉到,五脏如神轮,他运转符文,向着自己的脏腑挤压去,晶莹的心脏、脾脏等竟然在律动,极其强健,抵抗住了秘力。

    这让小不点又惊又喜,若是与人征战,这可真是占据了优势,连脏腑都如骨骼般坚韧了吗?这是一种极为强大的感觉。

    而后他又捶了自己一拳,“咚”的一声巨响,好像在打天鼓,传出五脏共振的响声,绽放宝辉。

    他知道,自己的肉身强度提升了一大截,不仅体现在骨骼、筋脉上,连脏腑都如此,坚韧无比,不比血肉、骨头差,一旦律动,犹如天鼓在响。

    小不点内观,此时此际,他血肉剔透,骨骼莹白,脏腑晶莹欲滴,就连肌肤也是通透光亮,甚至乌发都在发光,由内而外,纤尘不染。

    这是体魄强到极致的体现,肉身自净,无论脏腑还是神骨,都如神璃铸成,即便在灰烬中迈步行走,也是不惹尘埃。

    “好强。”这是小不点最直观的感觉,他拥有无尽的力量。

    他自山峰径直跳了下去,距离地面还很高,但却无所畏惧,最终烟尘冲起,大地剧震,他将地面砸出一个深坑,大裂缝蔓延,通向远方。

    “变态······这凶残孩子·肉身之力……好强!”大红鸟惊叹,有点结结巴巴。

    小不点从深坑中走出,来到一片石林前,单臂用力·大喝了一声:“起!”

    一块三四十万斤的巨石瞬间离地而起,被他单手举了起来,而他脚下的岩石则在嘎嘣嘎嘣碎裂,承受不住这种压力。

    萧天发呆,心中极其震撼,这还是人力吗?非上古凶兽不可为啊,他向下望去·盯着小不点,觉得怪怪的。

    自从单臂一晃有十万八千斤神力后,小不点便没有再刻意去锻炼体魄·而是开始着重参悟原始真解,领会符文的奥义。

    但是,他肉身的强度却没有落下,尤其是今日得到太一真水的洗礼,更是提升一截,体魄之强,令人惊悚。

    要知道,他现在还不足十岁!这样成长下去的话会达到何等地步?只要正常成年足以震世。

    小不点没有再继续检验,扔掉小山般的巨石·他已经证实,自己的感觉非虚,肉身真的强到了非常可怕的境地。

    他还很小·脸庞稚嫩,睫毛很长,大眼明亮·长的非常漂亮可爱♀个样子与他刚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壮举很不相称,很难让人想象,他爆发出来的力量那般可怕。

    开辟八洞天后,小不点对符文的掌控更上一层楼,整体战力上升,若是再遇到强敌,绝对会令人心惊。

    “轰!”

    小不点用力在地上一蹬·岩石崩碎,地面崩开·蔓延出去也不知道多远,足有数十上百道黑色的大裂缝出现。

    他整个人冲天而起,再次跃上了高峰。

    “这······太凶残了,都不用站在宝具上,直接一下子就冲了上来,比我飞的还快啊!”大红鸟惊叫。

    “这······”萧天发呆,觉得眼神不够用了,上下打量小不点,一是被震惊的,这个知己的表现可以令任何人都瞠目结舌。二是觉得,这个少年怎么……特别像另外一个人啊!

    “变态啊,凶残孩子的世界无人懂。”大红鸟使劲摇了摇头。

    “我怎么觉得你像一个人?”银袍少年惊疑不定地说道。

    “你是说像虚神界那熊孩子吧?我最讨厌别人说我像他了,应该说是他像我才对。我比他强,一直想揍他呢,只是没有机会遇到,再说了,如我这般英姿勃发,那皮孩子怎么比得了?”小不点傲然说道。

    “你似乎比他强,但是·……”银袍少年没好意思说出来,你这小脸肉呼呼,胖嘟嘟,看了让人想捏一把,哪里能跟英姿勃发挨边?那熊孩子虽然可恨,但确实很漂亮。

    “别说了,以后我们一起进虚神界,到时候打遍天下无敌手,挨个去挑战天下各大净土,顺便也帮你去揍他。”小不点豪情万丈的说道。

    银袍少年虽然惊疑,但想了想又释然了,真要是那个熊孩子,还能跟他在这称兄论弟吗?估计早就又给他一榔头,拐跑神液了。

    萧天转身,走向一块大青石,上边放着一个玉罐,装满了太一真

    小不点踢了踢旁边一块形如板砖的青石,想要捡起来,这可是绝好的机会啊,一砖将银袍少年撂倒,卷走神液,逃之夭夭。

    可是,这样做,银袍少年事后会不会被气死啊,万一精神错乱,或者落下什么阴影,那就不太好了,毕竟没有深仇大恨。

    小不点看着他的背影,一双小手绞在一起,大眼眨啊眨,无比纠结。

    大红鸟见状,竟然读懂了小不点的心思,可见这货平日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根本不是好鸟。

    它双眼泛出凶光,用一只翅膀比划了一下,那意思是说,动手吧,我们两个齐上!

    小不点更纠结了,这样做太不好了,可是······上次敲了两回榔头,觉得那个后脑勺似乎很吸引人,总想一下试试看。!

    他捡起地上的青石,当作板砖用,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大红鸟顿时兴奋,双眼发光,蹑手蹑脚,也跟进,两个人分赃总比一人好,它冲小不点示意,准备先动手。

    看到小不点对它点头,它以双翅抱着一口黑锅,裂开大嘴无声的笑个不停,而后猛地跃起,向前扑去,准备将银袍少年敲晕。

    就在这时小不点也跃了起来,抓住板石,向前拍去。

    “咚”的一声,拍的很结实,正中一个后脑勺,这种手法绝对称得上老练与精熟。

    “呃……”

    大红鸟那裂开的大嘴,满脸的贱笑全部凝固了,而后开始翻白眼,口中发出“呃”的一声缓慢回头,便软倒在地上。

    它并没有昏过去,只是觉得眼冒金星,双耳嗡嗡作响,此外后脑勺剧痛,像是被莽牛踢过一般,那里迅速隆起一个大包。

    大红鸟晕头转向,但很快又气急败坏,你大爷的这凶残孩子的准头也太差了吧?怎么敲在了爷的后脑勺上。放着前面那么大的一颗头颅,你看不准啊?什么眼神?怎么干活呢?准头太糟糕了!

    它差点破口大骂,凶残孩子做事也忒不靠谱了。

    萧天听到动静回头观看,不解的问道:“它咋躺在了地上?”

    “我拍的,看它贼眉鼠眼想做坏事,给了它一板石。”小不点说道。

    大红鸟闻言,顿时跳脚,挣扎着要站起来,实在是气坏了,闹了半天不是失去了准头,本就是冲着它后脑勺拍下来的啊。

    亏它还在为凶残的孩子找理由以为他失去了准头呢。

    “小子你什么意思?!”大红鸟愤愤,分明是你要打闷棍偷袭银袍少年,好心当帮凶,怎么被你一板石撂倒了?

    “这鸟不是好东西,刚才想偷袭你,夺太一真水,我气不过给了它一板石。”小不点对银袍少年说道。

    大红鸟气极,摸了摸脑后那个隆起的大包,呲牙咧嘴,气到差点吐血,明明你是主凶,最后怎么全都推到了爷身上,最不可饶恕的是,还给了爷一板石,疼死了,有这么办事的吗?

    萧天神色不善,盯着大红鸟,道:“你一直盯着玉罐看,果然没憋好主意。”

    “不关我的事。”大红鸟气急,这也太倒霉了,冤枉死人啊,想做帮凶反被敲,还要被苦主怪罪,对了,他还不是苦主,自己才是苦主啊,这还有没有天理!?

    它自然不甘心背黑锅,张开大嘴,就准备开喷,要将小不点整个揭发出来。

    “别理它,这鸟坏着呢,如果不是想让我给他介绍一个师傅,它早就造反了。”小不点道,挠了挠头,又道:“它这么不听话,我现在都犹豫了,到底要不要给它介绍师傅呢。”

    大红鸟原本跟打了鸡血般,准备不依不饶,跟小不点还有萧天论个清楚,讲个明白,揭发到底,可是听到这些话后,顿时萎了,摸着自己后脑勺的大包,“呼哧呼哧”生闷气,不敢再开口。

    “兄弟你果然值得深交,若是旁人,恐怕肯定要纵鸟行凶,乐得它这般。比如可恨的那熊孩子,绝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银袍少年发自真心的感谢,越发觉得这个知己人不错,前后一对比,他对熊孩子咬牙切齿。

    “阿噗······”大红鸟吐血,苍天啊,大地啊,还有没有讲理的地方,是凶残的孩子要这样做,怎么让我背黑锅啊。

    “你我一见如故,无需客套。”小不点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但是心中却无比的纠结,不断咕哝着:我是好人,居然没的去手,临时改变了注意,我真善良,我太善良了……

    “兄弟你得防备着点这只鸟,本性太恶,别被它坑了。”银袍少年萧天很认真地提醒。

    “没事,再给它一次机会。我不会让它为恶,慢慢将它降服。”小不点扑闪着大眼说道。

    “啊噗”

    大红鸟又吐了一口血,觉得当真是六月下起了鹅毛大雪啊,还有比这更冤的吗?这凶残孩子太不厚道了,它气到想一头撞过去。

    “爷……真想拼了!”大红鸟愤懑。

    “你看,它很记仇。”萧天道。

    “原谅它一次吧,其实它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善良的,能改过就好。”小不点很大度的说道。

    “爷,冤枉死了!”大红鸟听到他们的话语,差点泪流满面,咚咚咚声传来,直接以头撞地。

    “你看,它太坏了,用自残来威胁我们呢。”小不点道。

    “爷反了!”大红鸟悲愤。

    最后,萧天与小不点商量,如何分这罐神液,果断地将大红鸟排除在外。

    小不点道:“给你一个机会,将功赎罪,载着我们去找雨族的人,收拾完他们,给以一些太一真水。”

    “我不要太一真水,我只想要清白……”大红鸟对小不点愤愤的传音。

    小不点道:“你身体本来就是红的,还背着一口黑锅当宝具,哪还有什么清白,不要神液就算了。”

    “我······我······我要!”大红鸟揉了揉后脑勺的大包,最终这样吼道,它捂着鼻子,载着两人飞起,去寻雨族。

    无弹窗..

    [记住网址 . 澳门网上博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